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淫传-森林奔逃-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

 好书推荐及理由   2019-04-19 23:24 

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
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图文无关)

苍茫的森林之中,一颗颗古树遮天蔽日,清晨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映射下来,散落到林间蜿蜒的清澈溪水里,偶尔能听到远处魔兽的叫声,在魔兽山脉深处的山谷里,一切显得安静而神秘。

门前宽阔的广场上。

然而就在这郁郁葱葱的山谷之中,却隐隐传来了女人压抑的呻吟声。

五天后,一切准备就绪,比赛正式开始。冯距亲自坐在审台上,开赛前他让徐晃宣布了规制,并向比武者发出赏令:前三甲,皇帝封官晋爵,赏赐白银二百两。

「嗯……呜……呜……阿……阿阿……」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何况武艺高强之人更愿在全国的擂台上一显身手呢。

在一处山洞之中,一名少女趴在石床上,双手被斗气锁链缚在床头石柱上。

秦江月与义林的兄弟们得天独厚,他们离京城不过十几里地。在诏告发布后的第二日,全体报了名。

少女姣好的脸上泪痕斑驳,上身赤裸,娇嫩的乳房压在床上,光洁的双腿间,男人的阳具正在来回的抽动。男人每次的抽插,都让身下的少女发出屈辱的呻吟。

这天早晨,那些爱看热闹的人拿着户部发的身份证明,市籍,早早在擂台旁等候了。为安全起见,观者必须是龙城的居民,外地来京者一律谢绝。

赫然便是被墨黎带走的纳兰嫣然!

比赛的内容很简单,一是马射,二是剑术。。

身后的男人突然加速,肉棒越来越用力,在纳兰嫣然体内又抽插了几十下之后,男人低吼一声:「又射了,嫣然师妹!」,随即腰身一挺,将大量的精液射入纳兰嫣然的体内。射完后,又用阴茎堵在纳兰嫣然的阴道里,不让精液流出。

第一个打擂的是驭虎山庄的掌门人吕进,向他挑战的是义林的许长虹。

直到阴茎软化,才松开扶着纳兰嫣然纤腰的双手,慢慢将阳具拔了出去。

原计划秦江月第一个出场,但驭虎山庄的吕进也要求第一个出场。为了不出偏差,赢取胜利,秦江月决定让许长虹先上。如果许长虹斗败吕进,义林内部怎么都好说。但事实上这不过是一种假设,吕进武艺高强剑术精湛江湖人都知道,许长虹是斗不过吕进的。许长虹做好了失败的准备,他知道他不过是在为秦江月铺平道路。秦江月观看他们格斗时可以搞清吕进的弱点,等到他上台挑战将是另一种风彩,有可能打败吕进。

「呜阿……啊……嗯……」圆润的双肩轻轻抖动着,失去支撑的纳兰嫣然顿时软倒了下去,小嘴喘息着,眼泪忍不住又流了出来。虽然这几天纳兰嫣然几乎整日被墨黎玩弄,但每次被内射时,还是令平素高傲的她感到十分痛苦和屈辱。

咚咚,咚咚,咚咚咚,一阵鼓声之后,太监徐晃宣布第一场参赛者的姓名,然后再一次击鼓,比赛就正式开始了。

纳兰嫣然眼神迷濛,无力的趴在石床上,她不知道这场噩梦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从墨黎带着纳兰嫣然逃入魔兽山脉已经有5天,吸取了纳兰嫣然斗气的墨黎,一跃从大斗师进阶到斗灵。

竞技的第一项是马射,两个对手每人骑上一匹良马,带上三支箭。他们一边策马一边射箭。他们的箭要射向六十米远的耙心上,耙心不过半尺长。

尽管与纳兰嫣然交合已经不再能提升斗气,墨黎一路上仍然日夜蹂躏着纳兰嫣然,将几年来的欲望尽数发泄在她身上。而刚刚破了身子,又被墨黎抽取了斗气的纳兰嫣然根本无力反抗,只能任墨黎在自己的娇躯上肆意玩弄。

吕进不愧是江湖上的老手,他身材粗壮,高大威猛。骑马的本领十分了得。只见那匹马在他的身上十分听令,速度不疾不徐。他在马上用力射出的三支箭支支入围。

「已经这么晚了吗?」墨黎看了看照进山洞的阳光,整理好衣服起身,把进入魔兽山脉之前给纳兰嫣然买的白色短衣丢到她身上,又加固了一下纳兰嫣然手腕处的锁链,然后便走出山洞外出修炼了。

许长虹呢,可没有吕进的硬功夫。他学剑术也不过是半年的事,骑马射箭是他的娱乐。但许长虹这个年青人心里素质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他不慌不忙地骑上高头大马,慢慢地拉开弓,稳稳地向箭耙中心瞄去。嗖、嗖、嗖,三箭连发,每支箭射出后都没有太多的停留。耙中心的监考官挥舞着一面小红旗,如果三箭都入围,他就举旗三次。如果没入围,他手中的小红旗自然落下。

纳兰嫣然在床上趴了一会儿,感到体力恢复了一些,正准备闭目休养斗气。

最后的成绩是,吕进三箭三中,许长虹是三箭两中。许长虹虽然比吕进少一箭,但许长虹返到擂台上仍获得了众人的喝彩。

突然纳兰嫣然美眸一睁,她惊喜的发现墨黎今天匆匆出门,竟然忘记了禁制自己的斗气!要知道纳兰嫣然虽然被墨黎强暴吸取了斗气而实力大跌,仍然有三星斗师的实力。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经过几天温养,依靠着大斗师的根基,实力是恢复到了五星斗师左右。为了避免麻烦,每天早晨墨黎离开前都要在纳兰嫣然的小腹处中下禁制,将她的实力压制到普通斗者的水平。今天墨黎出门比较急,再加上经过几天对纳兰嫣然放松了警惕,竟是忘记了禁制的事!

观众为何对许长虹如此赞许呢?

纳兰嫣然按捺着内心的喜意,将斗气沿经脉运行到手腕处,猛然发力,顿时冲破了墨黎用来束缚她的斗气锁链。获得自由的纳兰嫣然急忙坐了起来,留存在体内的精液缓缓地倒流而出,沿着大腿滑落下去,让纳兰嫣然的俏脸顿时羞红了。

原因是两个对抗者的反差太大,一位虎背熊腰,一位细弱如柳,一个堆大,一位纤小。这两个人站在一起如同大山与小土包,如同老虎与绵羊。所以,观众对许长虹持同情之心。

顾不得清理自己粘腻的下体,纳兰嫣然赶紧穿好上衣,微皱着黛眉把满是精斑的短裙穿上,踉跄着爬下床。正准备穿上自己的短靴,却发现靴子里竟然也被射入了精液。

在擂台上不比射箭,射箭时他们是一前一后,射完三支箭看成绩。剑术比赛的风险可就大了。他们要面对面地用剑击倒对方,至于伤到身体何处,抱歉,自认倒霉,有可能还丢了性命。观众为许长虹捏一把汗,他们不知道黄毛小儿怎么能抵得住一座大山?

纳兰嫣然表情不断变换,想到要逃出魔兽山脉必要要有鞋子,银牙一咬,挣扎着拿起靴子。秀气的双足刚刚踏进短靴,便感到一阵滑腻,让纳兰嫣然几乎滑倒。强忍着恶心,纳兰嫣然深一脚浅一脚的向洞外走去,下体的精液滴滴答答,沿着纳兰嫣然的足迹留下了一路印记。

观众席上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看两个反差极大的对手如何抗衡。

「这里已经是魔兽山脉深处,沿原来的方向走出也需要数天,不如直接往东向云岚宗的方向,只要抵达帝都,寻得云岚宗弟子的帮助,我就安全了。」走出洞口,纳兰嫣然辨认了一下方向,想到。

只见吕进呼地喊出一个“哈”字,在喊声中迅速举剑旋风一般刺向许长虹。吕进的首剑就是驭虎山庄的看家本领:霹雳剑,这种剑法迅雷不及掩耳,就是一个快。

把定主意,纳兰嫣然双足一点,欲发力飞掠出去,脚却踩在靴子内的精液上一滑,差点摔倒。

许长虹呢,也不示弱,将剑横起,挡住了吕进蕴含内功的快速冲击。随之两个人左腾右转,忽上忽下,剑光闪闪,身影相随。一个回合下来不分胜负。随着剑身闪烁后的卡卡之音,众人心跳加快,手心出汗。

「墨黎,下次见到你,定要将你碎尸万段!」踉跄了一下,纳兰嫣然羞怒出声,向森林里跑去。

这时,有人为许长虹喝彩:“好样的!”也有人为他击掌。

连续跑出了几十分钟,离山洞已跑出了数里,纳兰嫣然靠在一棵树下喘着粗气,浑身香汗淋漓。从昨晚到现在,除了一些特殊的「料理」,纳兰嫣然什么都没有吃过,体力开始不支了起来。

也是,比剑不比空手道,比的就是剑术与心理,比的就是临场发挥,机智敏捷。从这两方面看来,许长虹并不亚于吕进。

「在这里稍微休息一下吧。」虽然巴不得离那个山洞越远越好,自己的体力却已经透支了,纳兰嫣然只好背靠着大树坐了下来。看着自己身躯上下都是秽物,想到这几天地狱一般的生活,纳兰嫣然不争气的流下了泪水。无论在外面如何风光,纳兰嫣然始终还是一个18岁的少女而已。

第二个回合又开始了,吕进拿出看家的本领,向许长虹发动第二次进攻。这一次,他一连喊了三个“哈”。他运足全身力将剑在两人之间划了两圈,给许长虹来个“眼花缭乱”。许长虹全神贯注,恐吕进乘虚而入。见许长虹不入招,吕进又开始“空中闪烁”,他在两人的空间一连划了四个圈,且这四个圈一个比一个快。他一边挥舞长剑一边继续高喊“哈哈哈”,弄得许长虹不知所以。

忽然,背后的丛林里传来了野兽的吼叫和脚步声,纳兰嫣然立刻站了起来,转身警惕的盯着丛林的方向。

事实上,吕进如此晃剑,是在搞心里战。他的目的是乱许长虹的阵脚,借机实现进攻。当他在两个人之间划完了第四个圈,将剑神速收回转向。他的剑身直逼许长虹的胸部。许长虹躲闪不及,吕进的剑峰刺破了他的右袂。

只见草丛一阵抖动,紧接着,一只魔兽从中爬了出来。这只魔兽外形与猿猴相似,却足有两米高,满身黑毛,身体十分精壮,最显眼的是两腿之间的阳具近乎是一般人的两倍大小。纳兰嫣然看到魔兽裸露的阳具,脸颊上顿时飞上一抹绯红,脑袋中快速闪过魔兽的名字「二阶魔兽,合猿!」

瞬间,从许长虹的右袂中流出一股鲜血,看血流的速度和数量,许长虹受了轻伤。

魔兽山脉之中,各种魔兽遍布,其中不乏有一些淫兽,以采补雌性为生,合猿作为其中一种淫兽,是对人类女人抱有不小的兴趣,也正因此,合猿在外的名声极其恶劣,连纳兰嫣然也听说过这种淫兽。只见合猿紧紧地盯着衣衫不整的纳兰嫣然,显然,这头畜生对闯入魔兽山脉深处的纳兰嫣然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许长虹握剑的右臂受伤,大大地影响到他的反击力。只见他节节败退,只有招架之功,无退击之力。

脱力后骤然遭遇袭击,纳兰嫣然的脸色有点苍白,然而她清楚,合猿一旦盯上目标,就不会轻易放弃,直到与异形合体交欢为止。

秦江月见状,觉得不妙,马上呼喊许长虹:“放剑!”

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
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图文无关)

在森林之中,体力已经透支的自己不可能跑的过熟悉地形的合猿,因此纳兰嫣然抢先发难,玉腿带着尖锐的劲气袭向合猿的头部。

许长虹自知再战下去凶多吉少,马上把剑放在地上,表示认输。

万料不到自己的猎物竟敢抢先发动攻击,合猿举起双手护住脑袋。早已料到对手动作的纳兰嫣然,修长的双腿连续踢出,顿时令合猿应接不暇。连续踢中合猿十几脚,纳兰嫣然借力后退,同时向合猿看去,接连进攻的她也感到气力有些不济,不得不后退稍作回气。

就这样,第一场比赛结束,以吕进成擂主而告终。

只见浑身布满脚印的合猿放下双臂,愤怒的咆哮着向纳兰嫣然冲了过来,纳兰嫣然连续的进攻彻底激怒了它。低阶魔兽虽然不懂得使用斗技,然后肉体强度皆是极强,刚刚纳兰嫣然的一轮连续攻击竟是没有对它造成多大的伤害。

许长虹从擂台上下来,秦江月马上迎过去,问:“怎么样,很痛吧!”

失去了随身的长剑,纳兰嫣然近身战斗的实力大幅减弱,看到合猿向她扑来,纳兰嫣然足尖轻点,轻盈的身体向后飘去,素手快速旋动,五缕由风属姓斗气所凝聚而成的螺旋剑罡,在指尖眨眼成形。「千风罡!」一声轻喝,五道凌厉的剑罡脱指而出,对着合猿闪电般的暴射而去。

许长虹马上答曰:“不太痛。”

令纳兰嫣然吃惊的是,合猿并没有被逼退,而是护住要害,硬生生扛下了纳兰嫣然的斗技,身上顿时被打出几个血洞。同时,合猿举起双臂,摸向纳兰嫣然的胸部。纳兰嫣然止住退势,以左脚为支撑,右脚穿过合猿的双臂,撩向合猿的下巴。这才是纳兰嫣然的杀招,这一脚踢出,纳兰嫣然几乎听到了合猿疼痛的惨呼。

“你的不太痛就是别人的好痛!赶快找郎中!”说完,秦江月扶着他离开广场。

可是这一脚居然落空了,合猿头向后一仰,双臂一合,一双手臂如钢筋般缠住了纳兰嫣然的玉腿。纳兰嫣然顿时动弹不得,两腿被迫分到120度站立着,纳兰嫣然逃出来的时候十分着急,竟连内裤也忘了穿,裙下的风光暴露无遗。

在擂台休息室,秦江月派义林的一个小师弟肖聚去请郎中。

纳兰嫣然还没来得急为自己的姿势感到羞耻,合猿紧紧抓住她的腿,转过身,一个背摔将纳兰嫣然狠狠的摔在地上。纳兰嫣然躺在地上,感觉身子都散了,刚刚清醒一些想坐起来,只见合猿向自己扑了过来,登时又被压倒在地。毫无预兆的,合猿撩开纳兰嫣然的短裙,巨大的阳具直直的插入了进去。

找来的郎中查看了许长虹的伤情后,为许长虹开了连吃带敷的方子。然后道:“无大碍,皮毛之伤没有伤到骨头,半个月内疤痕就能长好。

「啊!!!!」纳兰嫣然瞪圆了眼睛,尽管已经被墨黎淫辱多日,合猿那非人大小的阳具仍然不是她能够承受的,再加上毫无前戏就被插入,纳兰嫣然顿时惨叫起来。

秦江月见许长虹不过是受了点轻伤,放下心来。他拍拍许长虹的肩膀报歉地说:“这个伤本应我来受,师弟替我顶灾了。望师弟好好养伤,大哥我一定要报答的。

「啊啊啊——痛、啊……呜……呃……」少女最敏感的地方,被合猿从体内发动致命一击,纳兰嫣然感到自己整个人像被贯穿了一样,被淫兽强暴的屈辱让她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痛苦呻吟。

“废话!我不过是想为新开张的义林长人气。”

不等纳兰嫣然适应体内的阳具,合猿腰部用力,巨大而火热的阳具在纳兰嫣然娇小的身躯内快速的抽动起来。

“谢谢我的好师弟!你为我铺平了道路。”

「呜……呜……痛死了……杀了我……呜阿……」合猿抽插的速度很快,平日聪慧机灵的纳兰嫣然根本无法抵御淫兽的侮辱,意识都变得麻木了起来,就要咬舌自尽。

“没有我的受伤,义林就不会后面的胜利。”

「呜……不行……我一定……阿……一定要回到云岚宗……回来报仇……嗯嗯……」纳兰嫣然屈辱的呜咽着。娇弱的身体被淫兽这样凌辱,对少女来说简直是生不如死,然而纳兰嫣然高傲的心气不允许自己在这里放弃——

“太妙了!长虹小弟有如此海量,义林定有大好前程!”

「阿阿!!呜嗯——阿——阿——快停下——嗯——」合猿加力的抽插打断了纳兰嫣然的思考,坚硬的阳具每一次抽插都顶到自己敏感的子宫口。在合猿的奸淫下,纳兰嫣然忍不住哀叫起来。

秦江月对许长虹的大义所感动,他知道,许长虹从情义上一定能替他出场,但受伤之后,许长虹会不会有想法,会不会有后悔他很担心。结果,一切都这样顺理成章,秦江月高兴万分。

然而纳兰嫣然求饶的叫声却刺激的合猿性欲大发,合猿扒开纳兰嫣然的上衣,双手揉搓着她的玉乳,下身一下一下的摩擦着纳兰嫣然的内壁。无力反抗的纳兰嫣然银牙紧咬,光洁的双腿和身躯随着合猿的抽插上下抖动,绝望的承受着淫兽的蹂躏。

吕进打败了许长虹,豪气大增,有了舍我其谁的架势。

忽然,合猿发出一声吼叫,阳具捅入纳兰嫣然最深处,精液如江河决堤一般射了出来。淫兽的射精量远非常人可比,纳兰嫣然被射得全身颤抖,头无力的垂下,子宫和阴道被合猿的精液快速填满。

许长虹下场后,秦江月马上登场。他与吕进的马射成绩毫无悬念:吕进三箭三中。秦江月也是三箭三中。

感受到纳兰嫣然下体已经射满,合猿低吼一声,将阴茎拔出,尚未停止射精的阴茎顿时向纳兰嫣然身上发射出来。纳兰嫣然的玉腿,短裙,小腹,胸部,乃至俏脸和头发都被射得到处都是,纳兰嫣然无力的摆头闪避着,精液从下体不断地汩汩流出,这个人身下都变成了一小滩精液。

秦江月少年时与表弟史长风常到郊外狩猎。史长风武艺双全,不但剑术高超箭法也十分了得。俩个在一起谈得最多的就是箭法,所以,马射难不倒秦江月。

合猿将几乎失去意识的纳兰嫣然扛了起来,准备带回巢穴好好享用,就在此时,一道罡风如闪电般飞过,正穿过合猿的脑袋。合猿嘶吼了一声,身体摇晃了几下,便轰然倒下,还未软下去的阴茎竟直直的插入了纳兰嫣然的阴道!

秦江月在观战时,发现吕进的软肋:剑速快,但身子笨重腾转不灵,据此他有了对策。

「呜!!」纳兰嫣然小穴内早已被精液填满,合猿这一下插入,顿时让大量精液从阴道口流了出来,本来意识接近涣散的纳兰嫣然被猛地激了起来,娇叫出声。

等到秦江月站到台上,吕进因有了前面的胜利,未将秦江月放在眼里。秦江月也是文质书生的模样,台下的观众为他捏了一把汗,以为他会与许长虹一样,败在吕进的脚下。

稍许清醒的纳兰嫣然睁开眼睛,想看清救他的人是谁,没想到一抬头,就看到墨黎站在他身边,一脸嫌恶地看着满身精液的自己。

秦江月与吕进对峙了几秒钟首先发威,剑身向吕进的头部挥去。吕进见剑身向他袭来马上将头侧过去。卡的一声,秦江月的剑被吕进挑到他的右侧。秦江月右手一颤,马上收起剑身转到吕进的左侧。

「怎么、怎么是你?」纳兰嫣然惊惧的问道,回想到前几天地狱般的生活,她绝望的几乎要晕倒。

就这样,秦江月来来回回地调换位置,他不注重如何将剑击到吕进的要害,而是翻转腾挪,不断地改变方位。只要两支剑碰撞一起之后,他马上顺势将身子挪位。

「我已经跟着你很久了。」说起这个,墨黎笑道,「你以为我如此粗心大意的对待你吗?纳兰嫣然?我早就知道你一定会向着云岚宗方向逃跑,这只合猿,可是我前两天专门为你准备的呀。」

就在这反反复复之中,吕进的力气消耗了大半。秦江月呢,因年青再加上身材偏瘦,没有吕进消耗得多。

「不过你真是一个荡妇,竟然连内裤也不穿就跑了出来,白白让我在你的内裤上射了那么多精液。这下可好,你和淫兽玩得可真够过分呀,大小姐。」淫笑着拍着纳兰嫣然沾满精液的俏脸,墨黎讥讽道。

“这哪是比剑术啊!这比的不就是体力吗?”观众席上有人发出这样的感叹,有人看出秦江月的策略,大为赞叹,“挑战者心知肚明,面对面的抗衡他是打不过擂主的。”

「你……你竟然……」难以置信的纳兰嫣然听着墨黎的好心讲解,心如死灰,彻底昏迷了过去。

秦江月大打消耗战,用他坚韧的耐力坚持到最后的时刻:吕进的左臂受伤!

「啧啧」墨黎再次咂舌的看着纳兰嫣然身上大量的精液,俯身将她从合猿的阳具上取了下来,扛着纳兰嫣然邪笑着向山洞走了回去……

吕进在与许长虹的厮打中已经消耗了一点体力,等到秦江月上来,从他的身边跳来跳去,声东击西,没完没了的拉锯,让他的体力虚弱得只有退守之功,没有进攻之力。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haoshutuijian/624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