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淫妇的性事-n男同时一女的h文片段

 好书推荐及理由   2019-04-27 22:40 

n男同时一女的h文片段
n男同时一女的h文片段(图文无关)

晚饭后,白娜和弟弟白波一起出来散步,说来也巧,刚走了没多远,迎面碰上了亲昵的搂在一起走着的金霞和杨辉。

许长风闻听此言,马上面露忧郁之色,他低声说道:“上次表兄提及军饷一事,我权衡许久,知此事迟早会东窗事发。但小弟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可能像表兄说的那样,举报自己,连带自己的弟兄们。”

打完招呼,白娜打趣道:“小两口还不抓紧时间享受去,逛什么逛啊?”

“徐洪一案现关键所在就是驭虎山庄,若驭虎山庄投案,军饷一案就会落实。”

“你啊,一会不让人干,就难受啊?这是和你来弟去哪鬼混啊?”

“表兄将此事想得过于简单了,你的想法不过是你的一腔情愿。我是驭虎山庄的老二,我从加入到这个帮派我的利益就与这个帮派的利益连为一体。既然当初驭虎山庄的人合伙加入了盗抢军饷案,那么我就不能去当那个叛徒。”

“哈哈,鬼混?多难听!我们想做,还不有的是地方啊,实话告诉你,今天我是小波的老婆,还用出来鬼混啊,真是的!”

“这么说来,你不肯?”

“就是嘛,不过,听说在外面打野炮,感觉不一样哦!”白波接口道。

“是的!我不肯。与其当一个帮派里的叛徒,不如去死。”

“真的?”金霞惊异的问,说着还靠在杨辉身上,撒娇般的扭了扭,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秦江月也是被逼无奈,形势所迫,他没有办法。他本知他的表弟是什么性格,他决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可是,如今,他不得不劝说这个撞到南墙都不肯回头的人。司空焰回到本土后,一刻都没有停止训练他的军队。他决意在攻占晋阳后,不给后燕喘息之机,一鼓作气攻克龙城。司空焰的野心昭然若揭,秦江月也不甘示弱,全军上下整日操练,时刻准备上战场。

看到金霞的浪样,大家都乐了,杨辉在金霞乳房上摸了两下说:“如果你愿意,我们现在就可以去试试啊!”

但是,徐洪是他举报的,他不解决徐洪的问题徐洪就会给他使绊子。他深知徐洪在朝中安插的亲信比比皆是,是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这些爪牙们唯恐徐洪这棵大树倒下,千万百计地营救他。在大战还未开始之际,他要尽早清除这个后患。

“霞姐,这么一说,你就忍不住了啊?看来,辉哥的工作没做到家啊!要不要我来安慰安慰你啊”

可是,徐洪他们已将罪证毁灭,现在他空口无凭,奈何徐洪?想来想去,只有奉劝他的表弟史长风负荆请罪,才能了结徐洪一案。

“臭小子,你还别说,我还真没试过你的工夫呢!”

他鼓足勇气来到驭虎山庄,想快刀斩乱麻,可惜,表弟根本就不配合。

“我也没试过杨辉的工夫啊!”白娜在旁边撅着小嘴嗔道。

“难道一家的兄弟办事就这么难吗?”秦江月茫然道,“难怪一个国家是那么的不好治理……”

“那干脆,我们现在一起去试试野炮,怎么样啊?”杨辉提议。

“表兄须知,抢劫军饷案不是我与你个人之间的事。你为了让你举报之事落到实处,就想获取人证。可惜,你获取人证的路子太直接太了然,正好事与愿违。你想想,我是你的表弟,给你作证,这在法理上能行得通吗?还不是枉然?”

“那去哪试啊?”白娜和金霞异口同声的问。

“你若举报,一定得将过节详详细细地说明,每个细节都会出现新的人证,那些新的人证在严峻的法律面前都会说出实情。这些真实的事情足以支撑起你的证据链条,让你这个主证立住脚根。”

“我知道一个地方,应该可以,我们去林业局办公楼后,那有个胡同,只有微弱的光线,还挺干净。”白波贡献。

“二哥,不用说了!你就是说得头头是道,天花乱坠,小弟我也不买你的账。我把底交给你:无论何时何地,兄弟们做的事对与错,许长风都不会出卖弟兄的!”

“对,对,对,我也想起来那个地方了,就在爸爸的办公室后面,真的很不错哦!”白娜附和。

“你就这样坚持吗?”

“那还等什么啊,走吧!”

“是的!我必须坚持。我们都是义兄义弟,同生共死,不可能出卖和被出卖。除非徐洪那边出了事,牵扯到我们,我们自然要承担罪名。”

打车来的林业局办公大院,由于白娜的爸爸是这的一把手,所以他们顺利的进去了。

面对许长风的果决,秦江月毫无办法。他没有能力再与他周旋下去。最后,他无奈地说:“我不过是着急罢了,并未在意面子不面子地事。要不是司空焰进攻永城,事发太突然,朝庭肯定会及时派人调查此案。我料定赵冉也来不及销毁证据。如今,这个案子的最隹时机错过了,只能等待下一个机会。”

四人人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楼後。白波道:「咱们顺着围墙走到最里面吧。」

“抱歉!恕小弟不能相助!”史长风十指握紧,以示歉意,“人生在世各有所求,总是会有不一样的人生。我知道我是罪人之身,但无办法呀!当时为了生计为了出路,加入到此帮派,现在想脱身又无他路,只能苟延残喘,了此一生。”

四人便不吱声,只是手拉手地往里走。

“为兄为你指出一条光明之路,不知你肯不肯按照这条路子走?”

快走到最里面的时候,白娜咦了一声,道:「那不是爸爸的办公室吗?怎麽这麽晚了还亮着灯,还没回家吗?」

“除了负荆请罪还能有别的吗?”许长风疑惑地问。

杨辉道:「走,咱们过去扒窗户看看。」

“怎么不会?你可以到我们的军营来,作我的下属。”

白波白娜等四人轻手轻脚地来到窗下,点起脚尖往一楼的白志声的办公室里一看。这不看则已,一看,四人不禁惊得目瞪口呆。

“你不是说过让我暂时不要撤离驭虎山庄吗?”

白波、白娜、杨辉、金霞四个小脑瓜往苗卉的办公室里一看,惊得目瞪口呆。

“那时是那时,现在是现在。形势有变,我们必须得随形势走。”

只见平时优雅温柔美丽端庄的苗卉此刻正坐在椅子上,两手抱着一个男人光光的屁股,将那个男人的阴茎含在嘴里,正使劲地吸吮着。

“二哥请说!”

那男人站在地上,裤子退在膝盖处,两手叉着腰,把个大屁股使劲地前後耸动,将大J巴往苗卉的嘴里捅。白波、白娜等再一看那男人,不禁又是一呆,那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白志声。

“你离开驭虎山庄以后,可以隐秘地与驭虎山庄里的仁兄仁弟做一番引导。我说的这些仁兄仁弟是没有得到银子的人,得着银子的人在驭虎山庄是一部份不是全部。没有得到的那些人,哪个愿意背负抢军饷的恶名?当我们的工作做到极限,说明此次抢劫的是军饷,这些人就会挺身而出,揭发头领们的恶行。我想,哪一个驭虎山庄的兄弟在加入驭虎山庄时,出发点都是除暴安良,并且驭虎山庄头领们也是喊着这样的口号招兵买马的。但他们谁都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他们的门派会抢军饷。”

白波、白娜等四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摒住呼吸,又向窗内看去。

“二哥所言极是,我做梦都没有想到驭虎山庄在困难的情况下竟然与贪官合流。这个举动完全有背于我们的初衷。”

只见苗卉把白志声的J巴在嘴里又来回吸吮几下,便把白志声的J巴从嘴里吐了出来,握在手里一边来回撸着一边把一双俏眼斜向上瞟着,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嘴里说着什麽。

“所以,我说这个工作十分好做。你离开后不受他人牵制,人身自由得到保证,可以做很多事情。”

n男同时一女的h文片段
n男同时一女的h文片段(图文无关)

白波、白娜、杨辉、金霞四人虽然听不见苗卉在说什麽,料想可爱的苗卉一定是在夸奖白志声的大J巴。

“容我想想……”史长风想了一会儿后,决定听从秦江月的安排,去军营。自参加了抢军饷,他对驭虎山庄就失去了信心。但苦于自己没有出路,只能窝里窝囊地在驭虎山庄熬日子。现在,表哥终于答应他可以到军营了,这正是他所期盼的。他高兴地说:“我去军营吧!”

这时只见白志声嘴里说着什麽弯腰将退在膝盖处的裤子和裤袜一起脱了下去,苗卉也站起身来脸上笑着把上衣解开露出里面的乳罩,又弯下腰解开裤带,连裤子带裤袜一起也脱了个精光。

“决定了?”

白志声笑着在苗卉雪白滚圆的大屁股上拍了两下,苗卉笑着以回应的方式在白志声的大J巴上撸了几下。只见白志声又说了几句什麽苗卉笑着亲了白志声一下,便从椅子上拿了一个椅垫放在桌子上,苗卉一抬屁股坐了上去把两腿大大的叉开。

“决定了!

由於苗卉坐的方向正好对着窗户,隐秘的阴户叫白波、白娜等看了个清清楚楚。只见苗卉的阴户微微发红,浓密的阴毛成倒叁角状,苗卉为了逗白志声,微微使劲把两片大阴唇弄得一开一合的好像婴儿的小嘴一样,隐隐见到里面粉红色的阴道。

“说走就走!马上!”

白志声乐得一手挽起一条苗卉的大腿,蹲下身去把嘴凑在苗卉的阴户上面伸出舌头在苗卉的阴户上舔了起来。

“不用与吕庄打招呼了?”

苗卉幸福地把头张张扬起,披肩长发缎子般垂在办公桌上,嘴里哼哼唧唧地不时将屁股向上挺起好让白志声的舌头舔的更深一些,白志声一边舔着一边将中指插进苗卉的阴道里来回捅着。

“不用!”

不一会只见苗卉想必兴奋起来了,从办公桌上坐起来抱住白志声的头发疯似的狂吻起来,白志声抬起头回应着苗卉的狂吻手却不停反而更快地在苗卉的穴里捅起来。只见苗卉把白志声捅在穴里的手拔出来,握住白志声粗大的阴茎往自己的阴户拉,白志声站起身来笑着把刚从苗卉穴里抽出来的手指在苗卉的脸上抹了几下,想必手指上全是苗卉分泌的淫液。

许长风迟疑了一会儿,他在想,就这样不声不响地离去,会不会让吕进有想法。

白波、白娜、杨辉、金霞四人见了此状,也不禁起兴。白波一把把金霞拽过来,轻声道:「看他们都这样了,咱们也快活快活吧。说着掀起金霞的裙子,一把扯下金霞的小裤袜,在金霞的小嫩穴上摸了起来。

“还核计啥?赶快走吧!”秦江月大手一挥,有点像命令似的,“再不走就晚了!”

金霞刚才见了苗卉和白志声这一番调情,不禁小嫩穴里也流出些淫水来,白波这一摸,就自然的靠在白波的身上,任凭白波在自己的阴户上抠摸起来,同时自己的手也自然伸向白波的裤子,拉开白波裤子上的拉链,掏出白波的大J巴撸了起来。

许长风不由自主地跟在秦江月的后面,随他来到院门口。

那边杨辉也和白娜相互抠摸起来,白娜一边撸着杨辉的J巴一边吃吃地笑道:「杨辉,想不到苗卉也这麽干呀,平时可端庄的很。」

这时,他见秦江月的一个随从已将一匹马牵出马厩,看样子,秦江月来时像与随从有约定。

杨辉也笑道:「干***,越平时端庄骨子里越骚,你和金霞平时不也挺端庄的吗,干起穴来还不是和个小淫妇似的。」

“他们今天是准备带我走的,”许长风苦笑了一下,心中暗想,“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这官不止一级呢!”

白娜笑着使劲地撸了两下杨辉的J巴道:「死鬼,就算金霞是小淫妇,那我你也没干过,你怎麽知道人家就是小淫妇。」

路上,在一个无人处,秦江月开了口:“若走,就必须马上走,稍迟了点都有可能晚了。现在的驭虎山庄已在徐洪一伙人的监督之下了。他们每日派出十几名探子来探驭虎山庄的情况。若有风吹草动,他们会一网打尽,决不留活口!”

杨辉假装哎哟两声,扭头问白波:「白波,金霞骚不骚屄」

“这么严重?”

白波笑道:「骚,骚的很,你看我这手湿漉漉的,全是金霞的淫水。」

“傻弟,你太嫩了点儿,徐洪一伙人干别的不行,干这套杀人越货,斩草除根的事还是有一套的。沈世雄在战场上英勇善战,足智多谋,可是他却在阴沟里翻了船,死了还加上谋反的罪名。你有他的那两下子吗?你若对徐洪一伙抱有幻想,你就大错而特错了。”

金霞笑着打了白波一下道:「你真坏,竟羞人家。」

“二哥!你的话如醍醐灌顶,让我大彻大悟。若没有你的提醒,我真的还在愚昧之中。”

杨辉笑道:「是吗?我摸摸。」

“看问题必须得有前瞻性,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看长远。若鼠目寸光,不但害了别人还害了自己。你身处危险之中,还不自醒,等到成了别人砧上之肉就晚了。”

说着伸过手来,在金霞的穴上摸了两把,果然摸的湿漉漉的,杨辉把手拿到白娜的面前,笑道:「白娜你看。」白娜笑道:「去你的吧,看什麽,快看苗卉吧。」

“细想起来是有些后怕,只要你参与了恶性事件,你就永远脱不了干系。不是有人追查,就是有人要灭口。只恨我当初没有坚决地反对吕庄主的决定。”许长风显得很悲伤很痛苦,“如遇机会,我一定将那五百两银子还给朝庭。”

四人便一边相互抠摸着一边又向屋里瞧去。

“这个机会我给你,你交出去吗?”

於只见这时白志声正一手握着粗大的阴茎在苗卉的穴口上磨着,一手用拇指和食指把苗卉的两片大阴唇分开。苗卉则用两个胳膊肘支着办公桌,抬着头看着白志声的大J巴在自己的穴口磨着,嘴里说着什麽,大概是让白志声把J巴快点干进穴里去。

“交!差点没惹来杀身之祸,还窝在手里干什么?”

果然只见白志声一挺腰,那麽粗大的J巴一下就齐根全都干进苗卉的穴里去了。苗卉一咧嘴,白志声就晃起屁股,前後抽送起来。

“那好!明日,我们到皇帝冯距那里负荆请罪。”

苗卉微微眯着眼,把头晃得跟拨浪鼓似的,不时伸出小舌头舔着嘴唇,一副淫荡的陶醉样。这边白志声两手搂着苗卉的小细腰,低头看着两人的交合部,把个大J巴使劲地驰骋在苗卉的肥穴里。

“太快了吧?”

两人干了一会,白志声又解开苗卉的乳罩,露出苗卉两个丰满的大乳房,两个乳头因为刺激,呈紫红色张张挺起。

“不快行吗?别看徐洪关在大牢里,一样呼风唤雨。朝庭还是徐家的朝庭,他的根基一点都没有动摇。”

白志声一手一个,握住苗卉的乳房,捏摸着,下身却丝毫不停地干着苗卉的穴。又干了一会,白志声说了句什麽,将J巴从苗卉的穴里抽出来,苗卉从办公桌上下来,一扭身,趴在办公桌上,撅起大屁股,白志声又将阴茎从後面干进苗卉的穴里,干了起来。

“让我好好想想……”

这般激斗把白波、白娜四人看得春心激荡,白波看着看着,将金霞往墙上一推,站在金霞的後面就把J巴捅进金霞的小嫩穴里干了起来。

“还想?”秦江月的耐力到了极限,他有些愤然,“想后退还来得急。如果你后悔了,我马上让我的侍卫送你回驭虎山庄!”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haoshutuijian/627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