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缸里的激情-100篇经典短篇小黄txt

 好书推荐及理由   2019-04-27 22:40 

100篇经典短篇小黄txt
100篇经典短篇小黄txt(图文无关)

高志欣放下东西,就匆匆来到卫生间,在澡盆里调好了温水,脱光了衣服,把身子泡在温水里,吸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道:“真舒服呀!”便在卫生间里洗起澡来。

“当然,我若成功是离不开贤弟帮助的。”

高志欣正在洗澡,就听门一响,知道是刚才去停车的杨辉进来了,就道:“杨辉呀,欣姨正在洗澡,你先看会电视。”

“小弟何德何能去帮助师兄?”

就听杨辉道:“欣姨,我要小便呢!”说着卫生间的门就被杨辉给拉开了。

“有帮忙之处。”

杨辉一进卫生间就拉开裤子拉链,看了正在浴缸里洗澡的高志欣一眼,笑道:“欣姨,我实在憋不住了。”说着,从裤子里掏出大**巴,对着坐便哗哗地尿了起来。

“请师兄明言。”

杨辉甩了甩**巴上的尿珠,把**巴往裤裆里一塞,一屁股坐在浴缸的沿上,搂住高志欣的脖子道:“欣姨,你后背还没搓吧,我给你搓搓。”

“那日赵冉将慧心客栈的银子拉到汇银钱庄后,那些银子去了哪里?”

说着,双手从高志欣的腋下伸过去,把高志欣从浴缸里架了起来。高志欣见状也就顺势转过身去,伏在墙上。杨辉拿起一块毛巾,把上面抹上浴液,一手扳着高志欣的肩膀,一手在高志欣的后背上搓了起来。

“没有流到别处,作为钱庄的存银留在钱庄了。”

当搓到高志欣的屁股时,杨辉把毛巾扔在一边,把手放在高志欣的屁股上一边摸着一边道:“欣姨,看你都四十来岁的人了,你的屁股怎么还是这么丰满、这么圆滑呢?”

“这些银子都成了汇银钱庄的流动资金了?”秦江月惊异地问。

高志欣笑道:“别耍贫嘴,要搓就快点搓。”

“没有!这些银子变成了银票。”

杨辉也笑道:“还能快搓吗?看着欣姨这么美丽动人的屁股,我的**巴都硬了。”说着,把搭在高志欣肩膀上的手就伸到了高志欣的乳房上,把摸着高志欣屁股的手从高志欣的屁股沟伸到了高志欣的阴户上。

“谁的银票?”

高志欣被小子的手在阴户上摸的叹了口气道:“好小子,先别抠欣姨的穴了,你也忙了一天,正好进来也洗洗,一会爽爽,看你一次能干多少下。”

“不知道。”

杨辉听了笑道:“遵命,欣姨!”说着忙将自己的衣服脱光,挺着大**巴就跳进浴缸里,一把把高志欣搂在怀里。

郭四见秦江月对赵冉那日在在慧心客栈拉回的银子非常在意,疑惑地问,“师兄知道此事?”

高志欣笑道:“你就不能轻点,看溅得满地是水。”

“一知半解而已,你不知道慧心客栈的那些银子来自何处吧?”

杨辉吐了吐舌头,笑道:“姨,咱俩就在水里干穴,正好还可以给你洗洗穴。”

“听赵冉说,是捣卖茶叶的钱。”

高志欣笑着打了杨辉的头一下道:“尽是胡说,给姨洗什么穴,再说你拿大**巴那叫给姨洗?呀,那叫干欣姨的穴。”

“捣卖茶叶?”秦江月有些惊异,“他还做茶叶生意?”

两人的淫话聊得杨辉的**巴越发硬了,就一把将高志欣按倒在浴缸里,只露个头在水面上,而杨辉则骑在了高志欣的身上。杨辉跪在高志欣的两腿间,手握着大**巴,借着水的润滑,嘴里说着:“姨,我把大**巴干进你的穴里去了。”话语间,噗哧一声,粗大的阴茎齐根就捅进高志欣的穴里。

“是的,他们除了捣卖茶叶有时还捣卖马匹。他们经常搞一些俏货,获得重利。”

高志欣虽然分泌出一些淫液,但还不是太多,多亏有水起了润滑的作用,但也被杨辉捅得哼唧了一声。

“后燕的政权已落入小人之手,君不明,臣不贤,后燕的百姓深处水火之中。徐洪之流无功无德权倾朝野,为国为民的忠良之辈不断遭到陷害,朝中能臣已寥寥无几。如此下去,后燕离亡国已经不远。”秦江月从银子一事转到时政上,对时政发出心中的感慨。

刚开始,杨辉每抽插一下,杨辉和高志欣嘴里还数着:“1、2、3、4、5”,过了二三十下,高志欣的穴里被杨辉干的淫液不断的分泌,越来越多。杨辉也有意加快抽插的速度,让高志欣数不过来,结果两人谁也不数了,只是呼呼气喘着干穴。

“徐洪依仗妹妹的权势,凭借三寸不烂之舌,玩转冯距,冯距成了他的傀儡。他杀死盖世英雄沈世雄,置后燕于危亡,徐洪死有于辜。小弟痛恨徐洪之流,也恨自己无力回天。”

由于杨辉抽插的幅度太大,基本上是把**巴全抽出来,再齐根捅进去,结果把浴缸里的水弄得卫生间的地上快发水了。

“英雄所见略同,你我兄弟二人对朝政都有同感,此乃我们合作的基石。希望贤弟为兄两胁插刀,为兄愿为忠臣良将洗清冤屈。”

高志欣哼唧道:“好小子,干的欣姨舒服死了,不过不能这么干穴了,再这么干,你一会就没水洗澡了。来,欣姨撅起屁股,你从后面干欣姨的穴吧。”

“只要有利于民生与社稷,为兄托咐之事小弟在所不辞。”

杨辉听了道:“行,欣姨想怎么干穴小子就怎么干穴。”说着把**巴从高志欣的阴道里抽了出来。

“那好,我现在就委托贤弟去核实汇银钱庄的银票,看看有没有徐洪、韩丛生名下的银票。”

高志欣从浴缸里站了起来,扭身扶着浴缸的沿,撅起屁股,杨辉搂着高志欣的屁股,把**巴又从高志欣的屁股后面插进高志欣的阴道里抽插起来。

“好的,我遇机会查一查。”

杨辉一边抽插一边笑道:“啊哟,欣姨,我干了多少下了,是不是快到五十下了?”

“此事交给贤弟,为兄非常放心,望贤弟不负为兄的期待。沈将军进京催讨军饷,徐洪唯恐事发,恶人先告状,以不实之词陷沈将军于死地……”秦江月说到此,悲愤难抑,眼中泪光闪闪,“沈将军死得实在太冤,天下有良知的人无不悲痛。一个战功赫赫的大将军竟死在小人之手,是可忍,孰不可忍!”

高志欣在前面被小子干的一耸一耸地笑道:“呸,还干五十下呢,我看一百下也有了。”

“小弟也替沈将军感到冤屈,沈将军不但自己被杀,连家人都未幸免。此千古奇冤,如不昭雪,天理难容!”

杨辉笑道:“那我不行了,我得把**巴拔出来了。”说着将阴茎从高志欣的穴里就抽了出来。

“替天行道,是义林的宗旨。我要沿这条路走下去!”

100篇经典短篇小黄txt
100篇经典短篇小黄txt(图文无关)

高志欣挥手拍了杨辉一下,笑骂道:“你逗欣姨呢,你把欣姨干的淫水哗哗淌,就不干欣姨了,没门!”

“如此看来,师兄所托之事一定与军饷有关?”

杨辉笑道:“我骗你呢,像欣姨这么嫩的骚屄,我怎么舍得不干呢!”说着又把**巴干进高志欣的穴里抽插起来。

“师弟如此忠诚,为兄不好隐瞒下去。徐洪的军饷发出后,沈将军没有收到,军饷在途中被盗匪所劫。刑部与兵部迟迟破不了案,军中士兵无米下炊。山穷水尽之时,沈将军不得不进京讨要军饷……后来的事我不说你也知道,沈将军被诬告谋反。”

杨辉双手搂着高志欣的腰,把屁股使劲地前后耸动着,嘴里还“嘿!嘿!”

“岂有此理……大逆不道的鼠窃之徒无法无天!仁兄挺身而出,抱公义于一心,沈将军的冤案定有出头之日。”

地喊着号子。高志欣腾出一只手来,向后拍了杨辉的屁股两下,嘴里笑骂道:“死鬼,干穴就干穴呗,喊什么号子呀?”

“但愿如此……有贤弟扶助左右,为兄有信心亦有决心,不替沈将军复仇誓不为人!”说完,秦江月嗖地拔出腰中剑向前劈去,只见寒光四起,一阵凉风飘过。

杨辉笑道:“我一使劲就得喊号子,我为什么使劲呢?因为欣姨的骚屄实在是太紧了,我不使劲,我的**巴就拔不出来、捅不进去呀!”

“为沈将军复仇!”郭四受秦江月的感染也大喊一声,“为天下良臣复仇!”

高志欣听了,哈哈地笑了起来:“乖小子真会说话,欣姨听了心里美滋滋的,好,那就喊着号子使劲干欣姨的骚屄吧。”

兄弟二人谈得很尽兴,秦江月为自己结识了一个师弟兴奋不已。他告别了郭四后,离开了郭家。

两人又干了一会,高志欣道:“杨辉呀,欣姨不行了,这么站着干穴,欣姨又被你给干累了。咱俩干脆到地上干穴吧。”

沈世雄死后,徐洪安插了自己的堂弟徐真去了晋阳,接手了镇国大将军的职位。此时,大将军的职位已是一个烫手的山竽,内忧外患,山穷水尽。他去晋阳时,徐洪给他带了二十万的饷银,这二十万的饷银没过多久就花光了。如现晋阳的工事已被迫停工,几十万士兵缺衣少食,军营里怨气冲天。

杨辉听了笑道:“欣姨是枪,你指到哪,我就打到哪。”说着从高志欣的屄里把**巴抽出来。两人就从浴缸里出来。

“他妈的,老子不侍候这个‘猴‘了!”一名士兵无法忍受饥饿,将手中的长戟叭地摔在地上,“挺尸!”

高志欣也不管地上凉不凉,顺势就躺在瓷砖地上,叉开两腿,伸手往自己的阴户上摸了一把,笑道:“看你,杨辉,又把欣姨干得出了这么多的骚水。”

“猴”指的就是徐真,徐真长得獐头鼠目,神叨叨的样子,兵士们就给他取了“猴”这个绰号。自他接手以来,士兵们常常挨饿。徐真不好意思去向堂哥要军饷,他深知自己的大将军职位是堂哥赏的,他只有听命的份。

杨辉跪在高志欣的两腿之间,用手掐着自己的阴茎笑道:“我还没怨欣姨的屄太紧,把小子的**巴勒的通红呢!”

但是,士兵不吃饭是要饿死的呀,没办法,他只好让伙头军们杀战马。不多久,战马杀光了,士兵们又开始挨饿。人急造反,狗急跳墙,有了这一个领头的许多士兵都学他的样将长戟摔在地上以示抗议。不抗议也不行啊?没有吃的,几天不就饿死了?

高志欣美滋滋地打了杨辉一下笑道:“就你会说话,那还不是你的**巴太粗了。”

徐真是一个不懂军事的人,战马杀光了,你这个军队还有什么战斗力?你的士兵都饿死了,你不就成了光杆司令?可这个徐真搽粉上吊死要面子,就是不敢向徐洪要军饷。他可能记得沈世雄就是因为要军饷被砍了头,这军饷是万万要不得的。但是,士兵们摔武器,骂声连天他不是听不到看不到,他只是听到也当未听到看到也当未看到。直到把士兵逼得揪住他的脖领将剑贴到他的脖子上他才老实认真。

说笑间,杨辉俯下身子,用手扶着**巴对着高志欣的阴道口,憋了一口气,缓缓地将粗大的**巴再次干进高志欣的穴里。高志欣“哦”了一声,跟着叹了口气道:“好小子,真粗呀,舒服死欣姨了。”

“是!我去!”眼见冰冷的剑架在了脖子上,稍不留神脑袋就落地,这时的徐真才如梦方醒,“我马上就去要军饷!”

杨辉把高志欣的两条大腿扛在肩上,也不说话,猛地快速抽插起来,只听“噗哧、噗哧”之声一声比一声快。高志欣顿时就感到双目一阵晕眩,嘴里“哎呀哎呀”的叫个不停,话也说不出来了。杨辉毕竟年轻,有长劲,并不是一时冲刺,而是以刚快的速度继续抽插高志欣的阴道。一会功夫,高志欣嘴里的“哎呀”声就变成哼哼声了。接着高志欣就一把搂住杨辉的脖子,屁股象筛糠般的向上乱耸,哼哼声又变成“嗷嗷”声,不自觉地大叫起来。

这一次徐真不要军饷不行了,他还能呆在军营里吗?那些士兵马上就能吃了他!吃活人的事在战争中还少见吗?“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这大将军可不是好当的……”

杨辉被高志欣搂得太紧,不得已俯下上身,把胸膛贴在高志欣的两个大乳房上,下身却和高志欣的阴部离开一定距离,一是方便自己使劲抽插,二是方便高志欣向上耸动屁股。两下相合,肉与肉相撞的“啪啪”声不绝于耳。当杨辉把**巴又一次狠狠地顶进高志欣屄里深处的时候,高志欣终于被小子粗大的**巴干得高氵朝来临,在一阵头晕目眩下,全身的快感汇集到子宫,又从子宫喷涌而出,随着阴道一阵阵不自觉的收缩,浓浓的阴精不断狂泻,尽情地冲刷他的大**巴。

“卑职拜见尚书大人!”

杨辉被高志欣的高氵朝弄得也是情欲如焚,加上高志欣阴道不断地紧缩,紧紧的将杨辉的**巴夹住,接着又是阴精一阵阵的烫慰,年轻的杨辉怎么还能忍受的住?只好再次加快抽插的速度,以期也达到快乐的颠峰。

徐真见到徐洪那一刻,头都不敢抬,甚至手都有点哆嗦。

高志欣还没有从快乐的颠峰上下来,几乎又被小子一阵猛烈的抽插送上另一个颠峰,高志欣只有紧紧抱着小子,嘴里不断的呻吟道:“好小子,好小子。”

“所来何事?”徐洪拿着官腔以居高临下的眼神望着跪伏在地的徐真。

杨辉此时觉得腰间一阵阵酸麻,那种控制不住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嘴里叫了声:“来了!”便将阴茎死命地往高志欣的阴道里捅了进去,粗大的龟头竟将高志欣的子宫口顶开,两人同时大叫一声,杨辉便突突地把精液尽数射进高志欣的子宫里。

“军中已无粮,士兵们马上就要造反……”

时间如停止了一般,许久才听到两人同时长长的喘了一口气。两人脸对脸,一丝征服的笑、满足的笑写满小子杨辉的脸上,一丝妩媚的笑、爱怜的笑挂在高志欣的嘴角。

“二十万的饷银怎么花得这么快?”徐洪一听饷银两个字马上火起,“你们是怎么花的?”

高志欣轻轻地笑道:“好小子,精液射得欣姨屄里那都是,还把大**巴插在欣姨的穴里赖着不出去干什么?”

“禀告大人,军饷一分一毫没有错花,也没有浪费。军中无米下炊不得不杀战马充饥。如今,战马已经杀光了,士兵们实在没有吃的了。”

杨辉笑道:“哪里是赖着不出去,明明是欣姨的穴夹住小子的**巴不让出去嘛!”

“战马都杀光了?”直到此时徐洪才知此事的重大。部队若将战马杀光,那么敌人一旦攻入,岂不束手就擒?国库庞大的开支就是军饷,徐洪以为他这个户部尚书要想借职务之便贪污钱款最好就是克扣军饷,克扣军饷不易露出马脚。怎奈徐洪胃口太大,一下子就想吃掉军饷的四分之一!这后果多严重?就连他这么狠毒心肠的人都有点不敢面对了。他的脸上冒出了一层冷汗,低声说道,“今日就派人送军饷,你马上回去镇压捣乱的士兵。”

高志欣嗔笑着打了杨辉一下,搂着杨辉把嘴凑了过去,杨辉也把舌头伸进高志欣的嘴里,亲吻了起来。好一会,高志欣吐出伸进小子嘴里的舌头,笑道:“好啦,杨辉,咱俩再进浴缸里洗洗,我们休息一会,就该回去了。”

“步子迈得是有点大了!”徐真走后,徐洪冷静下来。他深知自己贪腐之心过于急躁,差点酿成大祸。沈世雄的嘴堵上了,上万士兵的嘴能堵上吗?

杨辉这才不情愿的把**巴从高志欣的穴里抽出来,两人从新在浴缸里清洗起来。

就在士兵即将造反之际,户部一百万两的军饷送到了军营。这一百万两的军饷都是从国库中提取出来的。一百万两的白银从国库中拿出来简直就要了徐洪的命,他那个疼啊!没办法呀,战马都吃光了,这要是传扬出去,他的脸往哪放?为了脸面他不得不放一百万两白银。但如此一来,工部的河道款、黄河水涝的难民救济款都不能如数到位,必须得拖欠。还有朝庭官员的俸禄也不能按期发放了。这是拆东墙补西墙医得眼前疮剜却心头肉之举。这会儿,徐洪的头胀了两倍,他不知道怎么办了。他后悔自己的鲁莽,恨自己有那么强烈的报复心。若没有强烈的报复心,或许他不会找人抢劫军饷。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haoshutuijian/627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