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斗破淫传-纳兰劫

 好书推荐及理由   2019-04-19 23:24 

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
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图文无关)

「葛叔,不过是云岚宗一个外门执事的寿礼,有必要让我们亲自前去庆寿么?」微蹙着双眉,坐在飞行魔兽上的少女,有些郁闷的抱怨着。

“徐洪背后的这个人很不一般,”秦江月若有所思地说,“他布下的耳目又深又广,人数又多。所以,他能做到呼风唤雨,手到擒来。”

「嫣然,虽然墨承本身并没有这个本事,但是墨家近些年在东北越做越大,并且每年都会给云岚宗上缴不菲的供奉,想必宗内长老也很重视。况且前面就到盐城了,你不是正好可以见一见灵琳么?」闻言,葛叶只好苦笑着安抚一脸苦相的纳兰嫣然。

“这个深藏不露的人是谁呢?”

「琳儿啊,确实好多年没见了,嘻嘻」听到葛叶提起灵琳,嫣然的心情好了不少,裙角飞掠间,两人向盐城飞去。

“猜不到。”秦江月无奈地摇了摇头。

盐城的旅馆这边,萧炎刚教训了娇蛮无礼的灵琳,灵琳直到萧炎与海波东消失在了楼梯尽头,苍白的小脸上才缓缓浮现些许红润,美眸中浮现了些许雾气。

“重要证人李瑞已死,当事人又都逃跑了,整个案子陷入了谷底。”朱颜赤十分哀叹地说,“不知下一步如何走?”

「琳儿妹妹,怎么哭的这么可怜?难道这盐城之中还有谁敢得罪你不成?」

“我听说徐贵妃近日多次出宫,她是不是在四下联络人呢?”

犹如银铃一般清脆的笑声响起,走进客栈门口的少女,面容精致,身穿洁白的短衣,紧致的上衣衬托出玲珑的胸部,可爱的红色短裙与一双鹿皮短靴之间露出一段光洁的大腿,令大厅里的众人不由得感到目眩神迷,满脸垂涎。

“我也听说,但没有抓到什么有利的把柄。”

灵琳俏脸错愕地望着门口的少女,愣了一会儿,旋即扑到女子的身上,娇笑道:「纳兰姐姐,你怎么也来了?」

“你从刑部派一个精明强干的人去跟踪徐贵妃,看她最近都在干什么?她可是一个极有心机的女人。”

「奉老师的吩咐,而且正好这段时间我要回家一趟,就顺道过来了。」无视周围猪哥的眼神,见到好朋友,纳兰嫣然不快的心情一扫而空,微笑道。

“好吧!派一个。”朱颜赤双眉紧皱,脸上布满了愁云,语气显得十分的悲伤,“六部的三个尚书都被关押在牢中,没想到这伙人照样能玩转,我真佩服徐洪背后的这个人。”

与纳兰嫣然打过招呼后,灵琳转过头,甜甜的向嫣然身后的老者问候:「葛叶老先生。」

“我估计除徐贵妃之外,还应该有一个智慧超群的人。”

「呵呵,几年没见,灵琳丫头倒是越来越漂亮了。」葛叶笑吟吟的点了点头。

“我觉得也是,不然,就她一个女人哪来这么大的能量?”

「嫣然师妹,家族这两日事多,差点怠慢了贵客。」正当三人叙旧的时候,大门之外忽然想起了一道爽朗的笑声,紧接着,一位颇为英俊的青年行了进来,对纳兰嫣然亲昵的笑道。

“奇怪,这个神秘人是谁呀?”

「墨黎师兄客气了。」俏脸上浮现些许笑意,纳兰嫣然笑容矜持,并未因青年眼中的炽热而有所柔和。

“我们跟踪徐贵妃一段时间,也许她会露出马脚,到那时我们就能知道这个神秘的人是谁了。”

闻到少女身上的体香味,青年心中一荡,再瞧得纳兰嫣然那不为所动的笑容,青年眼中快速闪过一抹失望,几年相处,被她视为女神的少女,仍然对他没有那等心思,让他感到有些颓丧。

“不要只派一个人了,要派两个人,一个人有时会被甩掉。”

眼中的失望迅速隐匿,墨黎笑道:「嫣然师妹,一会儿和我一起去墨家吧,父亲已经听说了你们到来,差我先来请你们共进晚餐。」

“好的!”

素手揉了揉额头,纳兰嫣然轻轻叹了一口气。墨黎的小心思她也很清楚,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花太多时间和墨家纠缠在一起,但又不好伤了师兄的心,咬了咬嘴唇,纳兰嫣然点了点头。

“我带一百多个兵士沿街找线索,但什么也没有找到。只是听一个风水先生说,早晨他路过刑部大牢的门口时,发现大牢门口有两辆马车,也许这两辆马车就是接应的车。”

脸上仍然带着笑容,在前面带路的墨黎,眼神逐渐变得阴冷。纳兰嫣然那犹豫再三的神情,让他颇为不甘和烦躁,拳头在嫣然与葛叶一行人看不到的地方,紧紧地握了起来。

“那个时间段正是皇帝传李瑞的时候,他们抢占了先机。”

「嫣然师妹,实在抱歉,家父还要和城主商量明天的寿礼,分不开身,让我先招待你们,我们先吃吧。」匆匆走进房间的墨黎,一脸歉意地道,旋即热情地向纳兰嫣然与葛叶劝酒劝菜。

“朝中有人向这个神秘的人传送了消息,而这个神秘人正好派人在那一刻待命。从待命者的行动看,他守候在刑部大牢附近也不是几日的事了,说明他们早就所准备。”

纳兰嫣然正与墨黎聊着云岚宗的事情,忽然感到眼前一黑,脑袋里一阵晕眩,便从椅子上摔倒在了地上。她想爬起来,却感到四肢软绵绵的,使不出力气,挣扎了几下又趴倒在了地上。纳兰嫣然艰难地抬起头,看到葛叶坐倒在一边,双眼紧闭,满头冷汗,显得十分痛苦。

“四个在押犯的家属有可能联合起来了,再借上一个外部的力量,那能量是相当大的了。”

此时墨黎起身,施施然走到葛叶前面,笑道:「破气散的药效果然霸道,就算是斗灵强者,也要乖乖趴下。现在的你,恐怕勉强只有斗师左右的实力了吧?」

“这伙人时时在观察朝中的动态,如果徐洪他们因无证据被释放,他们什么行动都不会有。如果徐洪有了新证据,那么他们能灭口就灭口,能劫狱就劫狱。”

说完,墨黎右脚像鞭子一样,划起劲风扫向葛叶。情急之下,葛叶勉强在身前凝成了一道稀薄的斗气障壁,然而障壁只阻挡了墨黎片刻,就在纳兰嫣然震惊的目光中破碎。葛叶被墨黎一脚踹中丹田,倒飞出数米后落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如此说来,我们是斗不过他们了?”朱颜赤不无担心地说。

「葛叔!」纳兰嫣然难以置信地看着昏迷的葛叶,身体微微颤动着,然而无论她怎么挣扎,手脚却完全不听使唤,也丝毫感应不到体内的斗气。

“能是能,但不容易。”

「没用的,嫣然师妹。」墨黎走到纳兰嫣然身前蹲了下来,手掌托起嫣然的下巴,在嫣然的俏脸上来回抚摸着,淫邪地笑道:「这破气散,虽然还不能完全打散斗灵强者的斗气,但是对斗灵以下的人效果就明显多了。几刻之内,你的斗气与普通女子无异,全身使不上力气。」

“你还挺有信心?”

「放开我!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墨黎贪婪的盯着纳兰嫣然,眼前的少女俏脸精致,挺俏的瑶鼻,红润的小嘴,胸前青涩的果实初具规模,堪称绝色。

“是的!”我坚信,我们能战胜他们。”

此刻纳兰嫣然正趴在地上,玲珑的身体微微颤动着,白色短衣下露出一截纤细的柳腰,红色短裙下露出修长光洁的大腿,浑身软弱无力的样子,让男人欲火上升。

正在他们聊得火热之时,一匹快马驶进了院子,秦江月定睛看时吃了一惊,原来是史长风!

看着纳兰嫣然羞怒的眼神,墨黎淫笑了两声,然后在纳兰嫣然震惊的目光中,手掌下移,隔着衣服抓住嫣然的酥胸揉捏了起来。

“你,你干啥来了?”

「啊!……」敏感的胸部被握住,纳兰嫣然惊呼出声,身体顿时绷紧。

“二哥,不好了!”史长风一边侧身下马,一边说道,“一伙来路不明的人血洗了驭虎山庄!”

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
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图文无关)

「你还没有想明白吗,当然是要干你啊!」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女神,现在正无力地躺倒在自己的脚边,墨黎心中欲火顿时按捺不住。「你不是很骄傲吗?

“什么?血洗驭虎山庄?”秦江月骇然不已,马上问道,“皇上不是让你回家听命吗?你怎么会知道驭虎山庄的事?”

从不把我放在眼里,我会让你知道轻视我的代价!」说着墨黎将手伸入纳兰嫣然的领口,探进抹胸内,肆意揉搓着洁白的乳肉。

“从驭虎山庄逃出来两名兄弟,他们说刚刚不久,有一队人马直奔驭虎山庄的大本营见人就杀。逢人就砍。这伙人如天兵天降,武艺十分高强,所到之处,血肉横飞,人如草芥。”

「啊!啊……住手……你这样,云岚宗不会放过你的!」纳兰嫣然顿时激烈的挣扎起来,俏脸通红,顺滑的长发也披散开来,然而身体却不听使唤,只能任男人用粗糙的手掌玩弄自己玲珑的胸脯。

“怎么会这样?”秦江月痛心疾首,“这不是乱了套了吗?”

「嘿嘿……」肆意抚摸着纳兰嫣然胸前娇嫩光滑的乳肉,墨黎淫笑着,「我就让你知道吧,我曾在塔戈尔沙漠里寻得一篇功法,只要与异性交合,便可以吸取对方的斗气,快速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其中第一次对实力的提升最为明显,但却要求对象的修炼天赋足够强大,方可以提升这门功法的潜力。

刚才还信心满满的秦江月这会儿低下了头,他闹不明白,为什么徐洪的案子这么难碰?为什么一旦碰了就会惹出这么多的麻烦,岂止是麻烦,是人命!

假以时日练至大成,便是云韵又能奈我何?这四阶丹药" 破气散" 的方子也是我从中所得,为了把你弄到手,我可是下了血本啊,嫣然师妹!」说着,墨黎双眼涌上一抹疯狂之意,将纳兰嫣然翻了过来,两手抓住纳兰嫣然胸前的衣服,咝咝几下便撕开了纳兰嫣然的短衣,隔着单薄的白色抹胸,用手指在纳兰嫣然的乳尖周围打着圈。

“是啊!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若知这样,我不如不……”

纳兰嫣然羞愤的满脸通红,身为云岚宗的天之骄女,从来没有被人染指过的身体,何曾被人这样对待过。纳兰嫣然拼命举起拳头向墨黎挥去,然而软绵无力的手臂却被墨黎直接抓住,两只手腕被墨黎用斗气锁链捆住按在头顶上。

“你不要后悔,后悔有什么用?事情既然出来了,我们就应该冷静的应对而不是后悔。”

墨黎狞笑一声,双手在纳兰嫣然的惊呼声中,褪下了她的抹胸。纳兰嫣然娇嫩的乳房顿时暴露在空气中,随着急促的呼吸,嫣然的酥胸也上下起伏着,格外诱人。墨黎双手探上纳兰嫣然的乳尖,肆意揉捏起来。

“你没问那两名兄弟,他们看到是什么样的武装袭击了他们?”朱颜赤想到了一个重要的细节,他想知道这群人是属于哪个门派或者哪个民间组织,再或者哪支军队。

「呜!放手啊……」敏感部位被男人直接玩弄,嫣然浑身一颤,两行清泪止不住的从清纯的脸颊两侧滑落。扭动着已经赤裸的上半身,纳兰嫣然徒劳的挣扎起来。

“他们说,那些人不是一般江湖之人,他们训练有素,很有规矩,不是乱来的。”

纳兰嫣然屈辱的表情加刺激了墨黎的兽性,墨黎使劲揉了几下她的乳房,忽然一只手抓住嫣然短裙的下摆,将短裙撩到了嫣然的柳腰上!

“如此看来,他们是从某个藩镇调来的士兵。”朱颜赤看着秦江月眼睛说,“能是谁呢?”

「不!不要!谁来救救我!」纳兰嫣然忽然感到下身一凉,随即一只手隔着月白色的亵裤在自己的下体抚摸起来。纳兰嫣然顿时尖叫出声,拼命地夹紧修长的双腿,前所未有的的屈辱感涌了上来。

“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啊?”

「嫣然师妹,这房间早被我设下了隔音结界,你就是喊再大声也不会有人听得到的。当然你也不用担心一会儿你被干的浪叫声被人听到哦。」看着身下绝望的纳兰嫣然,强奸女神的快感让墨黎欲火中烧,在纳兰嫣然绝望的目光中,他轻易的分开了纳兰嫣然无力的双腿,几下便褪掉了她的亵裤,掏出早已涨大的阳具在纳兰嫣然的蜜穴口摩擦着。

“还用问吗?只有王公贵族才有这么大的胆子,因为只有他们才可能有兵权,只有他们才会产生野心和阴谋。”

「不!求求你……放过我吧,只有这个不行!」在被插入的威胁下,纳兰嫣然再也顾不得矜持和骄傲,浑身颤抖着,开始哀求起来。

“朱大人说得对,这是一个群体,只要他们一不合适,他们就会有所行动。那么我们可以画定一个范围,看这个范围里的人谁对现任政权不满?”

「放过你?」墨黎一怔,大笑道:「你纳兰嫣然也有求饶的时候啊,你的身子我要定了,过了今晚,你就是一个女人了,认命吧嫣然!你注定要被我糟蹋!」

“在藩镇守边,手握兵权,有一定的权利,也有一定的背景,这样的人有谁?”

说着,墨黎身体向前一挺,阳具顿时齐根没入。

“后燕的东部边境是林海的儿子林家义在守卫,后燕的北部是皇子冯强在守卫,后燕的南部原来是沈世雄的儿子沈飞在守卫,现在换了皇弟冯跃,后燕的西部原来是沈世雄,现在换了林海。数来数去也就是他们几个人。”

「啊!!!」纳兰嫣然感到一根火热的肉棒狠狠的插入自己娇嫩的蜜穴,随即在自己体内肆意冲撞起来,守了十几年的身子被人粗暴的破了去,纳兰嫣然娇小的身躯猛的一僵,惨叫声在房间内响了起来!

“他们之中谁能去血洗驭虎山庄?”

「不、不要……痛死了……呜……拔出去……求你了……呜啊……」纳兰嫣然哭叫着,娇躯和大腿在墨黎身下不断颤抖。

“首先,沈世雄不能,因为他已经死了,然后是沈飞。沈飞也不能,因为他已经亡命天涯。再后来是林海、林建。剩下两位一个是冯强,一个是冯跃。你觉得谁的嫌疑最大?”

「妈的!真紧!」墨黎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双手抓住纳兰嫣然胸前一对洁白的玉兔,一边揉搓着,一边加用力地抽干着嫣然的下体。

秦江月没有马上回答,他深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觉得冯强的嫌疑最大。”

「啊!放开我……绝对、绝对要杀……啊!」纳兰嫣然话还没有说完,身后的男人又狠狠的撞了进来,纳兰嫣然屈辱的呻吟着,徒劳的蹬着光洁的双腿。虚弱的身体里最后一丝力气,也被男人用强暴的残忍方式夺去了。

“为什么?”

「呸!贱人,叫都叫出来了,还在这装什么清纯!」墨黎满意的大笑着,粗暴的用肉棒一下又以下地在纳兰嫣然体内发泄着,享受着纳兰嫣然脸上无助和屈辱的表情。

“因为他年青,因为他对皇位垂涎三尺。”

「呜嗯……嗯……嗯……」绝望的忍受着男人野蛮的凌辱,纳兰嫣然意识逐渐变得空白,只能不断地呻吟呜咽着。

“我怎么没看出来?”

忽然,纳兰嫣然感到体内的阴茎越来越热,乱颤起来,纳兰嫣然顿时清醒过来,大声喊道「不要射进来!求求你!不要……啊!」无视纳兰嫣然的哀求,墨黎紧紧地抓住嫣然的柳腰,一下子将肉棒插入阴道深处,狠狠的爆发了出来。

“想想看,冯跃的年令与冯距相仿,没什么谋略,平时也是一个药罐子,他哪来的野心?给他一个藩王当就不错了,他还能有什么奢望?”

纳兰嫣然只感觉体内的阴茎一下一下的抽搐着,每次抽搐自己的小腹就感到一股热流。墨黎射的量非常大,足足在纳兰嫣然体内抽出了十五六下,方才力尽渐渐停止。虽然明白自己很难避免被内射,但当男人的精液真的充满了自己的子宫和阴道时,纳兰嫣然还是感到十分痛苦和屈辱,自己彻底被玷污了。她感受到身为一个女人的悲哀。

“这么说来,冯强是最危险的人物?”

墨黎依依不舍的将阴茎缓缓抽离纳兰嫣然的下体,满意的看着被自己干的奄奄一息的纳兰嫣然。只见纳兰嫣然光洁的脸上带着斑驳的泪痕,修长的双腿无力的分开着,赤裸着的下体一片狼藉,白浊的精液从小穴中缓缓的流了出来。纳兰嫣然趴在地上微弱的喘息着,人已经昏了过去。

“我看是!这个人表面不动声色,显得很木讷,实则不。他是一个很有心机的人。他的母亲桑妃对太子位很在意,十分忌妒,但无奈嫡庶有别的古制。对他儿子在北边守疆十分不满,觉得那里是野蛮荒凉之地。也许徐贵妃利用了桑妃的心里,联合了冯强。”

墨黎将半裸着身体昏迷过去的纳兰嫣然扛在肩上,谨慎的跃到屋顶上,借着盐城的夜色,没有人注意到一个男人扛着一个昏迷的少女,向魔兽山脉飞掠而去。

“有可能!秦将军所言有理有据让人不得不信。现在血洗驭虎山庄的人有可能就是冯强派来的士兵。”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haoshutuijian/6251.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