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舒服死了-硕大轮流粗暴挺进撞击

 好书推荐及理由   2019-04-27 22:40 

硕大轮流粗暴挺进撞击
硕大轮流粗暴挺进撞击(图文无关)

大狼狗把狗**巴在白娜的穴里使劲地干着,白娜刚开始还觉得又疼又酸,没被大狼狗干几下,就觉得穴里火热火热的,加上大狼狗的抽插速度白娜从来没有感觉过,白娜马上就被大狼狗的狗**巴给征服了。

“是呢,谁这么胆大包天?”史长风也很气愤,“明日一早我就开始一个帐一个帐的调查。”

只见白娜把头甩得像拨浪鼓一样,高声呻吟道:「哎哟,好热,好舒服,啊,太过瘾了,狗哥哥,你就使劲地干你的狗妹妹吧,狗妹妹我把我的狗穴全给你,让你随便干,啊,啊,使劲,再干深点,喔,好热。太好了。干死我吧,亲亲狗丈夫,哎哟,狗哥哥,快把狗妹妹的小狗穴干烂,哎哟,哎哟。」

“不能太公开,太公开谁能说真话?暗中调查。”

白娜边淫荡地叫着边配合着大狼狗的抽插把屁股向後乱顶,穴里分泌出大量的淫水,被大狼狗飞速的抽插带出来,顺着大腿往下淌。

“嗯,是!”

大狼狗也就是干了能有两叁分钟,就把白娜干的高氵朝来临,嘴里嗷嗷地叫着:「快,狗哥哥,再快点,再使劲点干狗妹妹我的小狗穴,狗妹妹我要来了,哎哟,我要舒服死了,啊,啊,不好,来了来了。」

“明日清早你去调查,一定要将此人调查出来。不然,我们的下一步还会让这个小人泄了密。

说着,两手支着床,把大屁股向後没命地乱顶乱撞,穴口一开,一股浓浓的阴精狂泄而出。白娜再也坚持不住,两手一软,趴在床上。

史长风应诺后出了秦江月的大帐回去睡觉了,秦江月可没有那么轻松,他一夜未眠。

这时大狼狗被白娜的阴精一烫,也是兴奋异常,把狗**巴也使劲地捅了几下,便深深地插进白娜的穴里,伏在白娜的背上不动了。

黑咕隆咚,沈春雁随同后燕的大军来到晋阳城下,望着晋阳城的城门她的内心十分感慨。她的父亲有三年多的时间是在这里度过的,父亲很少回家,他的汗水都洒在了这里。如今这座城池被后凉所占,父亲死在小人的手中,这是何等的悲哀?当她看到大军瞬间撤退,不战而别很是痛心。一晚上的努力都付之东流,不知是哪一个小人害了这些赤诚的战士?她深知秦江月是对的,疲劳之师去攻打有准备的城池是军事上最忌讳的事。

白娜趴了一会,就觉得穴里的狗**巴越来越粗,撑得阴道涨涨的,知道大狼狗要射精了,便想把狗**巴从阴道里拔出去,白娜不想让大狼狗的精液射进自己的穴里。

回来后,她辗转反侧无法入眠。想到后燕大军面临的险境,她深思了很久。最终她为后燕大军想出一条从暗道口进入晋阳城的计策。

哪知白娜一动,大狼狗就死死地压在白娜的身上,不让白娜动。白娜觉得穴里的狗**巴越来越粗,把阴道撑的像要裂了似的,便回头对大狼狗道:「狗哥哥,你把狗妹妹的穴都干完了,还拿大**巴撑狗妹妹的穴,狗妹妹可不和狗哥哥好了,以後狗妹妹我可不让你干我的穴了。快点把狗**巴拔出去,狗妹妹的小狗穴都快要撑裂了。」

鸡鸣时分,飓风来到秦江月的帐外,见帐中还有灯火她要求进见秦将军。

大狼狗还是不听,白娜拍了张柔一下道:「张柔,醒醒,起来,你看咱俩的狗丈夫欺负我,不把狗**巴从我的小狗穴里拔出去,怎麽办呐?」

“报秦将军,有一名参军进见。”

张柔坐起来一看,笑道:「白娜,哎哟,狗丈夫爱上你了,要在你的狗穴里射精呢。」

“进来!”

白娜道:「张柔,我可不想让它的精液射进我的穴里。」

“卑职飓风拜见秦将军!”

张柔笑道:「白娜,狗丈夫现在不射不行啦,你的小狗穴就接着吧。你没看见狗干穴的时候,交在一起,人拿棒子打都打不散,那是狗要射精的时候,狗**巴变粗,从穴里拔不出来。」

秦江月定睛一看,是乔震的参军,也就是许长虹的堂妹。

白娜急道:「那怎麽办,我的狗穴都快要撑破了。」

“有话请讲。“

张柔笑道:「谁让你那麽急,把狗**巴整个都插进你的小狗穴里,白娜,撑一会吧,等一会狗丈夫射完精了,就能拔出去了。」

“卑职要向秦将军提一个重要的建议。”

白娜哼唧道:「哎哟,涨死我啦,哎哟,狗丈夫射了一股,啊,又来一股,好烫,好烫,狗哥哥,射吧,狗妹妹给你生一窝小狗,哈哈。」

“什么建议,说吧!”

张柔笑道:「白娜,怎麽狗姐姐变成狗妹妹啦?」

“我表哥三年前曾在晋阳当过兵,在他服役期间,他的工作就是修暗道。他在晋阳修了三年的暗道,对暗道十分的熟悉。我们在一起聊天时他曾向我介绍过暗道的功能和作用。我想与秦将军商量商量可不可以利用这条暗道。”

白娜笑道:「刚才狗哥哥干得我要死了,我就成了狗妹妹啦。」

“你表哥现在何处?”

张柔笑道:「说句真的,白娜,咱俩的狗丈夫怎麽样?和狗丈夫干穴怎麽样?」

“我表哥已经去世。”

白娜笑道:「以前不知到和狗干穴这麽过瘾,今天和狗丈夫一干穴,觉得男人都不行了,哎哟,狗**巴也太粗了,涨得我的小狗穴又痒起来了,哎哟,不行。」

“他已经去世了?”

说着,又支起上身,将白屁股向後顶了起来。

秦江月显出很失望的样子,心想,既然要利用暗道就得有对暗道了解的人。现在这个了解暗道的人已经死了,还谈暗道有何用?

张柔笑道:「白娜,你的小狗穴真能干呀,都这时候了,还想着干穴呐。」

“是的,他去世了。他得了重病,也可能是修暗道累的,他退役不久就死了。”

白娜笑道:「哎哟,张柔,真的太痒了,不行,我自己使不上劲,来,张柔,你帮我推着点狗丈夫,别让它乱动。」

秦江月心想:“咋这么巧,退了役就死了?这条暗道就这么难修吗?”他看了看飓风一眼,觉得她说的话还像真实,这个弱小的女子长得挺精干,只是说话有些粗哑。

张柔笑着用手顶住大狼狗的屁股道:「白娜,行了,你就使劲往後顶吧。」

“除了你表哥以外,你还知道何人修过暗道?”

白娜听了便嘴里哼唧着把屁股往後一下一下地顶了起来。没顶几下,嘴里就嗷嗷地叫了起来:「哎哟,可快活死我了,我又要泄了,啊啊,泄了,来了。噢,我死了。」

“谁还修过我就不知道了,但表哥是修暗道的总监,他知道许多暗道的机关,临死前他告诉了我。”

穴口又是大开,阴精狂泄而出。大狼狗被白娜的阴精一激,把狗**巴里的精液又一股一股地射进白娜的穴里,这才从白娜的穴里拔出狗**巴,一跳下床,趴在地上呼呼喘了起来。只见从白娜的穴里流出一大滩白娜的阴精和大狼狗的精液,混混汤汤的一大滩,顺着白娜的大腿往下淌。

“告诉你了?”秦江月一听此话很是兴奋,“他都说了什么?”

张柔拍着白娜的屁股笑道:「白娜,你这回可过了瘾,看你泄了这麽多精。」

“他说暗道一直通到两里远的一个叉道口,修暗道的人只有他知道那个叉道口叫什么名字。”

白娜趴在床上,无力地哼唧道:「张柔,你真行,让大狼狗干了这麽多回,我真羡慕你,张柔,真过瘾啊!」

“什么名字?”秦江月听得十分入神,急问。

白娜和张柔收拾了一番,白娜对张柔笑道:「逛了一天,又被大狼狗好顿干穴,累死我了,我们睡觉吧」

“‘棺椁’。”

送走了张柔,白娜又胡乱的闲逛了几天,认识了金霞的男朋友杨辉。杨辉是白娜的妈妈最得力的副手,22岁,年轻有为,父母死的早,和姐姐杨洋是跟奶奶长大的,现在奶奶也没了,就姐弟两个相依为命。姐姐杨洋26岁,已经嫁到外地。

“棺椁?什么意思?”

硕大轮流粗暴挺进撞击
硕大轮流粗暴挺进撞击(图文无关)

这天,高志欣一大早起来上班,恰好无聊的张娜想去医院找金霞,也随便看看金霞的妈妈,就和妈妈一起到了医院。

“坟墓的意思。”

恰好今天金霞换班,到药剂室工作,陪同白娜看了看妈妈,就拉这白娜来到到药剂室边干活边听她给自己讲述张柔的事。

“啊,我明白了!这一定是你表哥起的!”

高志欣处理了一下手头的事,忽然想起来有点事要交代杨辉,就来到院长助理办公室,刚要敲门,突听里面有异常声响,心里一动,轻轻把门推开一条缝往里看。

“‘棺椁’是暗道的入口处,在‘棺椁’的上面有一个地标,上面写着:柳家寨。我们可以派一部份士兵从那个叉道口进入暗道再到城中,暗道的出口处就在晋阳城的北门口。”

只见杨辉的姐姐杨洋衣服敞开光着,下身正蹲在办公桌上,她屁股下是杨辉的两条腿,杨洋那一堆肥嫩穴肉紧含着肉棒一进一出,胸前一对尖挺的大奶随着套耸,一上一下幌个不停,她每次下坐骚穴就把肉棒完全吞入,只余两只卵蛋露在穴外,两人的阴毛交错混杂,沾着亮晶晶的淫水。

“你提的建议很不错,就怕后凉那边已派了重兵在北门口的暗道出口把守。如果那样,我们的士兵就会被他们进一个杀一个。”

四十五岁的少妇高志欣外表高雅美丽,其实也是一个淫乱的美兽,此刻见到这活春宫,不禁心动神摇。她看得阴户发涨,淫水忍不住也流出来,左手放在自己胸脯上揉,右手已经伸进裙子抠穴止痒。

沈春雁摇了摇头:“不会的!”

自己抠弄了一会,淫欲更是高涨,不小心‘啊’的呻吟了一声。

“你怎么知道不会?”秦江月此时开始对这个弱小的女子刮目相看,因为她说出来的话不是一般女子能说出来的。

杨辉和杨洋听到门外在响动,两人连忙一起身,杨辉喝道:“是谁?”

“那个暗道口设在城门郎休息室,我估计后凉人不会知道。所以我们的人从暗道口出去会给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事已至此,高志欣也就自然的推开了门道:“杨洋,你和你弟弟搞得好热闹呀!”第一次被人撞见自己和弟弟做爱的杨洋羞红了脸,两只手不好意思遮掩着赤裸的阴部。

“沈将军这么重用你表哥,你表哥是什么官职?”

高志欣瞟了一眼杨辉那根沾满淫水热气腾腾昂立的大**巴道:“小辉啊,你的本钱还真不错,难怪杨洋那么享受,还是大老远跑来。”

“官职倒不大,中郎将。”

杨洋道:“欣姨,不如你也一起加入,大家共享怎么样?”说着,他就抱住高志欣,在她身边、脖子上舔吻,轻声说:“欣姨,你对我那么照顾,我早就想干你的小穴,好好的孝敬孝敬你了,今天就成全我吧!”一边说一边为她脱去衣裙,双手在她丰满的肉体上抚摸一阵后,让她躺到办公桌上继续爱抚。

“中郎将还不大?”秦江月不觉一笑,他发现许长虹的这个堂妹还挺有趣,“这么说来,你肯定后凉的人谁都不知道这个暗道口了?”

高志欣被杨辉搞得全身发抖,淫水象河水泛滥,不断流出来湿润了整个阴户,“啊!你……嗯……”原来杨辉的右手指已经在她的骚穴内挖弄,她再也不害臊了,需要解决自己的欲望。

“肯定不知道!因为我表哥说,这个暗道口只有他与沈将军知道。”

高志欣的两条大腿渐渐弯曲向外分开,双脚撑在桌面上,将阴部抬高好使手指抠得更深,她的大圆屁股一上一下的挺,有时又左右摆圈,形态已极其淫荡。“好舒服啊!真美……”高志欣忘情地轻叫。

“可惜啊,你表哥已死。”

突然杨辉抽出肉穴里的手指,头一低埋入她两条大腿之间,伸出舌头顶开两片软绵绵的阴唇,用力在肉缝里舔了起来。又间或在那嫣红的阴蒂上轻咬,痒得高志欣直打哆嗦,淫水如注溢出,都被杨辉吸进嘴里,听来“滋滋”有声。

听话音,秦江月虽对飓风说的话感兴趣,但他还没有想利用飓风这个建议的打算。

吸了一会儿,杨辉将舌尖伸进阴道里转吮舐搅,高志欣的两腿张得更开,肥臀也抬得更高,阴唇一张一合,阴蒂从包皮里突出来一跳一跳的,红通通充血涨大,穴口的肉洞也越开越大,他的舌头可以容易的整个伸进去。高志欣屁股拚命向上顶,玉齿紧咬,双手抱着杨辉的头往自己阴户按下去。

“秦将军,我表哥虽死,但不等于这个暗道就不能被我们所用。我们可以速派一干精英去那个叉道口,从那里进入到暗道。叉道口的入口处有一块地标,上面写着‘柳家寨’。”

这时候杨洋也不再难为情,蹲在杨辉的大腿前,她握着阳具用手套了几下,就张口把龟头含进嘴里,还不时伸出舌头去舔那两只肉袋。

秦江月有点惊骇,他不明白为何飓风说起这个暗道就好像她本人修过一样。他心中暗想:“我曾经怀疑过许长虹的这个表妹,她不但武艺高强还招来过杀手,觉得她来路不明,甚至还想驱逐过她。现在看来,我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的。

杨辉拍拍杨洋的脸蛋:“姐姐别吃了,我来干欣姨的穴。”杨洋赶紧吐出来,玉手握着涨得发烫的**巴,抵在高志欣的阴户上,高志欣阴户里涌出的淫水把龟头都沾湿了。

“你的表哥为什么告诉你这么详细呢?他预见到他的表妹会有一天当兵吗?”

杨辉躬起屁股猛地向前一送,“滋!”的一声,粗壮的**巴全根没入,大龟头顶着花心磨转了几下,便大抽大插起来。

“我说过我要争取当兵。”

“啊!杨辉……喔喔……用力!快……好舒服……”高志欣大屁股猛往上迎,嘴里忍不住叫出声来,杨洋‘扑哧’一笑,按着杨辉的屁股帮他推动了几下,走过去低头在高志欣的丰乳上舔吸。二人一齐加油,大约三四百下后,高志欣已无力招架了,她突感子宫口一阵收缩,一股阴精直射而出。

“奇怪……”

“啊啊……我出来了……”高志欣高氵朝过后,屁股再也无力上挺,只能躺在办公桌上喘娇气。

秦江月觉得飓风的表哥不可能将这么保密的军事工程告诉给他的表妹,一个女子对一个军事上的事这么了解实在很难理解。

搞定美艳的女上司,杨辉看时间也不早了,身边还有个女人需要大**巴来干,于是立即拔出阳具说:“姐姐,你坐到转椅上去。”杨洋躺到老板椅上,把两条大腿提起来分开搁在两边扶手上,杨辉先在她阴户上揉摸了一会儿,边摸边道:“姐姐,你这穴没少让你老公干吧?!这么长时间不来看我,想死我了。”杨洋小穴里被摸出好多淫水,她拉着阳具道:“废话,我老公还能不干我啊,今天他去外地处理业务去了,姐姐这不就赶过来了吗?要干就快来吧!”

“为了速战速决,为了避虚就实,我提的建议望秦江军参考。”

杨洋握着**巴对准自己穴口,杨辉腰一挺就插进去,随即他双手抓着转椅靠背防止椅子乱转,下面前后急耸,大**巴在穴里抽送得“滋滋”有声。杨洋双腿后弯放在扶手上,整个阴部前突,龟头能直顶到子宫口,爽得杨洋玉首左右乱摆,一头秀了披散下来更显得淫荡。

飓风再次揖手鞠礼,向秦江月辞别。

插了一千多下,只听杨洋一声闷哼,整个肥臀和阴部剧烈抽搐颤抖起来,半晌她长吁了一口气道:“喔……我泄了……好舒服呀……”

飓风走后,秦江月的心一直平静不下来。一个女子这么关心战役的胜负实在很难得。她后来说的话着实让他很震惊,“速战速决,避虚就实”这样经典的战争术语从她的口中说出竟然是那么流畅,那么自然,她真是无父无母的乡下女吗?不对!她的家中一定有军界的要人。”

杨辉一抽出肉棒,杨洋阴道里就溢出大量白浆,流得坐垫上都是。休息过来的高志欣忙扯了一些纸巾塞在杨洋阴户上,笑道:“杨洋好多水哟!”

怀疑归怀疑,但飓风说的话是那么有道理,容不得秦江月不去想。

杨辉对高志欣说:“欣姨,我想把精射在你的屁股里。”高志欣道:“好啊,来吧!”说着上身稍微俯下双手撑在墙上,把那个雪白肥圆的大屁股对着杨辉。杨辉站在她身后,籍着肉棒上高志欣淫水的润滑,顺利地插入她后门里。

现在他面对的是有准备的后凉守军,说不定还未等他二次进攻,司空焰的援军就会到达晋阳城下。如果有准备的守军出了城门反击,再加上司空焰强大的后凉军,两军夹击,他必败无疑。想到此,他急出一身冷汗。他马上命传令兵招回飓风。

为了节省时间,杨辉一边在高志欣屁眼里抽送,一边把手从她小腹下弯过去在毛茸茸的阴户上抠弄,还把中指插入阴道抽动。这下高志欣前后两个肉洞都被插弄,胸前吊得的两只大乳房又被杨辉另一只托着揉抓,爽得她依喔乱叫,不一会儿就达到高氵朝,阴道里淫水狂涌,喷了杨辉一手。

“卑职飓风拜见秦将军!”

杨辉也是一声轻叫,精液“噗噗”射入高志欣屁眼里,等**巴软萎滑出,高志欣肛门里流出一股浓浓的液体……

“免礼免礼!”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haoshutuijian/627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