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爽,使劲干-好棒 啊快一点 好深哦

 历史书籍推荐   2019-04-20 23:04 

好棒 啊快一点 好深哦
好棒 啊快一点 好深哦(图文无关)

白波挽着苗卉的大腿,起劲地把大**巴在苗卉的穴里插进抽出,边干嘴里还边道:「过瘾,过瘾啊!」

司空焰做事坚决,大的战役百分之九十御驾亲征。他不但能吃常人不能吃之苦,还颇有谋略。拿到帅印的秦江月不敢丝豪怠慢,马上率大军奔赴永城。

白波的下腹和苗卉的阴户相击,作响,看得白娜笑道:「白波,慢点干,别闪了腰,不就是苗卉的穴嘛,干也干了,急什麽!」

秦江月依然驻扎在离永城三公里的地方,这次距离后凉的军营两公里。司空焰为防止秦江月的偷袭令士兵们夜晚睡觉不脱战袍,并派有一百多名士兵巡逻守夜。每个夜晚司空焰都彻夜不眠,以防不测。

旁边杨辉看着白波干苗卉的穴,自己的**巴也硬了,一把把金霞拉过来,道:「金霞,我也起兴了,来,咱俩也干干穴吧!」

秦江月的驻军一连五天都没有动静,司空焰不知秦江月所为何意。他与上次战败的吴健说:“秦江月为何迟迟不进攻?”

金霞笑道:「杨辉,你不说我的小嫩穴也湿了,快来,干我的小嫩穴吧!」说着,把裙子掀了起来,把里面的小裤衩脱了,这边杨辉也把下身脱光了。金霞一拧身坐在了苗卉旁边的办公桌上,叉开两腿,道:「快来,杨辉。」

因有上次惨败的经历,吴健此时对秦江月格外留意,也格外的动脑筋:“他这次不可能主动进攻了,知你有防备。”

杨辉忙走过去,一手搂住金霞的小腰,一手拿着自己的**巴,对着金霞的阴道口,磨了两磨,见金霞的穴口湿淋淋的全是淫水,便一挺腰,一声,大**巴就齐根插进金霞的阴道里,接着两手环抱着金霞的小腰,将大**巴在金霞的阴道里抽插起来。金霞挺着上身,两手抱着杨辉的脖子,哼哼唧唧的道:「杨辉,使劲干,使劲捅,哎哟,好舒服呀!」

“我们也不能这样耗下去呀?”

这边白波正干着干着,忽听苗卉呻吟了一声,嘴里哼哼唧唧起来,苍白的脸也渐渐红润起来,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了。白娜在一边见状,走了过来,把苗卉的上衣分开,把里面的乳罩翻了上去,露出两个滚圆雪白的大乳房。白娜一手一个握住苗卉的两个乳房,揉搓起来,并对白波笑道:「看你,把苗卉给干醒了吧。苗卉的乳房真是不小呀!」

“但秦江月不主动出击,我们有何办法?”

白波也笑道:「苗卉真骚,昏迷这麽半天,我这一干穴,穴里还往外淌淫水呢!」

“他不出击,我们出击!”

这时就听苗卉哼了两声,嘴里喃喃的道:「哎哟,好爽,使劲干,爽死我了!」

司空焰说到做到,夜半子时,他命士兵点火做饭,急速行军。用上次秦江月的方法偷袭后燕的军营。

白波和白娜不由得相视一笑,白娜笑道:「白波,你再使点劲,看能不能把苗卉干醒。」

秦江月派出的探子报告说后凉的军营里冒着炊烟。

白波便把大**巴从苗卉的阴道里抽出来,笑道:「看我的。」说罢,在大**巴离苗卉的穴口挺远的地方使劲向前一捅,一声,竟然整根大**巴都捅进苗卉的穴里,把苗卉捅的一耸,嘴里一声。

“不好!”秦江月马上意识到司空焰要夜袭,他命营中所有的将士做好战斗准备。手握兵器的士兵没有被动地呆在各自的帐篷里,而是集结到北门处。这时探子报说,后凉的军队已接近营寨,秦江月马上令所有的士兵集结而出。司空焰满以为他们可以进攻没有防备的后燕军营,却没料到后燕早有准备。

白波又这样干了几次,苗卉哼唧着慢慢睁开了眼睛。首先看到了白娜一张笑嘻嘻的脸离自己很近,接着又看见白波抱着自己的两条大腿,在自己的胯间耸动着,随後感觉到自己的穴里正被一根粗大、火热的**巴来回抽插着。一扭头,又看见杨辉搂着金霞在紧挨着自己的旁边正在气喘吁吁地干着穴。苗卉不禁呆了,又由得白波抽插了半天,才道:「你们,你们在干什麽?」

这时,后燕的大军嘶吼着“杀呀!”潮水般的兵士随着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冲向后凉的军阵。

白波笑道:「苗卉,这还用问吗,当然在干穴了。」

后凉的士兵们也像司空焰一样,满以为可以夜袭后燕,没想到后燕早就做好了准备。震天动地的喊杀声令后凉的士兵为之一颤,他们不得不举枪戟迎击后燕潮水般的士兵。

苗卉一边被白波顶的一耸一耸地一边气喘吁吁的道:「不行,白波,你赶快把那个抽出去。」

保家护疆之战,后燕的士兵早被洗脑,他们奋力厮打,顽强战斗。

白波笑嘻嘻的道:「苗卉,你让我把什麽抽出去呀?」说着猛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只听得一阵急响,苗卉实在忍不住了,大声呻吟起来:「哎哟……哎……白波,你顶死我了……哎哟!」

后凉的士兵也不甘示弱,皇帝亲征他们不敢懈怠,也是拼力厮杀。

白娜这时也使劲地揉搓着苗卉的乳房,并把嘴也凑了上去,吻住了苗卉的嘴。白波一不做二不休,以目不暇接的速度把大**巴在苗卉的阴道里飞速地抽插着。苗卉一时意乱情迷,加上白波干的实在太过猛烈,白娜又把自己的乳房揉的像两个面团似的,苗卉再也忍不住了,只觉得穴里越来越热,快感越来越强烈,不禁一阵头晕目眩,两手一把将白娜死死搂住,下身迎着白波的抽插,没命地向前死顶,躲过白娜伸进自己嘴里的小舌头,张嘴叫道:「哎呀,不行了,干死我了,完了,我死了……啊……啊……使劲干呀……使劲干姐姐的大骚穴,干……干!」

眼见天空露出一丝微光,两军士兵胶着在一起,对峙着,不分上下。

喊着喊着,屁股向上一挺,的一声,人又昏了过去。白波觉得苗卉的穴里有节奏的一紧一紧,接着死死的一紧,白波就感到龟头一热,的一下,在**巴的来回抽插中,苗卉的淫精顺着两人的阴部滴答滴答的滴在了地板上。

这时,司空焰发现后燕的士兵一部份在与他们厮拼,还有一部份向他们的军营移动。“难道他们要劫粮草?”司空焰远离国士,最害怕的就是粮草断裂。他马上付出命令:“全军撤退!”

白波减缓了抽插的速度,气喘吁吁的笑道:「哈哈,又把苗卉给干昏了。」

秦江月一边战一边命士兵们向永城方向靠近,他想在两军精疲力竭之时,让永城内的守军与后燕的大军实现合围,他还趁着夜色偷偷地转移一部分士兵火烧后凉军营的粮草。

那边杨辉和金霞一边干穴一边看着这边的情形,杨辉见白波把苗卉又给干昏了,并且看到苗卉刚才高氵朝时的淫荡样,便从金霞的阴道里抽出**巴,对金霞道:「金霞,你先等一会,我去再把苗卉给干醒。」说着拍拍白波道:「来,白波,让我也过过瘾。」

听到司空焰的呐喊,秦江月知道司空焰已识破了他的意图,心中暗想,既然你要撤退,我顺势而为。秦江月认为两军胶着在一起骑兵已经发挥不出作用,现在司空焰主动撤离阵线,他便命越骑将军乔震率五千骑兵绕路而行,以最快的速度截住后凉大军的退路。

白波便从苗卉的阴道里抽出湿淋淋的**巴,一边甩着一边笑道:「苗卉的水可真多呀!」

司空焰率领的后凉军队匆匆地向后撤退,乔震带着五千骑兵神奇地出现在他们后退的路上。司空焰见状,神色大变,知秦江月灵机而动,要两面夹击。

杨辉凑了上去,见苗卉的阴道里还地向外淌着淫水,便笑道:「看苗卉的骚水,都能把**巴洗一洗了。」几个人一听都笑了起来。

“只许攻不许撤!”已经毫无退路的司空焰只能让战士们勇猛向前,杀出一条血路来。

杨辉把**巴对准苗卉的穴口,一点也不费力地就将**巴插进苗卉的穴里抽插起来。杨辉一边抽插一边笑道:「苗卉的穴里也太滑了,一点摩擦阻力也没有,***,这样干一个晚上也射不了精呀!白波,是不是你把苗卉的穴给干松了?」

这边,秦江月也发出口号:“只许攻不许撤!他的意图很明确,我们也不怕你。你攻我也攻,咱们就缠到一起吧!

白波哈哈笑道:「我哪有那麽粗的**巴!那是苗卉高氵朝过後阴道放松的结果。杨辉,你别急,再干一会,苗卉的穴就紧了,苗卉的大骚穴不次于白娜和金霞的小嫩穴呢!」

经过一阵殊死搏斗,司空焰的军队终于撤回到军营处。这时,司空焰发现军帐中已起火,知道秦江月已暗中潜送一部分后燕的士兵偷袭他的粮草。

杨辉一听,便不紧不慢的干起苗卉的穴来。抽送了没几十下,杨辉笑道:「果然紧了,哎哟,还挺紧呢,好像有点往里吸呢!」说着抱起苗卉的大腿猛力地抽送起来。

“不好!赶快去救火!”望着腾腾升起的大火司空焰头冒冷汗,他马上命吴健率骑兵部队赶快去救火,越快越好!

在杨辉的大力抽送下,苗卉悠然醒了过来,但并没有睁开眼睛,却暗暗地体味刚才高氵朝的快感。但杨辉毕竟是大力抽插,粗大的**巴下下都顶在苗卉子宫口处,干的苗卉不禁又兴奋起来,嘴里不自觉地又哼哼起来。苗卉悄悄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才发现干自己穴的不是白波了,而是杨辉了,不禁暗暗想道:「唉,怎麽就这样叫他们两个给轮奸了呢?一个还是自己情人的儿子,不过这两个**巴还真是粗大,干起穴来真是过瘾,我这可怎麽办呢?既然他俩把我给干了,我也就真舍不得他俩了呢!苗卉呀苗卉,你真是这麽淫荡吗?你平时的张雅端庄都哪里去了呢?」

“寨中守军咋这么完蛋,让你们好生看管粮草,你们都干麻去了?”回到军营司空焰马上叫来守粮草的小头目大声喝道,“该死的,我一刀斩了你!”手起刀落,这个小头目的脑袋即刻搬了家。

苗卉这边正在暗暗自责的时候,那边杨辉却又加快了抽送的速度,使得本已舒服的苗卉更加舒服起来,已经忍不住大声的呻吟起来了:「哦……哦……舒服,真舒服,哎呀……爽死了……」

难怪司空焰生气,他留在军营中有一千人,这一千人不是小数目,怎么粮草都看不住?

白波、杨辉、白娜、金霞相视一笑,杨辉边干边问道:「苗卉,你哪里舒服?告诉我!」苗卉一听,脸不禁红了起来,使劲地忍着不发出声音。

司空焰只知他留在寨中的人不少,但他不知秦江月派去的人是义林的顶级高手,他们一个顶一百个,十个就等于一千。秦江月可是派出了一百个顶级高手啊!

杨辉见状,暗自一笑,发力抽送起来,边使劲地捅着苗卉的穴边道:「苗卉,你的穴已经叫我们给干了,我们也看见你和白叔叔干穴了,也看见你用按摩棒捅自己的穴了,你还有什麽不好意思的呢?我也告诉你,白波、白娜、金霞我们四个人总在一起干穴玩。」

司空焰捶胸顿足,恨自己偷袭的计策落了空。如果在白天,他与后燕的军队交战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白波在一边也笑道:「苗卉,我们是看见你用按摩棒解痒,心疼你,才用我们的大**巴给你解痒的,我们是爱你的。今天大家碰到一块,那是天意呀,真的希望苗卉以後能和我们一块干穴取乐,那该多好啊!」

当吴建报说,大火已熄灭,司空焰焦躁的心稍稍平息了一点:“都怪我,出师不利。万没想到秦江月来烧我们的粮草。”

白娜和金霞在一边也点头道:「是呀,苗卉,今天的事只有我们五个人知道。」

吴健像似在安慰司空焰又像似在自语。“我倒是料到了,可料到又有何用,我们的两千人不敌人家的一百人。”

苗卉被四个小甜嘴说得也无话可说,心里想:「反正也是这麽回事了,只要他们四个不说,谁也不知道,还能和白波、杨辉两个大**巴取乐,就这麽着吧。」想到这里,便红着脸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们只来了一百人?”司空焰惊疑地问,“他们是天兵天将,有神奇的力量?”

白波、杨辉、白娜、金霞见苗卉睁开了眼睛,满脸红润的瞄着大家,美丽的脸上有几粒小小的汗珠,披肩长发被刚才干穴干的有些凌乱,躺在办公桌上,一副娇柔甜美的模样,不禁都呆了。

“陛下说得对,他们确有超凡的武功。我听说秦江月本是江湖人士,是义林的帮主,朴罗大师的弟子都被他拉入了军中。我估计,这偷袭军营的士兵一定是朴罗大师的弟子。”

苗卉冲着他们四个微微一笑道:「你们四个小坏蛋,差点把姐姐吓死,以後可不许这样呀!」

“是这样?”司空焰恍然大悟,“没想到秦江月如此厉害。”

白波、杨辉、白娜、金霞一听,地一声从地上跳起来,张兴地喊道:「姐姐和我们在一起喽,万岁!」

“说得就是,我满以为沈世雄一死,后燕就没人了。哪料到凭空又出了一个秦江月。”吴健十公慨叹地说,“这秦江月好像比沈世雄还厉害。”

苗卉微笑道:「小点声,让别人听见。」

吴健借机开脱自己上次的战败,他一直在想:“他为什么会败给一个不知名的如此年青的小将手中?”

白波四人顽皮地吐了一下舌头。

“秦江月确实厉害,好像久经沙场的老将。按理,他没有带兵打过仗,应该没什么经验才对,可不知为何他有如此非凡的谋略。”

杨辉忙又将大**巴捅进苗卉的阴道里,使劲地干了起来,道:「我让姐姐舒服舒服。」

“此人先前习文,后又习武,只有这两种都精到的人才最难对付。”

苗卉被杨辉一顿干,哼唧起来:「杨辉你的**巴真粗呀,好舒服呀,使劲捅。」

“他原来是文人?”司空焰好奇地问,“可他为何又改习武了呢?”

白波在一边摸着苗卉的乳房笑问:「姐姐,你哪舒服呀?」

“他认为学文没多大的出息,改了弦易了辙。”

苗卉用手打了一下白波呻吟道:「哎哟,是穴里舒服嘛,你真坏,人家不好意思说,你总逼着姐姐说。」

“这么说,他是审时度势的英雄了,难怪他这么出众。”面对他的强硬对手,司空焰有些无奈。

好棒 啊快一点 好深哦
好棒 啊快一点 好深哦(图文无关)

白波哈哈笑了起来道:「杨辉,来,让我干干姐姐的穴。」

“在秦江月这里,要取得胜利就得付出代价。他可不是白给的。”

苗卉笑道:「你的大**巴我早就领教过了。」说话间,杨辉从苗卉的阴道里抽出**巴,白波挪过去,把大**巴一声就干进苗卉的穴里去了。苗卉一声道:「轻点干,你想把姐姐干死呀!」

“那我们怎么办?”司空焰有些发愁,秦江月的这一次出手让他感到很为难,“只打一仗就收兵,这未免太让后燕的人笑话了。”

白波一边耸动着屁股一边笑道:「我可舍不得干死这麽美丽的姐姐。」白波就这样抽插起来。

“陛下可分析一下,有没有取胜的可能。如果有取胜的可能,就继续留在这里。若不能,就撤军吧!”

一会的工夫,只见苗卉从办公桌上直起了上身,甩了甩脸上的长发,两手支在办公桌上,低头看着白波的大**巴在自己的穴里进进出出,嘴里气喘道:「干,干,干,白波,快使劲干姐姐的大骚穴,姐姐的穴里现在痒得很,哎哟,白波,姐姐的大骚穴怎麽样?夹得你的大**巴爽不爽?」

吴健的态度倒很明朗,他虽锋芒未露,但司空焰已听到他的言外之音了。

白波放下苗卉的大腿,搂住苗卉的腰,使劲地晃动着屁股,也是气喘着道:「姐姐的大骚穴真紧,夹得白波的大**巴好舒服。姐姐,你的穴怎麽这麽紧呢?」

“容我好好想想……”

这时苗卉突然喘的更厉害了,叫道:「白波,快点干姐姐的穴,姐姐又要高氵朝了,太舒服了,简直要死了。」说着两手一下抱住了白波的脖子,将屁股抬离了办公桌面,嘴里的叫着,接着又一屁股坐了下去,只剩下急促的气喘声。

次日清晨,后凉的士兵听到撤退的命令。司马焰此人决不会打那种无把握之战,他不能让自己三年来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家底一朝被毁。

白波也啊了一声,道:「姐姐又泄精了,好烫呀。」

“太好了!”听到后凉大军撤退的消息,秦江月十分兴奋,他知道,他的以农夫为主力的大军远远不如经过三年训练的后凉的军队。现在,司空焰退兵了,对他是极大的好事。他的军队肩负着很重要的使命,他们不但要击退后凉的入侵解永城之围,还要收复晋阳。如今司空焰撤兵,此事对他十分有利。让他有了喘息的机会。他可以抓紧时间操练兵马,养精蓄锐,等待后凉的下一次进攻,或者收复晋阳。他高兴地大叫一声,“司空焰失策也!”

苗卉气喘了一会道:「不行了,姐姐太累了,太舒服了,白波,把**巴从姐姐的穴里拔出去吧,让姐姐歇一会。顺便让姐姐看看你们四个干穴。」

秦江月与乔震、许长虹、郭四谈司空焰的决策时,毫不隐瞒自己观点,他认为司空焰因小小的失误就撤了兵有失远谋。但乔震却不这么看他认为司空焰撤军是明智之举。

白波听了,便从苗卉的阴道里抽出湿淋淋的**巴,扭头对白娜他们叁个道:「姐姐让咱们四个干穴,咱们就干给姐姐看看,怎麽样?」

“司空焰是一国之主而不是一名将军,他的考虑是全国而不是一战一事。他不但要考虑他的国库,还要考虑他的人民。只有不损伤他的经济,不损伤他的士兵他就满足了。”

白娜笑道:「那能怎麽样?就是干穴呗,正好我的小嫩穴也痒了。」

“司空焰难道没看出后燕现在青黄不接?”秦江月只是觉得司空焰太计较暂时得失,没有看长远利益。

苗卉笑道:「哎哟,平时白娜可不是这样呀!」

“司空焰不简单啊呀!他可没认为后燕无人了。仅此两仗,他就领略了秦将军的威风。”这时,许长虹接过话来,“大哥,你给他一个震摄。”

白娜也笑道:「平时姐姐不也不是这样吗?」说着伸手在苗卉的阴户上摸了一把,叫道:「看看,我的手上都是淫水呀!」

“是他太谨小慎微了。”

苗卉笑着打了白娜一下,笑道:「死小鬼。」说着从办公桌上下来,一扭屁股坐在椅子上,从随身带的坤包里摸出一打手纸,在自己的阴户上擦了起来。

“没有你的震摄他不会撤退的。”乔震接过话去,“许多决策都在一闪念之间。”

这边金霞走到窗前把窗户关上了,杨辉伸手把灯给闭了。白波道:「杨辉,怎麽闭灯呀?」

四个人议论得很激烈,都认为此战对后凉的野心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杨辉笑道:「外面的路灯就够亮了,咱们能到这楼後面来,那别人就不能来吗?好容易和美丽的苗卉在一起,不能让别人发现呐,是不是,白波?」

苗卉在一边笑道:「杨辉真是个小甜嘴。」

杨辉假装生气道:「我嘴再甜也不如白波让苗卉来了两次高氵朝呀!」

苗卉笑道:「哎哟,杨辉还嫉妒上了,好,好,等一会姐姐让你把精液射在姐姐的穴里还不行吗?」

白波笑道:「那让杨辉把精液射在姐姐的穴里,白波的精液呢?」

苗卉笑道:「好,好,都射在姐姐的穴里还不行吗?」

说笑了一阵,大家的眼睛已经适应了并不算暗的屋里,白波道:「白娜、金霞,咱们大家把衣服全脱了吧。」

白娜和金霞笑道:「脱就脱。」说着,白波四人就把衣服脱得光光的。

金霞道:「苗卉,你也把上衣脱了吧。」

苗卉笑道:「哎哟,还带上我了。」

杨辉笑道:「当然带了,等一会我还要在姐姐的穴里射精呢!」

苗卉笑道:「好,脱就脱吧。」

白波笑道:「杨辉,你先干谁?」

杨辉笑道:「干谁都行。」说着杨辉顺手一搂,就把白娜搂在怀里,道:「就先干干白娜的小嫩穴吧!」便将白娜扭转身去,让白娜把手支在办公桌上,撅起屁股,道:「白娜,让我从後面干你的小嫩穴吧!」

白娜撅起屁股,扭头对杨辉道:「杨辉,快把**巴干到白娜的穴里去吧。」

杨辉便用一支手抠摸着白娜的穴口,另一支手握着自己的**巴,从白娜的屁股下面将**巴顶在白娜的穴口上。白娜看了半天的干穴,穴里早就淫水直流了,杨辉轻力地就把**巴插进白娜的穴里抽送起来。

那边白波把金霞抱到桌子上,分开金霞的两条大腿,也是站在地上,将大**巴干进金霞的穴里抽插起来。

苗卉在旁边歇了一会,也缓过劲来,便走到杨辉和白娜这边,在杨辉的屁股上使劲地推了两下,把白娜顶得叫了起来。又走到白波和金霞这边,伸手在金霞的小乳房上摸了起来。一会工夫,白娜和金霞都各自呻吟起来,嘴里不断的说些什麽呀,呀,呀之类的淫话。

正当苗卉来回走动,两边助兴的时候,杨辉一声道:「来了,啊,我要射精了……」说着,搂过苗卉,把苗卉按在桌子上,从後面飞快地将**巴插进苗卉的阴道里,使劲地抽插着。苗卉就觉得杨辉的**巴更粗更大了,接着就觉得杨辉的**巴一挺一挺地,一股股热流射进自己的阴道深处,苗卉也跟着呻吟起来。

杨辉好像觉得还不过瘾,射完精後,趁着**巴没软,还在苗卉的阴道里尽情的抽送了几十下,才忽的吐出一口长气,伏在苗卉的背上,气喘起来。

那边又听白波也地一声,从金霞的阴道里抽出**巴,杨辉忙挪开身子,白波过来也是一下就从苗卉的屁股下面将**巴干进苗卉的穴里,抽插起来。又是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射进苗卉的阴道深处。

当五个人打扫好了身子,各自把衣服穿好的时候,苗卉打开了灯,坐在自己的办公桌旁,微笑着说:「还真得谢谢你们,从我分配来这就让白书记开苞了以后,还没这么爽过,不过白书记也是很厉害的哦!看来啊,我是不想嫁人了,你们爷俩加上杨辉三条大**巴够我爽的喽!以后要多来干姐姐哦!」

大家哈哈一乐,遂分手回家。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lishixiaoshuo/625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