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暴挺进撞击-n男同时一女的h文片段

 好书推荐及理由   2019-04-27 22:40 

n男同时一女的h文片段
n男同时一女的h文片段(图文无关)

金霞的爸爸金敬书来了,见屋里没人,就道:「你们这两个丫头在聊什么呢?小霞,小娜,好几天没见你们,又想你们了。」

“我们马上就去面具店吧,”肖钢急切地说,“这个面具很重要,得由你自己来选。”

金霞笑道:「爸爸也会体贴人吗?」

“好吧!你马上雇一辆马拉车,我们这就去面具店。”

早就想和金伯伯干的白娜也笑道:「金伯伯只怕体贴人都体贴到咱俩的穴里去了。」

“好的!”

叁人一同笑了。

肖钢马上去了附近的客栈,雇了一辆马拉车。两人上车后不多时就来到醉香楼附近的面具店。

金敬书道:「屋里没人吗?」

赫!一进面具店,沈飞眼睛都花了,五花八门,各种各样的脸谱冲刺他的视觉,他惊呆了:“怎么这么多!”

金霞道:「怎麽,现在上班时间爸爸你也敢干穴?」

带在表面的假面有复古的,现代的,女的,男的,老的,少的,笑的,怒的,白的,黑的,真是应有尽有。那么,沈飞需要的人皮面具也是多种多样吗?

金敬书道:「哪怕什麽,没人会看见。」

人皮面具在另外一间大屋子里,也是种类繁多,应有尽有。

白娜道:「金伯伯真是色胆包天了。」

沈飞仔细地看来看去,好像也没有太中意的,真是挑花了眼。

金敬书道:「我实在是等不急了,你们看。」说着指了指裤子,金霞和白娜见金敬书的裤裆挺的高高的,都笑了。

“这么多,就没有你看上的?”挑了一会儿,肖钢问,“你倒底想要什么样的呢?”

白娜对金霞道:「你看金伯伯也确实急了,这样吧,咱俩留一个放哨,另一个到里屋去,怎麽样?」

“既英俊又秀气的那种。”

金敬书和金霞都笑着说行。

“有这种吗?”

金霞道:「你和我爸爸先进去,我在外面守着。」

“不是在挑嘛!”

这个药剂室是个串堂屋,外面是办公室,里面是药房。

功夫不负有心人,沈飞终于在繁多的人皮面具中寻到一个令他满意的。这张人皮面具既英俊又秀气,是沈飞意想中的人皮面具。

金敬书和白娜进了里屋,金霞把门一关,又用锁一锁,坐在外面看杂志。

“天隧人意,真有大哥想要的!”肖钢比沈飞还兴奋,“我就说嘛,这里千姿百态,应有尽有。”

金敬书和白娜进去後,金敬书见一排排的装药柜子,也没有合适的地方。

“你的确没有虚说,此地非常可来。”

白娜道:「有一个写字台。」

“我们马上就回去!”

金敬书道:「写字台也不行啊。」

“走吧!”

白娜想了想道:「这样,我趴在写字台上,你在後面站着干我的穴,咱俩都不用脱衣服,不挺方便吗。」

马到成功,第一步走得这么顺,让沈飞心里很是愉快。庆幸之余,他在想,当年父亲收下肖钢为义子不知何意,自己从未问过。如今看来,父亲当年的决定是多么英明啊!这个肖钢不但救了自己的性命,还在艰辛地为沈家翻案而奔波。他可真是有情有义之人啊!父亲在九泉之下,定有安慰。

金敬书道:「还是小娜聪明,这样最好。」

回到原来住过的破庙,沈飞用刚刚买到的一面铜镜照着,自己则把崭新的人皮面具粘在脸上。按人皮面具的边线,沈飞将人皮面具贴在下颌底下额上发际线的边缘。贴好后他仔细地照了照,发现他最担心的边缘线因头发的遮挡根本看不出任何破绽,下额底下的边缘线也因下颌的遮挡被忽视了。

於是两人转过几个柜子,来到写字台前。

“很好!”沈飞特别满意。这张面具不但改变了他的肤色,还加高了他的鼻梁,足以掩盖他原来的面容。

金敬书自己解着裤子,白娜简单,把裙子往上一撩,把里面的小叁角裤袜脱下来,揣进兜里,一撅屁股,两半雪白滚圆的屁股便现在金敬书眼前。

人类真是高级动物,适应生存环境的能力真是很强。此时的沈飞因人皮面具的精巧别致而兴奋不已,也许他的心中被“复仇”两个字占满,忘了他曾经是多么的威风,武艺高强能骑擅射,是天下闻名的射箭高手,忘了他曾经的英俊潇洒,忘了他曾温暖的家,忘了他昼伏夜行的艰辛的逃亡之旅……

金敬书脱下裤子,把手从白娜的屁股下伸到前面,摸着白娜的阴部,并把手指捅进白娜的阴道。

“带上这副面具,大哥好像后凉的人。”

白娜这时把上身趴在写字台上,并把两腿叉开道:「金伯伯,穴里出水了,干吧,小霞还等着呢。」

“何以这么说?面具上有标志吗?”

只见金敬书的阴茎像个炮筒,又粗又长,直挺挺的。

“这张面具的肤色比较黑,不是那种被太阳晒的那种黑,好像天然的黑。”

金敬书把阴茎从白娜的屁股下捅过去,两手从白娜的胯上绕到前面,拨开阴毛,找准阴道口,把阴茎慢慢地捅了进去,然後把两手放在白娜的胯骨上,说:「小娜,我要干了。」

“你说得很对,这张面具的黑一看就不是被太阳晒黑的,而是天生的。而我偏偏就喜欢这种天生的黑,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白娜点了点头,只见金敬书屁股往前一挺,两手往後一拉,扑哧一声,阴茎重重地捅到白娜的阴道深处。

“不知道。在我看来,它们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一个黑。”

白娜哎呦一声,喘了口气。金敬书此时也不顾那麽许多了,伟快地耸动着屁股,阴茎在白娜的阴道里快速抽动。

“在我看来就不一样了,我若天生一副黑面孔,证明我是荒蛮之地的人种,离我是沈世雄的儿子就太远了!这正是我要的效果。”

由於白娜的阴道里淫水不少,加之还是屁股对着金敬书,所以阴茎和阴道的摩擦声和金敬书的下腑与白娜的屁股的撞击声混合起来很响,叽咕叽咕,啪啪啪。

“是这样……”肖钢陷入沉思之中,过了一会儿他说道,“大哥果然厉害,心思缜密,深谋远虑,想得比我要远得多。”

白娜兴奋地呻吟着:「金伯伯,你的**巴真粗,干的小妹穴里好舒服呀。」

“小弟不要老是自谦,我不过是身陷困境,不得不深思。如果我不深思,做事随随便便,我这项上人头恐早就落地了。在其位,谋其政,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说得就是这个道理。

n男同时一女的h文片段
n男同时一女的h文片段(图文无关)

金敬书也气喘着道:「怎麽样?小娜,伯伯的**巴干的舒服吧,小娜,你的穴也真紧,伯伯干起来也舒服极了。」

“你是否还要置几件年青人的衣服?”

两人边说边干着。金敬书把阴茎往後抽的时候,两手往前推,往里捅的时候,两手往後拉,所以白娜被推拉得也像在耸动一样。白娜两手紧握着,满头秀发披散在脸上,仰着头,闭着眼,嘴里不断地哼哼着。

肖钢没把自己看成是沈飞的弟弟,反倒看成了沈飞的大哥,他一直在替沈飞操心。

一会工夫,两人都气喘嘘嘘了。

“当然,我是以崭新的姿态出现在人群中的。不买几件像样的衣服怎么行?只是,我一个王老头,又瘸又拐又弯腰去买年青人的衣服会让人产生怀疑的。所以,这几件衣服必须得由小弟去买。注意,一定要时尚些的。”说完,沈飞从腰中掏出钱褡子,拿出几锭银子递到肖钢的手上,“快去吧!”

金敬书一边快速地干着一边道:「小娜,我快要射精了。」

肖钢也是洒脱,接过银子后马上就走出了破庙。

白娜也哼道:「我也快泄了。」

不太长的时间,肖钢回来了,他买回了两件窄袖大袍,一件是紫色黑边,黑腰带,一件是黑色黄边黄腰带,外加紫色半臂、黑色半臂各一件,一顶嵌玉小银冠。

只见两人更快地捅着抽着,叽咕叽咕声越来越响。只听金敬书和白娜同时啊了一声,阴茎喷出一股白浆,阴道里涌出一股阴精,两人同时抖了几下。金敬书又干了几十下,才把阴茎抽出来,白娜也直起了上身。只见从白娜的阴道里淌出来的精液,顺着白娜的大腿往下淌。

“这么快就回来了?”望着肖钢手中的一个大包袱,沈飞惊异地说。

白娜擦完穿好衣服,道:「金伯伯,你等一会,我去叫小霞。」

“能不快吗?住在破庙里,既不遮风又不挡雨,为什么不快点结束这种狼狈?”

说完满脸幸福地走了。

“你是这么想的?大哥我真点儿谢谢你。”说完,沈飞从肖钢手中接过那个大包袱。

一会,金霞笑着进来了,道:「爸爸好手段,第一次把小娜干的舒服极了,以后少不了找你弄喽。」

“一共买了两件袍衣,两个半臂披风。”

金敬书道:「小霞也趴在这吧。」

“买两件呢?”说完话沈飞急忙打开大包袱,将里面的衣物拿出来放在门边的草堆上。“我来试试,看怎么样。”

金霞道:「哼,我知道,小娜都告诉我了,不知爸爸连干两枪累不累?」

黑色的大袍穿在身上再系上黄色的束腰,显得十分的威武凛然。肖钢乐得合不拢嘴,自夸道:“我就相信我的眼光不会错,你照镜子看一看,侠气十足,不但深沉还老练。”

金敬书笑道:「才干一个小娜就累了?笑话,何况小娜的穴真紧,干起来跟休息似的。」

“还用说吗?我让你买的就是侠士服,若没有侠气,还叫什么侠士服?”

金霞一撇嘴:「那小妹的穴你干起来就不舒服了?」

“对!对!大哥说得对。没有侠士之气,怎么能称得上侠士服呢?这件脱下来,再穿穿那件紫色的,看效果怎么样?”

金敬书道:「那哪能,你的穴也特紧,跟小娜的穴各有千秋。」

“我得走两步,然后再脱下来。”沈飞好像故意要开开心,手中拎着那把长剑,昂首挺胸地在草堆旁走了几步。

金霞笑了笑,趴在了写字台上。金敬书忙掀起金霞的裙子,退下裤袜,和干白娜一样,捅进去一刻不停,伟快地抽插起来。

“真帅气!像一个武艺高强的大侠。”

由於刚射精,所以干了千馀下还没有射精,把个金敬书累的气喘嘘嘘。金霞也娇哼连连,香汗淋淋,不时把个娇臀向後死顶。

“不是像,就是!”

又干了一会,金霞道:「爸爸,一会你射精时,就拔出来,射在女儿的嘴里,行吗?」

“对!对!对!就是!”

金敬书气喘嘘嘘地问:「那为什麽?」

这时,沈飞脱掉那件黑色的大袍又将紫色的大袍穿在身上。在肖钢的眼里,这件紫色大袍虽光鲜亮丽却没有那件黑色的绅士。他笑了笑,然后道:“这件大紫袍有点喜庆的味道,好像我们要有喜事降临。”

金霞道:「听人说,喝了男人的精液,会年青的。」

“这是你心里在作怪吧?你是盼望着有喜事发生。可事实上并不一定。”

金敬书点了点头,又飞快地干了起来。又干了叁百多下,金敬书道:「小霞,我快要射精了。」

“大哥,我有一种预感,好像我们从今以后会一路顺畅,一路攀升。”

说完从金霞的阴道里拔出阴茎,金霞忙转过身,蹲下身子,用嘴含住了金敬书的**巴,吮了起来。金敬书自己也用手撸着**巴,突然,金敬书浑身一抖,一股股精液射出,射到金霞的嘴里。

“会吗?”沈飞笑了笑,“小弟你真够乐观开朗,怎么竟想好事呢?”

金霞一边吮着,一边吃着,一会工夫,就把金敬书的阴茎舔的乾乾净净。然後两人同时喘了一口长气,舒服地啊了一声。

“不是我竟想,是事实在说话。你想想,京城这么大,方圆几百里,我怎么就能碰着你?这不是老天在保佑我们,这是什么?”

金敬书道:「小霞,你的嘴吃我的**巴,我舒服极了。」

“也是!我也在寻思,咋这么巧,就碰上了呢?我们本来互相没有说明各自去哪里,因为我们不可能在一起逃亡。但我们却走到了一起,这真是天意啊!”

金霞道:「爸爸如果喜欢,下次我就用嘴给你吸出精来。」

“天意真是神奇莫测的,几乎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金敬书道:「那太好了。」

“神祗这么保佑我们,我们不顺利都不可能。”

金霞道:「咱俩赶快穿好出去吧。」

“那我们就顺利吧!一会儿我穿上黑色的大袍请你到醉香楼吃一顿大餐!”

金敬书满足的点了点头。

“那赶情好!我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动荤了。”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haoshutuijian/627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