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被暗卫肉高h-哎呦使劲干

 年度畅销书   2019-04-24 18:36 

女主被暗卫肉高h
女主被暗卫肉高h(图文无关)

白波看到一个二十五六岁岁的少妇把门打开了。她看到了白波,并不认识他,就问道:[你找谁呢?]

白波也是第一次看到杨辉的姐姐杨洋,连忙说:[我是来找杨辉哥哥的,他在家么?我是。。。是白波,来拿点盘磁带。]

开旗得胜,秦江月满心欢喜。他总结了与吕进竞技的经验,觉得抓住对方的弱点很重要。现在,曾经悬着的心放下许多。但他警告自己:不要骄傲,后面还有能人。国之大,才人多,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飞出个凤凰也是有可能的!

杨洋道:[哦。你是欣姨的儿子吧!我是你杨洋姐姐啊!请进来坐吧!你辉哥今天一大在就让你妈妈叫走了啊,说是去开会。]

稍事休息后,向秦江月挑战的第一个人跳到秦江月的面前。此人一身黑衣,身材轻瘦,表情峻冷。秦江月因此前三箭三中,这次就免了马射。这个黑衣人呢,马射的成绩也很优秀三箭三中。

白波看到杨洋今天穿着睡袍,半透明的,睡袍很短,露出了粉嫩的大腿,更令他吃惊的是杨洋没戴乳罩,那两个肥美的乳房,紧贴着半透明的睡袍,清晰的露出来了。尤其是两个翘起的乳头把睡衣顶起两点,显得更加性感迷人。白波下面的大**巴,竟然忍不住慢慢硬了起来。由于穿着短运动裤,**巴一硬起来就把裤裆顶了起来。杨洋顺着白波眼光一看,才知道自己春光外泄,脸红了起来。连忙把白波给让到屋里。

两个人对峙了几秒后,开始挥剑。这个黑衣人也来自驭虎山庄,是一个顶级高手,名叫陆喜。他上来时带有腾腾杀气,这不能不与他们的庄主吕进的失败有关。

其实她也看到白波的裤子的变化。心里面想道:[这个男孩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可看那顶起的一团,那东西一定不会小。]她心里面一想到这里,心里面不由得欲火就上来了。杨洋看着白波的裤子,脸上泛起了一排霞红。她说:「请坐吧。他走的时候也给我说啊。我去给你找找」

黑衣人体轻如燕,不似吕进。若用先前的招术肯定敌不过他的进攻。秦江月全力而发,蓄积全身的力量向黑衣人的颈部刺去。黑衣人疾速抵剑,快速收剑,马上将剑峰直指秦江月右胸。其速度之快,令秦江月眼花缭乱应接不暇。黑衣人连续进攻,剑发有力,似有用不完的力气。

白波赶紧说:「哦。不着急,还是等辉哥回来说吧。」

秦江月在与黑衣人交锋中,发现此人性急如火,擅进攻。他的频频发威令对手无喘息的机会。据此,秦江月采用以退为进的策略,在黑衣人向他进攻之际,挡箭后他迅急跳跃,将身子旋飞于地面五尺高,瞬间跳到黑衣人的身后。也就是在黑衣人进攻时他猛然后退十几步,然后向前冲去。

白波一边说,一边还是忍不住的看着杨洋的身子。他看到杨洋就坐在他对面,也许她太不小心了,两腿没有合拢,睡袍中三角裤都看到了。尤其那叁角裤是很小的那种,毛茸茸的阴毛,从三角裤边上露了许多出来,更是看得白波下面的大**巴软不下来了。

黑衣人马上转身,但已经来不及,秦江月的剑峰指向黑衣人的左臂。黑衣人左臂受伤。黑衣人火速举剑,向秦江月反击。秦江月为避开黑衣人的利剑跳跃而起悬入空中,躲过黑衣人猛烈的一击。

杨洋被白波看得不好意思就问:「白波,喝什麽饮料?]

这就样,黑衣人擅攻,秦江月擅守。两个人你来我往,频频交锋,又频频闪过。此次交战,秦江月不但使了软磨硬泡的消耗技俩,在此基础上他又腾空跳跃给对手一个一个的冷不防。

白波说道:[随便吧!」

几次搏杀后,秦江月以长剑再刺黑衣人的右臂得手。黑衣人两处受伤,臂力明显下降。最终,他不敌秦江月。

杨洋于是就到冰箱里拿了一罐饮料走过去递给白波。

秦江月两次获胜,观众席上掌声雷动。

白波看到她向他走来,那一对肥大的乳房,随着她的走动,一上一下的晃动着。把个白波看得浑身发热。杨洋把饮料递给了白波。同时就把眼往白波**巴那里一看,发现白波的**巴因为坐着,翘的更加高了,粗大的**巴把裤子高高的顶着,明显的可看到**巴的轮廓。杨洋芳心跳个不停,全身发热。目不转睛的看着白波那儿,她心中想,好粗的**巴啊。要是干进自己的小屄中,不知道有多舒服。

义林的兄弟们都为秦江月喝彩:“鸿运高照,鸿运高照!”

白波这时也发觉到杨洋老是看他的大**巴,心里面觉得很刺激,他心想杨洋一定是看上他的大**巴了。他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他把身子让了让,意思是要她坐在自己身边。杨洋也没说话,就和白波紧紧的坐在一起。一坐下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露出了那粉嫩的大腿。白波也就把大腿贴了过去。

秦江月满脸喜悦,频频向观众施礼致意。

两人裸露的大腿紧紧的靠在一起。白波觉得舒服极了,杨洋也是浑身发热,小屄里面开始痒痒的,她芳心大乱了,本来他就是个淫荡成性的女人,今天白波今天自动送上门来,她又怎会放过呢。

按规定比赛时按赛前排名依次进行,秦江月因赛前就知道吕进第一个上场,他找到此次赛事的总管徐晃,将自己的名次向后错延了一位。所以,秦江月认为他所以能够取胜多少有点侥幸。

杨洋伸出玉手,轻轻的摸着白波的大腿,口里面夸奖到:[你的肌肉很结实,一定经常锻炼吧?]

接下来,秦江月又连续打败了两个人,上午的比赛就结束了。秦江月保持了擂主的地位。

白波道:[是啊,我是班里的体育委员。]

散场后,义林的弟兄们向秦江月表示了祝贺。

杨洋一边摸一边道:[怪不得身子那么壮,像个大男人了。]

“义林大显威风!”

白波被杨洋摸得特别舒服,他也把手放到了杨洋的大腿上道:[姐姐,我摸摸你行么。]

“擂主非义林莫属!

杨洋点了点头:[你喜欢摸姐姐的身子么?]

几名义林的兄弟,要求喝酒祝兴。秦江月不拂众意,将义林的兄弟们带到了醉香楼。幸亏,醉香楼是个二层小楼,院内还有幽雅的包间。一百多人涌入醉香楼,醉香楼人满为患。好在醉香楼特备亭子宴,院内有两处亭子,每个亭子如一间房那么大,足能让前来的客人进楼有位。

白波道:[姐姐长得这么美,是男人就喜欢摸。]

席间,人声鼎沸,喝得好不乐乎。须知,全国性的比武在后燕还是第一次,这让义林的弟兄们大开眼界。更让他们兴奋的是,他们在开赛第一日就拿下擂主。

杨洋笑道:[是么,姐姐也喜欢被你摸啊,你喜欢摸姐姐哪里呢?姐姐都给你摸。不过有个条件,姐姐也可以随便摸你。行么?]

“喝!喝!”兄弟们不断地相互劝酒,推杯送盏,其乐融融。

白波高兴的说道:[真的么,姐姐,你把手往上面一点,哦,对!好舒服啊!]

“弟兄们,为义林的大好前程干杯!”许长虹因吕进被打败兴奋不已,“此擂台我们义林包下了。我们都是名扬天下的朴罗大师的弟子,谁能打败我们?”

杨洋把手一直往上摸去,伸进了白波的短裤里面去了,抓住了他的两个蛋蛋,轻轻的揉捏着,因为**巴已经勃起,他的两个蛋已经缩成一团,缩在了大**巴的根处,白波被她摸的舒服,也把手往杨洋大腿根部摸去,杨洋把大腿慢慢分开了,白波的手一下子就伸到她的阴部,隔着薄薄的内裤摸着她的阴户。

许长虹的豪气影响了在座的兄弟们,他们频频举杯预祝秦江月成为擂台赛的冠军。

白波道:[姐姐,好软啊,肥嘟嘟的,摸起来真舒服!]

“祝大哥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杨洋这时把手往上一抓,在白波的内裤里面将他的大**巴握在自己手里面,口里面也道:[白波,你的东西好硬啊,像根烧红大铁棒一样,粗粗的!烫烫的!]

“祝大哥永霸擂台!”

女主被暗卫肉高h
女主被暗卫肉高h(图文无关)

白波又把手伸进杨洋的内裤里面,用手把她的阴唇分开一些,捏弄着她的肥大的阴唇和阴蒂,杨洋小屄里面的水立刻突突的冒了出来,把白波的手都弄湿了。

“祝大哥封官晋爵!

杨洋的手在白波的肉棒上套弄起来,白波渐渐受不了了。

在一片赞扬声中,秦江月保持清醒的头脑,下午他还要参加比赛,酒是不能喝的:“谢兄弟们的好意,酒我是不能喝的,下午我还要为义林争光呢。”

白波对杨洋道:[对不起!姐姐,我裤子太紧了,我的**巴在里面涨的痛,我把裤子脱掉好么。]

“大哥说得对,我们不能因第一次胜利就骄傲起来,我们应该再接再厉,保持清醒的头脑。”

杨洋道:[那还等什么呢,姐姐也很想看看你那根**巴呢。]

顺情说话的人是义林新来的兄弟名叫伍家驹,他武艺高强,身体强壮。在义林习剑练武时,有不凡的表现。

白波站起身来,因为是运动裤,只往下一拉,裤子就脱了下来,那根粗大的**巴像根弹簧一样绷的直直的。在大腿中间一挺一挺的。杨洋看得不由「呀…」的叫了一声,心都在急促的跳着,心里赞叹道:好诱人的大**巴啊。杨洋又伸出手去。

“伍兄说得对!”伍家驹话音刚落,马上有一名兄弟接过话来,“我们今日浅尝快饮,让大哥好好休息。

白波轻叫一声,他的大**巴又落入了杨洋的玉手中。他的身子在颤抖着。

“说得对!”一个激情满怀的小兄弟了发了言,他是义林中最年青的一位,今年才十二岁,“我们现在还不能说是大功告成,以后的路还很长。我们只有为大哥出谋划策,总结赛场经验才是正理。”

杨洋的手用力套弄着大**巴嘴里说道:「白波,你的大**巴可真是又粗又长啊。」

赫!众人没想到这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竟然说出如此有份量的话来,不觉赞扬了一番:“好你个高岩,你真是高山上的大石头!”

白波被杨洋摸得**巴一跳一跳的,龟头整个被翻了出来,他忍不住对杨洋说道:[姐姐,我的**巴涨得受不了!它想干女人的屄了。]

这个叫高岩的小兄弟马上反击:“登高望远你们比不过我。我是石头,你是啥?软皮蛋!”

杨洋一听,也站起身来,把睡袍脱了下来,大腿一抬,把内裤也脱了下来,整个身子都暴露在白波面前。白波看着杨洋赤裸丰满的肉体,立刻过去紧紧的抱住了杨洋,两人的生殖器紧紧的贴在一起。两人抱的很紧,互相用力摩擦着对方的生殖器。

众人哈哈大笑,有人趁机怂了一回:“他是软皮蛋,你拿石头想砸他呗?真没看懂,你人小,还挺刚硬。”

弄了好一会,两人下面被杨洋流出的水弄得又湿又滑,白波伸手摸了一下杨洋的屄,见杨洋的屄里全是淫水,就站着将龟头在杨洋的屄口磨来磨去,就是插不进去。

秦江月见酒喝得差不多,不想在此地久留,他吩咐众弟兄赶快回到昭阳殿门前的广场上:“那个广场很大,你们想比武就比武,想睡觉就躲在观众席上。”

杨洋道:[到屋里床上干吧!]

兄弟们退出了醉香楼,向广场挺进。

两人便一同来到杨洋的床上。杨洋躺在床上。白波就立刻骑了上去,白波把杨洋的两条雪白的大腿掰开,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杨洋的阴户自然向上露出,白波把龟头抵在阴道口后对杨洋道:「姐姐,我要干进去了啊。」

紧锣密鼓的擂台赛下午如期举行,一贯人早已等候在观众席上。擂主秦江月轻风一般地登上擂台,很多看好秦江月的观众报之以掌声。

说完白波急匆匆一挺屁股,只听扑哧一声,那粗大的阴茎便插入杨洋的阴道里,杨洋口里面低哼一声。

这时,有人递给秦江月一张棉帛纸,秦江月匆忙看了一眼,棉帛纸上只有两个字:“当心!”秦江月暗中思忖,递纸条的人是谁?为何提醒他?

杨洋觉得白波的阴茎粗大的很,比起成人一点也不小了,紧紧的塞满了自己的阴道,抽送起来磨得自己快活无比,白波开始快速的抽送起来,把个杨洋干的浑身乱抖,口中呼呼直喘,呻吟连声。

午后挑战第一人仍是驭虎山庄的人,此人名叫陆强是刚刚败下阵的挑战者陆喜的弟弟。他也是黑衣装扮,秦江月仔细瞧了瞧很有来头的黑衣人,只见此人目光阴鸷,满脸杀气,大有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气势。

杨洋口里面道:「哎呦,舒服,白波的**巴真粗呀,捅的姐姐的屄里痒痒的,涨涨的,舒服极了。」

秦江月心里上做好了准备,对眼前的这位挑战者格外留意。当陆强举剑向他冲过来时,他马上剑身横过,全力阻挡。陆强轻功很厉害,他一会腾空跳到秦江月的后面,一会又腾空跳到他的前面,好像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你不是声东击西吗,我也给你露一手。陆强百变战术,五花八门,一时间令秦江月应接不暇。

白波也道:[姐姐的屄干起来也很舒服。]

秦江月凝神屏气不敢有丝毫滞慢,陆强却是进攻进攻再进攻。

杨洋用手支着身子,把屁股用力往上抬,把个阴户和白波的**巴对的正正的,好让白波吧**巴干进阴道的最深处,她的身子被白波干的一耸一耸的,嘴里哼哼叽叽的道:「哎呦,使劲干,再使点劲,把**巴往姐姐的阴道深处捅进去。」

擂台上出现了这样的局面:秦江月只有退守之势,被动抵抗,没有进攻的机会。主动权一直操在陆强的手中。

白波一边使劲地干着杨洋的屄一边笑道:「姐姐,你好骚啊!。」

台下,义林的弟兄们个个紧张,替秦江月焦急。这时,陆强因连续进攻,不给对方喘息机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出现瞬间的松驰。

杨洋道:[不是我太骚了,是白波你太会干啊!]

秦江月一直在防守,不像陆强飞来跳去,气喘嘘嘘。等到陆强跳累了,秦江月却神气大增。他趁陆强喘息的机会,向他发起进攻。

白波一听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把个阴茎飞也似的在杨洋的屄里抽插着。杨洋阴道里面阴水已经不停的渗了出来。

这会儿,秦江月将朴罗大师的传承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只见他用力冲刺,拼力搏击,一股作气一阵霹雳。陆强频频抵抗,一步一步地往后退。眼见退到台沿上,再有一步就掉到台下。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nianduchangxiaoshu/627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