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淫青春之放纵-与舅舅的激情-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

 历史书籍推荐   2019-04-21 19:55 

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
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图文无关)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何云萱推门走进来,叫醒他们,笑着问道:「时候不早了,晚饭已经准备好了,你们是准备在床上吃了,还是下床来吃?」

“大侄子跑这么远的路送羹汤,大婶实在感恩不尽。”说完,郭母含泪将那罐热气腾腾的红枣银耳汤喝了下去。

还有点睡眼惺忪的赵菲闻言答道:「妈,我们下床去吃。」说完她搂着何云灿的脖子娇声道:「舅舅,你就这样抱着我下床好不好?」

羹汤喝远后,秦江月又与郭母聊了一会儿,得知郭四在汇银钱庄每年的俸银不过一百两白银。在物资极为紧俏,物价翻倍涨的今日,实在是不算多。

什么叫「就这样」?赵菲用行动告诉了何云灿答案,只见她用小手将何云灿的肉棒套弄了几下,待得何云灿的肉棒变得硬挺之后,她的臀部轻轻一抬一坐就将肉棒纳入了她紧窄的蜜穴当中,然后她双手搂着何云灿的脖子,一双玉腿紧紧的盘在何云灿的腰上,就像一个无尾树袋熊一样吊在了何云灿的身上。

“大婶,我的兄长在庆丰街经营着一家商号,他经营有方,效益颇丰,我家因此不愁吃穿用度。大婶若急用钱,与大侄子打个招呼,大侄子马上就能送来。”

何云灿苦笑着摇了摇头,真是拿她没办法,只好就这样下床去吃饭。每走动一步,肉棒就会在赵菲的蜜穴内狠狠的顶一下,那种滋味真是难以用笔墨形容。赵菲闭着美眸,螓首靠在何云灿的肩头上在他耳边腻声轻哼着,显得十分的享受。

“哎呀,这可使不得!”郭母连连摆手,“这不是一碗汤两包点心的事,大婶坚决不要!大婶命薄,无福消受那些贵重的东西,若有了钱,大婶会被钱烧死的。”

她倒是享受,何云灿却忍得很辛苦,尤其她那对白皙的乳房就像是两个火源,磨得何云灿的胸膛一阵酥麻,真想再次猛烈的挞伐她的娇躯。

秦江月笑了笑,“大婶看你说的,你还没享受到呢,咋就知道无福消受?”

「你这丫头,这样缠着你舅舅,让他怎么吃饭?」何云萱看到何云灿们这副样子,忍不住笑骂起女儿来。赵菲嘻嘻一笑,显得胸有成竹的道:「妈,这你就不懂了,当然是由我来喂舅舅了。」

“命中八分难凑一斗啊!不服命不行。风水先生说我有克夫相,我还不相信,不信行吗?我的丈夫果然死了。所以,我认命了。现在我的儿了也受我的影响,命也好不到哪儿去。”

何云灿抱着下体跟自己还结合在一起的赵菲坐到了椅子上,赵菲有些意犹未尽的摆动腰部在肉棒上套弄了两下,然后才媚笑着对何云灿道:「舅舅,你只要抱着我就好了,其它的你就不用管了。」说着她对自己的母亲道:「妈,你帮我拿一个勺子来。」

聊了一会儿后,秦江月向郭母道别。郭母因与秦江月有过两次接触,对他的印像非常好。

「你这丫头,吃顿饭也这么多花样。」赵菲拿过勺子,盛了一勺饭菜混合物,何云灿以为她要喂自己,所以就主动张开了嘴。没想到她嘻嘻一笑,却把饭菜送到了自己嘴里,何云灿以为她故意捉弄他,不由笑骂道:「你这丫头,故意捉弄……唔……」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她的小嘴堵住了,然后就感觉一团饭菜带着芬芳的气息被顶进了何云灿的嘴里,何云灿蓦地明白了,原来她是想用这种方式喂何云灿,这还真够香艳的。

“不希望你再来是因你每次都要花费,大婶受不了。希望你再来,是因为大婶愿意与你聊天。你这个娃子说话近人情,满是道理。”

「舅舅,现在该你喂我了。」赵菲舀了一勺饭菜直接送入何云灿的口中,小嘴微微仰起,等待着何云灿的喂食。何云灿也立刻用嘴迎上了她的小嘴,将饭菜哺入了她的小嘴中。一旁的何云萱看得满脸绯红,调笑道:「嘻嘻,你们还真像是一对新婚的小夫妻,好得蜜里调油。」

“大婶过奖了,大侄儿不过是看您老身体太弱有了恻隐之心。”

「妈,你是不是忌妒了,来,你也来喂舅舅两口。」

“哎,忙于说话,忘了问大侄子的尊姓大名?”

「你这丫头,你自己喂得好好的,扯上妈做什么?」何云萱羞得满脸通红,忸怩着不肯答应。

“秦江月。”

看着她露出了如小女儿的娇羞模样,何云灿不禁心中微荡,涎着脸道:「姐姐,我也想你喂呢。」何云萱满脸娇羞的横了何云灿一眼,有些羞答答的含了一口饭菜在口中,闭着美眸向何云灿吻来。嘿,想不到她害羞起来还真可爱,要不是何云灿调整嘴的位置,她肯定会吻到何云灿的下巴。

“你真叫秦江月?”郭母显出很高兴的样子,昨晚,在福寿堂林玉查到了那份药笺属名就是秦江月,如此看来林玉查得没错。“可郭四说他怎么不认识你呢?”

万事开头难,喂了何云灿两口之后,何云萱也不那么害羞了,和女儿赵菲你一口、我一口的轮流喂着何云灿,当然何云灿也会轮流的分别喂她们,一顿饭吃下来,何云灿被母女二人的媚态挑逗起了熊熊的欲火,与何云灿紧密的结合在一起的赵菲自然感受到了何云灿的雄伟,在何云灿耳边腻声道;「舅舅,抱人家上床吧,让外甥女儿好好服侍你一回。」

“也许他忘了我的名字,他见到我一定会认识的。”

何云萱也娇媚的横了何云灿一眼,小声道:「云灿,你先和赵菲上床吧,等我收拾好之后就来陪你。」何云灿伸手在她胸前的饱满处掏了一把,调笑道:「姐姐,我可不是铁打的身子,你们这样子不怕把我掏干了吗?下午为了摆平你们母女,可把我累坏了,到现在还有些腰疼呢。」

“他认识的人很多,兴许忘记了。”

「啊?那你怎么不早说呢?快上床躺着,赵菲,你也别缠着你舅舅了。」何云灿本来是开玩笑,没想到母女两人倒信以为真了,何云灿笑着道:「姐姐,人家跟你开玩笑呢,你倒当真了。不过我要去解手,正好等你一起来。」

秦江月离开了郭四的家,直奔青龙山。

「舅舅,你忍得不难受吗?」赵菲咬着何云灿的耳朵娇媚的说道,何云灿伸手在她的小屁股上轻轻拍了一记,笑骂道:「还不是你这丫头干的好事,你还好意思说?既然你知道舅舅忍得辛苦,过一会舅舅可不会再怜香惜玉咯,到时候可别怪舅舅粗暴哦。」

在凌云寺秦江月见到许长虹,他急急地说,“怎么样?京城内有什么传说吗?”

「舅舅,赵菲是属于你的,你想怎么赵菲都会依你的。」赵菲在何云灿的耳边轻声的诉说着,还用力的扭动了两下,才翻身下来,让他去解手。

“啥传说,啥传说都没有。”许长虹很不耐地说,“这是什么活呀?纯传舌妇干的!”

当何云灿从厕所里出来,客厅里已经没人了,正纳闷,就听见赵菲在房间里大叫:“「舅舅,快来啊。」

“你不知道,有时小道消息比正面消息更快更可靠。”

走进房间,母女俩光光溜溜,并排趴在床边,将雪白的屁股高高的蹶起。看到眼前一大一小两个雪白美丽的臀部,何云灿的眼睛里开始冒火了,欲火也在胸中熊熊的燃烧了起来,有些不能自制的伸出手去,一手一个抓住了母女俩各自的一个屁股蛋儿,大力的捏了起来,那种柔软中充满弹性的感觉让何云灿流连忘返,母女俩趴在床上发出低低的哼声,有如小猫叫春般,让何云灿一阵阵肉紧。

“拉倒吧!希望你不要再分配我干这活了!”

感觉到血液都要沸腾起来的何云灿不再迟疑,手掌顺着臀缝下滑覆盖上了母女俩风景各异的花园,两人还真不是一般的敏感,何云灿的魔手只不过是在她们的花园外稍事逗留,玉露就从她们的花径当中流出,何云灿也就顺水推舟的伸出中指分别在她们已经湿滑的花径当中抽动了起来,母女俩立时哼哼唧唧起来,显得情动已极的把臀部往后顶着,好让他的手指能够更深入她们的花径。

“我们马上到驭虎山庄去找史长风,看他有没有打探出新的消息。”

「舅舅……别逗女儿了……要痒死人了……」赵菲的身子难耐的扭动了起来,小脸憋的通红向何云灿求饶起来。

“说走就走,有这么急吗?我还没吃午饭呢?”

看着赵菲那少女青春的脸上流露出的淫媚神情,何云灿心中的邪火再也无法忍耐,他拨出已经被她的玉露弄得湿漉漉的手在她雪白的屁股上擦了擦,单手握着硬挺的肉棒抵住她还滴着玉露的蜜穴口用力一挺,粗壮的肉棒就应声而入,瞬间充满了她紧窄的蜜穴。苦忍了半天的欲火终于得到了发的机会,何云灿一刻也不停息的冲刺起来,赵菲娇媚的叫床声也在室内响起:「哼……舅舅……你的……好象比……刚才……更硬了……顶得人……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嗯……哼……好胀……嗯……」赵菲轻声哼着,小屁股却剧烈的晃动着,迎合着何云灿的一次次冲刺。何云灿现在可是一心二用,一手揽着赵菲的细腰向她的娇嫩的小穴发动着猛烈的攻击,另一只手却还在何云萱的股间活动着,替自己无法分身二用的肉棒暂时安慰着她寂寞的芳心。

“饭饭的,哪儿没有你的饭呢?不是小时候饿怕了吧?”

玩这么刺激惹火的3?游戏对于何云灿来说可是生平第一遭,刚开始的时候手和腰部的动作很不协调,经常有顾此失彼的感觉,而且还老担心肉棒从赵菲的蜜穴当中滑落出来。不过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之后,何云灿已经进退自如,在何云灿手指的照顾下,何云萱的肌肤也变得火烫起来,娇吟声也渐渐大了起来:「嗯……云灿……再进去一点……对……啊……啊……你别碰我那儿……啊……」

两个人骑着快马不多时来到城南的吕庄。下了马许长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驭虎山庄,名字可挺吓人的,我还以为是什么好地方呢!没想到这里竟如此荒凉,已经没多少人家啦!”

「啊……舅舅……你好厉害……啊……赵菲……要快活死了……啊……妈……你怎么……叫得这么……大声啊……舅舅……碰到你……的什么地方……了……」赵菲快活的呻吟着,小屁股往后不停的顶挺着,迎接着何云灿的一次又一次撞击。让何云灿感到好笑的是,这小丫头在自己的狂抽猛插下居然有闲心去关心旁边自己母亲的状况,还真是个异数。

“咱们找的是史长风不是人家!”

「嗯……傻丫头……就是……那个……小豆豆啦……嗯……丫头……你怎么还没完呐……」

“强盗出没的地方,鬼才在这住。”

「啊……啊……好美……舅舅……再来一下……啊……好……舅舅……停下来……」在这紧要的关头,赵菲却叫停,可是何云灿却如何停得下来?何云灿的肉棒继续在她的蜜穴当中快速出没着,口中气喘如牛的问道:「赵菲……为什么……要停下来……是……舅舅……弄疼你啦……」

他们来到村子中央的一个院落里,也就是秦江月上次来过的那个小院子。

「不是啦……我是让你先……给妈妈……捅捅……」赵菲一边剧烈的迎合着何云灿,一边气喘吁吁的道:「舅舅……你轮流……干……我和……妈……不是更……有意思嘛……要不然……妈就……等得……太久了……舅舅……你说……是不是啊……」

幸好史长风在,他满面春风地迎了出来:“怎么样?表哥?”

「嗯……你说得有道理……舅舅……就听你一回……」何云灿搂着赵菲的细腰用力的抽插几下之后,抽出湿漉漉的肉棒立刻刺入已经洪水泛滥的何云萱小穴中,久违的感觉让何云萱情动已极,她激动的迎合着何云灿,雪白的屁股疯狂的向后顶着,令人销魂的的娇吟也从她的小嘴当中不断出:「啊……云灿……你怎么……说也不说……一声……就进来了……啊……顶得好猛啊……啊……胀死人了……」何云萱虽然已经是生过孩子的妇人了,但是久旷之下的蜜穴依旧相当紧窄,比之女儿的嫩穴亦不遑多让。

“不怎么样。”秦江月面无表情,他知道史长风问的是他组建帮会的事。

「姐姐……你别夹得这么紧啊……要不然呆会我完了……你欲求不满别怪我啊……」何云灿喘着粗气用力的抽动着肉棒,口里调笑着情动已极的何云萱。当然啦,刚才还搂着赵菲纤腰的手现在正照顾着她骤失「热狗」的「小馋嘴」,虽然手指比不上可口美味的「热狗」,但是也聊胜于无嘛。

“我倒是打听出点东西来。”史长风很骄傲地说,“那日韩公子派人到慧心客栈拉军饷,高峻偷听到两个车夫的对话,其中一个对另一个说,要把这几车货拉到汇银钱庄。”

「嗯……云灿……你怎么也变得……这么坏了……啊……太重了……不要……顶得……这么深啊……」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其实很可能是在说要,就像现在的何云萱就是口不由心,明明晃着白花花的大屁股直往何云灿枪口上撞,巴不得何云灿顶得再深一点,但是口中却是再说反话,何云灿当然不会在这种问题上犯错误,何云灿顶得更深更重了,何云萱不能自已的大声娇吟了起来:「啊……云灿……你要顶死……姐姐了……啊……」

“汇银钱庄?”听到此话,秦江月不由得一惊,心想,汇银钱庄不就是假韩公子的买卖吗?军饷为何要拉到那儿?他们要在那里瓜分吗?“这个消息准吗?”

在何云萱的背后猛烈的冲刺了数十下之后,何云灿又重新回到赵菲的身上,向她发起了第二轮攻击,抽插数十下之后又再次从背后深深的进入了何云萱的体内,开始了新一轮的挞伐。

“准!高峻说他听得一清二楚。”

就这样,何云灿轮流在母女俩的身上发着欲火,母女俩的娇吟声是交替响起,此起彼伏。何云灿的欲望是前所未有的强烈,母女俩雪白的屁股都被何云灿撞得红红的,两人因为是轮流挨插,所以就像是上台阶一样,是被何云灿一步一步推上快乐的颠峰,因而支撑的时间也比平常更长。

“那好,我心中有数了。”

不过在禁忌快感之下何云灿持续的时间更长,何云灿的火力是前所未有的猛烈,母女俩在何云灿的猛烈「炮火」之下,一次一次又一次被推入极乐的高峰,直到两个多小时后,大汗淋漓的何云灿才喘着大气在赵菲的蜜穴里猛烈的爆发,结束了这场持久的战斗。

“明天我们还有什么任务?”许长虹半认真半开玩笑地问,“该不会是长舌妇干的活吧?”

筋疲力尽的何云灿搂着同样疲惫不堪的母女很快就堕入了梦乡当中。

“师弟不要问了,以后你干的活都是长舌妇干的活。”

果然,在以后的日子里,一直到舅舅走,赵菲也非常守信的没有打扰妈妈和舅舅的甜蜜生活。

“什么?还干这等活,你这不是欺负老弟吗?”

一次闲逛中遇见了自己的校友,也就是生活在城市另一边的学生会主席东方晶玉。两个小丫头,聊来聊去竟然聊到了父母身上,一拍即合决定东方晶玉的爸爸回来后,就撮合他们。

秦江月回到府上之后,细细地将几天来搜集到的线索串连起来,捋清了脉络,觉得汇银钱庄是军饷案的关键所在。他先前想接触郭四,通过郭四摸清军饷的去处如今看来真是个良策。现在,他已经去了郭家两次,与郭母有过两次情感上的接触与交流,郭母会成为他与郭四结识的红线。

几天后,赵菲还接到好朋友也是室友王琳琳打来的电话,说要来找她玩两天,第二天就到,就高兴的答应了,急切的盼着好朋友的到来。

这天晚上,秦江月只身一人骑着快马来到了郭家。有前两次的“热礼”母子二人见到秦江月时已是感恩不尽。

再说东方胜出差了一大圈,终于把事情处理完了,就登上了回家的长途客车。长途客车都有冷气空调、平铺,平铺一般是双人铺。

“官人,请!”郭四客气地将自称是他朋友的秦江月让到屋内,“小弟贫寒,舍内破烂不堪,官人请屈尊凳上歇息。”

车上人不少,东方胜上车后,正个车厢里也就剩下了他旁边的一个位置。待他刚刚安置好自己,就听见车外传来甜甜的女声:“老板,还有位置吗?”

秦江月坐在早晨送羹汤时坐的那只圆凳上神情泰然:“贤弟休要如此谦卑,穷不扎根,富不长苗,不要称我什么‘官人’,我第一次来探望大婶就是要认你为亲兄弟。你与我虽不相识,但你我同是朴罗大师的关门弟子。”

“位置?有是有,只剩一个了你看行不行……”

“你也是朴罗大师的弟子?”郭四惊异地问,“师兄何时成为朴罗大师的弟子?师弟怎么不知?”

一个靓丽的女孩走到车上,看了看,咬了咬嘴唇,微笑着说:“就这样吧,谢谢!”

“为兄去年秋季拜朴罗大师,习武中朴罗大师时常提起你,我因此知道师弟是朴罗大师的得意门生。”

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
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图文无关)

这个女孩子就是要去找赵菲玩的王琳琳,本来她不愿意和别人挤的,可因为和好朋友已经说好了时间,再看这男的仪表堂堂,寂寞以久的心儿一荡,就同意了。

“这么说,你早就知道我的名字?”

炎夏的夜晚仍然很热,不过在车里要盖被子,冷气真好!

“朴罗大师说你拳如飞腾,重如霹雳。为兄早就想一饱眼福,见识见识你独步天下的拳脚,只恨没有机会。你年纪轻轻,身怀绝技,定有大好的前途。一旦机会降临,望贤弟紧紧抓住。”

琳琳今天的打扮是紧身肚脐装上衣及紧身短裤,那美白的大腿让人想入非非。东方胜和这美女同铺共卧,**巴一直都硬了又软,软了又硬。

“师兄过誊了,我没有朴罗大师说的那样好。”

“如果能插进她小穴那就……”东方胜胡思乱想,很难睡着,在铺上碾来碾去。

“贤弟不必过谦,有朝一日贤弟定有扬名立万之时。”

两人同盖的这一张被太小了,脚尖经常地接触,有时东方胜屈脚时用膝盖有意地碰碰琳琳的大腿上部。琳琳仍然闭着眼睛睡得香呢!东方胜开始用手在自己的大腿处好象是抓痒其实是用手背轻抚她的大腿……“嗯……”琳琳翻了翻身侧身面向东方胜一支脚搭在东方胜的脚上,东方胜吓了一跳,不敢乱动。

“借师兄吉言,小弟希望有朝一日有所建树。”秦江月说的一番话令郭四悒郁的心亮了许多。他高兴地说,“大哥不嫌小弟落魄,小弟极为欣慰。”

“没有动静……”东方胜看看琳琳……太暗看不清“怎么她的呼吸沉重了?装睡哼哼……”东方胜试探着用手轻轻抚摸着美腿,心跳急剧加速血液也加速,使东方胜有点晕晕飘飘然的快感。

“为兄与贤弟之前虽未谋面但钦佩之心早已有之,如今见到贤弟果然孔武有力,威风八面,为兄只恨相见太晚。我与贤弟同在东城,咫尺之遥,却无缘相见,只怪为兄孤陋寡闻。为兄学艺太晚,错过了与小弟在青龙山见面的机会。”

琳琳真的是在装睡,她把搭在东方胜身上的右脚向上移了一下,膝盖正好压住东方胜硬得发胀的大**巴!东方胜见是时机了,便一只手去拉她的手去摸自己的大**巴,另一只手在隔着它的短裤摸索着她的下阴。

“小弟我十岁就在青龙山学艺了,所以,在东城,小弟认识的朋友并不多。”

琳琳也是隔着裤子死死抓住大**巴不松手,**巴更硬了还有时一跳一跳的,琳琳感觉到体内有一股热流通过阴道正要涌出体外。

“如此看来你不但是我的师弟还是我的师傅呢!”秦江月亲切地说,“我们的关系很不一般呢!”

东方胜更不失时机,上下其手,左手已抻入肚脐装上衣在背部解开她的文胸扣,得到解放的大乳几乎是弹跳而出,左手抓住乳房满手的感觉……右手想从上面插入短裤直掠下阴,可太紧了,转而去解她的裤钮,只是这种牛仔短裤的钮扣也太紧了,单手难以解开……东方胜急了,用手指在裤管突破,将两个手指进入了重区,在有限的空间轻揉着她的阴唇。

“小弟因生活所迫,早早就进了武林,胸中并无文墨。‘师傅’一词承担不起。”

琳琳的快感使她忘记了同卧的是陌生人,一只手仍抓住**巴并上下套弄,另一只手紧紧的抱住东方胜,发烫的脸贴着东方胜的脸,鼻子发出沉重、急速的呼吸声,热热的呼气喷着东方胜的耳朵。

“我进武林不是生活所迫,是觉得世道太暗朝政太腐败。”

东方胜最终放弃了乳房,双手解开了她的裤钮,把牛仔短裤连同绵质内拉到膝下,右手中指在她的小穴缝处、阴核处摸擦着,热白的淫水喷在他的手指上,琳琳的淫穴在剧烈地有规律地缩放。终于东方胜的一根手指插进了阴道……

“我现在不过是靠微薄的薪俸维持生活,勉强度日。”

“哦……”一声低沉充满满足的声音被轰轰的发动机声掩盖了,只有他俩听到。

“汇银钱庄给你的不够多吗?”秦江月在与郭母谈话时已了解到郭四的薪俸,但他此时装作不知,故意问之。

东方胜的手指开始抽插着,虽然车内很暗但两人在贴脸的距离还勉强看清对方的表情。只见琳琳紧皱双眉、咬着下唇,不知是享受还是忍受!看来两样都有吧,只是怕别人发现而不敢发出声音……

“不多!”郭四露出无可奈何的样子,“钱庄,靠的是股资,而我在那个地方是跑外差的。现在武艺在身的人也不少,所以我是不被重视的。

东方胜左手掏出大**巴在黑暗中顺着右手的指引,向着琳琳小穴的方向挺进。

“为兄正在组建帮会‘义林’,此时正是招兵买马之际,若贤弟相信师兄的为人,可介绍你的朋友去义林,介绍一人为兄给五两银子作为酬谢。”

琳琳早已忍不住那根插进阴道的手指在里面的翻搅及无规律的进出,当琳琳的大腿根部碰到那火烫的龟头全身一震,身体向后退缩一些,毕竟双方都不算是认识,更不知对方的底细。东方胜的龟头继续顶过去,琳琳继续后退背部已经靠垫在车窗框上,退无可退了。

“师兄不必客气,替大哥办事要什么报酬?我不过是为那些赋闲在家的师兄弟找个饭碗罢了。”

琳琳急了,用那略带急喘的娇声说“不行……嗯……不……嗯……脏……”

“为兄先谢了!”秦江月两手抱紧表示谢意。

脏?这也难怪的,现今社会什么人都有,如果他是经常去那色情场所的那种人,万一染着什么病就麻烦大了。东方胜见进一步行动不能继续,虽然不甘心,唯有加紧上下的攻击。索性钻进被里,在黑暗中含住她的乳头吮吸着、轻呓着、旋舔着。乳头的刺激及勃起的阴蒂被手指似有意无意地撩拨,使她快感快到顶峰了,她仍然守着不能随便插入的防线……右手紧抱他的头按在自己的乳房上,左手又抓住**巴快速地套弄。

“中书令秦浩是师兄的令尊吧?”

东方胜见她反应激烈了更加卖力地抽插并再插进一指,使琳琳那个窄窄的阴道得到更多的充实,手指插尽抽出再插尽抽出,这样的长抽长插,琳琳已被推进了第一次高氵朝。

“是的。”

“唔……呼………………”琳琳全身抽搐着阴道也有规律地收缩,右手更紧地抱着他的头,使得压迫在大乳房上的他几乎不能呼吸,左手也忽然不再套弄**巴,只是用尽全力地抓紧东方胜那大阳具。这样的高氵朝并不是很好并不尽兴。在高氵朝中不能叫出声的琳琳这样想着。

“师兄为什么不走仕途?”郭四疑惑地问,“那才是一条阳光之路。”

“你到了?”东方胜被窝钻出来对她悄地说着

“为兄不想走仕途,为兄不想为当今的皇帝卖命。为兄要闯出自己的路来,为民生社稷。”

“嗯……”

郭四听了秦江月此话,心中不由得一惊:“难道师兄要组织兵马造反吗?”

“可是我怎么办?来一次好不好?”

“不是!不是!”秦江月急忙摇头,“造反是一条危险的路,成功的机会太少,为兄决不走那条路!”

“不……”琳琳高氵朝持续中“我用手帮你吧……”

“我也不支持师兄走那条路,我既然答应为师兄招兵买马,我就奉陪到底。只是我不能让我的师兄弟去送死……”

“可是射脏了铺位怎么办?不能睡的哦”

“放心!我一定视兄弟的性命如我的性命,不能让他们白白地去送死。我会让他们生活好一些。”

“不会的……有塑料袋嘛!”

“那就好!”至此,两个师兄弟水到渠成,相互间有了很深的了解。

“…………”东方胜的点失望“只能这样了?”

“……用手吧……”

琳琳的手技还真不错,纤纤细指抓着**巴时快时慢地套弄起来,还不时用小拇指去刺激龟头。东方胜的阳具更涨了,阵阵快感由龟头传入体内散布全身。

汽车仍然在黑夜中狂奔,车上的其他人大多都在摇摇晃晃中沉沉入睡,唯在三个人在高度集中精神,三个人?当然除了东方胜、琳琳还有开车的司机。

“喔……”快感从东方胜的体内冲口而出,但是声音很小只有这两人听到。东方胜也准备要到终点了龟头的暴涨、身体的抽搐“快……快……”

突然,车停下了,车内的灯亮了。

可惜东方胜差一点到达高氵朝却被吓一跳半途中断,琳琳也因此缩手回去不敢再碰他。

“各位旅客,下车吃饭了,请把贵重物品带上。”老刘在车门口叫嚷着。

原来是中途吃饭,车上的人全部都要下车锁上车门的。

车已经在路边的快餐馆前停下,这种快餐馆是专门提供长途车以及赶路的货车中途吃饭之类的。一般来说生意人都是和车主很熟的,餐馆老板除了免费餐给车主司机一行人之外,还要送烟以稳住这辆车以后还送旅客来吃饭,因为餐馆老板会狠砍旅客们。

东方胜、琳琳赶快整理好衣服装成刚睡醒的样子跟着大家下车。东方胜、琳琳上了这个十分简陋的餐馆二楼大厅,大家坐在那里等上菜。

琳琳不知是怕羞还是心有鬼,隔着两个人坐离东方胜。

她觉得内裤湿湿的感觉不好受,站起来走去洗手间……

东方胜也装着好象内急的样子随尾跟去。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lishixiaoshuo/626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