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激情-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年度畅销书   2019-04-21 19:56 

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图文无关)

东方胜左看右看没人就闪到女厕门前,轻轻敲了敲门,门开了并没有反锁,东方胜闪了进去关上门反锁,琳琳马上抱住了他亲他,东方胜的**巴早就硬得不得了,一手抱住琳琳来个热吻,一手掏出**巴套弄自我安抚。

“到伙房?”沈春雁吃了一惊,她一女子怎好到伙房?那里都是男丁。但是,她又不好意思抗拒。因为此时秦江月并不知晓她就是沈春雁,而她也不便说出。“这就去吗?”

琳琳刚受了一个深长火热的吻,边喘着气边低头看--东方胜肉红色的龟头很大充血得发光,看起来很健康,不禁抿嘴一笑。

“这就去!”

这时候东方胜两根手指已经插入琳琳的小穴去,手指进进出出发出“啧…啧…”的声音。琳琳知道这里仍然是危险地带,强忍着不敢叫出声……淫水已经顺着手指的间隙涌出来,她觉得全身发热、发软好象没的力气站的样子,这时她的意识已经被快感控制了,双手搭着东方胜的脖子,张着嘴喘着沉重的粗气……

“走吧!”

东方胜抽出手指把琳琳转过身让她双手扶墙,把的裤子褪到膝下。套弄一下自己的大**巴并把大龟头在她的肉缝上划来划去。这时的琳琳已经很想要了,扭动这屁股想迎接**巴。

沈春雁想,既来到军营就得听军营的安排。只是她不明白她与郭母关系很融洽,秦江月为什么要将她安排到伙房呢?难道伙房真的缺人手吗?思来想去,她突然想起那日史长风曾来过郭母处:“他一定看见郭四与我的反常之态,他一定将此事告诉了秦江月。而秦江月呢,他不可能不防备我这个招来杀手的女人,他一定不会让郭四接近我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或者,史长风已看出郭四的端倪,秦江月由此更是下定决心让我离开郭母。说不定,秦江月还会让我离开郭母的住处。”

“想不想?”东方胜调戏地说

沈春雁心情愀然地跟在许长虹的身后,来到了伙房。

“想……嗯……进…来吧……”琳琳反而不怕羞,大大方方的。

这个伙房是骑兵营五个伙房中的一个,骑兵营为节省开支,整训后进行了人员精简,现已剩两万精锐。也就是说这个伙房每日要准备四千人的伙食。

终于东方胜的龟头在淫水泛滥的阴道口外磨了磨开始插入了,龟头进入了窄小的阴道口,继而给琳琳带来的充实、压迫感……

此时的伙房烟雾迷茫,一排排的大灶坑里燃烧的柴草正冒着黑烟,大锅里正冒着热气。

“吁……”琳琳尽量地压低音量,好象积在内心的压迫从口呼出

“难为你了,沈小姐。”许长虹看到又是烟又是雾又是水蒸气的厨房,觉得这里的环境实在不太好。就建议道,“要不要将你的身份告诉给秦江月?”

东方胜在淫水的润滑下已经整根没入小穴并开始缓缓地抽送着,淫水被龟头的凸槽在抽送中一股一股的带出体外,顺阴茎流到东方胜的卵袋,有的顺腿流下。

“不要!”沈春春使劲地摇了摇头,“我坚持到底,看他能将我怎样?”

“快……快……点……吁……”琳琳喘着

“你竟然遗传了沈将军的秉性,这么倔强。‘好汉不吃眼前亏’你为什么要坚持呢?当初你为了不打扰秦江月没有告诉他你已来到军营,现在,你有了情况,就应改变当初的决定。”

东方胜也知道这里不能久战,加快了速度,双手也不闲着抓弄着双乳。只见琳琳身体稍颤,已渗出汗水来,双目紧闭脸上发红发烫,紧咬下唇强忍着不叫出声。

沈春雁又摇了摇头:“不能告诉他,如果告诉他,他在行动上就会受到约束。无论是行军打仗,还是为我父平冤昭雪,都会受到影响。这件事我是经过考虑的,请许大人不要勉强我。”

在这种刺激的环境下,东方胜抽送了七八十下,知道快不行了,而琳琳扶在墙上的双手忽然要抓墙的样子,肛门在有节奏地收放,阴道内也对东方胜的阴茎一夹一放的。一股阴精喷在东方胜那已顶到子宫口的龟头。

“那好吧!就依你。你暂时先干几天,过几日我会另有安排。”

“嗯!!……呵……”琳琳已经到达高氵朝了,东方胜在此时感到腰间一酸赶忙抽出,龟头刚离开小穴一股浓精已喷出,射在琳琳的屁股上……

许长虹将沈春雁交给司务长,然后他就离开了伙房。他走后,司务长、厨子与厨役都没有安排她做什么。那些淘米洗菜似乎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她的到来与不到来丝毫不影响他们的正常工作。她也插不上手,不知应该帮哪一个厨子与厨役。

两人整理好之后,先后回到餐厅吃饭。

看了一会儿热气蒸腾的厨房,沈春雁觉得这里并不缺少她这个帮工。门边不知谁放的一个小方凳,可能是司务长用来换气的吧,她坐在了那里。

已经到达目的地了,车在xx停车场停下,旅客都下车各走各的。

她心下核计,秦江月为何要她来这个地方?厨房并非像他说的那样缺人手。他如果对她产生了怀疑,下一步他该如何?她有些忧虑。

东方胜和琳琳却一起去xx宾馆开个钟点房稍作“休息”

这时,司务长向她走来,问她可以做些什么活,她答道,什么都可以。

一进房,两人拥抱着热吻,很快脱光衣服进入洗手间,在喷头下两人拥抱着洗澡,互相摸弄洗刷着。

“你就扫扫地面吧!”

东方胜抱起琳琳上了床,很温柔地吻着她,吻她的唇、颈、耳珠轻咬着她的乳头。东方胜退到她的身下,分开她的双腿,只见一个像肉包子一样光滑的无毛肉穴,肥厚的阴唇中间夹着一条凹陷的粉红肉缝,已经勃起的阴核在东方胜热舌轻撩下,琳琳打个冷颤就很自然地举起双腿,两手抱着腿弯,将大腿尽量贴在胸脯上。

沈春雁往地下望了望,觉得地面上并不脏,也许司务长怕沈春雁寂寞特意找了一个活让她来做。正好门边有一把扫帚,她拿起扫帚就开始清扫。

由於臀部腿部肌肉紧绷,因此两片粉红鲜嫩的阴唇也向左右分了开来,那湿润肉缝隐约可见一丝丝淫水渗出,见到这样的情景东方胜的**巴已热血澎涨,龟头血红发亮再次低头下去用舌头分开阴唇伸入深搅动着、抽插着、挤压着,琳琳紧闭双眼,双眉紧锁,双手紧紧抓实床单,口张得大大的却没有喊得出声,只在喉咙间发出“喔……喔……”全身又酥又痒,又麻又酸,又如同触电一样,琳琳双手又象发狂似的抓着东方胜那短短的头发用力把他的头按自己的阴唇上,现在的淫水已经不是渗的,泛滥的小穴已张开,淫水缓缓流出,流经股间流到床单上。

这个工作似乎就是她在伙房的工作了,两日中她每日都是在米放进锅里后开始扫地。

东方胜也忍不住了,把琳琳修长的美腿架在肩上,双手撑在床上,扭动着腰意图把阳具对准阴道,东方胜的阳具左摆右插都还没有进入,看来不用手引导确实难插入这窄小的阴道口,不过这样反而撩得琳琳欲火焚身,娇喘呻吟,不知如何是好,终于抛开面子伸手抓住阳具在自己的阴道口划了几下。“喔……进……进来…吧……嗯……”

两日后,许长虹果然过来了。他对沈春雁说:“你可以离开伙房了!”

东方胜腰间一沉,整个龟头没入了琳琳那极度期待的、狭窄的阴道口。

沈春雁一听很高兴,急问:“我可以回去了?”

“啊…………”一声很长的叹声从琳琳的体内冲口而出,感受着久未有过的快感、期待、充实。

“不是回去,是到骑兵队。”

东方胜这时又突然以很快的速度向前一挺,“噗嗤”一声那根火烫的大阳具以相当极速的速度没入了那又狭窄深长、布满肉珠、淫水横流的阴道内。

“到骑兵队?”沈春雁惊异地问,“到骑兵队做什么?”

“喔……………………”这一声是响亮的、畅欢的、突然的。这突然一插,只见琳琳架起的双脚用力地伸直向天,每个脚趾紧紧并拢蜷曲,弓起腰头也抬起了,看着自己的嫩穴被那大**巴胀得满满的,由于刚插得太猛,阴道内的淫水被挤压得喷射在东方胜的毛上,结成一个个小白珠。

“当骑兵!”

东方胜已经开始“噗嗤、噗嗤”地抽插着,琳琳的阴户也随著抽插而一张一合,几乎每一插都到达子宫口,每一抽龟头暴凸的肉槽都把阴道壁上的淫水括得干干净净,括在阴道壁上敏感的肉珠把快感传遍全身,琳琳内心隐隐有著对不起老公的感觉,但这销魂滋味很快淹灭了这念头,她此时畅快地、毫无禁忌地、大声地呻吟着,双眉紧皱、面泛春红,下体的淫水已流出一大滩。

“当骑兵?”沈春雁更感惊愕,我去当骑兵?”

“啊…啊…喔……”突然间琳琳的呻吟声急了、更大声,随着叫声她的身体也随着屈起,双手抓在东方胜的背上颈上,她的头已经屈到膝盖处,身体有规律的抽搐,大约每隔一两秒就抽搐一下,阴道内也在收放蠕动着,阴道紧紧吸住东方胜的阴茎、龟头。

“是啊!”

“啊…啊…啊…”这是东方胜的声音,东方胜更加疯狂地抽插,更高速地抽送。

“难道这是秦江月的决定?”

“啊………………………………………………………………………”一声持续很长的欢呼,琳琳阴道深处一股股火热的阴精喷在龟头上,阴道更紧而有力地夹抓、吮吸着阳具,在这一刺激下,东方胜腰间一阵酸麻……

“不是,是我的决定。”

“射……要射……了”

沈春雁有瞬间的沉默,她在想,是拒绝许长虹的这个决定,还是接受这个决定?若让她当个步兵还有情可原,让她当骑兵,这不是难为她吗?那一刻,她想哭。别说徐洪之流在追杀她就连她最信任的人不也在刁难她吗?她真是在夹缝中生存,一点空间都没有。

“啊……射……进来吧……安全……啊……”

“好吧!”沈春雁骨子里倔强的性格让她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她同意了许长虹的安排,“我这就跟你走。”

随着东方胜最后用力的几插,火烫、炽热的精液一泄而出,龟头在阴道里不断地跳动,每跳一下就射出一股热精液,每跳一下东方胜就全身抽搐一下,一直跳了十来下才停止下来。

许长虹带着沈春雁来到乔震的官署,他向乔震介绍说:“乔将军,这位就是我的堂妹许长霞。”

高氵朝后的东方胜趴倒在琳琳身上,两人还时不时的抽搐一下,渐褪的阳具仍插在抽搐不停的阴道内终于,东方胜屁股慢慢跷起,拔出阳具,阴道口顺着流出浓白精液及淫水混合液体。

“拜乔将军!”沈春雁走上前去向乔震恭礼。

小憩了一会,看看时间,已经是上午10点半了,两人就急忙洗漱,穿好衣服,分手了。

“乔将军,从明日起她就是你手下的士兵了。只是我有一个要求,请乔大人见谅。”

东方胜妻子因病去世了好几年了,一直没有再娶,因为他有一个亦妻亦女的好女儿---东方晶玉。

“你说吧!”

东方胜回到家,刚打开门就听见从女儿房里传来一阵浪叫声,不禁皱了皱眉,他的女儿似乎继承了他淫荡的本性。听见开门的声音,屋里静了下来,他回到卧室,一会儿听到砰的一声,大门关上了,知道那男的已经走了,接着他的房门打开了,二十岁的女儿裹着一件浴巾走进来,一头乌黑的秀发披在白嫩如脂的肩头,胸脯上露出半截雪白的肌肤,中间的乳沟清晰可见,底下一双纤秀的小腿汲着一双绣花拖鞋。

“我的这个堂妹父母双亡,我又没有合适的地方安排她,没办法我才将她带到军营。我知道军中是不宜收女兵的,但我这个妹妹喜欢舞枪弄棒,愿意驰骋疆场。军营中女兵就她一人实在不方便,请乔大人充许她换上男兵服,不再用原来的名字。”

她长了一张瓜子脸,弯弯的眉儿,小小的嘴,此刻正满面风情,看见父亲瞪了她一眼,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笑吟吟地说:“爸,你可舍得回来了,说说看,这次又弄上了几个小姑娘啊?”

“可以!”乔震与许长虹交情颇深,对许长虹的要求毫不保留地答应了,“就按你的意思办!”

东方胜坐在沙发上,哼了一声说:“小姑娘?你以为小姑娘都像那么好弄啊?”

“谢乔将军。”沈春雁自然是要谢谢这位爽快的将军,他为她提供了方便。她之前所以犹豫就是因为她觉得一个女人与男人在一起实在是无法容忍。如今,她可以女扮男装,这岂不是天大的好事?她终于成为花木兰了嘛!

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图文无关)

两朵红晕突然飞上了她白嫩的脸颊:东方晶玉水灵灵的眼睛望着他,笑嘻嘻地跑过来,嫩白的手擘搂住东方胜的脖子,一屁股坐在他的怀里,丰满的小圆臀在他胯上划着圈,红艳艳的小嘴“巴”地亲了他一口,说:“爸,是不是想女儿了?”

走出乔震的官署,沈春雁不无感动地说:“没想到这个骑兵校尉还挺给面子的。”

东方胜嘿嘿一笑,手掌探进她的浴袍,惬意地揉搓着她的嫩乳,另一只手搂着她的小细腰说:“哼,想你,别美了你,你这不是挺不寂寞吗?”

“我为什么将你安排在他这里,你可能不太清楚。骑兵在打仗时没有步兵辛苦,另外乔震他会处处给你提供一些方便的。我们的关系一直很好,他会关照你的。他这个人粗中有细,做事很缜密。不像我,常常疏忽大意。”

东方晶玉嘟着小嘴唇,俏皮地说:“怎么,老爸,吃女儿的醋了?”,她忽然兴奋地凑近东方胜的耳边说:“爸,我和我一个大学女同学商量好了,她家也在本城,爸爸死了,想把她妈妈介绍给你,我们两家合一家,有没有兴趣?”

“啊,原来你是这么想的!”沈春雁恍然明白,“你想的很周全,我现在才明白:我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东方胜皱了皱眉,说:“少惹事,爸爸有你就够了!”

“现在才明白也不迟,我看你去伙房时满脸的不高兴,知你厌烦伙房那个地方,所以才动了脑筋。”

东方晶玉撇了撇嘴,使劲在爸爸的小腹上压了一下,戏谑地说:“得了吧,爸爸,我还不知道你啊?我现在在外地上学,你早就想再找一个了,哼!再说了,我那个女同学长的也是很标致哦,你不想再有个女儿玩啊?”

“幸亏我满脸不高兴让你看到,不然,我哪有机会驰骋疆场?”

东方胜听的怦然心动,笑了笑,没吱声,算是默许了。

“听你说这话,我心是蛮酸的。一个弱女子为生活所迫竟然当了一个骑兵,这真是千古未有的事!”

东方晶玉嘤咛一声,脸红红地软在父亲怀里,娇嗔地说:“老爸,人家刚做,你就回来了,不管啦,为了表示感谢,你是不是要负责喂饱人家?”说着吐出小香舌就往爸爸的嘴里钻。

“不会吧!从古至今,仗打得数以万计,军队的人数也是几十万上百万的,哪能一个女兵都不曾有过?”

东方胜厌恶地别过头,问:“你有没有濑口啊?”

“有是会有的,只是没有名字传下来。长长的历史,不就是现在民间盛传的花木兰嘛,除她之外还有何人?”

东方晶玉吃吃地笑着,调皮地说:“人家还没给他含呢,只是让他把我那里舔得流了好多浪水,还没过瘾呢,就让你捉奸在床了。”

“有就行!说明女子也能驰骋疆场。”

东方胜嘿嘿一笑,含住女儿的小嫩舌狠狠地吸了一口,彼此吻了一番,东方晶玉轻盈地跳下地,麻利地解开浴袍,她的身材玲珑有致,是个丽质天生的美少女,自从经历过性爱的洗礼后更是出落得成熟美艳。从背后看着她修长雪白的玉腿及圆翘丰润的双臀,以及光滑无瑕疵的少女美玉似的颈背,东方胜不由得起了生理反应,东方晶玉娇俏地白了父亲一眼,道:“还不快点,不像第一次要人家似的那么急了是不是?”

“好!我最愿意听你的这句话。看你能坚持到何时?能不能哭着鼻子来找我?”

东方胜开怀大笑,站起身把衣服脱掉,,晶玉嫣然一笑,蹲在父亲面前,纤细的玉指已经在套弄着他的小弟弟,才没一会儿功夫已是玉茎怒挺,昂然矗立在兰的眼前,

“许大人,明日起,我叫什么名字啊?”

“哇,爸,你真是雄风不减当年啊”晶玉赞叹着,妩媚地瞟了父亲一眼,张开樱桃小口,替他含弄起来。

“你这么厉害的女人正好别姓我的姓了。一是我承担不起,二是为了避嫌,你最好姓一个离我远远的姓。”

一阵快感传来,东方胜微闭双目,享受着女儿技巧的服务。

沈春雁笑了笑,然后问:“那是什么姓?请赐教!”

一会儿功夫,他的**巴就变得油光锃亮,红通通的龟头有**蛋那么粗,他一哈腰,就把女儿娇嫩的身子抱了起来,女儿在他怀里吃吃地笑着,两个人到了大床边,他把女儿放在床上,腾身上床,两个人成69式,他张开大腿把女儿的螓首夹在双腿中间,女儿自觉地一把将他粗大的玉茎含入口中,用小口卖力地吸吮吞吐着龟头,还用玉指轻轻刮搔着他的阴囊,那种麻电畅快的感觉从小腹直冲而上。

“离‘许’远的是‘拒’呗!拒就是拒绝。拒就是鞠,鞠是拒的谐音。

他分开女儿的玉腿,开始狂热的吻着她的蜜处,大手在她丰隆的玉臀、娇嫩的大腿、平坦的小腹处抚摸着,,用舌尖舔吮她那柔嫩的小穴。

“好,此姓如此偏僻几乎无人能识,正合我意。名呢?”

刚刚和一个女孩子没有真正过瘾的他,积压了几天的欲火现在再也按捺不住,开始粗暴地在女儿温暖、湿润的小嘴中抽送起来。

“名?你自己选。”

“唔……不要……插……太深……讨厌死了,嘴……都酸了啦”,女儿一面含含糊糊的说着,一面紧闭一双媚目,更抱紧了爸爸的屁股,吸吮得更加起劲。

“我自己选?”

“…嗯……唔……啧!……啧!……”女儿津津有味的吸得滋滋作响,小肚子也一挺一挺着,尽力地迎凑着自己鲜嫩的小穴,让父亲的舌头舔弄得更深。

“还用说吗?姓我给你选了,名还得我给你选?我有那么多的文才吗?”

东方胜加快了动作,把女儿的小嘴当成了一个灵活的小穴,使劲插弄着,感觉着女儿灵巧的舌尖在环绕舔弄着他的龟头和马眼,嘴里也叫着:“……晶玉……哦……你这个……小……顽皮……好……爽……,我的好女儿,太棒了,爸爸爱死你了,唔……,好舒服呀……唔……啊……”一边说着,一边饥渴地把女儿粉嫩小穴里的滑腻淫水吞进嘴里!

“叫……叫鞠风吧!行动快捷,雷厉风行。怎么样?”

终于,他笑着用力打了一下女儿翘挺的小圆臀,发出“啪”的一声,说:“宝贝女儿,你的淫水都快把爸爸淹死了。“

“不愧将军的女儿,名字起得够豁亮,也很有诗意。”

女儿翻身仰过身子,胸脯上下起伏着,赤条条的一身冰肌雪肤透出一种激清的嫣红,她的一双青葱玉手淫荡地抚摸着自己饱满的乳房,喃喃地说:“喔……我要,……给我吧……爸……,给我……,我好想要……要你插进我的身体…………唔……“。

“从现在起我就是鞠风了,我的名字可不能白叫,谁惹我,我就雷霆震怒。”

东方胜转过身趴在女儿赤裸娇美的身上,开始轻轻吸咬搓她可爱的乳头和乳房,女儿喉中发出轻声的呻吟,长长的眼睫毛迅速地抖动着,小嘴里发出呢喃的声音。

“行啊!白小鹅没白叫飞起来了,飞到军营里来了。许长霞又没白叫,飞到骑兵队里来了。真不知道你的下一步又会怎样的惊人?飞到哪里去?”

她修长的玉腿无意识地扭动着,交缠着,光滑的肌肤在父亲身上蹭着,窈窕的细腰拱起来,又放下,迷人的双乳就在这一拱一放中弹跃着,摇晃着,平坦、光滑、柔软的小腹因为激情而收紧,俏挺的小圆臀,在父亲的大手里被揉捏得像面团似的,乃至于稀疏草原中小溪沟的潺潺流水的越涌越多……

“肯定是要向上了。风嘛,不就是在上面吗?哎,不如干脆叫飓风吧!这个飓风比那个‘鞠风’强得多。”

东方胜贪婪的品尝着女儿香嫩细滑的肌肤,恣情的享受着父女心灵和肉体上的交融。那种其他美女所不能给予的禁忌快感使他色授魂消,这就是他对同一个女人,无论如何美艳,但是玩过几次之后就不再感兴趣,但是对女儿,却始终爱恋如昔的原因。

“百家姓中好像没有这个‘飓’。”

空气中飘荡的是浓浓的情意和穿越父女禁忌后的异样快感,东方胜低声在女儿耳边低语着:“女儿,我要上马了,要插进你的小穴,要狠狠地干你啦。“

“没有的多了,不止它一个。我的好大哥,就此为止吧!”

女儿含羞的微笑一下,一双媚目瞟着健壮、魁伟的父亲,娇声说:“爸,我那里都痒死了,快给我吧,插我,捅我,干死我吧。“

“你说得算!”

东方胜激动地跨上女儿的肉体,分开她的双腿,用手指拨开她红嫩的小阴唇,此时上面还映着闪亮的淫水,他欲火满腔,徐徐的将玉茎插入小穴内……好紧好紧……,女儿的那里火热幽窒,一瞬间插入后,整根**巴立刻把一种柔软、嫩滑、火热所包围、紧裹,还有着一种仿佛具有生命力的弹跳感觉。

女儿的娇躯颤抖着接纳了他的侵略,因为兴奋而呻吟着:“爸……爸……好……胀……啊……,爸呀…………美死…………女儿了…………呀……”

女儿年轻娇嫩的幼蕾让东方胜又爱又怜,他像打桩机似的推动抽送起来,把自己粗大的玉茎不断送进女儿禁忌的体内。

不管是先前深情温柔的爱怜还是现在狂风暴雨般的恣情冲刺,晶玉都感到异样的兴奋难抑,她在父亲身底下时而呻吟,时而激亢,扭动着香软的身躯,奉迎着父亲的抽插,喊叫着:“啊……啊……爸……爸……我……我……真……真的……受不起……噢……!……舒服……舒服得……快……飞了……”

可是野兽般的父亲依然毫不留情的捅着,扑哧扑哧,淫靡的味道充满室内,掩盖了喷洒在室内的高级香水的清幽香味。

女儿喘息呻吟着,紧紧抱住东方胜,一双雪白的大腿盘绕在他粗壮的腰间,而父亲则更粗暴地肆虐占据进出她美丽的身躯,然后就在最后的一击中,东方胜将大量浓稠灼热的精液射入自己女儿的子宫内。

“晶玉……我的心肝……我的宝贝……我可爱的女儿……我好爱你。”东方胜喃喃地诉说着自己的爱恋瘫了下来,而女儿则脸色潮红,香汗淋漓地瘫在床上。

一双玉腿无耻地张开着,父亲尚未完全软下来的**巴还插在她湿淋淋的小穴内,感受着那高氵朝中的痉挛。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nianduchangxiaoshu/626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