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乱男女-好棒 啊快一点 好深哦

 历史书籍推荐   2019-04-20 13:08 

好棒 啊快一点 好深哦
好棒 啊快一点 好深哦(图文无关)

第二天一大早,东方晶玉就跑到赵菲家,一是见见远道而来的同学王琳琳,再有就是先和何云萱见见面,随便通知一下爸爸回来的消息。

两个月来,韩承让多次手拎食盒给他的父亲韩丛生送酒送肉,只是每一次来都被狱卒挡在牢门外:“皇上有旨,不许任何人给要犯送东西,也不许要犯往外传东西。”没办法,从第一次送食物开始,韩承让就将盒中的食物分给狱卒。他的父亲只能与狱卒们分享。

见过了大人,两个‘媒人’拉上琳琳就跑到赵菲的房间里商量起来,其间,听着东方晶玉眉飞色舞的介绍自己的老爸,淫荡的赵菲怎么会听不出她和自己的父亲之间事呢,慢慢的她也开始想入非非,想先替母亲领教一下他的工夫。可她的这点心思又怎么能瞒过东方晶玉呢!

前一段时间京城之内文武百官都在关注后燕与后凉的战事,后燕命悬一线。那是怎样的一场战争啊!几乎是生死存亡。

恰好王琳琳去了洗手间,东方晶玉很直接的对赵菲说:“怎么?你要不要先替妈妈‘验验货’啊?”

因此,很多人忽略了徐洪等人的案子,他们的案子好长一段时间无人问津。

见她这么直接,赵菲也不再掩饰,痛快的说:“正有此意,现在吗?”

韩承让将炭火烤肉,水煮鸡蛋以及烧酒给两名狱卒分了后剩下的那部份交给了狱卒,让他们送给他的父亲。他拿着食盒默默地坐在牢门口的方凳上。

“看你急的,是不是好长时间没作爱了啊!?”

韩承让在牢门口听到了狱卒将剩下的烤肉、鸡蛋和酒交给他父亲时说的话,他才放下心来。

“什么啊,这也关系到我们两个的幸福哦,重要哦!”

呆在狱中已经两个多月的三名要犯,刑部的人从来也没有审问过他们,这在客观上给狱卒们造成了一个印像:不定什么时候这三个人就会被放出去。如果现在他们对这三个尚书过于苛刻,说不定他们出去后,会报复他们。基于此种想法,这三个在押犯并没有受过皮肉之苦。

“好,那我给爸爸说一下,免得你这骚货吓着他老人家,呵呵”东方晶玉说着就给在家的老爸打了个电话,如此这般的说了一通。

这次,韩承让分好食盒里的肉蛋与酒后没有马上就走,而是坐在牢门口的方凳上,使劲地揉脚。他一边揉还一边嘟囔:“好痛啊!”

打了个招呼,留下东方晶玉陪琳琳说话,赵菲打车到了东方家。

有韩承让送来的肉蛋酒,两名狱卒没有嫌他滞留的时间长。

一进门,已经等候着的东方胜一把抱起来赵菲,和她激烈的亲吻起来,慢慢的走到自己的房间,两个身体交织着滚在了床上。

这时,韩承让发现两个狱卒中的一个,去了休息室吃韩承让分给他的那份肉蛋酒去了,廊内只剩一个狱卒在门边守候。他马上说道:“小沙,我这里还有点好吃的,只是单独送给你不太方便。我想,我应该将这点好吃的送到你家里。”

吻了许久,俩人才分开来,互相喘着粗气的凝望着,又重新拥吻在一起,东方胜到处摸索着、游移着,赵菲感到不住的晕眩,手脚四肢麻无力,一股股热流从体内流经阴道渗出体外。东方胜的手从下面伸进短裙里,手指穿过内裤缝直接揉捻着阴核。一阵阵电流般快感由阴核散向全身,淫水也开始不断涌出。

这个叫小沙的狱卒很聪明,他听懂了韩承认话中的意思。“送去也罢,我家就在醉香楼旁边,窗檐下挂着红辣椒的便是。”

快速的剥离身上的‘累赘’,东方胜躺卧在大床上,赵菲跨骑上去,用手扶正阳具并在春潮泛滥的阴道缝磨了磨,找准小穴坐了下来,大**巴应声没入体内,一下子到了底,直抵花心,胀得阴户满满的,白泊泊的淫水顺茎流出。

韩承让马上起身,一阵风似的出了牢房的大门。

“呜……”赵菲闷呼着,身体前倾趴在东方胜身上,屁股耸动丰腴的肥穴将**巴上下吞吐着,淫水从穴口飞散而出。

晚上小沙回家时好奇地打开了食盒,发现上面的那层除了留有烤肉的香气外并无一物。于是他马上打开了第二层,一小堆白花花的银锭出现在他的眼前,他不禁一愣:“这么多的银子?”

“好……深……好过瘾……啊……这一下……又……到底了……啊……好好……喔……舒服……”赵菲乱晃着头,披头散发如梦呓般浪叫,可爱的脸蛋前倾,含春的媚眼半闭着,享受着美妙的感觉。

沙母在旁边看到食盒中的银锭也吃了一惊:“我还以为送来的是食物呢!我看都没看一眼。”

屁股耸动得更快淫穴夹得**巴更爽,东方胜也不断向上挺插,15分钟后,终于她被推到顶端了,她抱紧东方胜,下臀配合着猛椿,感觉穴心阵阵颤抖,失声叫着“啊……新……爸爸…我到……了……喔……”穴内紧缩,火热的浪水冲刷着龟头,随即被括出穴口,一冲而出,瘫倒在东方胜身上不断抽搐。

小沙百思不得其解,“韩承让的父亲不是好好的吗?也没有人伤害他呀!他为什么要送我这么多的银锭?”

东方胜坐了起来**巴仍然插着小穴,抱翻赵菲压在身下,架起双脚飞快地抽插,每一下都直插到底直抵花心,抽插三四十下。赵菲弓起身子抱紧东方胜,嘴里忍不住大叫“啊……”淫液四散飞喷,流在股沟,全身僵直,第二次高氵朝又来到。东方胜也到了,一下深插,抵住花心浓精狂喷……

想到此,小沙赶紧拿出食盒里所有的银锭,想从中发现点儿秘密。果然,在食盒底下他发现了一张写着黑字的黄裱纸。拿到灯下一看,上面清晰地写着:“请转告我的父亲与那两名曾经的尚书大人,刑部什么证据都没有查到,让他们顶住!

在两个丫头的极力促成下,东方胜和何云萱的‘相亲’开始了。当何云萱在赵菲和王琳琳的陪同下,出现在定好的一个酒吧包间的时候,有三个人都愣住了,东方胜和何云萱是被对方的气质所吸引,而王琳琳却是惊呆了:原来在车上,厕所和宾馆里给自己的莫大性福的那个男人竟然是东方晶玉的爸爸,世界真是太小了。

“原来如此!他是让我转告这个重要的消息。”

同样的,东方胜在何云萱身上停留了一会的眼光,也扫描到了站在旁边的王琳琳,正纳闷间,女儿东方晶玉已经开始介绍了。

小沙看看一小堆白花花的银子,再看看写有黑字的黄裱纸,心中很是茫然,他不知道是告诉还是不告诉。

彼此‘认识’了以后,大家坐在一起喝酒、吃东西、聊天。而王琳琳也偷偷地把自己和东方胜的事情,小声的告诉了赵菲。

这一切沙母都看在眼里,她心中暗想:无力不起早,谁凭白无故给你送银子啊!“让你传话吧!”

不知道为什么,何云萱对东方胜的感觉非常的好,同时也能感受到对方发来的求爱信号,她激动了,仿佛又有了当年初恋的感觉,不胜娇羞。爱屋及乌,抓着东方晶玉的手,和她。还有他亲昵的说着话。

“是的!”

过了一会,东方胜文质彬彬的站了起来:“对不起,我要去下洗手间,晶玉啊,你好好陪你阿姨聊聊。”说着就走了出去。

沙母是一个机敏的人,她知道这些银锭对一个狱卒意味着什么。“这三名犯人可不是一般的犯人,我儿一定要把持住,不要淌了浑水。”

他前脚刚走,对上次‘验货’意犹未尽的赵菲,一把拉了同样激动的王琳琳就跟了出去。

“我正在想,这些银锭怎么办?”

刚从厕所回来的东方胜,看见两个俏丽的女孩子等在门口,心中一喜,找了个空的包间闪了进去。

“怎么办?送给司狱!”

随之,两个女孩子也闯了进来,带上门,冲过去,骑到了躺在了沙发上的东方胜身上。

“司狱的人不妥!”

东方胜不闪不避,定格似的看着跨骑在胸口上琳琳的下体,由于琳琳今晚穿着迷你短裙,跨骑的姿势使她的白色绵质小内裤完全展露出来,可能因为动作过大,内裤叉部皱折起,内裤的边缘还露出疏少的阴毛及一少半肥厚的外阴唇,东方胜见到此情竟,**巴猛然充血悄然勃起,而赵菲刚才一时情急刚好骑坐在他的**巴上面,硬竖的大**巴刚好顶中阴蒂,如其突来的刺激使赵菲打个冷颤,借着酒精的麻木壮大胆子,竟然用阴户隔着裤了在大**巴上磨动。

“那就直接送到刑部衙门。”

而琳琳这一头已经被东方胜伸手从裙底的内裤边缘摸着光滑的屁股、股沟,琳琳面色泛红,怕羞的闭着眼享受着美妙的快感。东方胜稍稍托起琳琳,把内裤叉部撇开,整户完全露出来,那一个光滑无毛的阴户上两块肥厚的外阴唇将整个小穴包得密密实实,只有一条嫩红的小肉缝,肉缝中间凸起一个小指头大的阴蒂。东方胜抬起头来埋琳琳股间,用舌头挤开肥厚的阴唇,在肉缝中来回舔撩阴蒂及阴道口,在舌头接触阴户一刹那琳琳全身一颤,**皮疙瘩全出来,忍不住“呜……”一声呼出来,也不进理会赵菲在场。

小沙没有吱声,好像默许了母亲的这个提议。

赵菲回头看见东方胜已经帮琳琳口交了,再低头一看东方胜那竖起的帐蓬,禁不住用手抓住捏紧、松开再捏紧、松开的玩弄着,**巴受到外来的刺激更硬了还时不时在赵菲的手跳动。

结果是,小沙将满以为装的是食物的食盒在第二日早晨送到刑部衙门。

好棒 啊快一点 好深哦
好棒 啊快一点 好深哦(图文无关)

“赵菲……门……门……呼……没锁……”琳琳在享受美妙快感的同时还有一丝清醒。

“朱大人,在下将这个食盒交与刑部。”

赵菲慌忙过去,打开一丝门伸头出门外对女侍应说“我们包这个包厢,朋友喝醉了不要进来打搅”

代理刑部尚书一职的朱颜赤正在当班,他奇怪地问:“食盒有什么问题吗?”

“是的,小姐,你们需要些什么吗?”

“韩丛生的儿子韩承让送到我家的食盒里装有银锭与一个信笺。”

“暂时不要了,要的时候才叫你们……”

“什么意思?”

赵菲反锁了门,走到沙发前跪蹲下,边喘着急速的呼吸边脱掉东方胜的皮鞋、皮带褪掉裤子,东方胜的下身已经被脱光了,硬竖向天的大**巴差不有十七八公分长,暴涨的龟头血红发亮更加显眼,赵菲伸出手指轻轻划过龟头,大**巴立刻跳了一下,禁不住含住了龟头,用温湿的绵舌在龟头上卷舔,东方胜头一松离开琳琳的阴户倒在软软的沙发上“哦……”腰间向上一挺,三份二的**巴插进了赵菲的小嘴中差点插到喉咙里,本来处于扎马状态的琳琳,全身一软坐到东方胜的面上“啪”淫液溅得东方胜满脸都是。琳琳站了起来慢慢地脱身上的衣服。这一边**巴被赵菲的小嘴套弄着,还用牙齿轻轻的碾咬龟头,用舌头撩舔凸槽,搞得东方胜全身一抽一抽的,差点就射了出来。

“韩承让让我替他传信。”

“哦……哦!!遥……慢…慢点……”

“传什么信?”

赵菲离开了**巴,走到东方胜这一头轻轻的笑了一笑。

“传刑部去汇银钱庄没有查到任何证据的消息,并转告他的父亲要顶住,不要认罪。”

性格比较外向的赵菲毫不怕羞的说“新爸爸,帮我脱衣服好吗?”

“好个韩承让,胆子可不小!”朱颜赤闻听此言十分气愤,他现在正为没有查到证据发愁呢,没想到要犯家属却借机四下搞活动。“岂有此理!

东方胜站了起来脱光了自己,抱着赵菲吻着粉颈、脸蛋、嘴唇、耳珠,温柔地解开了衬衫的纽扣,在温暖的胸膛吻了上去,脱了衬衫后伸手到背后挑开了文胸扣,米白色文胸应声脱落。

朱颜赤让手下将食盒拿到他的案几上,打开食盒发现里面确有银锭。并拿出银锭上面放着的信笺仔细看了看。

东方胜用力吮吸着乳头,赵菲舒服得咬唇皱眉,琳琳早已脱得一丝不挂,在东方胜背后紧抱着,一双娇乳火热的、软绵的压在背磨动。琳琳在东方胜的后颈处一住地喷着粗重呼吸,痒痒的、暖暖的、温和的舒服极了,还将发烫的红脸贴在他的肩上。东方胜一直向下吻去,解开紧身牛仔裤的裤纽,“吱…”拉开裤链里面是一件黑色花边网内裤,凸起的阴埠有的毛顽皮地穿过网孔伸到内裤外,毛、裤一色。东方胜隔着内裤吻在凸起的阴埠,双手艰难地褪下紧窄、贴身的牛仔裤到脚跟,赵菲左右脚互助自己脱了波鞋踢掉裤子,东方胜又复而脱掉她的内裤,此三人身上都是一丝不挂,赵菲和琳琳各有不同各有风味,琳琳一头油亮的秀发垂下至颈处,适中的乳房,又大又白又滑又嫩的屁股看了也发硬,淫穴处的淫液有如泉眼源源不断顺着大腿流到脚跟;赵菲属于健康运动型那种,漂亮的长发扎了个马尾,乳房丰满,修长的双腿,外阴唇比琳琳的大、长。

朱颜赤知道这个小狱卒没有撒谎,是一个非常忠于职守的狱卒。他马上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此时东方胜的阳具没有外来的刺激,慢慢地褪了一点不过仍是很硬挺的。东方胜坐在沙发上,赵菲跨站在沙发,下体正好在东方胜的面部根前,东方胜抱住赵菲卖力地舔撩着春液泛滥的阴户,赵菲双手抱着他的头,身体抖动着;琳琳也走了过去跪了下来用嘴含住**巴一上一下的套弄着,很快大**巴又变得凶狠异常,琳琳早已忍耐不住,站起转身把大屁股跷了过去,用那淫液滴滴的小穴对准龟头,“滋”一声整根大**巴被坐进穴内,直抵子宫口,两行白色的淫液随着**巴流到东方胜的毛肤。

“沙金。”

“呜……”琳琳稍前倾的身体开始一前一后,一起一落的坐动,肥厚的阴唇被大**巴撑开展现了嫩红的肉缝,每一吞吐都括出大量的淫液,并刺激着阴蒂,琳琳全身不住的颤抖。“嗯……哈……”的内向叫床声不断。

“沙金?好听的名字!你父亲给你起的吗?”

“啊……啊……大力点……哦……”很大声的叫声,这不是琳琳的声音,赵菲已经抽搐了她在东方胜的舌头和两根手指挑逗下,已经到达顶峰--第一次高氵朝喷出很多淫液,阴道里面收缩蠕动着全身都起了**皮疙瘩,长阔的外阴唇也向阴道口处收缩着,很快的,软趴倒在东方胜胸前,淫水流在东方胜的身上流向肚脐。

“是的,是我父亲给我起的。”

琳琳已经加快了速度,“啪、啪、啪、啪……”急切的肉体拍击声夹带着“苛…苛…苛……苛……”的喘息声及“呜……呜……呜……呜……”的欢呼声好像唤醒了赵菲,赵菲睁着半朦胧的媚眼,喘着仍持续高氵朝的粗气,狂吻着东方胜。

“你的功劳我记下了,望你在狱内继续努力,严防死守,不让任何小人有可乘之机。”

“喔、喔、喔、喔……”急速的、有节奏的叫声,琳琳即将到达高氵朝。

“小的尊命!”

“啊……..”很长的叫声,琳琳一屁股坐没大**巴不再套动,浑身上下不停的颤栗着,阴道一缩一缩的夹吸着**巴,竟然发出很微小的“滋…滋…”声,夹带一股又一股的热流,阴精不断滚出……好坐得僵直的身体显得巨乳更挺拔,用力仰着头,张开的小嘴向着天花板,在喉间呼出的欢叫声泄出了体内的抑压。

朱颜赤拍了拍沙金的肩头语重心长的说:“如今,忍受清贫恪守节操的人实在不多。好好珍惜你的名节,将来会有好报的!”

东方胜扶托起瘫软的琳琳,坚硬凶狠的大**巴慢慢从小穴内拔出,每拔一两公分琳琳就发出“哦、哦、”的短促叫声,拔出**巴的小穴没有马上合拢,穴内淫液及阴精点点滴出。刚解放的**巴,被赵菲回手一抓,身体往后一坐,在赵菲用手的引导下,那根粘满琳琳那些白色的淫液“滋…”一声插入了一半,赵菲的小穴更窄“啊……虎,……啊……终于……进去……了……”赵菲一边低头看着插入的情竟,一边浪叫着。此时琳琳坐到东方胜身旁头挨在东方胜的肩上,重重地喘息着享受着高氵朝的余韵。**巴在赵菲的努力下终于整根插没穴内,开始慢慢地套动来,虽然有淫水的润滑,但由于小穴太窄,一下子还没有适应巨大的**巴,所以每一抽起及每坐插都看得出赵菲是很费力气的,并且次赵菲耸起屁股时感觉到阴道深处被大**巴以抽空式吸扁,而坐插时被压迫的气体胀实实,小穴因为气压时不时“啪啪”地有如放屁声。

一个刑部大员,给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狱卒这么大的鼓励,沙金也知足了。

二三十下后渐渐轻松了,赵菲的叫声不绝,火烫的红脸贴在东方胜的胸膛上,跷起的屁股像捣米似的,飞快的套动长抽长插,东方胜也极力配合,快速上挺,左手捏弄着赵菲的乳头,右抓住琳琳的巨乳摸弄着,琳琳伸嘴含住赵菲的一个乳头吮吸。

“从今日起,所有去牢内的官员、亲戚、朋友一律禁止!”

赵菲在被夹击下“啊……我……啊………来……了……啊”阴道急速的收缩,插停花心前的龟头被不断喷出的炽热的阴精淹没。阴茎被越夹越紧,就好像被一个很大的手抓住并越抓越紧……

朱颜赤知道现在有人开始为徐洪说话了,这股风不能不刹。他为此发出刑部1号文件:即日起,禁止官员、朋友、亲属一概人等探视徐洪、韩丛生、曹可俭三名要犯!

“菲……我也……来了……”

这个文件说得具体又有力度,显示出刑部对此案的极大重视。也给蠢蠢欲动者一个威慑。

“新爸爸……射进来……没关系…………哦…我要…啊………要……要你的……精…”

朱颜赤现在最怕的就是官员们搞活动,徐洪在朝庭是有势力的。他拉帮结伙在朝庭之上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利益集团。这些人不同程度上得到过徐洪的好处,知道徐洪若倒下意味着什么。所以,此时,他们都在暗中搞活动,为徐洪无罪制造舆论。

龟头好像还击似的,一股股火热的精液射向花心,烫得花心再次跳动收缩,赵菲又一次高氵朝。“啊………啊……新爸爸……好……舒……服,……飞……我……飞了……”

朱颜赤将写好的文件交给刑部的一个主事:“你将这个文件宣布完后马上贴在牢房的门口,禁止一切人接近徐洪等人。”

激情过后的三个人,急忙收拾停当,回到自己的包间,大家有闹聊了一阵,始各自回家。

“好的!”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lishixiaoshuo/625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