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斗破淫传-三年之约

 好书推荐及理由   2019-04-19 23:24 

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
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图文无关)

纳兰嫣然感到周围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在去往吕庄的路上沈飞若有所思地说:“我们打探徐洪的罪证,徐洪也正在搜索我的踪迹,我们都在非常时期。驭虎山庄在整个案件中非常重要,它是军饷案的突破口。如今,徐洪因军饷案被羁押,驭虎山庄的人肯定很警觉,对我们的到来格外的注意。这个案子是个大案啊!弄不好很多人会掉脑袋的。我们加入到驭虎山庄,就等于进了虎穴进了狼窝,十分的危险。我倒好说,已经易了容,你穿农夫服但相貌没多大的变化,相比之下,你比我的危险要多一些。为了安全起见,你将我介绍给史长风后,你就赶紧走掉,不要让史长风以外的人认出你来。我估计,驭虎山庄的人与徐洪一伙有联系的人不止一个,还有很多。”

沉沉的睡了一觉,侍女快该来把她叫醒了吧,纳兰嫣然这样想到。

“大哥说得对,军饷案对驭虎山庄的人来说来说是块心病,他们时时都在关注,也时时都在提防不测。我将你介绍给史长风后,我马上离开。”

但是,自己是躺在冰冷的地面上,而不是云岚宗内柔软的床上。纳兰嫣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山洞里,被精液浸湿的百褶短裙还没有干透,告诉纳兰嫣然她昏迷的时间并不是很久。

“不快点离开不行,这个地方现在正是焦点,许多人开始注意驭虎山庄了。兴许我们稍不留神,就会露出马脚。须知,你我都是皇帝追查的要犯。想想看,包括冯距在内,他们会让沈世雄的儿子好好地活在世上吗?我是他们的后患呢!当他们听说沈世雄的义子逃离了现场没有被烧死,还在逍遥,他们会无动于衷吗?”

「醒了?」墨黎坐在洞口,背对着纳兰嫣然,随意地道。

“我们是皇帝追杀的对像,我们确应处处防范。只有防好了,我们才有可能完成我们的事。”

没有理会墨黎,纳兰嫣然疲惫的支起身体,靠坐在角落里闭目开始修养斗气,她清楚,在这魔窟里,自己的实力强一分,逃出去的希望就大一些。

“不要出师未捷身先死,记住大哥的话:防范!防范!再防范!”

看着无视自己的纳兰嫣然,墨黎脸皮一抽,走到纳兰嫣然跟前,狠狠地道:「婊子,我在跟你说话!」同时一只脚踩到纳兰嫣然的小腹上,微一用力,纳兰嫣然体内的精液缓缓倒流而出。

很快他们来到虎头山的山脚下,在吕庄他们找到了驭虎山庄的活动场所,在一个僻静的小院里他们见到正在舞剑的史长风。

「呜……」纳兰嫣然顿时睁开眼睛,双眼瞪着墨黎,紧咬着嘴唇不肯说话。

“史大哥!”进了门之后,肖钢轻轻地喊了一声。

「不说话吗?」看着倔强的纳兰嫣然,墨黎冷笑一声,敲了敲手指上的纳戒,拿出一截约莫五寸长,银白色、形似阴茎的触手,将它插入纳兰嫣然的小穴里,触手尾端的组织紧紧的依附在纳兰嫣然的下体上。

听到喊声史长风马上回过头来看,看到一个农夫打份的人进了院门他先是一愣,仔细瞧过之后他惊喜地说:“肖老弟,是你?”

「呜嗯!」异物骤然插入,搅动着残留在体内的精液,纳兰嫣然再也忍不住,娇叫出声,盯着墨黎惊慌地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史长风当然知道沈世雄被灭门之事,镇国大将军被杀这么大事谁能不知?只是他万分吃惊的是作为沈府的守门人肖钢竟安然无恙地来到他的身边。

「这是三阶水生淫兽石吸章鱼的阴茎,我刚刚为你准备的。」看着纳兰嫣然急欲伸手将将触手拔出,墨黎笑道:「放弃吧,嫣然师妹,我怎可能会让你轻易便能拔出?我已在这触手内留下斗气,除了我自己以外,除非你晋至斗灵,或者有斗王帮助才能解开。」

“是我!史兄是忙碌之人,我闲话少说。今日我给史兄带来一个人,他是我的远房表哥,名叫张怀亮,家住晋阳。他武艺高强,骑马射箭功夫很深,并且剑术也很高超。我听说驭虎山庄正在招募武界高人,就把我的表哥介绍过来。”

纳兰嫣然试了几下,不仅没有将之拔出,反而刺激到了触手,触手顿时在体内搅动起来,感受到下体传来的异样感觉,纳兰嫣然羞愤的将头撇向一边。

“幸会!幸会!”史长风向沈飞恭了一礼。然后说道,“前些时确实招过,但近日已经停止。若贤弟有志于江湖,我可以在吕庄主面前斡旋。”

看着选择放弃的纳兰嫣然,墨黎笑了笑,缓缓的说:「我要让你参加你与萧炎的三年之约。」

“哎,这就好!这就好!”肖钢听到史长风说还可以斡旋,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他高兴地说,“谢大哥!”

「什么?你要让我参加三年之约?」纳兰嫣然娇躯微微一震,转过头来,旋即意识到了什么,不可思议地说:「你、你要放了我?你不怕放我回去后被整个云岚宗追杀么?」

这时,史长风凑到肖钢的近前,附在他耳边问:“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话刚说完纳兰嫣然几乎立刻就后悔了,墨黎目光奇异的看了纳兰嫣然一眼,失笑道:「嫣然师妹竟然为我着想,难道是这几天爽的不够,还想留下来?」看着羞怒的纳兰嫣然,墨黎解释着,「原本云岚宗只以为此番你是回家探望家人,但如果你不参加三年之约,不仅你的老师和宗门的面子大失,云岚宗会意识到你发生了不测。你身为云韵的弟子,身上必然留存着云岚宗的印记,到时候云韵亲自赶来,我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你体内的触手已被我下过禁制,如果你提到任何这段时间关于我的事,就会让它陷入暴走,只要云韵不在便无人可解,如果你想当众被触手玩到高潮的话,尽管试试吧!」墨黎戏谑地笑道。

肖钢小声说道:“暗道!”

「你、你要让我带着这个东西去和萧炎战斗?」纳兰嫣然失声道,她怎么也没想到墨黎竟会这样羞辱她。

“怎么就你一人逃出来?”

「你离开之后,我也不会再回云岚宗了,我在触手里寄存的斗气消失后,你就会获得自由,要不要把和我的事告诉别人,你自己权衡吧。这石吸章鱼的触手有吸收你斗气的能力,一旦你动用斗气,它就会吸取一部分。听闻一年前萧炎那小子已经进阶到斗师,可别输了哟,嫣然师妹!」说着,墨黎有些留恋地抓了抓纳兰嫣然的胸部,解开了她的禁制。

“我当时蹲在厕所里,没有被发现,有幸逃出虎口。”

知道反抗也没有用的纳兰嫣然扶着墙缓缓站了起来,只是走到洞口这么短短的一条路就让她感到十分辛苦,每迈出一步,阴道里的触手就向上乱顶一次,仿佛一边走路一边被人玩弄一般。

“是这么回事,”史长风好像有什么心思,停了一会儿他问道,“外面传说沈府的守门人出卖了沈世雄,不会是你吧?”

「还有大概10天就要到约定的日子了,按这个速度你可来不及哟,纳兰大小姐。」墨黎调侃的声音从后面响了起来,而回应他的则是一道斗气匹练。轻松的将斗气挡了下来,看着纳兰嫣然在夕阳下缓缓走远,墨黎的笑容也带着些落寞,

“怎么会是我?我是沈将军的义子,沈将军是我的再生父母,我怎么会恩将仇报?”

低头看着手里那本偶然得来的功法右下角的字迹,喃喃地道:「魂殿……到底是怎样的组织呢……」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才没有相信。今日相见,有机会将此事问个明白,好为肖老弟洗清冤情。可是我还想弄明白守门人除你之外,还有谁?”

随即墨黎双眼恢复清明,望着纳兰嫣然消失的方向,轻笑道:「石吸章鱼的触手可不止会吸取猎物的斗气这么简单,其中到底有怎样的奥妙,就用自己的身体体会吧,嫣然师妹……」

“还有一个,名叫胡威。”

好不容易逃离墨黎身边的纳兰嫣然,忍受着下体不断传来的异样感觉,咬着牙在森林里跌跌撞撞的走着。忽然眼前出现一潭湖水,纳兰嫣然犹豫了一会儿,确认周围没人后,缓缓脱掉衣物,踏入湖水里。这几日纳兰嫣然一直被墨黎玷污,身体和衣服上都是精斑,让一向爱干净的纳兰嫣然感到十分难受。

“也许是他?”

「依现在的速度,只要接下来我慢慢适、适应体内的触手,大概6天就可以走出魔兽山脉,然后就近坐飞行魔兽飞到帝都需要三天,应该可以赶得上。」身体没入水中,纳兰嫣然低声说道。

“你说是他出卖了沈将军?”

把定主意,纳兰嫣然洗干净后,随即运起风属性斗气把自己和衣物吹干。

“不太可能,沈将军也没有得罪他呀!”

「只是吸取这点斗气的话,还不会对我造成太大的影响,只是……这样与人作战也太羞人了……」感受着体内触手的影响,纳兰嫣然羞怒地想着。

“重金之下,一定要得罪吗?”

第九天下午,纳兰嫣然终于赶到了帝都。从运输中心离开后,纳兰嫣然便急忙向云岚宗赶去。路人显然对一个走路姿势别扭、俏脸微红的美少女十分在意,几个人指指点点的淫笑着望向纳兰嫣然,却畏于后者久居高位的气质不敢上前骚扰,使纳兰嫣然感到十分羞耻。

“是……重赏之下必有懦夫……”

半夜,纳兰嫣然匆匆登上云岚山,大长老云凌早已在山门口焦急的等待着,明天三年之约便是要举办,云岚宗早已邀请了各方势力前来观看,若是纳兰嫣然在不出现,云凌怕是要亲自去纳兰家要人了。

“无风不起浪,听说这个胡威假证沈世雄,说沈世雄私藏武器,偷偷地与南疆的儿子书信往来,以图谋反。”

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
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图文无关)

「嫣然,你可算是回来了。嗯?葛叶呢?」云凌急忙走了上来,随即眼神微微一凝,问道。

“无耻小人!哪有的事!败类!”肖钢一听此话,怒不可遏,“我说事发那几天他怎么请假回老家了呢。”

「家中尚有事情要和葛叔商议,因此父亲将他留了下来,差我先回云岚宗。」

“这么说,这个叫胡威的护卫在灭门时没有在沈府?”

眼神有些慌乱,纳兰嫣然连忙掩饰道。葛叶与纳兰家略有些旧,云岚宗只知道她二人回家省亲,却不知在盐城发生的事,云凌虽感到有些奇怪,却也不好深究下去。

“是啊,他没在。我还真以为他是回家探母呢!”

「云凌大长老,老师现在是否在宗内?」无暇顾及云凌是否相信,纳兰嫣然急忙问道。

“胡威可是沈世雄的克星,他的杀伤力超过后凉二十万大军。司空焰的二十万大军打不过沈世雄,沈世雄竟会被区区小护卫神不知鬼不觉地出卖了!”

「云韵宗主外出至今未归,现在宗内事务由老夫做主,有事尽可与我说。」

“好个胡威,我不会放过他!他逃到哪里我追他到哪里!不为沈将军复仇,我誓不为人!”

瞟了一眼纳兰嫣然有些焦急的脸庞,云凌出声安慰道:「还是你担心明日与萧炎的比试?老夫也听说萧家那小子应经脱去了废物的名头,不过绝不可能赶得上宗内倾心培养的你,你且放心吧。嫣然?嫣然?」

“你先不要说那么好听的,你抓住胡威,就等于给自己洗了清白。反之,他逍遥法外,你在为他背黑锅,岂不是天大的冤屈?”

听到云韵不在宗内,纳兰嫣然仿佛受到重重一击,身体猛的晃了两下,差点没有站稳。本以为回到云岚宗找到云韵,就可以为自己取下体内这可恶的东西,这个想法支撑着她连日赶了回来。如今唯一的希望破灭,纳兰嫣然绝望地差点晕了过去。

“史兄说得对,我一定要抓到他,为自己洗清冤情。至于报不报杀父之仇,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我没事,云凌大长老。明早就要举行比试了,我想先回去休息。」纳兰嫣然俏脸有些苍白,匆忙离开跑向自己的闺房,留下云凌在原地愕然无语。

“这就好!进屋坐!”史长风右臂指向屋内,“我们不能老站着说啊!”

次日,在众人翘首以盼中,三年之约到来了。当然,这些人,不包括纳兰嫣然……

“史大哥,恕小弟不恭,小弟有事,不能久陪。”说完,他恭了一礼。

「嗯……墨黎这个混蛋……」感受到下体的触手竟是变得躁动了许立。

“你连水都不喝就走吗?”

「嗯……啊啊……不要再动了……嗯嗯……」捂着小腹,隔着身体纳兰嫣然都能感受到触手在自己体内疯狂的震动,一边用剑拄地,试图站起来。刚起身到一半,触手突然向内一顶,顿时顶到了纳兰嫣然花心上,纳兰嫣然娇呼一声,又

“是的,史兄,我表哥的事就委托你了,你们进屋好好谈吧!”说完,他就转身要走。

跪了下去。

“哎呀!真是!真是!哪有不喝水就走的道理?”

「纳兰嫣然,结束了。」纳兰嫣然抬头,不远处的黑衣青年,脸色冷漠,双手之上,紫色和青色火焰袅袅升腾着,旋即双手缓缓靠近,火焰剧烈波动着,开始融合起来。

史长风见肖钢急于走出院子,意识到肖钢并非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做而是不想在驭虎山庄这个风浪口浪尖上多停留,他只好送他。

「啊……我……我还不能输……嗯……」纳兰嫣然夹紧玉腿,勉强站来起来,贝齿紧咬,娇躯缓缓升到半空中,大量的斗气沿经脉灌注到长剑当中。每次斗气流经会阴穴,都会引起淫具激烈的跳动。随着长剑上恐怖的能量集聚,阴道内的阳具竟然在纳兰嫣然体内抽插了起来。

“放心肖钢老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史长风向肖钢摆了摆手,意味深长的说,“等你的好消息!”

「啊啊……不要动……求你了不要再动了……啊啊嗯……」纳兰嫣然银牙紧咬,一边努力地像长剑里灌注斗气。

“留步吧!”肖钢招了招手,又向沈飞点点头道,“史大哥会帮忙的!”

「这样还不够使出风之极」紧紧地盯着长剑,纳兰嫣然裙下的大腿紧紧地夹着,不服输的运转着斗气。连续的吸收了多种高阶斗技的斗气,阳具在纳兰嫣然下体来回抽插着,将纳兰嫣然顶的阵阵酥麻,娇嫩的皮肤表面透出一层薄汗。

肖钢走后,沈飞随着史长风走进了他的那三间平房。在那间肃静隐秘的东客厅里,史长风让沈飞坐在了北面的圆桌旁。为沈飞倒

「佛怒火莲!」下方萧炎屈指一弹,成型的佛怒火莲携带者恐怖的气息,飞向空中的纳兰嫣然。

了一杯水后,史长风顺势坐在了沈飞的对面。

「嗯嗯……别插了……不……不行了……啊啊啊啊!」将斗技勉强凝成型,纳兰嫣然竟然当众高潮了,瞬间失神使得纳兰嫣然未将长剑甩出。佛怒火莲飙射而来,与长剑相撞,在纳兰嫣然身前近距离爆炸。

“前一段时间,驭虎山庄确实招募过高人,但未招到。秦江月创办的义林已将民间闲散的武士纳入其麾下。后来驭虎山庄的庄主吕进一气之下,就停止了招募。”

「嫣然,败了……」石台上,云凌脸色阴沉地低声道在爆炸的冲击下,纳兰嫣然娇躯顺着风儿,身体犹如那残败的花絮,无力的对着地面抛落而下。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现在到此,不知道吕庄主会不会改变主意将我收下呢!”

「啊啊啊……嗯……啊……嗯嗯……」

“请问贤弟,你的剑术怎样?”史长风没有正面回答沈飞的问话,而是转其它。

在全场一片寂静时,烟尘之中,忽然传来了少女的娇叫,令得在场众人面面相觑。

“自认还可以。”

烟尘散去,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广场中央的纳兰嫣然躺在地上,白衣残破不堪,完全无法遮盖住粉嫩的双乳,短裙也被爆炸造成的余波扯裂,修长的双腿间,一根银白色的淫具缓缓滑落而出。

“我们比试比试,可以吗?”

「嗯……嗯嗯……」触手滑出,让刚刚高潮过的纳兰嫣然娇喘着,广场之上,死一般的寂静……

“可以!”说完,沈飞起身随史长风来到院中。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haoshutuijian/6249.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