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夫妻-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

 年度畅销书   2019-04-20 13:08 

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
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图文无关)

恰逢周末,接到电话的东方胜去了何云萱的单位,接了她一起去她家。半推半就的被三个女孩子强行让他们拜了天地,吃过三个女孩子的做的丰盛的晚餐,送入了‘洞房’。

东方晶玉和赵菲祝福了爸爸妈妈,各自在爸爸妈妈的耳边说了句:“爸爸,你们今天就好好的享受吧,整个房间里,怎么做都可以,我们走了。”说完,就鸟一样的飞走了。

“放心,我一定按约定办!”朱颜赤向跃上马去的秦江月挥了挥手。

听着女儿们出了门去,东方胜和何云萱相对坐在宽大的沙发上,默默的注视着对方。

“你冒冒失失的跑来是很危险的!”路上,秦江月告诉史长风,“你不能再回家了,跟我到军营吧!”

何云萱的确保养的很好,肌肤依然如年青时候的那边白皙细嫩,身材一点也没走样,她胸前的双峰也没有下垂的迹象,的确不像是一个已经有一个十九岁女儿的母亲。

史长风答:“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伙人什么都敢干,毫无顾忌,不得不防。”

「你总这样看人家干什么啊?」何云萱的脸颊上泛起了一层红晕,表情似羞似喜,声音柔柔的、软软的,好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像自己的情郎撒娇似的。

进入军营的大门,秦江月看到操场上许长虹、乔震、郭四都在领兵操练,他马上对张希与洪峰说:“你们去膳房吃点饭吧!然后再过来找我。”

东方胜还是第一次看到何云萱露出这样娇媚的表情,不禁有些目眩神迷,心中也荡起了一丝涟漪。

“好的!”两个人齐声回答。

「瞧你这傻样?」何云萱看到东方胜呆呆的看着她,脸上的红晕更深了,娇媚无比的横了东方胜一眼,脸上洋溢着羞喜交加的神情。东方胜只觉得心底深处的某根心弦被触动了,何云萱的娇媚让东方胜深深的着迷,伸手一揽就将何云萱拦腰抱了过来。

张希与洪峰高兴地去了膳房,秦江月则带着史长风向自己的住处走去。刚刚进入房内,就有传令兵来报:“禀大人,刚才郭将军的住处发现了刺客。”

在东方胜的「突然袭击」之下,何云萱先是浑身一震,然后就软软的倒在了他的怀里,娇喘微微的小嘴正贴在东方胜的耳边,呼出的热气弄得东方胜的耳朵痒痒的。

“刺客?”秦江月一惊,“伤到人了吗?”

噢,东方胜感觉身体快要爆炸了似的,不由自主的将怀中的胴体搂得更紧了。虽然隔着衣服,但是他仍能清晰的感觉到何云萱胸前的两座玉峰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胸膛,那大小、那硬度都让东方胜充满了向往;何云萱的一头秀发挡住了东方胜的脸,幽幽的发香沁人心鼻;怀里娇躯的温度正在逐渐升高,耳边传来的娇喘也更加急促,他们的情欲正在开始升温。

“没有!刺客受到郭将军住所里一个侍女的反击,那个刺客逃走了。”

不知什么时候,东方胜的双手已顺着何云萱身体的曲线下滑,来到了她那丰满的臀部,不能自已的抚摸起来。

“侍女反击?”秦江月疑惑地问,“那名侍女有武艺?”

「呼……呼……呼……」何云萱的娇喘声变得更加急促,她的双手也紧紧的抱住了东方胜的后背,娇躯在东方胜的怀里蠕动着。

“是的!幸亏侍女有很高的武艺,不然,有可能伤到郭将军的母亲。”

东方胜强忍着心中的冲动,伸手将何云萱扶了起来,让她的脸正对着自己的脸。何云萱的脸很红,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放射出无比的柔情和蜜意,彷彿要把东方胜融化似的。

秦江月不由得对许长虹找来的这名侍女产生怀疑:“一名侍女怎么会有这么高的武艺?”

「萱,我……唔……」东方胜刚想开口说话,何云萱红嘟嘟的小嘴就朝东方胜的嘴印了过来,在四唇接触的那一刹那,两个人的情欲之火已经彻底点燃。

传令兵走后,秦江月静下心来觉得眼前形势不太妙。他对史长风说:“李瑞被杀,徐洪逃走,驭虎山庄被血洗,军营进来了一名刺客,这一连串发生的事都在说明徐洪一伙正在有组织有计划的行事。他们首先要保住徐洪等人的性命,要保住他的性命就要掩盖军饷案,对所有的人证物证进行毁灭。只有这样,他们才有可能东山再起。

「嘿……咻……」他们两人的呼吸都十分的急促,嘴唇激烈的交缠在一起。紧紧的搂着对方,好像要把对方的身体跟自己融为一体似的,想不到看似温柔娴静的何云萱会突然变得这么狂野,让东方胜有种异样的感受。

“这样一来,就会影响我们的主攻方向,对收复晋阳十分不利。我们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司空焰正在磨刀,我们的军队还得加紧操练,精力无法分散啊!“唉……”史长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心想着将徐洪的案子了结以除后患,没想到竟然惹出这么大的事端……”

香滑软腻的小舌有如一条灵活的蛇般伸进了东方胜的口腔,诱惑着东方胜的神经;东方胜也不甘示弱的伸出自己的舌头,和这灵活的小蛇纠缠在一起,不眠不休。东方胜变得粗野起来,右手在何云萱那丰满的臀部大力的揉捏着,而左手则从何云萱的上衣下面探了进去,隔着乳罩将她的右乳抓在了手中,用力的抓捏起来。噢,那软中带硬的触感实在是太美妙了,一阵阵快感直冲大脑,胯下的银枪已识趣的耸立了起来。

“谁不都是向好的方面努力?争取向好的方面发展?”但谁都想不到前行路上会遇到哪些麻烦。因为隐患不一定都在明里,往往都在暗中。假如冯强参加了劫狱,谁能相信?你相信还是我相信?冯强在人前是一个吃苦耐劳,毫无怨言的忠诚于职守的藩镇将领。现在他成了最让人怀疑的人。”秦江月满是忧虑地说,“一个徐洪就已经动摇了后燕的根基,现在又冒出个冯强,这可怎么受啊?”

东方胜有些急不可耐的把何云萱推倒在沙发上,伸手就欲去脱她的衣服,何云萱突然挣扎着坐了起来,娇羞无比的看了东方胜一眼,媚眼如丝的小声道:「到房间里……好吗?」东方胜微一愣神,然后点了点头,拦腰抱起了何云萱柔软如绵的娇躯就向卧室走去。何云萱的双手抱着东方胜的脖颈,小嘴吐气如兰,娇喘微微,整个娇躯也变得火热。

“冯强为什么要这么做?”

到了卧室之后,东方胜将何云萱往床上一抛,飞快的拉上窗?,然后就朝床上的何云萱扑去。何云萱四肢张开软软的躺在床上,媚眼含情的望着东方胜,任由东方胜在她的额头、脸上、脖颈上留下一串激情的吻。可惜身上的衣服阻止了东方胜前进的步伐,何云萱彷彿洞烛了东方胜的心思,红着脸朝东方胜羞涩的一笑,将上身微微抬起,同时将双臂举过了头顶。

“还用问?为了那把龙椅呗!”

东方胜的心砰砰跳得好快,彷彿要从胸膛跑出来似的,屏住了呼吸,有些笨手笨脚的将衬衫从何云萱的头顶脱了下来,映入眼?的是一件白色的半透明乳罩,两座饱满的玉峰顶得高高的,两粒乳头的形状清晰可见,东方胜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感觉有些口乾舌燥,视线也停滞在何云萱的胸前。

“后燕的皇室将精力用在争权夺位上,输给司空焰不就成了定局?”

看到东方胜有些笨笨的样子,何云萱嫣然一笑,然后伸手解开了乳罩上的扣子。

“输是肯定的了。”

东方胜跪在何云萱的身旁,怀着一种近乎虔诚般的心情,双手伸过去,把乳罩一吧扯掉,两座白白的、挺挺的乳峰就一下子出现在东方胜的面前,噢,实在是太美了。像两个反扣的玉碗似的,何云萱的乳房呈现出完美的形状,饱满而坚挺,毫无一丝下垂的迹象。在乳峰的顶端,两圈紫红色的乳晕包围着两个鲜红欲滴的樱桃,像是在向东方胜示威似的骄傲挺立着。

两个人都觉得前途渺茫,前途黯淡,现出很失望的样子。为了摆脱烦恼,也为了安慰郭母,秦江月提议去看望郭母:“看看她老人家,刺客来时是不是受到惊吓。”

东方胜完全迷失了,东方胜扑在了何云萱的胸前,一口含住了她的右乳,舔咬吮起来;而东方胜也没有厚此薄彼,右手盖住了何云萱的左乳,轻柔的抚摸揉捏起来。

“走吧!”

东方胜闭上了眼睛,呼吸着动人的肉香,不厌其烦的在何云萱的乳房上舔着、吮着,时不时的还把樱桃般的乳头含在嘴里轻吮,并用舌头沿着乳晕打圈,东方胜的动作十分的轻柔,因为东方胜怕唐突了何云萱。

秦江月与史长风来到郭四的住所,进到郭母的房间后,他们发现郭母正躺在小床上暇寐。她的身边坐着的就是许长虹找来的那名侍女。

在东方胜的轻捻慢拢下,何云萱胸前的两粒樱桃变得更加坚挺起来,同时她也有些难耐的轻哼起来:「嗯……哼……嗯……」

沈春雁见秦江月进来了,稍有紧张,但很快就平静下来。她知道她的这张脸谱让人看不出她的真实面容。来到军营后的这段时间,没有人认出她是谁。

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
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图文无关)

耳边听着何云萱娇媚无比的娇哼,心中的慾火更加炽烈,东方胜抬起头看了一下何云萱,只见她娇靥酡红,双眸紧闭,鼻息咻咻,双手则难耐的抓着身下的床单。看到何云萱的媚态横生的样儿,东方胜再也无法忍耐,双手直攻她的腰带,何云萱也急不可耐的抬起了臀部,让东方胜顺利的将她的裤子脱下,至此何云萱的身上只剩最后一道防线。

“大人请坐!”沈春雁站起身恭敬地说。

东方胜低头审视着何云萱最后的堡垒,只见一条白色的内裤紧紧的包裹着她的阴部,一团黑色勾勒出的轮廓清晰可见,在其中央部位还有些许水渍的痕迹。东方胜屏住呼吸,伸手抓住了内裤的两边,轻轻的向下褪去。何云萱配合的将阴部挺起,让东方胜顺利的将内裤褪到了大腿根部,东方胜终于见到了何云萱无比动人的私处:呈现出诱人的粉红色肉缝横亘其中,浓密的阴毛因为缺少修剪而稍显杂乱,有少许因为被渗出的玉液浸湿而伏贴在肉缝的两边。

秦江月点点头坐在一个小方桌旁,坐下后他扫望了一下四周,然后问:“刺客怎么进来的?”

急切的将内裤沿着何云萱修长的玉腿拉出扔在一边,东方胜有些手忙脚乱的解除了自己的武装,胯下的肉棒从内裤里解放出来的时候已经呈现一柱擎天的态势,硬得有些发胀。

“从门口进来的。”沈春雁尽量压低声音,装出很粗的声线。

在东方胜脱衣的同时,东方胜注意到何云萱的美眸张开了一条小缝在偷偷张望,当东方胜的粗壮的肉棒暴露在空气当中的时候,东方胜听到了何云萱发出了极其轻微的一声惊呼,看来东方胜的尺寸有点‘吓’着她了,更让她欣喜不己。

“他穿什么样的衣服?”

东方胜轻轻的伏在了何云萱的身上,何云萱睁开眼睛羞涩的看了东方胜一眼,又立刻闭上了眼睛。注意到何云萱的秘处已经足够湿润了,东方胜没有再迟疑,用手引导着坚硬如铁的肉棒抵住了何云萱的蜜穴,在两人下体接触的一刹那,东方胜明显感觉到了何云萱身体一颤。东方胜并没有立刻就采取行动,而是低下头去找何云萱的樱唇,何云萱娇喘微微的樱唇自动迎了上来,与此同时她的一双玉腿缠上了东方胜的腰部,而她的柔荑则圈住了东方胜的身体用力往下一拉,「噗哧」一声,肉棒顺着玉液的润滑,一下子充满了她的蜜穴。

“穿着后燕士兵的服装。”

「啊……」东方胜和何云萱同时发出了一声轻呼,东方胜只觉得肉棒一下子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所在。哇,实在是太紧了,东方胜只觉得肉棒被四周的秘肉紧紧的包裹着,一种强烈的快感直冲大脑,差点让东方胜「出师未捷身先死」。想不到何云萱的女儿都已经成人了,她的蜜穴却如处女般紧窄狭小。注意到何云萱轻轻皱起了眉头,东方胜柔声问道:「云萱,你还好吧?」

“刺客的目标是谁?”

听到东方胜关切的声音,何云萱羞涩的睁开美眸看了东方胜一眼,以轻如蚊蚋般的声音道:「好久没有过了,一下子有点不适应,而且……而且……你的……太大了……」说完她羞涩的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都在微微的颤抖。本来还能保持住自己理智的东方胜,被何云萱这充满诱惑的媚态逗得慾火焚身,东方胜再也忍不住了,双手搂着何云萱的腰部就开始抽动起来。

“是……”沈春雁顿住了,如果她说刺客的目标是她,那么,她的身份马上就会让人产生怀疑。一个刺客怎么会杀一名低贱无能的侍女?侍女的命值多少钱?值一个杀手的工钱吗?“我也说不好刺客是奔谁而来。”

「嗯……啊……啊……」何云萱紧咬着银牙,不让自己的小嘴里发出让自己脸红的叫床声,殊不知这恰好适得其反,有如火上浇油般刺激的东方胜慾念更旺,最后一丝的怜香惜玉之心也在熊熊的慾火当中被烧掉了,东方胜兴奋如狂,双手搂着何云萱的纤纤柳腰就是一阵狂抽猛插,顿时室内响起一阵急促的撞击声,「啪」、「啪」、「啪」有如急促的鼓点,敲在他们的心房。

“刺客进来时除你之外还有何人?”

「啊……东方……轻点啊……啊……」何云萱似乎不堪挞伐,从咬着一绺秀发的樱桃小嘴里发出了求饶的声音,但是她的身体却背叛了她的内心,她的双手紧紧的将东方胜的身体拉向她,同时腰部剧烈的挺动着,迎合着东方胜一次又一次的冲刺。此起彼伏、此退彼离,他们配合的如此默契,彼此完全适应了对方的节奏,什么「九浅一深」、「三浅一深」之类的技巧完全显得多余,每次都是尽根抽出,然后再深深的插入。何云萱丰满的臀部像是安了电动马达似的,飞快的颠动摇摆,恰到好处的配合着东方胜的每一次进攻。

“禀大人,刺客进来时除我与大婶外没有别人。”

「啊……啊……这下好深……啊……东方……啊……」强烈的快感终于让何云萱变得狂野起来,她不再刻意的压抑自己的情感,开始放声娇吟了起来。看着身下的何云萱媚眼如丝,娇靥似火,娇喘微微,秀发披散,浪态毕露,挺动如狂,东方胜更加兴奋,发狠狂抽猛插起来。

这时,郭母从昏昏欲睡中醒过来,她看到秦江月坐在她对面,不由得眼泪流了下来:“秦将军,刚才我们这儿进来一个刺客,给我吓得腿都软了,气都不敢出了……这军营怎么还能进来刺客呢?”

「啊……啊……东方……我……不行了……啊……」随着何云萱一声悠长的尖叫,一股清凉的液体从她的蜜穴的深处涌出,与此同时东方胜只觉得的肩膀一痛,差点没叫出声来。用牙齿在东方胜的肩膀上留下纪念之后,达到高氵朝的何云萱软软的瘫倒在床上,张着小嘴直喘气。

秦江月听了郭母这番话心中有些刺痛,是啊,军营怎么能进来刺客呢?这军营不是太不安全了吗?

东方胜静静的伏在何云萱的身上,用舌头轻轻的舔着她的耳垂,听着她急促的呼吸声,心中变得一片清明。不知过了多久,何云萱渐渐的从高氵朝的余韵当中清醒了过来,感受到东方胜仍然留在她体内的坚挺,她的呼吸又变得急促起来了。东方胜心中暗笑,双手却在她的胸前加速活动起来,挑逗着她的情慾。刚刚经历过一次高氵朝的胴体显得十分的敏感,不多一会,何云萱又双目赤红,媚眼如丝,她咬着东方胜的耳朵用腻得发甜的声音道:「东方,这次让我来服侍你吧?」说着她就搂着东方胜一翻身,变成了男下女上的姿势。

“大婶,你提得好!让我们这些玩忽职守的人无地自容。一个军营能随随便便进来一个刺客,那么这个军队离土崩瓦解也就不远了。我一定会整肃纪律,发放军营通行证,没有通行证的人一律不得进入军营。”

「哦……东方……你好棒……」何云萱一刻也不停息的在东方胜身上颠弄起来,让东方胜感受到了她狂野的一面,脸上带着一丝的羞意,双手撑在东方胜的胸前用力的上下套弄着。

“这就好,坏人进不来了,我们就安全了。”

「噗滋」、「噗滋」的抽插声从下体相接的部位不断传来,随着何云萱的上下颠弄,她胸前的一双玉峰也激烈的摇晃着,在空中荡起一片诱人的乳波。而她的满头秀发更是披散着,随着她的动作而在空中飞舞着,更增几分狂野风情。东方胜忍不住伸出双手握住了何云萱胸前跳动的两只玉兔,同时腰部也用力的向上挺动着,配合着何云萱下坐的节奏,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和谐,东方胜忍不住赞叹道:「萱……你真好……再来……」

“小弟,制作通行证的这件事由你来办。”秦江月望着一直站在门边的史长风说,“用一种结实的小木片刻上持有者的名字即可。”

何云萱羞涩的朝东方胜嫣然一笑,俯下身来亲了东方胜一口,腰部扭得更急。一时之间,「噗滋」、「噗滋」之声大作,而席梦思床也发出了不堪负荷的抗议,「彭」、「彭」之声大作。渐渐的,何云萱的身上出现了一层细细的汗珠,随着她螓首的摆动,滴滴香汗也四处飞溅。东方胜的双手从她的胸前收了回来,转而托住她的柳腰,助她一臂之力。

“好!我去办!”

「啊……嗯……东方……啊……你怎么还不射啊……我……又不行了……」何云萱香汗淋漓,张着小嘴直喘大气。这种女骑士的姿势对于女方来说,由于能够自主的控制角度、力度和深度,所以会让女方能够获得更强烈的快感;而其缺点就是对女方的体力要求较高,现在何云萱就明显的呈现出了强弩之末的颓势,套弄的速度开始变慢了。

“再传令,让百人将选出一人监察自己的队伍,不许任何陌生人混入营房。”

「云萱……我也快了……」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从下体传来,东方胜知道自己也快不行了。

“马上通知吗?”

东方胜托着何云萱的柳腰,用力的上下抖动何云萱的身体;而何云萱听到东方胜也快到了,也是顾不得自己已经是满头大汗,鼓起余勇加速挺动,同时口中娇吟着道:「东方……我也快不行了……我们一起……」

“马上!”

「好……云萱……你坚持住……」酥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东方胜闭上了眼睛,凭着本能挺动着。啊,要来了,东方胜忍不住大叫一声:「啊……我来了……啊……」憋了许久的阳精猛烈的在何云萱的身体内喷射而出,几乎与此同时,何云萱也迎来了自己的再次高氵朝:「啊……啊……我也来了……啊……」随着何云萱悠长的娇吟,她的娇躯软软的倒在东方胜的身上,他们紧紧的相拥在一起,静静的体味着高氵朝后的余韵。

“百人将不认识。”

不大会儿,房间里风云再起,他们变换着各种各样的姿势,尽情的享受的对方,享受着高氵朝,床上、沙发上、客厅里、洗澡间、卧室、厨房甚至阳台上都留下了他们挥汗‘苦’干的身影………

“先找许长虹,让他领着你。”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nianduchangxiaoshu/625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