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一男干二女

 历史书籍推荐   2019-04-23 17:12 

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
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图文无关)

金霞突然想起一件事就对白娜说:[白娜,我和爸爸的事你一是清二楚的,可我还不知道你爸爸是怎么搞上你的呢,说来听好么?]

“爹爹,”秦欢撒娇地说,“不知为何,郑皇后竟然看出我那颗黑痣是假的。”

白娜说:[我也不知道啊,那天天很热,我就在客厅地板上睡觉,我爸爸坐在我前面看书,由于天热,爸爸只穿了条宽大的内裤,我突然发现爸爸把大腿分开了,我从他的裤衩可以看到他的大腿根,他那里的阴毛也被我看到了,我就眯着眼,偷看他那里,其实那天我爸爸是在看一本色情小说,我看到他的裤裆突然变得越来越大,顶的高高的,可能爸爸看到我睡着了,他偷偷地把**巴从裤衩里面掏了出来,他的大**巴全让我看到了,好粗好长的,平时爸爸喜欢抱着我坐在他的大腿上,我知道他是要把自己的**巴在我的小屁股上摩擦,他把**巴隔着衣服顶在我的阴部,我那时就觉得有舒服的感觉了。那时我也特别喜欢坐在他大腿上,很想看看他裤子里面那根硬梆梆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直到那天我才看到了。]

“她看出来了?”听说郑皇后看出了秦欢右眼的黑痣是假的,秦浩很惊骇,“她说什么了吗?”

金霞:[他是在手淫么?是你主动还是他主动啊?]

“没说什么,我向她解释说是早晨不小心摔了一跤,粘到了一块黑灰。”

白娜:[我看到他真的是在手淫,手不停的搓着他的大**巴,龟头都翻了出来,又红又大的。我看得很兴奋,我那天是穿裙子,由于开着风扇,我的裙子被风吹得翻起,只是有一边被我压着,我故意转了个身,仰着身体,大腿一分,这时电风扇一吹,我感到裙子被风吹了起来,翻到我的上身了,下身都露了出来,我看到爸爸正在看着我。因为我内裤很小,裙子一翻起来,就露出雪白性感的大腿,爸爸一边搓着自己的阴茎,一边看着我的下身,我发现他开始不安分了,他慢慢靠近了我,用手在我的大腿上摸了起来,我感到很舒服,爸爸终于把我的内裤拉了下来,我的阴部都暴露在他的眼前。]

“啊,”秦浩长出了一口气,看样子他很害怕被郑皇后识破,“你解释得很好,很现实。”

金霞听得下面都有点湿了:[那他是不是用**巴插你了,说啊。搞得我都受不了了!]

话说到此,父女两人感到轻松了许多,没有了紧张感。若被识破这罪过就大了,这有辱皇家的尊严,属欺君之罪。秦浩露出了少有的笑容,秦欢也觉得自己回答得很妙郑皇后不会起疑,不会觉得秦家对选妃之事是抵触的。“看样子郑皇后相信了我说的话,她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白娜:[他开始看着我的阴部,用手在上面摸着,一边用手摸着自己的阴茎,我那时阴道里面都变湿了。这时爸爸的**巴变得更粗了。他忍不住了,扶着自己的**巴,用龟头顶着我的小屄口,在上面不停地磨动着,我觉得他的龟头热乎乎的,顶得我越来越舒服了,小屄里面也流出了水,爸爸顶的更用力了,已经进入了我的阴道口,用力的研磨着我的阴蒂,我浑身已经开始发抖了,淫液也不停地流了出来,我睁开了眼睛,看到爸爸有点吃惊的看着我。我一起身就抱住了爸爸,坐在爸爸的大腿上,爸爸这时也兴奋的不得了,他就抱着我,要我跨在他的大腿上,他把**巴顶着我湿漉漉的阴道口,抱着我的身子用力往下一按,我觉得爸爸的龟头就插了进去,我感到很痛,

“傻孩子,郑皇后知道了你的这颗黑痣是粘上去了,那事情有可能逆转。”秦浩在短暂的放松后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女儿没有了黑痣是什么情况,郑皇后有可能相中她!他有些担忧地说,“黑痣被看出来是假的,结局就大不一样了!”

可是爸爸不停地用力,直到整根**巴插进了我的阴道里面,我都被搞出血了,就这样,我就被爸爸这样干破了身。]

“那怎么办?”

金霞说:[被你爸爸干一定很爽吧,我可真羡慕你呀!告诉你吧,我以前来你家的时候,你爸爸老色迷迷的看着人家,可我那时还不敢啊!]

“没办法!”

白娜说:[我已经给爸爸打电话说你要来,你等一会吧,他回来了你跟他干啊!]

秦浩显得心思沉重,脸上出现了阴郁之色。

就在白娜对金霞说得心痒痒的时候,白志声从外面回来了,金霞和白娜停止了谈话。

见此情形,秦欢忙说道:“郑皇后除了问黑痣的事别的什么都没问。”

金霞看到白志声就甜甜的喊道:[叔叔好!您回来了!]

“傻孩子,你不了解郑皇后,她心机缜密做什么事都不露声色。你哪里是她的对手?只要她问你的黑痣就表明她对你已经有意,否则,她不会问的。如果你是奇丑无比的傻妞,即便你脸上有二十多个黑痣她也不会问的。”

白志声看到漂亮的金霞说:[哦!是金霞啊,你好久没来我家了,可是越长越漂亮了。]

“那怎办?”

金霞道:[可不是,现在工作挺紧张的,整天加班,时间不多啊!也没什么可以放松一下身心的事情可做。]

秦欢又扔出一个“怎么办?”

白志声笑了笑说:[我早就知道你们的事了,和叔叔客气什么啊?金霞啊,什么时候也让叔叔干一下你的小屄呢?]

秦浩呢,又给她一个“没办法!”

白娜说:[她刚才听了我和你乱伦的事情,还在发浪呢,不信你摸摸她的下面,一定湿漉漉了!]

选妃的事就像一股阴云笼罩在秦家人的心头,秦家人表面上还在正常的做事,好像没人在意那件事会与他们有什么关系。

白志声看着金霞问道:[快过来啊!让叔叔摸摸看,是不是真有这回事情啊!]

三天后,秦浩在朝堂上接到圣旨,这个圣旨如晴天霹雳让秦浩万分悲痛。虽然他已作了最坏的打算,可一旦想像成为现实,那种痛苦和打击真是无法言说。

金霞这时脸都红了,可她还是慢慢走到白志声地身边。

秦浩恍恍惚惚地回到府上,心情十分悲哀。他觉得这个圣旨很不可思议:“吾儿不施粉黛,故意将自己装扮成衰老的模样,郑皇后为何还要选中她?”

白志声一把将金霞拉到自己身边,用手伸进她的裙子里面,一摸,发现内裤已经好湿了,就把她的内裤给脱了下来,金霞的阴部就露出来了,肥肥嫩嫩的,像个肉馒头,握在手里面的感觉就很舒服,白志声把金霞脱光了衣服放到沙发上,看到她的乳房发育的很好,已经高高的耸起来了,两粒乳头红红的挺在乳房上,下面的阴毛很少,屁股滚圆而有弹性,就掰开了她的大腿,让她的小屄显露出来,金霞的小屄因为经常干屄,已经不是紧紧的了,而是微微的分开,露出里面粉红的屄肉,而屄里面已经流出了很多水,看得白志声的**巴也都翘起。

秦夫人听到圣旨已经下达,悲痛得大哭不止:“老天啊,你怎么这么不眨眼啊?我家的欢儿哪点得罪了你?她心地善良,乐于助人,你为什么非得将她逼进宫啊?”

白志声:[金霞,你的屄长的可真好看,涨卜卜的,是男人看了都想上。你看看,我的**巴都变得硬梆梆的了,快让叔叔好好插插你的屄。]

倒是秦欢比他们有主意,听到皇帝已经下旨表情上看不出喜色,心里呢,却喜不自胜:“那么多女孩,她们唯独相中了我,这是何等荣耀啊?那个叫徐淑敏的女孩子,她是何等的努力,可是她却被郑皇后无情地放弃了。如此看来,我没有理由痛苦。我为什么要痛苦呢?是因为我长得美吗?是因为我害怕‘太子妃’的名头和身份吗?她倒觉得那个叫徐淑敏的女孩子实在是有点可怜,悲痛的人应该是她。

金霞被摸的爽快,一手揽在白志声的脖子上,一只手伸进白志声裤子里面抓住了他的大**巴,对白志声道∶[叔叔的**巴很大啊,金霞好想叔叔插我呢!]

“吾父是徐进所能比的吗?吾父堂堂中书令,一品大员。且不说官职压她的父亲几级,就是人品,谁能比得上吾父的高风亮节?吾父忠贞不二,两袖清风,声名远播。”这会儿,秦欢为自己有一位了不起的父亲很庆幸。

白志声搂着金霞说:[先让叔叔好好亲亲你的嫩屄,吃吃你的奶。]

“母亲大人,不必悲伤。”秦欢一边说着话一边为秦夫人擦眼泪,“圣旨已下,我们再悲伤也无用。我们莫不如高高兴兴地面对。”

白志声用嘴亲着金霞的屄,舔了起来。这时白娜也脱光了衣服,她一把握住爸爸的**巴,用手不停的套弄起来,说:[白娜的屄也想让爸爸干,爸爸快干干我的小屄,我都快受不了了。]

“欢儿,话虽这么说,但为母就是高兴不起来呀!你每日在娘的身边绕来绕去,娘心里多喜欢?”秦夫人眉头紧锁,十分悲戚,“以后啊,你要是走了,你大哥二哥又不在身边,我得多寂寞呀?”

白志声说:[金霞你看看,白娜浪不浪啊,这样子就受不了了,今天我可要好好的干你们两个。]

“事在人为,我会回来看母亲的。”

白志声要白娜和金霞并排躺在沙发上,分开大腿,白志声分别用手指桶进她们的小屄里面,用手指挖弄起来,弄得两人的浪水直流出来,金霞身子不停的扭动起来,口里面不停的说:

“说是那么说,可是一但进了宫就身不由己了。”

[叔叔快干啊,金霞忍不了了。]

“没事的!我与郑皇后搞好关系,只要我讨她喜欢,我就能多回来几趟。”

白娜也直叫唤:[爸爸快干啊,女儿的屄也好痒啊!!]

“欢儿还是孩子心呢,宫庭可不比家里,那里的清规戒律多得很,处处都是绊子,不是你想干啥就干啥。一个不小心惹恼了谁,就有人要加害于你。”

白志声扶着大**巴顶着金霞的满是淫水的小屄口,用力一捅,大**巴'扑哧'一声就插了进去,接着**巴就在金霞的屄里抽插起来。金霞口里面叫到:

“有那么严重吗?”秦欢笑了笑,不以为然地说,“我看他们谁敢惹我?”

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
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图文无关)

[哎呦,舒服,叔叔的**巴真粗呀,捅的我的屄里痒痒的,涨涨的,舒服极了。」

“我的傻孩子,你的口气咋这么大?你到宫里说话可得注意,不要伤人。否则,你就会吃祸害。”秦夫人见秦欢嘴大舌敞,没把宫中的事放在心上,十分不放心,“你说话可得注意,不要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那是宫中,等级特别严。没准儿犯了法规就会进监牢呢!”

白志声说道:[金霞的小屄可真紧,夹的叔叔好舒服啊,比干白娜还舒服呢!]

“那怎么办呢?”秦欢装出很害怕的样子,“我装聋作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金霞哼道:「叔叔,你觉得舒服就狠狠的干吧,金霞的屄里痒的很。」

秦夫人见秦欢那种憨态,憋不住笑了起来:“欢儿不必装聋作哑,只要稍加注意就是了。”

白娜这时站起来,一手揉搓着金霞的乳房,一手揉搓着她的阴户道:「爸爸,你轻点干金霞,你看你的大**巴也太粗了,把金霞的屄干的流了这麽多的淫液,弄得我一手都是。」

到了午饭的时间,秦夫人让秦欢与她共进午餐。

白志声笑道:「乖女儿,你是怕我干的太出力,等下没力气干你么,你可真够骚了。」说着使劲干了金霞两下,问道:「金霞,你说是不是?」

午餐很丰盛,有秦浩爱吃的酱猪蹄,秦夫人喜欢的麻辣豆腐,秦欢喜欢的甜饼。

金霞说:[叔叔的**巴都这麽粗,干的金霞舒服极了,白娜一定天天也让你这么干的吧。白娜可真幸福啊。」

“哈!真好!”看到甜饼秦欢喜不自胜,“厨师厚待我也!”

白娜对金霞说:[金霞,你还不是一样啊天天让你爸爸干呐。以後你就经常来我家,让我爸爸干屄,你干吗?正好我去上学的时候,你替我吧」

“嗨!”秦夫人笑了笑,“我让厨师做的。”

金霞边呻吟边道:「那太好了,金霞的小屄让你爸爸干得舒服极了,金霞愿意天天让他把金霞的小嫩屄干肿。我决定每天都让我爸爸和叔叔干我一次。」

“我还以为是厨师特意为我做的甜饼呢!我得谢谢母亲!”

白志声这时已经快要高氵朝了,他紧紧抱住金霞的小屁股,更加用力的干着金霞,每次都顶到她的花心。顶得她浑身发抖。

“六十八选一,而你就是那个一,真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不高兴?”秦夫人无可奈何地说。

金霞哼哼哈哈的道:「哎呦,叔叔你轻点干,你把我的屄要插翻了,干烂了。」

“我没涂指抹粉,都选上了。你能想像得到那六十七人是什么爷爷奶奶样的。”

白娜捏着金霞那发硬勃起的乳头说:[金霞别怕,我的屄都没被干肿,爸爸加油啊,金霞要高氵朝了]

“郑皇后不会看走眼的,她很有审美观呢!何况冯弘也在场。”秦夫人不同意秦欢的“矮子里拔大个”的说法,“如此海选,冯距又没在场,他一定得征求郑皇后与冯弘的意见,不然,他是不会下旨的。

白志声越干越快,桶的金霞口里面直叫唤:[叔叔用力干阿,金霞快出来了,喔~~~喔~~~舒服死我了!]

“你怎么这么会看?”秦欢用惊异的眼神望着母亲,“好像你也在鉴审席上一样。”

白志声觉得**巴突然被金霞发烫的淫水淋得龟头发麻,自己的精液也忍不住一股一股的向金霞的花心射去,他用手紧紧的抓住金霞的奶子,快速的动了几下,就趴在了她的身上。金霞也感到了白志声发烫的精液已经射了出来,射在花心上舒服极了。白志声慢慢抽出了**巴,上面满是淫液,而金霞的屄里也流出了很多。

“傻孩子,我虽没在现场,凭我对郑皇后的了解,我是懂她的。她喜欢优雅文静,清纯秀逸的女孩,而你正附合她的要求。”

白志声喘着粗气说:[干金霞的小嫩屄真过瘾啊。」

“我哪里优雅哪里清纯啊?如果她相中了我,说明我很会装。我装出一副优雅的样子,一副假清纯。如果她们将我娶到家,她们会后悔的。”

白娜道:[爸爸干了金霞的小嫩屄,就觉得干女儿的屄不舒服了么?我可不干啊。」

“看你!”秦夫人被秦欢的一席话逗乐了,“你没有看到自己的长处啊!她们矮,你高,她们黑你白……好啦!我不说了,你哪点都比别人强。”

金霞笑着说:[白娜,你可真急啊,你爸爸这么累,怎么干你啊,好吧,先让我舔舔你的浪屄,舒服舒服吧!]

这时,半天没言语的秦浩接过话头:“夫人说得对,欢儿面带慈善,长得既文雅又笑面,这才是郑皇后喜欢的原因。”

金霞掰开白娜的大腿,用手拔开阴唇,发现白娜的小屄在不停流出水来,金霞就把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面,用力舔了起来,白志声也把软了的**巴放到白娜的嘴边,白娜就抱着白志声的屁股,将嘴凑上去,含住白志声的**巴,吮了起来。

“我是笑面吗?真的不知道。我以为我凶得像中山狼,没有一点善良之态。多亏父母如此夸我,让我还算有了一分自信。我倒希望冯弘找一个辣婆,整治整治他们冯家,整治整治那个贪玩的懒皇帝!。”

她把白志声**巴上的淫液都舔得干干净净的,而金霞也把白娜小屄舔了个遍,她的舌尖在白娜的阴蒂上用力的舔着,白娜的阴蒂已经充血发硬了,乳头也突了起来,白志声**巴很快又硬了起来。他对金霞说:

“放肆!”秦浩急忙制止女儿没有底线没有防卫的话语,“话不是随便说的,气话也不行!别看桌上没有别人,但也不能说!要是说习惯了,不定什么时候就冒出来,冒出来就不好办。因为你是中书令的女儿,你说出来的话就代表了中书令的意志。你想想,吃五谷杂粮,什么人没有?不定哪一个阴险小人正愁着抓不住向上爬的资金本呢,可有人说皇帝的坏话了,他不给你秘奏才怪!”

[金霞快让开,我的**巴可以干了。]

“欢儿随意惯了,如今成了准太子妃,千万不可放肆。宫中可不是好玩的地方,玩不好会自找苦吃。”秦夫人也觉秦欢嘴无遮拦是一个很不好的毛病,她也意识到秦欢这个毛病若不改,会吃害的。“从今日起,你就要改掉这么坏毛病。”

金霞说:[叔叔用力干白娜,她已经快受不了了,让我把白娜的阴唇分开,你好插进来。]

“我改了便是。”听了父母这一番话,秦欢意识到她确实应该注意说话的分寸了。从诏令下达始,她就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一个有身份的人了。如此的身份是要注意自己的言谈举止的“请父母放心,孩儿从现在起,什么乱言都不讲,做一个规规距距、说话稳当的人。”

白志声把龟头对这已经被金霞拔开的阴唇,用力干进了白娜的小屄白娜被干得叫唤起来:

看秦欢不太好意思,秦夫人有些不忍,“她故意笑着说,“孩儿言重了,不用那么谨慎,吓得连话也不轻讲,只是不要讲与政权有关的事就行。”

[哎呦,太舒服了,使劲干,把女儿的屄干的舒舒服服的,再使点劲,把**巴往女儿的阴道深处捅。」

“好了,我知道啦!”秦欢故作轻松地说,“吃甜饼吧!”

金霞看到白娜的小屄被干的都翻开了,露出红红的嫩肉,淫液流的满地都是,她用嘴含著她的乳头,一只手捏着她的阴蒂,白娜的淫液更是流个不停了。

白志声干了一千多下,把白娜干得泄的满地阴精,他最后抱着白娜的腰将屁股猛耸了两下,白娜只觉爸爸的阴茎一挺一挺地,向自己的阴道深处射出一股一股的精液,射的花心一开,阴精狂泄而出。两人不约而同地叫了一声,双双瘫倒在沙发上,气喘嘘嘘地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lishixiaoshuo/626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