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朵淫花-硕大轮流粗暴挺进撞击

 好书推荐及理由   2019-04-26 19:20 

硕大轮流粗暴挺进撞击
硕大轮流粗暴挺进撞击(图文无关)

白娜回到家,一夜没什么可说的。清晨起来,出去跑了一圈,回来就洗澡吃饭。

一个四人抬的花轿将徐贵妃抬出宫中,这一次徐贵妃身边未带一名侍女,她是只身一人前往徐府的。

换好衣服,正要出门,忽然听妈妈说:“哎呀,你怎么来了?小娜啊,你看谁来了?”白娜赶紧走出自己的房间,一看客厅里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冲着她笑。

昨日午后,徐贵妃的侄子徐光耀来到紫香宫。自徐洪被抓后,为了避嫌,徐贵妃不让徐光耀来紫香宫。这一次,是徐贵妃传信让他来的。

“张柔,你什么时候来的啊?”白娜大叫着冲过来,和那个女孩子拥抱在了一起。

“你传魏恒、韩丛生的儿子韩承让、曹可俭的儿子曹斌明日巳时到醉香楼。”

这个女孩叫张柔,19岁。在上初中的时候和白娜、金霞是最最要好的姐妹,也是一个个性淫荡的人,三个人在私下里称呼自己是‘三朵淫花’。初中毕业后,就离开了在这个城市生活的外婆,回到了另外一个城市的爸爸妈妈身边。

“我也去吗?”

白娜拉着张柔进了自己的房间,两姐妹开始攀谈起来。

“你也去。”

“张柔,你怎么来了啊?”

此时,徐贵妃因昨日的约会正赶往醉香楼。她可不是探视母亲的,因为她的母亲根本就没有生病,她不过是找一个借口而已。

“我和爸爸妈妈一起来接外婆去我们家啊,他们先走了,我想来看看你们,就明天走啊!”

在醉香楼的后院一个僻静的小客房徐贵妃见到了她想见的人。只是,她不再是穿得金光闪烁,绸缎满身,贵气十足的皇妃,而是一个文雅的书生。

“走那么着急干什么啊?反正放假了,多住几天吧!”

“找你们来是因为有要事相商,”徐贵妃见人员已经到齐,她马上开板就唱,“你们的亲人及挚友都在监牢里受苦,我们在外面的亲属也不能袖手旁观。我们应该有力出力有钱出钱,将他们救出来。”

“放假?小姐,我现不上学了,在邮局上班呢?”

“娘娘说得对!”

“不上学了,高中后没考上大学啊?”

“娘娘说得对!”

“唉,别提了,高中没上完就不上了。”

几名在押犯的亲属就等着徐贵妃牵头管这件事呢,如今她可下子出山了,怎么不让这几位亲属高兴呢?

“为什么啊?”

“我们一定按娘娘说的办!”

“为什么,我啊,嘿嘿,不小心,让人把肚子弄大了,还怎么上啊,反正也上烦了,就干脆不上了。”

想想看,在狱中押着的三名罪犯哪一个不是位高权重?一个是户部尚书,一个是刑部尚书,一个是礼部尚书,他们几乎就是金钱的代名词。他们会为家庭带来多少财富与荣耀?哪一个家属不会算这笔账?

“啊!?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刑部去汇银钱庄查证,没有查到任何证据。所以,此形势对我们非常有利。”徐贵妃说到此处,故意顿了顿,然后接着说,“我们在坐的家属一定要抓住这个时机,报信给在押的亲人,莫让他们认罪。要让他们死死地顶住,决不能松口。”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还连累的那个年轻老师被开除了,爸爸妈妈也不让他见我,一生气,跑到边疆支援边疆建设去了,鬼知道他现在在哪”

“我们找谁报信呢?”曹斌疑惑地问。

“哇噻,你真猛啊!”

“还用问嘛,找狱头或狱卒呀!”徐贵妃答道。

“说说你啊,这几年又让多少大**巴干过呢?”

“就是啊!这还用问,拿点小钱,打点打点不就结了?”徐光耀显得很成熟很老道的样子。

“嘿嘿,不少哦,你呢?”

“我不知道哪一个狱卒肯收礼。”曹斌很气短,这个没有官场经验的年青人办事是真的没有魄力。

“我啊,爸爸妈妈管的可严了,前几年一直没机会啊,就今年年初开始谈朋友了,才算是不太管了。”

“看你!”徐光耀嗔怪道,“这点事都搞不明白?哪一个狱卒不缺钱?”

“那你朋友这样啊?”

“这样吧,几位出点钱,让韩承让代表我们去打点狱卒。反正我们这三家是一条线上的蚂蚱,谁也跑不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徐贵妃马上接过话去,她急着呢,她可不想在这个地方磨蹭时间。

“别提他了,不是东西。”

“行!行!行!”曹斌第一个表态,非常支持这个办法,“太好了!这比分头去送好得多,不会惊动太多的人。”

“怎么了,不能满足你啊?”

“现在就收吧!不能再等啦!”徐贵妃更是神速,她马上命令几个人拿钱。

“还不仅是满足不了呢,有一天我去找他,一看,他身边还有一个光着身子的女孩子,就他那本钱还想玩两个呢,气人,当然就和他拜拜了。”

“拿多少啊?”徐光耀问。

“咳,这有什么啊,男人有几个不好色的啊?再说了,你也不是什么纯情少女啊!”白娜打趣道。

“每人五十两。”

“你不知道,那是妓女哦,万一有性病怎么办?再说,他也太烂了,在我身上出溜不了几下,就结束战斗,那东西又小,经常弄的人家不上不下的,难受死了,干脆就踢了。”张柔笑眯眯的说。

“这么多?”

“那你怎么办?我可是知道你的,别说没有,就是有,一条**巴也满足不了你的。没有**巴你还这么滋润,我可不信。”白娜捏着张柔光华润洁的脸说。

“这还多?再少,能办事吗?”徐贵妃有些生气,“什么时候了,还心痛钱?”

张柔笑道:“呵呵,还是你了解我,我的穴还真不少被大**巴捅过。真还告诉你,我的小嫩穴是被大狼狗干的呢。」

“我身上的钱也不够,我们都回家取去吧!”徐光耀命那两位家属,“越快越好!”

白娜惊道:「真的?」

三个人马上离开座位,向酒楼的大门走去。

硕大轮流粗暴挺进撞击
硕大轮流粗暴挺进撞击(图文无关)

张柔笑道:「那还有假,我养个大狼狗,叫胖胖,别看胖胖长得又高又大,却极通人性,让我给训练的特别听话。。有时,我俩就干一下。」

这时,客房内只剩下魏恒与徐贵妃。

白娜道:「哇,张柔,和大狼狗干穴滋味怎麽样?」

徐贵妃道:“为啥把你请来,我不说你也知道。你是徐尚书的幕僚,是他一步一步将你提拔起来的。如今,他有难在身,你一定要帮助他。”

张柔笑道:「味道好极了,白娜,你要不要试一试?」

“娘娘不说我也知道,”魏恒急忙接过话去,“徐大人于我恩重如山,我岂能忘因负义?只要娘娘吩咐,我能做到的尽力做到,不辜负徐尚书的提携之恩。”

白娜打趣的说:「试一试就试一试。可它没在这啊。」

“这就好!你现在还是自由之身,徐尚书的罪责还未牵涉到你。就此机会,你定要为徐尚书翻案。”

“它怎么会不在这呢,我怎么舍得不带它呢?我就是怕吓着你,才没带你家来。你和我去我外婆那吧,没别人。正好你也和我做伴,也尝尝他的滋味,真的好过瘾呢!”

“说得是!我定要抓紧时机,为徐尚书效犬马之劳。”

“那…..那行吗?”

“赵冉虽被捕,但这不过是刑部的权宜之计,不等于他们手中有了证据”

“不干不知道,狗的大**巴又粗又长,比男人的**巴好多了,而且速度飞快,干起来穴真的过瘾。”

“我知道,他们没有查到证据。”

“那我跟你去看看,你先跟你的宝贝大狼狗干干,行不行?我还真有点害怕。”毕竟经历过,也没听说过这事的白娜满脸的不解,不信和惊慌。

“我们现在要做的事就是告诉那三人,让他们顶住,不要认罪。”

“咯咯,你以前没听说过吧,这样,我们先逛逛,买点这方面的片子看看,然后晚上我们再回去,和我的宝贝大狼狗干不干穴全随你。”

“据我所知,直到现在,那三人也没有认罪。”

“那好,这样,我们给金霞也打个电话吧,我们一起,来个‘三朵淫花战狼狗’,呵呵,挺不错的哦!”

“我刚才让韩承让作代表让他去找狱卒传达消息,但害怕他找的狱卒不可靠,反而耽误了大事。所以,你若有机会,可以到大牢告诉他们真实的情况。”

“呵,你还没忘我们的昵称啊,干吗说这么难听啊,直接就叫‘三英战吕布’,我早就想好了,我也给金霞电话了,可她真的有事走不开,没办法,看来是没机会和她一起享受了。”

“好的!若有机会,我定要告诉他们。只是前些时,朱颜赤有意不让我接触他们,将我支出办差。”

“唉,可惜,那我们只能‘狗戏二美‘喽,哈哈哈哈”

“知你是徐尚书的人,他不可能不提防。朱颜赤这人滑着呢,你可要提防着他点。”

大笑着,和妈妈说了声,白娜和张柔就走出了家门。

“一定!”魏恒点点头,“他这个人是很固执的,很难对付。”

逛了一天,买了要买的东西,两个人兴冲冲的到了张柔的地方。

“好在现在他们手中没有任何证据,给三人定罪成了空谈。现在他们骑虎难下,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没有物证,一个半个的人证能说明什么问题?”

张柔一开门,忽的一声,只见一只浑身黑毛的大狼狗一下扑到张柔的怀里,伸出舌头在张柔的脸上舔着。白娜见那只大狼狗足有半人高,油黑黑的,十分招人喜欢。

“我就奇怪,秦江月怎么会知道得那么详细?难道他有卧底的密探?”

只见张柔笑着拍着大狼狗的头道:「别尽喜欢我,来亲近亲近姐姐。」

“我也曾经想过,是谁向他透露出这么机密的事情?”

说着将大狼狗的两个前爪搭在白娜的肩上。大狼狗似通人性,将脸凑上去,伸出舌头在白娜的脸上舔了起来。

“与他的关系不一般。不然,谁能透露给他呢!”

白娜只觉脸上热热的,痒痒的,不禁哈哈笑了起来道:「张柔,你还别说,它还真通点人性。」

“是汇银钱庄里的人?”

张柔笑道:「什麽通点儿人性,简直太通人性了。来,胖胖,叫声姐姐。」

“应该是。不然,谁能知道这么详细这么准确?”

大狼狗果真汪汪了两声。

“那是谁呢?”

白娜笑着打了张柔一下道:「谁是它姐姐,我要是它姐姐,我不成了母狗了。」

两个人都陷入了深思。

张柔笑道:「进了这个屋,咱俩就都是母狗了,就等着这条公狗干穴了。」

过了一会儿,魏恒道:“我想起了一个人,这个人原来是赵冉的保镖,后来成了秦江月的西中郎将。他是有机会接触到账本和银票的人,他也极有可能将他所掌握的机密告诉给秦江月。

白娜嗤嗤地笑道:「谁跟它干穴呀,你是母狗,你跟它干穴吧。」

“他叫什么名字?”

张柔笑道:「白娜,你就别跟我装纯真了。」

“郭四。”

说着,关好门,将白娜拥到床上。大狼狗在後面摇着尾巴也跟着进来了。

“郭四?”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haoshutuijian/627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