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下药不停的揉搓我的乳-好紧啊,我都快受不了

 历史书籍推荐   2019-04-27 22:40 

老头下药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老头下药不停的揉搓我的乳(图文无关)

他发胀的身体再也受不了如此的刺激。于是除去了琳的内裤,分开了她的双腿,看到那湿湿阴部,泛着粉红色的阴唇,他再也忍受不住,将他的阴茎顶到了琳的小逼上,他不停的摩擦着,猛的一下,他将整个的阴茎插入了琳的身体!

“真的妈的!”惊愕之余,他在心底骂了一句。他没有再向前走,四下望了望,想知道是谁放的箭。结果,他没有看到人,小巷子里空无一人。想到这支箭飞来的箭头是朝西,他断定这支箭来自东面。可是东面有一条石板路,难道这个杀手在石板路的对面向他放的箭吗?

大概是他的力气太大,劲道太猛,琳的脸上浮过了一丝痛楚,他小声的问:“怎么,疼了吧!我小点劲儿?”

这支箭说明什么?说明有人要杀他了。他隔着石板路向东望去,东面正对着小巷口的是一家名为“百顺”的家具店,这个家具店长期经营着桌椅木凳与床榻。店面规格一般,不大不小。郭四认识店主,这个店主名叫张百顺,一直以来生意还算不错。

琳琳温柔的点了点头,他慢慢的抽插着,琳琳也逐渐适应了他的抽插。渐渐产生了快感,在她的迎合下,他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也是越顶越深。

郭四想去问问张百顺,何人站在他的店门前向他放箭,可他转念一想,这样会惊动周围邻居,还是不问的好。一个化了装的杀手谁还能看出他的本来面目?

琳琳在他的攻击下泻了阴精,淋在他的那话儿上,舒服的很,随后,他们又变换了几种姿势,他也泻了出来……

他转过身去,拍了拍马身向自家的门口走去,谁知刚刚挪腾了两步,又一支冷箭从他头顶掠过。他吃了一惊:“怎么?一定要置我于死地吗?”

屋内的激情深深打动了屋外的两人,两人呼吸急促,小静拉着秦征来到位于楼道的拐弯处,借着微弱的灯光,秦征看着美丽的姑娘如仙女一般,见她满面春潮,高耸的胸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真好看,小静被高大,英俊的男孩看的心如小鹿乱跳。

想到如此形势,郭四不想回家了。这个杀手的用意十分明显,一定要杀死他。如果回家,一定会惊到母亲。那些暗箭杀器会不断地从窗外射进屋内,会吓到母亲的。

他轻轻地握住她的柔软的小手,像触电一般。她温柔地笑着,把头靠到他宽厚的胸上,他双手隔着衣服握住她娇嫩的乳房。他轻柔地抚捏她,他们的气息逐渐急促。

他决定返回军营。

“你的乳房又大又软。”他说。

他策马扬鞭,使劲的抽打着马身飞似地向来时的路奔去。

他将手移动到她的腰,撩起她的一部份上衣,将手再次伸进去。划过她的腹部,摸过她光滑的皮肤,她微微发颤。

“在巷口时,放慢了马速,给了杀手可乘之机。”想到刚才的两支冷箭,郭四十分愤然,此时,他隐约感觉到此杀手一定与军饷案有关。

他伸进她的奶罩里,食指及中指夹住她微微坚硬的乳尖,他柔捏着她,身体紧紧地靠着她。他呼吸她头发的香气,将左手下移到她的大腿,撩起她的裙摆,抚向她的两腿之中。

听说刑部的人去汇银钱庄,但他们没有查到徐洪等人名下的银票。由此可见,汇银钱庄的人在事前做了手脚。徐洪一伙也不是白痴,他们知道如何保护自己。他们与赵冉串通一气,毁灭证据轻而易举,手到擒来。

他伸入她的最后一道防线,拨开内裤,触到她多毛的下体,像抓痒似的爱抚她的鼓涨的阴阜。他一手攻击她的胸部,另一只手在她的下体揉摸。她闭着眼在享受他的爱抚,他的左手感到有些湿滑,那是她的淫液。

如今,物证没有了,他们的心只宽松了一半。那一半呢,人证。人证还没有销毁。难道他们不明白刑部的人为什么只到汇银钱庄查账,没有到其它的钱庄?显然,是汇银钱庄的人走漏了消息,或者是汇银钱庄的人出卖了他们。他们不怀疑别人,只怀疑郭四。郭四在刑部查账时已经离开了汇银钱庄并且到了军营当了将军。这一切,都说明郭四走了鸿运。而郭四所以走鸿运,是因为什么?

他靠近她的耳朵对她说:“你,好美!”他轻咬了一下她的耳朵,手指卷起一绺发丝,轻吻着……

所以,他们现在一定要杀死他,不杀死他无法自保。

“恩……恩……弄得人家好舒服啊……”

现在看来,这个杀手一定在跟踪他,不然,他哪里知道今日他要回家?想到此,他快速向四周望了望,没有见到什么可疑之人。不知是因为他的马速太快杀手没有追上来,还是杀手放弃了行动。

“能和你……真是我的运气”,秦征边摸边说。

“这么快就回来了?”秦江月在军营门口处见到郭四,很是奇怪。

他说完就已经掏出了又长又大的阴茎来,让她蹲在地上,用力的在她的乳沟中蹭来蹭去,她歪歪头,就看到了粗壮的**吧,蹭了一会儿,他抱着她的腰,吻着她的小嘴。

“有一件诡秘之事,我不得不回。”

她慢慢地将她的舌头伸进了他的嘴里蠕动,他不停的允吸着她的香舌,好象要吸干姑娘的口水。他慢慢地舔着她的脸,脖子,舌头一直游走到了她的乳房上面,她忍不住轻轻的呻吟了起来:“好……好舒服……不要……停……”

“有这事?”秦江月惊愕地问。

秦征的双手很大,摸着她的乳房的确给她很大的快感。他一口就将她的乳房含住了半个,又允又吸,她感觉自己的阴唇已经受不了这么大的快感,女孩感觉淫液越来越多顺着雪白的大腿流了下来……

“在我家的巷子口,有人向我放了两支冷箭。”

“我可以了”,女孩娇羞地对他说。

“冷箭?”

他分开她的大腿,用阴茎顶住了她的阴唇。

“是的!”

“嗯……为什么……不开始啊?……”小静深情地看着他问。

“见到人了吗?”

“呵呵,看你长的文静,没想到你个小骚妞比我还急”,他挺着屁股,阴茎慢慢地进入了她的小浪穴里。

“没见到。”

“啊……啊……啊啊……用力……插得……好舒服啊……”他一插入后,就开始疯狂的进攻她的小穴了。

“怎么回事?”秦江月眉头一皱,“难道他们要……”

“舒服死……我了……你对我……真好…”女孩一边呻吟一边开始胡言乱语,“……啊……啊……啊……我受不了……啊……”

“要灭口。”

“嗯…好紧啊……我都快受不了啦…你流了这么多,真是个骚货啊!”秦征边干边说。

“你也想到此?”

“啊……不会吧……这么快……啊……啊……啊……”

“是的,我想没有别人会害我,只有汇银钱庄的人。他们知道我已发现了他们的秘密。”

他抽插的频率明显在加快。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在属于她了,完全被他摆弄着。“不行了,我要射了……”

“为了安全起见,把你的母亲接到军营来,就说你有要事缠身不能回家探视?”

“嗯……我也要丢了……嗯……啊……啊……快……把它拿出来……”他忙拔出了**巴,往她嘴里送。

“方便吗?”

她急忙凑过去,可是已经晚了,精液不停的喷射在她由于高氵朝红红的脸上,她用舌尖舔了舔嘴唇上的精液。他又帮她把脸上的精液擦干净了。

“有何不便?”

秦征对小静说:“你被干的时候样子真迷人……”突然好象想起了什么?“哦……快快走……”

“不知她肯不肯来。”

他们急急忙忙的穿着衣服慌忙之中,她连可爱的黑色内裤都来不及穿。把它塞到了包里。

“我去接她老人家。”

而秦征却从她包里把内裤拿出来说:“送给我做纪念吧。”两人快速跑下楼。

“这怎么行?”郭四觉得这么点的小事劳驾秦江月有些不忍,于是说,“派一个士兵吧?”

转回头咱们在说马洁和周干事,左等不来右等不来……

“不用!”秦江月一甩头,大声喊道,“护卫,牵马!”

老头下药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老头下药不停的揉搓我的乳(图文无关)

马洁忽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可周干事却不知两个属下的艳欲……

马牵来后,秦江月马上飞身上马,扬鞭而去。

马洁把他留下是因为她从第一次见他,就喜欢这个书生气很浓的军人。

望着秦江月远去背影,郭四十分感叹:“他太懂我!义士也!”

“我们去休息室等他们”

郭四没有离开军营的门口,他在门房里坐着等秦江月的归来。战争期间,他没有时间探望母亲,现在仗不打了,他抽出时间看看母亲,结果竟出了这等事。母亲在家一定很着急,盼望他能回来呢!不知他肯不肯来军营?肯不肯离开她的小窝?

“好吧!”

秦江月上马后策马疾行,他知道郭四与他的母亲现在都不是很安全的。徐洪一伙正全力以赴迎救徐洪出狱,在他们看来,若想让徐洪出狱,最快捷的办法就是灭口,消灭证据。而郭四是最受怀疑的第一人。他不但离开了汇银钱庄,还在军中任了将军。这不能不令人怀疑。

两人来到了位于礼堂侧面的一间大屋,里边还有一个小间是供值班人休息的。小洁坐在小屋的床上,而周斌则坐在床对面的沙发上。

“我一定要保护好他!”

两人对视着,好象没话可说,直到这时他才认真打量身边的青春气很浓的女孩,小洁长得很漂亮,丰胸肥臀,眼睛大大的,一头披肩长发,白色外套已脱下,胸前两团圆球明显地包在浅色紧身衣下,深深的乳沟白嫩,细腻,修长的下半身穿深色的牛仔裤,紧绷的裤腿包裹圆润的臀部,“小洁……你真漂亮…”

秦江月快速赶到郭家,还好,郭母正在烧火煮饭。秦江月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是吗?”

“大婶,郭四最近有重要任务不能离开军营,他让我来看你。”秦江月见面后直接说明来意,“他委托带你到军营”。

“我们部队好多人都喜欢你。”

“什么?上军营?”郭母很惊骇,“郭四不是有什么事啦?”

“真的吗?”

“没什么事,只是他有练兵的任务,不能脱身。后凉的军队马上又要过来了,我们招来的农夫武器都不会拿,不练兵怎么行?”

“真的!”

“说的是,我们的部队比不上人家。后凉人平时狩猎,能骑擅射,利害着呢。”

“那你呢?”说着姑娘用大大的眼睛含情默默地看着他……

“郭四忙于练兵不能回来看你老人家,他又非常想你,只好委屈你老人家去一趟军营。”

“我…我…我…”

秦江月说话很讲策略,他不能直说郭四现在的处境,也不能直说让她去军营住。如果直说会吓坏她老人家的,不但军营去不了啦,有可能还会因担心儿子再次生病。

“你怎样?”她又追问了一句。

“临时的吗?如果临时的我去几天倒也可以。如果是长期的,我可不能去。哪个见过军营里面有老太太呀?”

“我也喜欢你……”他的声音很低……

听了郭母的话,秦江月一愣,没想到郭母如此敏感,对事情反应如此之快。他一时间语塞,竟然不知说什么好。

“哥,我能这么叫你吗?”

很快,秦江月说道:“大婶,是临时的。哪能长久的呢?长久的,你不方便郭四也不方便啊!你简单的收拾一下,我们马上走。我雇的车夫已在外面等好久了。

“当然…”

秦江月在街口处一个名叫云海的客栈里租用了一辆马拉车。并同时雇来了一个车夫。现在,这个车夫正等在院门外。

“哥??你过来,坐在我身边来……”

“好吧!”郭母终于在秦江月策略性的劝说下同意到军营,“我这就收拾东西。”

周斌得到姑娘的鼓励,胆子大了起来,来到女孩的身边,靠着马洁坐了下来,而小洁主动的伸出两条雪白的胳膊搂住他的脖子,羞答答地看着他柔柔地说:“好哥哥你……”说着伸出性感的小嘴……

这辆马拉车还很快,不多时,秦江月与郭母就到了军营的门口。

周斌忍耐不住一把抱住小洁,将热情的唇贴在小洁的樱唇,小洁当然宛转承受,还主动吐出香舌给她吸吮。一阵长吻后,他对她说:“我真的能和你……”

郭四见到秦江月与一辆马拉车进了军营,马上起身迎接。

小洁靠在他的怀里说,“只要你想,你要怎么玩就怎么玩。”

秦江月命车夫停车,将郭母扶出车厢。郭四见到母亲时不觉热泪盈眶。

“真的……”他大喜若狂。

“母亲可好?”

伸出颤抖的双手抚摸着她的丰乳,小洁的乳房不但大,而且非常有弹性,小洁在他的耳旁说:“没关系你可以伸进衣服里摸啊?”说着把两手举起。

“好!”郭母很激动,几个月不见儿子的身影了,如今一见,百感交集,“你在前方打仗,我在后方虽然惦记着你,但我是很放心的。有秦公子,啊,现在是秦将军,有秦将军在你身旁,我就不担心啦!再说,你走后,家中时常有人照料。秦府的一名侍仆每日都给我送菜送粮。有时还将做好的饭菜热气腾腾地给我送过来。他们也给我跑腿去买药。所以,我没有受什么苦……”

他得到鼓励,连忙由下向上褪下她的内衣,啊??他眼前一亮,深吸了口气,那小小的乳罩只遮住大大肥乳的一半儿。小洁看到他贪婪的眼神,故意晃了晃,双乳随之一颤一颤,看的他口水都流出来了。

“啊……是这样……”郭四看了看秦江月感动不已,“秦将军,难为你了。身肩如此重任,还记挂着小弟的母亲,真是我的恩人呢!”说罢,他跪地而拜。

她微笑说:“你是不是想看我的乳房?”

秦江月急忙将郭四扶起:“小弟勿需见外,话怎么能这么说?我们不是亲兄弟嘛!”

他兴奋地点点头。

“亲兄弟也未必如此,是小弟遇到了大德大义之人。”

“那你可以脱我的奶罩来欣赏啊?”

“小弟以赤诚之心对待为兄,为兄一直感念于怀。小弟之母就是我母,若有区别,对不起小弟,也对不起苍天。”

他小心翼翼地将小洁纯白缕花的乳罩慢慢向上拨起,眼中看到的是一对少女娇嫩坚挺的硕大乳房,那么洁白和柔软,小洁因为欲念的关系,粉红色的乳头已经充血而勃起,他玩弄着姑娘突起的乳头,用手指轻轻搓揉乳头。

“谢大哥!”郭四双手握紧,眼睛湿润。

小洁被弄得低声呻吟,但是那呻吟不是痛苦而是无限的舒爽和喜悦。小洁被抱在怀里坦开乳罩,让他欣赏玩弄乳峰,舒爽的感受是在以前自己爱抚时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小洁希望他能更进一步地侵犯她其它性感的地方。

“小弟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安排好母亲,别的都不要说。”

小洁只好羞答答地提醒他,“你不要光摸人家的乳房嘛!小洁下面的东西更漂亮。”

“是,小弟这就去做。”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lishixiaoshuo/626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