女主被暗卫肉高h-好棒别停

 年度畅销书   2019-04-26 19:20 

女主被暗卫肉高h
女主被暗卫肉高h(图文无关)

不知过了多久……王雪先醒了过来,缓缓地睁开秀目,当她看到了怀里搂着的体格强壮的他时想起他刚才好像个大男孩儿奋力冲刺与自己同时登上情欲高峰的情景时,脸上露出了惬意满足的微笑,轻轻在那他强壮的胸脯印上一个热吻。

“不是的!”秦江月为自己找不到合适的话题正急着呢,正好沈春雁提起昨夜的事,忙接过话去,“小姐刚刚站在那里就晕倒了,被我瞧见。”

他一醒来就见到她那梨花带雨的娇羞的媚态,他温柔地搂紧着她那蛇样充满活力的娇躯,用自己的手轻轻抚摸在她的光滑的玉背上出无限温柔体贴的样子,轻笑着道,“雪,我的美人儿,我爱你。”

“哎,感谢上天,让我遇到你!”沈春雁流出感激的泪水,“如若不然,我可能活不到现在。”

激情刚过的她回忆着当时的情景,感觉自己的脸在烧着,无比娇羞的柔柔地说:“好老师,好爸爸,好哥哥,妹妹雪儿也爱你。”同时脉脉春浓地扭动着她那柔嫩的娇躯,娇羞无限地将头钻埋在他的胸脯间。

“小姐不必客气,救人于水火乃君子所为,任何道义之士都会在别人遇难时挺身而出。元宵节那晚,你的衣裙被扯破,你没有动怒,宽恕了那个小男孩。我目睹了那个场景,深受感动。小姐的大情大义让我难忘。”秦江月回避了自己昨晚救沈春雁的功劳,将话题转到元宵节发生的事。显然,他是想说明他为何要救沈春雁。

但在他的热烈拥吻与抚摸之下,她的身体很快地又燃烧了起来,热情地回吻他,并用自己那一双纤细的玉手把他的到**巴捧起来,轻柔地摆弄起来,还缩下身去把它亲密地贴在粉嫩的脸蛋儿上,温柔地蹭来蹭去,以一种鼓励和奖赏的目光瞥着大**巴,并风趣地撅起红艳艳、鲜灵灵的香唇在那蘑菇头上印一个吻。

“我当时就想,一个幼童兴奋起来发疯地跑,并没有错,只是家长应该管护好孩子。看样子你并不是那个孩子的亲戚,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赔我钱?”

他的大**巴在她温柔的爱抚中渐渐地苏醒过来,从那稀疏乌亮的毛儿中,露出了一红里透紫的肉棒,那肉棒不但是长,而且是粗,尤其是那个龟头儿,象球儿一样大小,红晶晶的边缘有高高勃起的肉刺,瞧到春心荡漾,媚眼如丝,使美丽的姑娘浑身燥热,下身淫水淋淋,她那张雪白文静满面红潮的脸蛋儿,透出青春的气息。

“衣服刮破是让人忌讳的事,小姐竟然泰然处之,此举非常人所为。当时,我不禁肃然起敬。”

他知道身边的姑娘又想要了,他低头吻向女孩的阴部,毫不犹豫地伸出舌头,舌尖儿轻扫阴毛几下后径直伸到了她两腿之间的肉缝下面。

“这有什么,一个小口,一个孩子,有多大的事?”

“哎哟!好哥哥”

“若迷信起来,不就大了?”秦江月深沉地说。

王雪还是头一次让人口交,他用舌头搜索到了女孩肉缝中的肉豆,来回几下,女孩的嘴就不好使了,“你……你……的舌头……有……有刺儿呢……人家……不行好哥哥了……酥了……酥了……哎哟……哎哟……你……你是要……要我的命呀……嗯”

也许后面的话秦江月不便说出来,或者他也不相信那个小口就会影响沈春雁的命运。

他抬头看王雪,她正一只手扶在他脑袋上,另一只手来回抚摸着自己的两个乳房一副陶醉的样子。

但是,沈春雁明白秦江月没有说出的那后半句话的意思,“若没有那个倒霉的小口,沈家人怎么能遭遇灭顶之灾?”难道民间的风俗真就这么灵验,衣裙破了半年,家门就遭遇了不测?

“别……别停”,女孩说,“好哥哥…”急促地喊了一声。

“一个小洞能有那么大的威力?如果真是这样,我们要想灭掉谁,在元宵节那日毁坏他的衣物不就结了?”

他低下头继续舔弄,听着小雪哼哼唧唧非常享受,就伸手抚摸她圆滚滚的屁股,然后顺着屁股沟往下,掠过肛门,来到肉洞口。可以感觉到小王雪的屁股和大腿马上崩紧了。他用手轻轻抚弄两下,就将一根指头插进了肉洞。

“我也是这么想,怎么会呢?我只是想说那个小口引发了我对你的崇敬而已。”

“啊……”女孩呻吟着挺直了腰。

“这世间也够奇怪的,就是因为那个小口子我们有了交集。”沈春雁感叹地说,“我们当时并没有互通姓名,你怎么会知道我是沈家的人呢?”

手指头被不断蠕动着的肉洞壁包围着,紧紧的,很舒服。他抽动手指,啧啧的水声传了出来。小雪开始呻吟,他将女孩推转过身去,背对他趴着。这次他可以面对她白嫩的屁股和手指进出的洞口了。

秦江月有点脸红,不好意思地说:“当一回探子,跟踪呗!你走后我一直在你的身后跟着跟着……”

“嗯……嗯……哼……哼……”她自己已开始主动摇晃着屁股,前后左右迎和着他手指的动作。

“幸亏我没发现,要是发现了,我也许会骂你的。”

他手扶阴茎将龟头顶在肉洞口,轻轻摩擦。女孩马上兴奋起来,撅起屁股就往里套,噗嗤一声肉棒连根尽入。

“我发现小姐不但长得美,还大仁大义,觉得实在很难得,便想交个朋友。”

“啊……好棒”

“为了结交我,后来你就一直在沈府徘徊吗?”

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女孩屁股沟里的黏液越来越多,黑色的肉棒在其中若隐若现,王雪的头向后仰着,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嘴唇湿润鲜红,微微张开,娇声呻吟着:“啊……好……好舒服……你好棒真……真想永……永远这样……啊……再往上点儿……就不……不出来了,我们……我们就这样去……去教室上课吧……”小雪坏坏的说。

“是的,为了结识小姐,我付出了很多时间。”

他推她伏在被子上拢起她白嫩的屁股,弓腰调整好角度,慢慢将阴茎抽到洞口。

“应了那句俗语,‘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了呗?”

王雪拉长声呻吟着:“啊……别……”话音未落,他就狠狠地顶了回去,“噗嗤……啪叽”,女孩“哎哟”一声,话被堵了回去,只剩下哼叽了。

“当然!小姐当初的君子之为,为日后积下功德。”

为了让阴茎插得更深,他将少女的屁股蛋儿掰向两边,露出粉肉翻飞的洞口,然后长抽猛插起来。

“公子救命之恩永生难忘,只是我不能在此处久留。相府来往的人很多,人多口杂,若传扬出去,对伯父及秦家的人都不好。”

“啊……啊……啊……”小雪随着他抽插的节奏呻吟着,双手吃力地支撑在被子上,不,停地前后摇晃,眉头紧皱,小嘴微张。

“你不在此处,还有更好的去处吗?”秦江月疑惑地问。

“好妹妹,哥哥……的**巴粗不粗……粗……长不长?长……硬不硬……硬……哥哥干得好不好?”

“我已决定去青龙山的青云寺出家为尼。”

“……干……啊……干……干得……好……啊……大……大**巴老师……”

沈春雁冰冷的一句话让秦江月目瞪口呆,他万没料到如花似玉的的沈春雁竟有如此想法。难道沈春雁已看破红尘心如死灰?

他真没想道这么文静的女孩干起来却这么浪,“你真浪,小雪你真浪”

“为什么要去那里?那里既偏远又清苦,你怎么受得了?”秦江月对沈春雁的决定持否定的态度,他甚至觉得沈春雁去哪里都行就是不能去寺院。如果沈春雁去了寺院,他的一腔热血岂不付之东流?再说,寺院是什么地方?既清苦又孤寂。一般人是受不了那种寂寞的。“小姐要将事情考虑周全,然后再做决定。不能因一时之难蒙蔽了双眼。”

“讨厌…坏老师,还不是你弄……的……啊啊啊啊哦哦哦哦……”

“我考虑好了的,对我而言,寺庙才是我最好的去处。那里人烟稀少,相对安全。”

他感觉到有射精的冲动,马上将速度减慢下来。姑娘明白他的意思,却故意加紧耸动屁股,左右摇晃着想让他忍不住射出来。

见沈春雁去意坚决,秦江月顾不了许多连忙说道:“我敬慕小姐半年有余,每日夜晚都在沈府大门外徘徊,想一睹你的风彩。虽然我觉得我做的很荒唐,甚至有点渺茫,但我仍然在坚持。如今,你落难之际,我不能袖手旁观,你的事就是我的事。除去私情,我的心中还装有公理和正义。沈将军乃后燕忠臣良将,他是太阳底下的冤魂。不为别的,只为死去的沈将军,我也有义务助你一臂之力。你沉鱼落雁之貌怎么可以在深山老林里埋没终生?若如此,不是辜负了救你的恩人?”

看着她回头里咬着嘴唇坏笑的样子,他轻轻在她的屁股蛋儿上拍了一下:“又发骚,是不是?看我收拾你!”说着,他将湿淋淋的肉棒连汤带水抽了出来。

秦江月说得铿锵在理,句句戳心,容不得沈春雁有半点搪塞。但沈春雁还有她更充份的理由:“公子一片赤诚昭然如日,但我别无选择,不是你家容不得我,而是冯距容不得我!”为了你,为了你的家人,我必须得避开风头,暂时躲藏起来。”

“哎呀……别……别拔出来。”小雪回身来攥他的肉棒,“求求你”

见沈春雁的口气与措辞毫无回转之意,秦江月不再劝阻,婉惜地说:“寺院内是安全,但也委屈了小姐。”

其实他的肉棒一直涨得难受,只是强忍着。看女孩骚浪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将她按在床上,将肉棒再次插进她的肉洞里。由于肉棒顶进时加上了他自己体重的力量进入得格外深。姑娘被干得昏了头,光张嘴不出声,最后两手抓起床罩塞到自己嘴里呜咽不止。姑娘的肉洞壁开始紧紧夹住他的肉棒,收缩的力量越来越大,因而每抽插一下都会有一种酥麻的电流沿脊椎传遍全身。最后,他连声哼叫着加快节奏。

“委屈也好,受苦也罢,这都是无法逆转的。有时噩运袭来时,我们不得不面对命运。”

小雪知道他快射了,赶紧回手抓紧他的屁股让精液射在她里面,他干脆伏在她身上,死死将肉棒顶在里面,听凭精液狂喷。

秦江月此时,对沈春雁有了更深的了解,对沈春雁的敬佩之意越发浓重。他知道沈春雁不但大仁大义,还能高瞻远瞩,洞穿时局。她真的不是一般的女子,在噩运面前只是哭哭啼啼,无所是从。

她们宿舍中来自云南的马洁今年20岁,是宿舍女孩们的大姐,她为人比较随和,在班上由于老师和同学们的信任被选为班长,在她努力的工作中不断成长,很快成为学校宣传部的部长。

“沈小姐去青龙寺也罢,暂时避避风头,若形势好转,再寻它路。”秦江月不得不同意沈春雁的决定,虽然他万般的不舍。但沈春雁的话也不无道理,政局如此不稳,朝政如此混乱,不提防是不行的。就像刚刚发生的灭门事件,毫无征兆地就发生了,谁能想到冯距还会扯出什么烂事?此形势之下,有所防备总比不防强。但他话中的意思很明显,去寺庙并非长久之计,若形势有变,沈春雁就应撤离寺庙。

女主被暗卫肉高h
女主被暗卫肉高h(图文无关)

最近学校和当地驻军要组织一次联欢会,把负责联系的工作交给马洁她们完成。

不知何因,沈春雁口口声声说她对秦江月的救命之恩永生难忘,却又无情地冷落秦江月的炽热之心:“如果我在青云寺呆得还算不错,我也就在那里久居了。”

这几天她带着她们部的成员:有外语系的王琳琳,艺术系的侯静。常常到军营找部队宣传科的周干事洽谈此事。部队的战士们也很喜欢看到这几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正所谓当兵三年,母猪变貂禅,何况她们三人长得如花似貌,各有特色。

这句看似风轻云淡的话如一记重锤猛烈的地击打着秦江月的心,他如何也没有料到沈春雁竟然还有那种他最不愿意想到也不愿意听到的那种长久打算。难道他刚刚向她表白的话没有激起她半点波澜?他在夜半时分救她于死地她毫无半点感动之意?他的心一点一点的向下沉,由炽热变得冰凉。

马洁1米67的身高长长的秀发,大大的眼睛,高耸的乳房象两座小山,健美的长腿,圆圆的臀部向上翘着和细细的腰身。她的衣着很性感外面白色短外套内穿浅色紧身低领衫,还经常不系外衣扣露出那深深的乳沟和一截白白的胸脯,下身深色牛仔裤和白色李宁运动鞋,显的大方又有朝气。

他木然地坐在窗下那个圆凳上,望着床上那个秀丽的身影似乎眼角有些湿润。如此的近距离,只有六尺之遥,让他觉得他与沈春雁是那么的遥远。他曾暗恨自己的无能,在大火肆无忌惮地燃烧时无能力救出沈家的人,也曾心中暗喜,老天给他一个救人的机会。可偏偏事与愿违,老天爷跟他作对,沈春雁不想长期呆在秦府,要去什么青云寺。去去也罢,待时局好转再转渡红尘,可偏偏她又想长期留在那里!这一厢情愿何时能了?

王琳琳和王雪一样都属于文静的女孩,白晰的皮肤,清秀的面容,留马尾辫用彩色头绳儿扎着,十分的好看,她的乳房不太大但向上翘着,好象在招唤你,她的臀部却很大肥肥的,鼓鼓的。大腿很丰满不太瘦,个子不高大约有1米60。

“沈小姐要珍重自己,万不能一叶障目,将时局看得一塌糊涂。”秦江月不得不耐着性子语气深沉地道出他的想法,“这世道,不是小人的世道,乃是万民的世道,是忠义的世道。多行不义必自毙,冯距的恶行总会有人终止的。”

而侯静是艺术系学古筝的,长相和气质都象个古代的典型美人儿她喜欢穿白色长裙,飘逸,美丽,让人有一种不可侵犯的感觉。

沈春雁正想回话,秦欢端着一个大托盘慢慢地走进来。秦江月与沈春雁马上闻到托盘上那个蓝色大磁碗散发出来的浓重的草药味。

明天就是演出的日子,她们和部队的周干事,通信员赵磊,司机秦征一直忙着布置舞台和灯光,很多学生帮忙干到晚上12:30。

“这么快就熬好了?”秦江月问。

“大家都回去吧,明天还有演出……”马洁说。

“还不好,熬多长时间了?日头都快落到西边了。”

“好吧!剩下的收尾工作由你们三个完成……”学校学生会主席东方晶玉说。

“咋那么多废话呢?”秦江月瞪了秦欢一眼,“以后说话简洁点,最好一个字或者两个字,太浪费吐沫星子了!”

“好的,您放心”,马洁答应着。

“咋?谁让华夏的语言浩瀚无穷,用之不尽取之不竭呢?”

陆陆续续人都走光了,“哎……周干事您先等等…”

“得得得,饶过老兄吧!”

“哦……有事吗?”

“姐姐用药吧!”秦欢将托盘慢慢地放在床边,然后说道,“在膳房我将这个药汤已经晾了一会儿啦,看样子已经不太热了。”

“有…您能和您的战士留下帮我吗?”

“谢谢小妹!”

“好吧!”他当然愿意和她在一起多呆一会儿,“我们干些什么?”

沈春雁很是感动,难得性急如火的秦欢能有这般耐心去为她熬药。她试着尝了尝碗里的药,觉得温度适中,正可以喝,就举起大磁碗。

“哦……琳琳你来……周干事您派一个人和琳琳去我们宣传部拿些服装,明天要用。”

很快一大碗的药喝尽了,秦欢拿起托盘向门口走去。

“好,赵磊”

“速去速回。”秦江月向秦欢嘱道,“我还有事情要做。”

“到”

“还出去?”秦欢撒娇地说,“干麻呀?”

“你去一下”

“不关你事!”秦江月可能因刚才心中有些郁闷,调门有点高,“让你干啥就干啥。”

“是…”

“哼!不关我事?不关我事你还分派我?”

他们走后……剩下的四人打扫卫生,半小时过去了,卫生打扫完了,赵磊他们还没回来。

“救人救到底,这句话你没听过?我不在,你就得在!此时沈小姐最需要有人在身边。”

“小静…哎,你和秦征去看一下,要快……好…”

“好好好,我听你的!”

小静和秦征向离大礼堂不远的2号办公楼走去。已是深夜,校园很黑很静,姑娘不禁挽住小战士的胳膊,小伙子浑身一颤,一股股少女的体香传了过来,他不禁大口的吸着这迷人的芳香。

很快,秦欢就回来了,秦江月走了,屋里只剩秦欢一人在沈春雁的身边。这时,秦欢说道:“姐姐,我心里最喜欢与你在一起了。我刚才说的话都是气我二哥的。他一天一天地在外面跑,不知他跑些啥。文不成武不就,上不上下不下的,到现在我也没看到他拿回什么成果来。”

很快他们进了楼,来到五楼的宣传部办公室,屋内亮着灯,他们刚要敲门…

“成果是那么好拿的吗?你没听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功’嘛?你哥哥到十年了吗?没有十年的功夫,什么事情能成啊?”

“啊……啊啊……啊……哦哦……哦……”屋内传出琳琳淫荡的呻吟声。

“也是,这世间没有那么多容易的事。我家的大哥弃文经商,还算有成绩。”

两人相互对看了一眼,小静小声对秦征说:“这房间门缝大,能看到”,说着把头伸了过去,他也跟着向屋内看。

“大哥很成功啦?”沈春雁好奇地问。

哇……屋内春光一片,俩个年轻的男女正在翻云覆雨,但见:赵磊刚解开琳琳的乳罩,琳琳一双洁白、圆润、坚挺的乳房弹了出来,他用力的揉着。琳琳已经渐渐的发出了呻吟声。

“当然,聚丰米业就是他的大牌子,他的米业不但在京城很震撼,整个北方他占据了大半个市场。”

“同学,能叫你琳吗?”

“好利害呀!真不知道聚丰米业是你家大哥所开。”

“好啊,我听你叫我同学,很不习惯的!”琳琳娇滴滴的说。

“现在知道了吧?可比我二哥强多了!”

他将嘴凑到了琳的胸前,含住了她的那粒红葡萄,用力的吸着,而她低头看着健壮的小伙含着自己的乳头。他用力的吸,手则在不断的揉着她的另一部分。

琳琳的喘息声越来越重,他发现自己的下体也是膨胀的要爆发,他慢慢的将手移到了琳的下身,将手伸进了她的腰间,解开她裤子的拉练,顺式褪了下来,她穿的是一条棉制的白色内裤,不带花边的,他迫不及待的将手顺着她的腿向上移动,钩开内裤的边,触到了琳光秃秃的阴户,琳敏感的身体不觉的颤了一下,他将中指沿着她小馒头似阴阜慢慢的插入琳的阴道,那里已经是春潮泛滥了,他慢慢的抽插着他的手指,左手揽着琳的腰,嘴里则含着琳的香舌。琳在他的怀里不停的呻吟着。不觉中,琳的手已经将他的那阴茎握到了手里,不停的套弄着。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nianduchangxiaoshu/6279.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