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肉又污的黄文-老师干俩女

 好书推荐及理由   2019-04-23 17:11 

又肉又污的黄文
又肉又污的黄文(图文无关)

十分钟後,赵菲在何老师耳边一阵轻语,就马上穿好衣服,在何老师的遗憾眼神中匆匆离去。

“许老弟说你在姨妈家住的还算顺心,果真如此?”

她看到李倩时,突然涨红着脸,大概心里虚,轻轻说声「好!」就离去了。

秦江月迫不及待地问起沈春雁的生活状况,这是他憋在内心很久的话。如今,这个让他牵挂的人就在他身边,他怎能不问?

经过这一幕,真是太刺激了,李倩稍做定神,然後敲门。

“果真如此!”沈春雁不想给秦江月留有一丝的怀疑,马上接过话去,“姨妈家的人对我都很好。”

老师出来开门了。

“那就好!”秦江月听到沈春雁住在姨妈家还算称心,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问询后他又向沈春雁解释他为何这么久没能去看望她:“打完两仗后,我已筋疲力尽,但为了准备下一仗,还必须马不停蹄地训练战时临时招来的农夫。不然,后燕有可能在下一次战争中失败。”

看他的表情,有些惶恐的模样,衣冠并不整齐。

“知你一定忙于备战,所以我没有去探望。”

他期期艾艾的说:「你找....找我有事?」显然作贼心虚。

“现在好多了,累了还敢歇一歇。”

其实这一切李倩早就看到了。只是不想猜穿他的西洋镜,况且待会自己也想跟他做爱呢!

这时,许长虹以有事为名暂时离开了秦江月处。

李倩知道,老师刚才和赵菲做爱时,**巴并没有射精,现在一定很难过,自己得好好挑逗它一番,卖弄一些风骚,让他情不自禁。这样的话,此行的目的才更容易达成。

许长虹走后,室内就剩沈春雁与秦江月两人,沈春雁实在无话可说,拣了一句不痛不痒的话:“整个军营都处在积极备战状态吧?”

李倩偷偷的注视他的下体,果然它硬挺挺的撑着好高,长裤像一张雨伞。

“是的!整个军营都在备战。你脸上为何长那么多的疱疹?”

他看到李倩正看它,有些不好意思,故意顾左右而言他了。

秦江月终于憋不住心中的疑惑,问起沈春雁脸上的小疱疹。当沈春雁刚刚展现在他面前时,他的心忽地一下收紧,沈春雁不但脸上长满了小疙瘩,人还瘦了一圈。所以他才问沈春雁在姨妈家住得怎样。

「李倩同学!今天的天气不错,怎麽没有温习功课,或者出去玩,怎的有空来找老师?」

沈春雁知道由于那层假面具,她训练时出的汗不能及时排除,使脸上的皮肤受到了损伤。

「无事不登叁宝殿!」李倩停了一下,故意绕着圈子。「刚才......我好像看到赵菲呢?」

“我的脸是吃蒜吃的,”沈春雁胡乱编了一个理由,“在姨妈家每顿饭我都吃大蒜,皮肤受到刺激。”

「啊!」老师慌了。

秦江月笑了笑,道:“我说呢,怎么会起那么多的小包呢!以后就不要吃了嘛!”

「其实我都看到了。」李倩说。

沈春雁也笑了,说:“看看吧,如果我不拉肚子,就不吃了。”

这时何老师脑羞成怒。他又追问李倩来干什麽,李倩却不敢单刀直入的说,只好着边际的回答:「我刚才可是什么也没有听见哦,只看见了一点结尾,咯咯!人家来看看老师,不行啊?大家都说老师是才子呢!」李倩也顾左右而言其他。

“你在拉肚子?”秦江月惊异地问,“找到原因了吗?”

「这是同事们乱起的外号,果真是才子的话,何如到如今连个老婆都没有?」

“没有找到,所以郎中才让我吃大蒜的。”

「那是老师眼界太高了,也许老师要娶个才女呢!」

“吃大蒜是管用,可吃久了也不行啊!”秦江月忽然意识到大蒜能让皮肤受刺激这大蒜就不应该老吃,“若肚子长期不好就应该找点中药吃。”

他似有点感叹的说:「别说笑了,以前年轻时多少还挑眼,但是现在什麽条件都没有了,老喽!你还小,不知道没有家的人真可怜,下班後连个去处都没有,更别谈安慰了。」

沈春雁点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要怎麽安慰呢,我能不能替老师效劳?」李倩趁势说着。说完故意将身子一仰,李倩知道这样可以使自己的胸部看起来更为显着,也由於这一仰,自然的两腿微微分开。

“如果你在姨妈家不方便,你也可以来军营。现在军营里也有女的。许老弟的堂妹也在军营,只是得乔装成男人的模样,不能让人看出女人的身份。”

果然何老师中计了,两只眼睛直直的瞪着李倩,忽上忽下,像是要看穿李倩似的,李倩知道他已上钓了。於是李倩又坐正,问他:「老师,能不能让我这次考试及格啊?如果不能及格,人家会很伤心的哦!」

沈春雁听后不觉哑然失笑,秦江月竟然让她学许长虹的堂妹,许长虹的堂妹是谁?她笑自己,自己的一个决定竟然让她以两种身份出现在人们的面前。

他正看得入神,突然被李倩这一问,大觉煞风景,不过他看李倩举动,似乎已猜透李倩此来的目的。就说道:「要及格也不难,那要看你怎麽对老师了?」

“我可不想改扮成男人,”沈春雁笑着说,“女人我还未当够呢!”

「我听老师的话,你要怎样,便怎样?」

“只要你在姨妈家住得顺心就好。”秦江月似有不放心,一再地提醒沈春雁。

他奸滑的笑着,真真假假的说:「刚才你也看到了,赵菲是怎么样对我的,可惜我还未高氵朝,你就代替她未完的事。」

此时的秦江月因沈春雁脸上的疱疹引发了深深的怜惜之情,他觉得沈春雁在他面前说住在姨妈家还算顺心的话,不过是假话。凭她的性格,即便有了难处也不会求之于人的。

「好,我要怎样完成她未完成的事呢?」李倩也跟着装迷糊的问。

“相对来讲,军营还是很安全的。”

他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但是沈思了一会,立刻说:「答应跟我做一个小时的爱。」

“我知道,但我不想来。”

「一个小时?这怎麽做?哦!我明白了,你坏!」李倩做作地说。说着就主动的去把窗帘拉好,把门扣上。

“你的脸色不如从前鲜艳,身体也在消瘦,我觉得你在姨妈家一定有不方便之处。”

一回身,何老师把李倩拉坐在他的腿上,李倩感觉出来了,他的那个东西正在发威呢!

“没有什么不方便之处,只是我的身体出现了不适。”

他吻着李倩,一只手在李倩的腿下摸索,痒痒的,怪好受的,李倩有点激情了。

“姨妈家还有何人?”

猛然李倩记得此行的目的,李倩必须获得保证。於是李倩轻轻推开他说:「老师,我及格的......」

“除了姨丈姨妈,姨妈家里还有一个妹妹。哥哥已经结婚在外地做郡守。”

何老师他还没等李倩说完,就抢着答:「我绝对让你及格,只要你让我摸,让我看,替我......」

“还算清整,”秦江月点了点头,“只要你觉得开心就行。”

於是李倩主动的搂着他,吻他,把大腿分开,方便他的进攻。

沈春雁不想在自己的处境方面多说什么,再多说,有可能露出马脚。她有意转换了话题:“后凉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又肉又污的黄文
又肉又污的黄文(图文无关)

可是他却停止了,他要李倩躺下,同时脱去李倩的内衣裤。

“没有!司空焰不攒足精力与物力是不会轻易出征的。”

他只是看和摸,然後把李倩的手拉到他那地方去,硬硬的。

“双方都在养精蓄锐,此种情况对后燕更为有利。”

他开始展开第二波的攻势,方才和赵菲是第一波。

秦江月惊异地望着沈春雁,虽然他知道沈春雁对国事很关心,但她说出如此有深度的话让他很意外。

李倩也主动帮他解除武装,何老师即刻赤赤裸裸地站在李倩面前。

“沈小姐说得很精到,对人力与物力都极度匮乏的后燕来说,一个时辰的喘息都尤为重要。”

他的老二不停地颤抖,整根肉棒附着一层白白的黏液,将乾未乾,李倩想那一定是赵菲的内分泌物了。

“我是在瞎说,”沈春雁笑了笑,“没有你夸得那么好。”

李倩尝试用手去握住它,然後用嘴含住龟头,开始上下的套弄起来。

“这可不是瞎说,那句话是很有道理的。”

「对!对!啊......啊......」他舒服地叫着。

“后燕只剩两万骑兵,后凉那边还是五万呢,若战争打起来,我们能打过他们吗?”

阴茎下面的两颗珠丸,长得密密的毛,随着李倩的套弄,跳跃起来,李倩不时用指甲轻扣它们。

听了此话,秦江月更感诧异,沈春雁虽住在京城里,但是,她住的地方是很偏僻的地方。且不说消息不太灵通,就是她姨妈家的人也没谁知道军中大事的。据许长虹介绍,沈春雁的姨丈是一个开过玉器店的小商人,现在已赋闲在家。沈春雁从哪里得知这么准确的数字呢?

这时,他用力的将他的**巴往李倩的嘴巴里推送,李倩觉得滑溜溜的,很刺激。

虽感诧异,秦江月也不好意思问沈春雁是如何了解后凉的骑兵情况的,只是将心中的疑惑埋在了心里。

这样的动作进行了约两分钟,他才把李倩推倒在地,并命令李倩趴在床上,而且要李倩两腿并陇,两股夹紧。

“就看我们的骑兵能训练到何种程度,训练得越刻苦抵挡敌军的能力就越强。反之,我们就不可能有克敌的胜数。”

他说这样插李倩的穴,两个人都比较有感觉。可刚开始他插不进来,李倩只好将两腿分开,好方便它的潜入。

“现在的训练还不够强吗?”

果然一下子,**巴全根尽入,然後再把两腿并陇,就觉得李倩的穴特别紧。

“还可以……”秦江月顿了一下,心中暗想:“沈春雁为何对打仗的事那么关心?”

「噗!嗤!噗!嗤!」阵阵的抽插声响起。

“徐洪一伙逃走后,没有一点音信吗?”

「唔......嗯......啊呀......噢......你......插......插吧......狠命一点。亲......亲爱......的,要死......死了......你插穿......我......的......小......穴......了。」李倩情不自襟的浪叫着。

“没有!”

「那......我......的好......亲......亲......你......叫......叫......吧!我要......插......死......你......骚......穴......穴......」叫着,他狠命地插起来。

“你也是没功夫打理此事吧?”

李倩趴在床上太高了......。

“不全是!徐洪有权之后结党营私在朝中很有人脉,再加上他妹妹是皇帝的宠妃,所以,很多人知道徐洪等人的一些蛛丝马迹,也没有向皇帝禀告。这个案子至今悬而未决。”

他只好把**巴抽出来,要李倩改用跪的姿态。

“内忧外患!”沈春雁很是感叹,“后燕一直处于大厦将倾之中。”

李倩双腿八字分开,屁股翘得特别高,老师先用手猛拍她的肥臀,直打得李倩浪叫:「啊......好......老......师......哥哥......打......得美......再......打......吧?」

“没办法!无能为力!”秦江月对眼下的形势也不看好,也很感慨。

他用一只小指头去搓李倩的屁眼,李倩觉得酥痒无比,然後再把**巴插进李倩的小穴里,开始猛送。

“我家的门监胡威被徐洪的儿子徐光耀收买,出卖了他的主人,如今这个可恶之人还没有判刑。”

「啊......噢......用力......顶......顶......死......了。」李倩受不了他的一轮猛攻,直喊救命。

秦江月一愣,沈春雁从哪里知道得这么多?谁告诉她的?

这时,他见李倩淫浪至极,索性把**巴抽出来,直接对准李倩的屁眼,猛力一插。

“你的消息还很灵通啊!”

「哇!啊......痛......死人......不......不......要......要......嘛。」李倩痛得眼泪直流。

“我姨丈虽是一个小商人,但对政局很关心,他时时与我们唠起国之大事,我因此知道得很多。”

平常见他挺温和的,怎麽搅起女人来,一点都不留情,李倩通过小姐妹们知道屁眼也可以玩,但没想到真的这么刺激!」

沈春雁泰然地将消息的来源讲给秦江月,打消了他心中的疑惑,他相信了沈春雁说的话。

他的**巴又粗又长,李倩想自己的屁眼大开眼界了,恐怕已经裂开了。

“后燕有许多爱国之士,他们是爱自己的国家和人民的。只可惜,他们没有遇到明君。”

可是,插了几下之後,慢慢觉得不再疼痛,反倒酥麻起来。李倩觉得**巴塞得自己满满的。

“可惜啊!”秦江月的这句话深深刺痛了沈春雁忧伤已久的心,她不知她这个孤苦的人何时能见到晴日?她不知她这种屡换姓名的日子还要过多久?“那些苦海中的人该怎熬出黑夜?”

他的**巴不停地插李倩的屁眼,另外用两只手指头插李倩的小穴,於是李倩下体的两个洞都已经被他派上用场。

秦江月见沈春雁如此伤感,劝道:“好在冯距已经知道是徐洪害了他,对他有了切恨,不然,后燕早就亡矣。”

「啊......哇......舒......服......死......了啦......快......快别......别......停......让我......飞......天吧,用......用......力顶......干......吧!」

“一个窃国大盗,国人对他能有多大的寄托?”

这样继续了五分钟,李倩全身一麻,阴精流出,达到了性欲的高氵朝。

“只要冯距想保住自己的皇位,他就得听忠臣的劝告。朝中忠良之臣若联合起来,不信打不倒徐洪。”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haoshutuijian/627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