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爸干女儿….老公我真的不行了-又肉又污的黄文

 好书推荐及理由   2019-04-24 18:36 

又肉又污的黄文
又肉又污的黄文(图文无关)

李倩的意识在半醒半醉之间,整个人几乎瘫痪下来。可是,老师的动作并没有停止,他继续插李倩的屁眼。

就这样,韩丛生捏着鼻子将三十万两银子从汇银钱庄提了出来。

他真行,李倩想。连续玩了两个嫩女孩,竟然还没有射精。

那日,韩丛生派人来汇银钱庄提银子正好郭四在场,郭四当时了解到韩丛生名下有四十万两的银票。他猜想,如果劫军饷是徐洪与韩丛生两人所为,那么徐洪在汇银钱庄也会有四十万两的银票。但秦江月说,赵冉从慧心客栈拉回的是一百万两银饷,那二十万又在谁的账上呢?为了完成任务,郭四给汇银钱庄的总管李瑞二两银锭,说是此钱是给李瑞的母亲买药用。李瑞假意推拖了一会儿,也就收下了。郭四借此机会要看看近期的银票,李瑞素与郭四交情甚好,不便拒绝就答应了他。原来除了韩丛生名下有四十万拉走了三十万还有徐洪四十万,刑部尚书曹可俭十五万。真相就此大白,那剩下的五万肯定就是赵冉的服务费了。赵冉他能在徐洪与韩丛生、曹可俭都没在场的情况下将银子兑换成他们名下的银票,说明他们事先有约。吃不到好处他干吗?

现在他要李倩躺下来,用两只手握住李倩的奶子,然後把**巴於进去双乳的沟子里,狠命地将奶子靠陇来夹住**巴,又是一阵抽送。「啊!舒服,我…….我快…….快了。」

郭四在得到真实的底细后用秦江月给他的信鸽向青云寺发出了一封信,信中只有一行字:徐四十、韩四十、曹十五、赵五。韩提走三十万。

不久他松开了,叫李倩用手握住**巴套弄。他教李倩一上一下的套弄,并且要快。於是李倩就照着做了,突然他的手加到李倩的手上,越弄越快,一股液体直射而出,他吁了一口气。

秦江月得到这个重要的信息,很是震奋。他马上打道回府向父亲言明了此事。

然後他低下头来吻李倩那地方,使李倩感到舒服。但是一会儿,他就停止了,李倩知道今天的任务完了,这时何老师说:「你一定会及格的,放心吧,你快回去吧。」

秦浩为此大动肝火,他万万没想到一个户部尚书竟然如此贪婪置国家军队于不顾,鲸吞国家巨额钱款。这种挖国家基石的奸侫小人对后燕的破坏力足以抵得过后凉的二十万大军!他愤慨之下,马上想到了张翰祥。张翰祥是朝中忠义之臣,他对军饷被劫一事一直耿耿于怀。他曾怀疑徐洪与刑部尚书曹可俭做了手脚。按理刑部破军饷被劫寒案应该是毫无悬念,手到病除。可刑部派了百十来号人察案竟空手而归,至今毫无进展。这种反常现像令张翰祥义愤填胸:“玩忽职守,玩忽职守!”他多次上疏奏请皇上严查此案,冯距呢,整天只顾吃喝玩乐没把此事放在心上。每当他的奏疏上报之后,刑部的人总是装模作样地派人调查。但调查来调查去,案子始终无头无绪。

李倩一听这话,什么也没说,就马上穿好衣服,离开了。

他向张翰祥诉说了军饷被劫的真相,张翰祥怒不可遏,一定要见一见秦江月。

李倩出了何老师的房间,抬头看看夜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脚步轻盈的向宿舍走去,她想赶紧去洗一洗自己粘粘的身子,然后舒服的睡上一觉。

秦江月听到张翰祥要见自己,十分兴奋。他马上策马向距皇宫不远处的一个酒楼进发。这个酒楼名叫醉香楼,不在闹市区,是在一个很不显眼的僻静小巷。但酒楼幽雅别致,很有风情。是文人雅士所趋之所。现在他受张翰祥之约,来此地与他相见。

来到自己的302宿舍,正打算用钥匙开门,门竟然自己开了,一看,原来小幺妹---王雪竟然还在宿舍。

秦江月来到醉香楼二楼一间别致的小客房,门一开,他看到一名素衣便装的老者已端坐在那里。

“小倩姐,问题解决了?呵呵呵呵!!!!!”小雪调皮的眨眨眼睛,戏谑的问。

“您就是张大人?”秦江月客气地问,“我来迟了。”

“臭小雪!哼,唉,对了,你这妮子,怎么没和她们去郊外玩啊?”文静的小雪一下子害羞起来:“我………我……”不住的捏着自己的裙脚。

“没来迟,是我来早了。”

“哦,我明白了,今天夏老师从北京家里回校,我的小幺妹今天又可以……………”

张翰祥满脸的热忱,请他入座:“这里的条件很好,适合我们长谈。”

“不来了,叫你瞎说!”王雪不等李倩说完就撒娇的扑上来,不住的搔痒着她。

不多时,店小二已将桌上摆满了隹品,又抬上一罐酒:“客官请!有事喊小二,小二即刻就来。”

“咯咯,咯咯,好…好…姐姐不说了,不说了,姐姐求饶,好妹妹,姐姐一身粘粘的,我要去洗澡了。”

“谢小二。”

这时候,王雪的手机响了,她急忙拿过来,接通,俏声嗔了一句:“干爸老师,你怎么才回来啊!”说着,看见冲她做鬼脸的李倩,俏丽的小脸“腾”的一下红了。

谢过店小二,秦江月将酒倒在两个碗中然后起身端起一个酒碗客气地说:“先饮为敬,我先喝此酒表达我对张大人的敬意。”说完,他将碗中酒一饮而尽。

正要走出去,李倩忽然把嘴巴凑到她的耳边,小声的说:“好妹妹,好好把握,好好享受哦!”

秦江月随即将酒再次斟满,齐声说道:“敬张大人!”

王雪的脸更红了,瞪了她一眼,在她捂嘴“窃窃”的笑声中,小声说了句:我就来!

两个人将碗中酒一饮而尽。

挂掉电话,逃也似的的跑了出去。

酒酣,人热。张翰祥先开了口:“贤侄,听秦大人说你是非常正义的青年,不但辛苦学艺,还胸怀大志。本人听后十分钦佩,愿与贤侄共勉。”

不一会儿,本来很是文静内向的小王雪,飞快的来到自己失去处女之身也是让自己又n多次的享受性高氵朝的地方。

“谢张大人!”张翰祥的一席话说得秦江月热血沸腾心潮激荡,他知道眼前的侍郎大人没有一点官腔官架是他的知己。他与张翰祥有可能成为除徐的共同体。“后燕皇帝昏聩无能,信用奸小之人,残害忠良。如此下去,后燕政权难以维系,百姓生活没有保障,时刻有被后凉灭掉的危险。所以,我们不能束手待毙,等着后凉的士兵割我们的头颅……”

用钥匙进门后,看也不看,就随手把门给反锁上,才抬起头来打量这个熟悉的地方和站在那等着她的那个让自己成为女人,带给自己无数次高氵朝的人,也是自己唯一用身心体会过很多次的人。

“贤侄所说极是,我与你有同感。现在形势紧迫,不容我们忽视。为江山社稷,为黎民百姓,我们不能袖手不管。”

王雪一见到只披了一件浴袍的干爸夏老师,积压了一个‘漫长’假期的情欲瞬间涌了上来,平时里的矜持、内向、文静全抛到了九霄云外,立刻猴到他身上,在他耳边说:“人家想死你了!”

“张大人,一个在汇银钱庄供职的朋友提供一个信息,在慧心客栈拉回的一百万万两军饷在汇银钱庄变通银票后,落入徐洪、韩丛生、曹可俭的名下。

“我知道,现在不就回来了嘛,我还带来了几个带“刺”的套子”,夏老师说“干爸会让你死去活来的!爽死你!!”

“当真?”张翰祥惊骇地问,“确凿无疑?”

“那我现在就想死…….来吧,快点啦,人家已经等不用及了!先不要管什么套子啦!再说我们做爱从来不带套子,我不喜欢,肉和肉相亲才爽呢!”双手紧动,急急的把夏老师的浴袍解落到一旁。“好,好,好,先不管它,让干爸好好干干我的小老婆,来…”

“确凿无疑!我的朋友经过多日探查,终于了解到被劫军饷的一半已落入三人的腰包。其中徐洪四十万,韩丛生四十万,曹可俭十五万,剩下的五万作为服务费变成了汇银钱庄越冉的库存。”

说干就干,夏老师一把抱起王雪,走到那张大床边,重重的把她扔在席梦丝上,随即压在她身上。

“你的那位朋友见到银票了?”

“噢……..”她轻轻的叫了一声。

“见到了!”

夏老师开始脱她的衣服,一边把舌头伸到她嘴里深吻。王雪好像真很需要,扭动着身子,鼻子里发出了“嗯…….嗯”的声音。她的乳房开始涨大,乳头已经变硬了,深红色的,夏老师不时的用嘴去吸咬它。

“徐洪胆子可真够大的!凭什么?凭他是国舅?”

夏老师的手摸到了她那里已经冒水的桃源洞,用一个手指按在阴蒂上快速的揉动着,另外用一个手指伸到阴道里开始慢慢的抽动。

张翰祥怒不可遏,使劲地拍了一下桌子:“天下是百姓的天下,不是姓冯的,也不是姓徐的!如此贪鄙如此寡廉鲜耻一定得付出代价!”

“啊……..干爸……不要…….不....要用手…….,快点用你的,噢……....用你的弟弟…我的小干爸…来干…干…我!”

“张大人息怒,”秦江月见张翰祥如此气愤知道徐洪之流的恶行触动了他的底线。他知道自己年青涉世不深,此时不过是单枪匹马,孤军奋战,他需要的就是像张翰祥这样的大臣出面斡旋,组成一股正义的力量向奸臣们宣战。“徐洪什么都不凭,只凭冯距昏庸,只凭冯距是他的靠山。所以,我们既要掌握徐洪之流的第一手材料,还要策反冯距。”

“那这次让你来玩,你在上面做,干爸可是急赶了十几个小时的车,已经有点累了,而且你也喜欢这个体位,让你先爽爽吧!”

“策反冯距?”张翰祥对秦江月所说的“策反冯距”疑惑不解,连忙问道。

“好啊!”说着,翻身跨到夏老师的身上,用一只手抓住那条大肉棒,放在自己的蜜穴口,又在他的脸上‘啧啧’亲了两下,立即一挺上身,顺势屁股一沉。

“冯距不是昏庸吗?我们就利用他的昏庸。徐洪不是利用冯距的“玩疾”吗?我们也找人利用冯距的“玩疾”。当然,这些事情都是需要时间需要人来完成的。我们现在正着手找这样的人。这些人必须有机会接触冯距,有机会得到冯距的信任。我们不过是策划人,而不是执行者……”

“卟”,夏老师坚硬的肉棒沾着她的淫液很顺利的就全根插入她的阴道里。

“你想找的这些人他们肯干吗?”张翰祥有些担心,也不太相信秦江月的这个做法。

“哦……....好爽....”王雪的小穴把夏老师的宝贝整个吞入,她还嫌不够深,浪叫着,又使劲的往下坐了坐。小腹不停的收缩,小穴里一紧一紧的,仿佛在吮吸,使的夏老师也轻声的叫起来:“啊…好爽啊,宝贝…啊,还是你的小穴妙啊……”。

“肯的!只要你找的这些人同样对徐洪有恨意有仇恨,他们就会与我们联手,按我们的计划行事。”

王雪坐在夏老师上面,开始前后挺动,还不断的以夏老师的宝贝做轴,使劲的划着圈,她的阴阜紧紧的贴着夏老师的耻骨,自己的阴蒂狠命的在夏老师耻骨上用力的磨着,夏老师被她的阴阜压得有点痛了。

“有这么简单?”

“啊,…….舒服死了,.女儿..好....爽……..啊……哦....你爽不…….爽....干爸?”王雪边哼哼边说。

“有些事看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并不容易,有些事看起来难,做起来并不难”。

“干爸也很爽的!”夏老师边说边使劲的揉她的奶子,不时的向上顶一下。王雪的淫水顺着夏老师的阴茎流到他的睾丸上,他们的阴毛也早就湿乎乎的了。

稍作思索,张翰祥理解了秦江月所说的“策反”两个字的含义:“实际上‘策反’类似于我们常说的‘计谋’,两个词的意思有相近之处。我们在不能战胜徐洪一伙的时候,我们必须得用计谋来取胜。我们利用他们的心里,‘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王雪的动作越来越快,夏老师似乎感觉她要来高氵朝了,就问她:“快来了吗,宝贝?”“嗯....快来了……..”边说边加大动作的幅度和频率“哦……干爸,我不行了…….老公…….我真的…….要不行了……....你的雪儿要…….要....来了…….噢……..来了……小雪做神仙了!……..干爸老公…….”阴道猛烈的收缩着,射出的阴精随着摆动也兹了出来。这时,夏老师也不断的向上挺动,猛的几下后,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真爽啊!”放松了下来,他也到达了高氵朝!

“张大人心思缜密,分析透彻。佩服!佩服!”秦江月对张翰祥的认真态度很敬佩,“我说的‘策反’确是此意。我们利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与利害关系达到我们的目的。而我们的目的并不庸俗卑劣,而是为后燕的百姓。”

“干爸,我还想要”王雪趴在夏老师身上娇声说道。

“我们都是正义之人,难忍天下不平之事。你虽很年青,但有志不在年高。你如此忠心报国,终会有所建树。”

“放心宝贝,干爸喘口气,一会啊,让干爸好好的干干你,我们一起做神仙!对了,我给你买了一套内衣,在浴室里放着呢!你去冲个澡,穿上,给干爸瞧瞧,好不好?”

“张大人过奖了,我不过是初生牛犊有一股勇气,至于谋略不敢奢谈。在每一重要时刻,我们需要长辈们的指点。”秦江月谦恭至极,对前景充满了信心与期待。

“穿什么衣服啊,一会还要脱,这么麻烦!”

“朝庭中我与你父多多打探,利用朝中人脉分裂冯距、徐洪、韩丛生的三角关系。只要我们将他们三人分裂开来,我们才有可能各个击破。”张翰祥将一切事情都了解透彻后,将他心中所想告诉了秦江月,“我们将他们的仇人拉过来为我们服务,有了他们,我们就等于长了翅膀。”

又肉又污的黄文
又肉又污的黄文(图文无关)

“不是啦,是情趣内衣,你想,干爸刚回来就放了你一炮,你不想挑逗挑逗干爸,也让干爸好好欣赏一下我干女儿的好身材,免得一会不能尽兴啊!”

“张大人,说得好!”秦江月见张翰祥如此深谋远虑很是兴奋,觉得张翰祥如一座大山让他有了期待。他现在缺少的不是决心,而是谋略。“我们一定能扳倒徐洪这个奸贼!” “

“嗯!好吧!那我就去冲个澡!”王雪说完,慢慢爬下来,扭着屁股,去了浴室。

“我的希望也是如此,我们刚刚有了太平,这太平来之不易,是我们的将士血洒疆场换来的。我们决不容许一条臭鱼腥了一锅汤。”

过了一小会,王雪就洗完澡出来了,全身只穿着一套内衣,是那种蕾丝边的,最挑逗人的是她的内裤,是半透明的,阴阜那还是有小网眼,阴毛调皮的跑到外面来了。

“张大人所言极是,我们一定拧成一股绳,团结所有正义的力量扳倒徐洪!”

夏老师,眼都不眨一下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啊,太迷人了,我快忍不住了!”

秦江月幸遇知己,慷慨激昂,张翰祥也如此,激情澎湃,大有不吐不快之气势。

“那快来啊,我们做爱吧!”她已经很想要了,说着就走夏老师身边,双手环住他的头,压在自己的乳沟里,磨蹭不停。

谈话间,酒桌上的菜早已凉了,酒也没兴致喝了。

夏老师抬手环到王雪的身后,帮她脱掉胸罩,一对白白挺挺的奶子跳了出来,两个乳头已经变成了深红色,夏老师一口含住她的奶子,用力的吸呀,舌头在她的乳头上不停的打着转。

“到此吧!”张翰祥向秦江月道别,“有机会我们再到此楼叙谈。”

“哦....用力吸,用力呀…….干爸…….”王雪梦呓般的说道。

“好吧!”

夏老师的手也不老实的滑到了她的大腿根部,在她的洞口摸索着,时不时的用二个手指夹夹她的阴蒂,这时候夏老师已经觉得她的阴蒂开始充血变大了,而且淫水开始在洞口汇聚,就把她抱起来,转身放在床上,他的嘴从她的奶子上游离到了毛毛的阴阜上,双手分开她的双腿,让小穴完全暴露在眼前,洞口隐隐的有水光浮现,现在王雪的阴唇颜色变得比以前深了,大概是大量充血的缘故吧!

两人陆续离开醉香楼,分头而去。

夏老师轻轻地用手指不停的拨弄她的小阴唇,淫水开始止不住了,沿着夏老师的手指流到了屁股上,接着改用舌头了,在阴蒂上时重时轻的舔着,王雪的腰不停的向上挺着,嘴里不断的发出“哦……哦……”的叫床声。

随着那么刺激的声音,夏老师整个嘴都罩在了小阴唇上,舌头卷起来不断的在阴唇口上抽动,鼻子顶在她的阴蒂上,磨得她全身不停的扭动。

“啊....干爸…….老公…….别在折磨小雪了,快来吧!”

“来什么呀?”夏老师在不断的挑逗着她。

“来干我…来干你的宝贝!!干爸……..啊…….噢……亲得我太爽了,……”

“快把你的**巴插进来…插到干女儿的小嫩穴里来…..啊!!!我要嘛……..我要……..”

看到小雪难受的淫欲神情,夏老师不再挑逗,立起身来,扶着自己的阴茎在洞口磨了几下。

“啊……别磨了,痒死了我,啊…干爸….快让….进来呀!”

夏老师马上拿出买的套子套上,和着淫水和润滑液,“啵”的一声,腰向前一挺,阴茎一下子全根没入,王雪像是得到了宝贝一样,两腿抬起夹住夏老师的腰,开始主动向上挺。夏老师也不管什么姿势了,大起大落的干起来了,加上套子上有“刺”,淫水被带到了外面,很快的就把床单打湿了。

“快……用力干……你的骚老婆……..噢....干爸…….深点....老公……用力呀……”“啊…….顶的…….太深了…….`好涨....好....爽…….”“噢……..顶到…….顶到子宫了……”

“我爱死你了……快干我…..干你的女儿....好爽…….哦....哦……哦……....”

“啪、啪、啪”两个阴部相互碰撞着,沾着淫水发出这种怪怪的声音。

夏老师把她的腿分得大大的,低头亲眼看着阴茎在那娇嫩的、粉红的肉洞里进进出出,特别的是,这次的套子上有“刺”,洞洞里的嫩肉随着**巴的抽动翻进翻出,夏老师看得很兴奋刺激,一下子觉得小弟弟又硬了些,就掀起王雪的腿,原势旋转王雪的娇躯,让她跪在那儿,从后面抱着雪白的屁股,立刻又开始快速的一轮向前抽插。

“噢……哦…….`哦……爽....爽……转转它…转转…我的小干爸….啊!”

听见这话,夏老师立即配合的顶着她的屁股,不停的用腰转着圈,”啊……....顶得…….我…….爽啊…….大肉棒哥哥…………快……用力……..快点…….干女儿…….小雪要来了…….”

一听她要来高氵朝,夏老师加快了动作,王雪也把双腿并了起来,这样一来,夏老师的阴茎在穴里就更加被夹得紧了。

“噢……`王雪....夹得干爸好爽……”

“干女儿….不行了……..哦……哦……啊……..你的骚货……..我要……..要泄了………….”

“干爸也要来了,噢…….我们一起…….一起泄…….”

“不行了……....噢....哦……啊…….干爸…….我泄了…….女儿泄了……..”

阴道里一阵阵的抽动,夏老师被夹得麻麻酥酥的打了个颤,腰一挺,精液一喷而出。

夏老师搂着王雪,他们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了,阴毛也都被她的淫水弄得又湿又粘。

“宝贝女儿,爽了吧!”夏老师笑着问她。

“那干爸爽了吗!”

“干爸快爽死了”

“我们都成神仙了!!!!睡一会吧,你好好的休息,今天我不走了,我还要呢!”

“好吧,今天一定要要你好好的过过瘾,弥补这段时间的缺憾,ok?”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haoshutuijian/6271.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