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干美女-100篇经典短篇小黄txt

 好书推荐及理由   2019-04-27 22:40 

100篇经典短篇小黄txt
100篇经典短篇小黄txt(图文无关)

张柔笑道:「白娜,你先把衣服脱了,咱先看看这一个好东西。」

摔倒后秦欢并没有觉得有多痛,没想到回去不多时脚踝就肿了起来,并且疼痛难忍。

说着,拿出买来的录像带放进录像机。只见是一盘外国的,画面上一个金发碧眼的漂亮女郎正仰躺在床上,浑身一丝不挂,两个大乳房特别尖挺,一只卷毛大狗趴在女郎身上。

“怎么后反劲?”秦欢看着自己红肿的右脚觉得很奇怪。

镜头拉近,照出阴部特写,卷毛大狗那粗粗的红红的阴茎正插在金发女郎的阴道里快速抽动,金发女郎快活地呻吟着。

冯弘呢,看到秦欢的那只脚肿得吓人,马上就喊:“传御医!”

张柔笑道:「白娜,咱俩也不是什麽外人,感情又好,以前就经常在一起被大**巴干咱俩的穴,也没什麽隐瞒的。我觉得好的事,我能把你落下吗?说句真的,和我这条大狼狗干穴,那滋味真是无法形容,过瘾!,你刚才也看到了,多舒服啊,要在我家啊,我的秘盒里这东西,大把,全是女儿和狗的,我能弄这些事啊,是有教材的」

身边的侍从曲靖马上答道:“哎!”

白娜笑道:「哎呦,张柔,你还真想让我当一回母狗呀。」

很快御医被请来了,他马上察看了秦欢的伤情。看完后,说:“骨头完好,伤到筋了。但无大碍。吃点消肿的药再敷上止痛的药贴即可。”

张柔笑着扑到床上,把白娜搂在怀里,将手从白娜的衣服下摆伸进去,摸着白娜两个大乳房道:「白娜,我先当一回母狗让你看看,看看我怎麽和我的宝贝大狼狗干穴,然後你再当母狗让我的大狼狗使劲干你的骚穴,它能把你干的汪汪叫。」

说完,御医马上开贴子。开好后递给冯弘嘱道:“城北永寿堂有。”

白娜听的春心荡漾,笑道:「那你就快点表演吧。」

这名御医姓齐名元,对骨外伤很有研究。机灵的曲靖将他找来让冯弘很放心。

张柔笑道:「哎呦,怎麽?白娜,你还着急了?」

“到账房那取点钱速去速回!”冯弘将贴子交给了曲靖作了叮嘱。

白娜笑着打了张柔一下:「死骚穴,敢笑话我。」

御医与曲靖走后,看到秦欢红肿的脚踝冯弘很是生气:“天底下有这么巧的事吗?不早不晚,就在回来的路上?一定有人看到你去了毓秀宫。为什么别人没有硌到偏偏是新入宫的太子妃?这个人也太阴狠了!”

两人说笑着从床上爬起来,把身上的裙子、衬衫、乳罩、裤袜脱了个精光。

“嘿,这有啥?不过是硌硌脚而已,小事一桩,哪值得大惊小怪?”看到冯弘为此发脾气,秦欢觉得很不值当,“谁也没有亮出刀子来害你。你在这儿生一肚子气,这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大狼狗正蹲在地上看着录像,张柔打了一个呼哨,大狼狗就迫不急待地忽地窜到床上,吓得白娜叫了一声。

“这么败运的事任谁不得多想?这可是大婚的第二天啊!秦小姐,你的心可真大!”

张柔笑道:「白娜,别怕,我这条大狼狗特通人性。来,宝贝,给你白娜姐舔舔穴。」

“心不大又怎样?还能因这点小事将天下人都杀光吗?”

白娜笑道:「张柔,我不敢,别咬我一口。」

“我的爱妃,你以为这是小事吗?错矣!”冯弘煞有介事地说,“这可不是哪一个小孩子心血来潮搞的恶用剧,而是一个阴险狡猾之徒的所为。”

张柔笑道:「白娜,没事。」

“有这么严重?”秦欢看到冯弘振振有辞,觉得很好笑,“我怎么没想到?”

说着压在白娜的身上,两手分开白娜的两条大腿,把白娜的阴部露出来。那大狼狗伸出长长的大舌头,先嗅了嗅白娜的穴,便上下左右地舔起白娜的穴来。白娜刚开始叫了几声,吓得一动也不敢动。但狗的舌头又热又软又长,没舔几下,白娜的穴里就流出淫水来。

“你没想到,是因为你以前没有生活在皇宫里。从今日起,你就会领略到皇宫里的明枪暗箭。阴险狡诈。”

大狼狗舔着白娜的淫水,更加起兴,把个大舌头顺着白娜的穴缝上下使劲地刷着白娜的穴。

“那你说这个阴险狡猾之徒的目的何在?”

没一会,白娜就呻吟起来:「张柔,真舒服,太刺激啦。哎呦,使劲舔,把姐姐的穴里舔出更多的水,好让你干。张柔,它的舌头真长真热呀!」

“如果我不是太子,很多很多一切一切都不会发生。”

张柔趴在白娜的身上,亲了一下白娜,笑道:「白娜,怎麽样?我说的没错吧?」

“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不明白?”

白娜呻吟道:「没错没错。哎哟,轻点。太舒服了!」

“要解释吗?”

张柔笑道:「白娜,你刚才好像说让胖胖叫你姐姐,那你不成了母狗了吗?」

“当然!”秦欢笑了笑,“我哪知道你深奥的理论精髓是什么?”

白娜笑着打了张柔一下:「就你狗嘴说,我就是母狗,你也跑不了。汪汪,我咬死你!」

“我本打算详详细细地说给你,没想到你在取笑我,恕本太子不敬,不奉陪了。”说完,冯弘转身要走。

张柔笑着把脸贴过去,把舌头伸进白娜的嘴里,吻了起来。白娜也伸出舌头在张柔的嘴里吮起来。

“停!停!停!谁取笑你?哪一个敢取笑你?取笑你的人得有多大的胆子?你是当今太子啊!”

下面的大狼狗由於白娜的淫汤浪液分泌太多,越舔越起劲。

“没人敢取笑我?看你的眼睛就知道你在蔑视我!”

俩人吻了一会,张柔吐出白娜的舌头,气喘道:「白娜,咱俩都是母狗,咱俩等一会都让这条大公狗干咱俩的小嫩穴,行吗?」

“我的眼睛能散发蔑视的目光?头一次听说,臣妾总算长了一回见识。谢太子殿下的谆谆教诲。”

白娜也气喘道:「我愿意当它的小母狗,快点让狗**巴干我的狗穴吧!张柔,你看我的狗穴是不是都湿透了?」

见秦欢一直在捧着他唠,冯弘又有话了:“既然你如此信任我,我就不能辜负你的盛意。你不是长了一回见识了吗,我让你再长一回。从今日起,你不要离开碧螺宫半步。”

张柔笑道:「白娜,我还没叫大公狗舔呢,我的小狗穴就湿透了。来吧,白娜,我的狗穴太痒了,我先当一回小母狗,让你看看大公狗是怎麽干小母狗的。」

“笑话!这碧螺宫是我们的长久之地吗?据我所知,这里不过是为婚礼设的婚房,三天后,我们就要搬回东宫。太子殿下有何胆子留我在碧螺宫?”

100篇经典短篇小黄txt
100篇经典短篇小黄txt(图文无关)

俩人说着起身,张柔拿过一个枕头放在床中央,自己把屁股坐上去,仰躺在床上,叉开双腿,白娜坐在张柔的旁边,拿手顺势在张柔的穴上摸了一把,摸了一手的淫液,白娜笑道:「张柔,你的小狗穴水还挺多呀!」

“这……”冯弘一时间有点口吃,找不到合适的话来辩护。

张柔笑着摸了白娜的乳房一下,对大狼狗叫道:「胖胖,过来,看姐姐把小狗穴给你准备好了,你快过来拿你的大**巴干狗姐姐的小狗穴吧!」

“你若有胆量我就有胆量呆在这里不离开碧螺宫半步。”秦欢见冯弘已无话可说,也没有停住嘴,依然据理力争。

大狼狗早就等的不耐烦了,听张柔一叫,乐得汪汪叫了两声,忽地作人立状,只见跨下一条二十五、六公分长的阴茎又红又硬,昂然挺立,穴常人的阴茎大了许多。

“你刚我,看我有没胆子?即便我从前没有胆子,从今日起我也要有胆子,就因为你的这句话。我奏请父皇,留我在碧螺宫呆上一年,看他允不允。”说完,他转身又要走。

大狼狗轻轻一跳,跳上床,往张柔的两腿间一扑,将大**巴在张柔的穴上乱顶乱撞,把张柔弄的哈哈笑道:「白娜,你看它急的,来,白娜,你先熟悉熟悉咱俩的狗丈夫,把咱俩狗丈夫的大**巴对准我的小狗穴,我先和咱俩的狗丈夫来个人兽干穴。」

“停!停!停!我不过是与你开玩笑,碧螺宫也好,东宫也罢,我在哪都可以。如果因为我脚肿不离开碧螺宫半步,那是应该的,不是过份的要求。

白娜笑道:「行,我现在也不怕它了。」

“我也没说是脚肿以后啊!你现在正在脚肿,我说的一定与你脚肿有关,你可别想得太远了。”

说着伸手握住大狼狗的阴茎,惊讶地叫了一声:「哇,张柔,狗**巴怎麽这麽热呀?」

“赖!赖!赖!”

张柔笑道:「这就是为什麽和狗干穴过瘾的原因,它的大**巴能把咱俩的小狗穴烫得舒舒服服的。」

这两个人哪是在说事啊!分明是搞口水大战。冯弘以为稚气未退的秦欢对宫中之事一窍不通,万没料到小小的秦欢竟然知道皇宫中的不少规距。并且这个秦欢只要抓住理就不让人,是一个很难斗的人。

白娜笑道:「原来如此,来吧,张柔,我要把咱俩丈夫的**巴捅进你的小狗穴啦。」

“本太子算是了解秦家的大小姐啦!说不过,还躲不过吗?”说完,他转身又要走。

说着,把张柔的两片大阴唇分开,露出了粉红的阴道口,将大狼狗的阴茎对准了张柔的阴道,激动地道:「张柔,人和狗就要干穴了。」

“停!停!停!你走了,谁给我贴膏药?是小猫还是小狗?”

这时只见大狼狗感觉到大**巴碰到了阴道口,把腰往前使劲一顶,扑哧一声,整根狗**巴全部插进张柔的穴里。张柔哎哟一声,吸了口气。大狼狗可不管那许多,飞速地将大**巴在张柔的穴里插进抽出。

“无论是猫还是狗,我都不管!”冯弘甩了一句话还是向门口走去。

白娜惊讶道:「哇,狗干穴抽插的这麽快呀?张柔,我简直看不出狗**巴在你穴里是捅还是抽。」

这时,与冯弘走了一个碰面的桑妃不知为何来到了碧螺宫。

张柔这时已经被大狼狗干的美丽的脸上泛着潮红,呻吟道:「白娜,你不知道,狗干穴就这麽快,它是动物嘛。十个人加起来,也没它的速度快,速度快再加上狗**巴热,哎哟,啊啊,我宁愿让狗干我一分钟,也不让人干我一小时。啊,天呀,我,我,我要不行了,太舒服了,亲亲狗丈夫,使劲干你的狗姐姐,使劲干你的小母狗,啊,我是你的宝贝,白娜,看看,咱俩狗丈夫的狗**巴在我的狗穴里吗?」

“我听我的侍女说太子妃脚崴了,特意来看看。”

白娜哪见过这个阵势,听着张柔的淫声浪语,穴里又分泌出一滩淫水,伏在张柔的脸边,气喘道:「张柔,我也愿意当狗姐姐,我也当小母狗,我要让狗**巴捅我的狗穴,把我的狗穴捅烂。来,张柔,快让狗丈夫干干我的小狗穴,我还从来没和狗干过穴呢。」

桑妃尖锐的嗓音总是高八度,在她尖锐的嗓音中总是夹有甜兮兮的味调。让人觉出她的虚情假意。

这时大狼狗干穴的速度一点也没减,只见又红又粗的阴茎如捣蒜般在张柔的穴里飞快地干着。

但,桑妃的到来,让即将步入门槛的冯弘又折返回来。他似脑门洞开,心灵开窍般顿悟:“除了父皇之外别人都不知道太子妃脚崴了,为何桑妃说她知道?她说她的侍女告诉她的,难道她的侍女看到太子妃脚崴了?天气如此寒冷,翠波湖边并无一人。桑妃不是在空口说白话?难道置放卵石的人就是她?她这么忌恨我们吗?在我们大婚的日子里小试牛刀?如果这次成功了,没准儿还会有下一次。”想到此,他气不打一处来,酸冷地说:“桑妃娘娘如此关心太子妃,真让人感动。可是,你的关心是不是太过份了?”

张柔已由呻吟变成气喘了,嘴里哼道:「狠心的狗丈夫,你要把你的狗姐姐干死呀。哎哟,白娜,我的亲亲狗**巴,啊啊,不行了,干死我了。」

冯弘没好意明说,三个卵石就是你桑妃埋的。只能蜻蜓点水般点一点。

说着说着,嗷地一声,带着哭腔叫道:「啊,啊,舒服死了,不行了,我要泄精了,哎哟,来了。」

但桑妃可不是省油的灯,她马上觉查出冯弘的话里有话,她立即反问道:“太子为何出此言?难道我的关心是假的吗?”

说着,两手抱着大狼狗的腰,迎着大狼狗飞快的抽插,将雪白滚圆的大屁股没命地向上死顶,没顶几下,啊地一声,屁股重重地落在床上,只剩喘气了。

“真假桑妃娘娘自知!”

白娜见状,急忙抱着大狼狗的腰往後一拉,把狗**巴从张柔的穴里拉出来。又急忙跪趴在床上,把圆圆的大屁股对着大狼狗,扭头对大狼狗气喘道:「亲亲狗丈夫,来,我是真的小母狗,狗干穴不都是这个姿势吗,快来,我的狗丈夫,小狗穴都准备好了。」

“好你个冯弘,你也太无法无天了!你竟敢歪曲本宫!”

大狼狗本来在张柔的穴里干的挺过瘾,忽然被拔了出来,正要发火,见又有一个雪白的屁股在眼前,便忽地一声,扑在白娜的背上,两支前爪往白娜的肩上一搭,挺起粗大的狗**巴就往白娜的穴里捅。捅了几下,没捅进去,急的呼呼直叫。

“不是我歪曲,是非曲折老天定会看个明白。”

白娜气喘道:「亲亲,别着急,来,狗姐姐帮你把狗**巴插进狗姐姐的穴里。」

看样子,从冯弘的嘴里已经说不出好听的话来了,窘迫中的桑妃来个大撒泼,她坐在地上又哭又闹,声音奇大无比:“我的老天啊!你也太冤枉我的心啦!你快为我作主吧!我可受不了!”

说着,一支手支着床,一支手从跨下伸过去,握住大狼狗的大**巴,先在穴口磨了几下,然後把狗**巴对准自己的阴道口,把大屁股往後一顶,扑哧一声,狗**巴整个插进穴里去了。

桑妃以为,只有她敢于大哭大闹,才能证明她的清白,才能给自己找回面子。否则,她可怎么走出这个屋子?

白娜哎哟一声:「好烫,好粗哇。」

秦欢见此,觉得事情不宜闹大,毕竟这是他与太子冯弘的结婚吉日。她连忙劝道:“桑妃娘娘息怒,恕太子说话不够检点,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他这一次,把他说的话当作风吹过。好吗?”

这时大狼狗开始死命地干了起来。由於白娜是跪趴着,这个姿势狗**巴插入的更深,大狼狗每抽送一下,狗**巴都捅在白娜的子宫口,把白娜干的又疼又酸,便想往前爬爬,好让大狼狗干的浅一点。怎奈大狼狗两支前爪死死地压在白娜的肩上,令白娜一动不能动。

桑妃也是见风使舵的人,她看到秦欢在为她与太子调停,也就顺势停止了哭泣:“还是太子妃懂我心,知道我是真心实意。这么冷的天人家都在暖炉旁暖身子,我却跑来看太子妃,结果呢,我还被冤枉了。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haoshutuijian/627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