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头揉搓奶头的小说-娇淫青春之放纵(侯静)

 读书感悟   2019-04-23 17:09 

被老头揉搓奶头的小说
被老头揉搓奶头的小说(图文无关)

杨洋的丈夫钱坤,心急火燎的到了自己的分公司处理问题。怎么回事呢?原来的他的外地分公司里接收一个女孩子做暑假工,刚干了没几天,就给捅了个大漏子,不小心把公司给客户开发维护的一个重要程序给捣乱了,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更关键的是这个程序的备份只有钱坤能修复。

“歃血为盟!”高峻显得很兴奋,他知道与他打过一次交道的史长风非等闲之辈,是干大事的人。他带来的这位朋友风度翩翩十分文雅,像官宦子弟。所以他热情洋溢。他率先拿起一把水果刀挑破食指将滴落的血洒在三个酒碗中。史长风与秦江月依样将食指划破让血滴落在三个大酒碗中。

这个女孩子就是侯静,暑假觉得无聊,就经过爸爸的一个朋友介绍,到这家公司打工。因为好奇,出了这事,把老板兼总设计师钱坤都惊动了,连介绍他来的分公司经理也不敢在说什么了。

三个大酒碗斟满酒后,每人拿起一大碗酒,一饮而尽。

钱坤到了后,修复好程序又马不停蹄的请客户吃了顿饭,好话说了一大堆,才总算平息的这场风波。

“愿此生相助相携,同舟共济。”秦江月在酒力的催动下有点激昂。

事情已经圆满结束了,钱坤的心情也变的非常好起来,突发奇想的想见见这位能把自己设计的程序搞的一塌糊涂的女孩子,就让当地的经理把侯静叫来,可当地的经理回答说今天她估计是没敢来上班。

史长风也兴奋异常,他信誓旦旦地说:“不能同生,但愿同死!”

钱坤呵呵一笑,大度的说:“这有什么啊,事情解决了一切都ok了。再说是个小女孩嘛!这样,你带我去看看她,别把人家给吓坏了。”

“为朋友两胁插刀!”高峻一时想不出什么妙语,随口说出一句俗语,然后他又激情勃发地说,“结义兄弟不分你我,有难同当有福共享!

听了这话,已经很是感恩带德的分公司经理立即领钱坤来到了侯静暂时一个人住的小房间。刚到楼下,公司又有笔业务需要分公司经理起处理。钱坤立即让他先回去了,自己一个人问清楚了房间,就走了上来。

大碗酒下肚,各个兴奋异常,高峻似见到光明的未来,锦绣的前程。不断地劝酒“我与你们相识相知乃上苍之意,我等不要负上苍的恩典。今日我们三兄弟不醉不休。”说完,高峻又在三个酒碗中斟满了酒,喊道,“小二!上菜!”

到了房间门口,一看房门半掩,就信步走了进去。

“好的!”小二听到命令马上到膳房打点菜品。

侯静正坐在洗手间旁边洗衣服,见他进来,一看,原来是早就在公司手册上认识的老板,忙扎煞着手站起身来,说道:“钱总,你来了?事情都解决了吧?我无所谓,我希望你不要因为这解雇经理,好吗?算我求你了。”说完满脸真诚的看着钱坤。

不一会儿,四盘香气四溢的隹肴摆在桌上,高峻大声说道:“喝!不喝不快!”

听完眼前的这个女孩子连珠炮般的话,看他急切的样子,心里忍不住乐了,故意寒着脸说:“这点问题,我还能解决不了啊!先不管别的,你说说你用什么求我啊?”一边说,一边打量侯静。

“为兄的一片诚意尽在酒中,小弟哪有不喝之礼?”秦江月端起酒碗一饮而尽,“谢高兄的盛情款待。”

侯静此刻穿着葱黄色睡衣诸色撒花夹裤,大约怕水撩湿了裤脚,挽起来直到膝盖下,白生生的腿和一双半大不大的脚都裸着,娇小玲珑十分入眼,胸前**头小乳微微耸起,一头乌油油的青丝随便的绑成一把,斜搭胸前,白生生的脸上眉黛如柳眼含秋水,微笑着,颊上两个酒涡若隐若现。

“高兄如此盛意,我当仁不让!”史长风也将一大碗酒倒进口中。

本来性欲就比较旺盛的钱坤已经几天没有发泄了,乍见这丫头亭亭玉立,水葱儿般站在自己面前,心目都为之一开,胸中一拱一热,又是一动,眯着眼看了她脸庞又看腿又看胸脯忙个不了,呼吸已变得有点急促。

宾主与宾客醉意醺然,酒力渐渐不支,史长风有意无意地问:“高兄,上次我送来的那几挂车谁来接走的?韩公子吗?”

侯静却不知他已经想到了那事上,见他眼神儿,忙瞧自己身上,又看着钱坤道:“钱总,您一个劲瞧什么?”

“啊……是,是韩公子。”高峻头有些晃,但神志尚清晰。

“啊——噢……没什么。”钱坤心思不定地看一眼房门,已经关好,微微一笑说道,“你不是求我吗?那还不先过哪点喝的啊?大热天的。”

“他走时有没有说什么啊?”史长风再问。

侯静笑了,尴尬的说:“看我,怎么半这都忘了啊!”说着就拿了一罐可乐递了过去。一阵少女幽香隐隐弥散过来,钱坤越发不能自持,见她递来可乐,却不去接,一把摸住了她的手,笑着小声道:“侯静……你不是问瞧什么?瞧这里——”他捏捏侯静脸蛋儿又捏捏她脚,“还有这里,这胸上头里边鼓囊囊什么物事?”他的手又伸向侯静胸前……

“啊,没说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拍了拍脑袋,“好忘性!他说你将车装得很好很结实。”

侯静见大自己六七岁的钱坤这样动作,岂能不明白。虽然生性淫荡的她对这事很是享受,但这忽然的发生,还是让她一下红了脸,扭动着身子,半晌才道:“钱总……这怎么说?这事……可……”

“就说这些?没有留下什么话吗?”

钱坤见她半偎在自己身边,越发情急不耐,紧一紧手更把她揽近了,放到了床上,笑着耳语道:“这有什么啊,事情都解决了,还不该乐乐啊?你放心,事情过去了,就当是没也没发生,我明天就走了,你不想现在就感谢感谢我吗?”

“没有。”高峻木然的回答史长风的问话,酒力似在作弄他的神经。

说着一只手从她睡衣上身的下头伸了进去,只在她温软滑腻的两乳间来回抚弄,口中道:“来吧,我会让你舒服的……”又用手扳她的手向自己裆下……

“你后来又见到过他吗?”史长风知表兄此来是为了打探军饷的线索,不得不深追后来之事。

钱坤的左手由侯静的腰臀往下滑,快速的扯掉她的睡衣和内裤,手掌探入股沟,手指不时抚过菊花蕾周边,并左右奔波揉抓她浑圆丰腴的两片屁股,并偶而在她反射性夹紧的屁股缝中尽力前伸,往已经淫水淋淋的肉缝探索,右手仍捂住侯静的肥美阴阜,灵巧的五指抚弄着阴唇嫩肉,弄的她淫水源源涌出,阴毛湿透。钱坤掌缘不时传来大腿内侧根部的绝妙柔嫩触感,右手偶也滑过肉缝往菊花蕾处探去。此时双手虽未交会,但双手使力加压于阴阜与菊花蕾,食中指深陷湿滑肉缝,有如将她身体由肉缝妙处整个端起。

“没见过,但听店中小二说,韩公子常去秀音坊听曲。

久旷寂寞的青春小浪女哪堪如此刺激折腾,烧红脸蛋依埋在钱坤胸口,张口喘气,香舌微露。下体阵阵颤抖,穴壁抽搐,全身滚烫,挑起的欲火弄得全身娇软无力。

“秀音坊?在这条街上?”

钱坤不敢相信竟然如此容易得手,侯静肌肤滑腻柔嫩,身材迷人,已经是春情荡漾,真是动人尤物。而神秘私处一被男人侵袭,反应敏感无比,防线马上溃堤,急速的春心荡漾,欲火难耐。

“在这条街上,韩公子到秀音坊必经本客栈。

钱坤觉得自己真是艳福不浅,趁虚而入,能玩到这样淫荡美丽,风韵迷人的侯静。见她冰清玉洁的娇躯在自己双手亵玩挑逗之下,婉转呻吟,春情荡漾,更有种变态淫荡的成就感。

“啊,是这样……”

钱坤俯下头,找起她的嫩滑香舌,侯静双手勾住钱坤的脖子,滚烫的脸伸出舌尖往上迎接,两人舌尖在空中互相交舔数下,她主动将香舌绕着钱坤的舌尖抚舔一阵,然后再将钱坤的舌头吞进小嘴,又吮又咂起钱坤的舌尖,间或轻咬戏啮钱坤的下唇。钱坤就将唇舌留给她,自己专心双手在侯静湿泞至极的肉缝及臀沟处肆虐享受,而她内裤也被撑褪到臀部下缘。

史长风与秦江月会意地点点头,史长风马上向高峻道别:“高兄,酒已尽兴,我表哥还有事要做,他日再来拜访高兄。”

两人默契十足,一个管上,一个顾下,一直到她喘不过气时才松放开来。钱坤看着真好的嫩白趐胸喘息起伏,诱人胸罩里还未暴露的贞洁嫩乳傲然挺立在前,即将任凭自己为所欲为的揉捏,钱坤硬挺的阴茎更加一阵肉紧。

如今三人已是生死之交,不似先前那般陌生。高峻的两只手紧紧地握着两位朋友的手,无比深情地说:“二位小弟如有要事相求,为兄一定在所不辞。”

钱坤右手抽出往上,解开她的乳罩,蹦弹出一对颤巍巍白嫩乳球。哇,好迷人的一对奶子,钱坤两手各握住她一只乳房,大力揉搓起来,触感柔嫩丰满,软中带轫。食指姆指夹捏起小巧微翘的乳头,揉捻旋转。

“谢高兄!”秦江月客气地接过话去,“小弟无资无历一定有很多事要劳烦高兄,要请教兄弟,望高兄鼎力相助。”说完他双手一揖。

侯静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享受到男人,有时也会在欲火难抑,私下手淫时幻想被个男人粗暴强奸猥亵。现看着一双男人的双手真的在自己双乳揉握侵犯,长期压抑的幻想成真和饥渴小穴将逢雨露的刺激美感,让她情不自禁的吐出一声长长荡人心弦的呻吟。

“好说!好说!两位贤弟若来此店如同到家一般,为兄诸事尽力而为。”

钱坤低头探出舌尖,由她左乳下缘舔起,一路舔过乳房浑圆下部,舌尖挑弹乳头数下,再张开大嘴将少女大半个白嫩左乳吸进嘴里,舌头又吮又吸,又啮又咂张红在自己嘴里的乳头,左手仍不停揉捏右乳。她再也受不了,双臂夹抱住钱坤的头,紧紧往自己乳房挤压。钱坤唇鼻受到压挤,深深埋进她丰嫩胸部,正在啮吮乳头的牙齿不免稍为用力,侯静娇呼出声︰「……嗯……痛……」但双臂仍紧紧抱着钱坤的头,舍不得放开。

告别高峻,秦江月与史长风来到离慧心客栈不远处的秀音坊。这里每日莺歌燕舞,热闹非凡,是有闲之士常来之所。

钱坤唇舌稍歇,脸颊贴滑过乳沟,攻击起同样浑圆坚挺的右乳,同时空闲的右手再度下探她淫水滴流的肉缝。才一接触她的湿淋阴阜,少女乳尖一阵阵的趐痒与小穴一波波的兴奋抽连成一气,已是全身发软,娇软无力躺在床上,双眼迷蒙,两条大腿雪白诱人,大腿根间柔细浓密的阴毛乌黑湿亮,阴唇细嫩外翻,肉缝是淫湿紧密。

秦江月看到偌大的场子里,已经坐满了人。公子、豪绅,商贾、市井还有少许官宦家的小姐。一名女伶正在弹奏琵琶。只听琴声清丽如水,妙手灵澈如九秋之菊。茗香淡淡,细语喁喁,一片欢声笑语。

钱坤再不怠慢,飞快脱下全身衣服,挺着炙热阴茎,趴下身体,右手扶着阴茎,往湿淋淋的肉缝送去。龟头首先碰触到细嫩阴唇,柔嫩软滑。

“二哥,前排中间头戴黑色笼冠,身着紫色袍衣的人便是韩公子。

钱坤握着阴茎,用龟头在外翻的阴唇加以上下滑触挑弄,弄得侯静欲念高炽,下体阵阵颤抖,榛首左翻右转,眉头蹙皱,小穴如虫咬蚁啮般骚痒难受,双手十指用力抓着床单,期待着那阴茎尽速插进自己的肉穴。

“他就是?”

钱坤见她如此趐痒难耐,阴茎忍不住用力一挺,龟头撑开阴唇,缓缓往湿滑紧密的肉缝深处刺去。

“对!他就是韩公子,我们要不要到前面去与他打一个招呼?”

钱坤阴茎全根尽没,顶到她嫩穴深处,探出她阴道深浅之后,开始不留情的抽插起来。侯静终于又让大**巴插进自己的小肉穴,不禁美目半闭,两条丰润雪白的粉腿主动攀上钱坤的腰际,专心品尝起新鲜阴茎的形状与节奏。

“不要!不要!”秦江月马上摇头,“千万不要惊动他,你马上出去,在门口等我。我认识认识他。”

被老头揉搓奶头的小说
被老头揉搓奶头的小说(图文无关)

钱坤狂风暴雨的抽一阵,见青春温柔、淫荡美丽的侯静躺在自己胯下,被自己干的淫荡媚态毕露,心里极度满足。

史长风恍然大悟:“二哥,我明白了!”

钱坤被她娇媚淫态所刺激,热血更加贲张、**巴更加暴胀,用力往前一挺,整根大**巴顺着淫水插入她那滋润的肉洞,想不到侯静的小穴就如那薄薄的樱桃小嘴般美妙。

秦江月以找人的姿态来到前排用眼睛向那位黑冠紫袍的公子哥望去:国字脸,高鼻大眼,阔嘴。这就韩公子留给秦江月的第一印像。秦江月知道,这个韩公子就是军饷案的重要人物。

「哎哟!」她双眉紧蹙、娇呼一声,两片阴唇紧紧的包夹他的大**巴,钱坤的大**巴完全的插入了她的小骚穴里这真使钱坤舒服透顶,钱坤兴奋地说︰「侯静……我得到你了……你知道吗……好舒服哦……」

兄弟两人返回慧心客栈,骑着来时的两匹马向城西飞奔而去。

「啊啊……亲哥哥…啊…你、你的**巴那么粗硬……好大……好粗……了……」她不禁淫荡的叫了起来,那大**巴塞满小穴的感觉真是好充实、好胀、好饱,她媚眼微闭、樱唇微张一副陶醉的模样!

回到宰相府,秦江月领着史长风见过自己的母亲秦夫人,便带他到自己的书房歇息。

钱坤怜香惜玉的轻抽慢插着,侯静穴口两片阴唇真像她粉脸上那两片樱唇那样性感,一夹一夹的夹着大龟头在吸在吮,吸吮的快感传遍百脉,直乐得钱坤心花怒放︰想不到这小妞竟然真是天生的尤物!「哇……真爽…………真有你的……想不到你外表娇媚……小穴更是美妙……像贪吃的小嘴……吮得大**巴舒爽无比……」钱坤调着情。

“为兄要组建一个帮会,现在只有两人。帮会的宗旨是替天行道,为天下含冤而死的人复仇。”

侯静粉脸绯红:色魔……你别说了、快……快点……小穴里面好、好难受的……你快、快动呀……」于是钱坤加快抽送、猛搞花心,侯静被插得浑身酥麻,舒坦。

“组建帮会?”听到秦江月的这一打算史长风表现出骇然之色,“二哥!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放着光明的仕途不走,非要走羊肠小路呢?凭你一己之力能干什么?不过是蚍蜉撼树。你一无权二无钱,在这个权力就是一切的当今社会,你想硬碰硬,会碰得头破血流,甚至丢了项上人头。”

她白嫩的粉臀不停的扭摆向上猛挺,挺得小穴更加突出迎合着钱坤的大**巴抽插,她舒服得樱桃小嘴急促地呻吟,胸前那对饱满白嫩的乳峰像肉球的上下跳跃抖动着,她娇喘呼呼、香汗直流、淫态百出吶喊着︰「啊……亲哥哥……色鬼……好爽快呀……好美啊……再、再用力啊……」

“你哥我就想当这个蚍蜉,就想碰得头破血流。因为我替很多人不平。”

越是美艳的少女,在春情发动时越是饥渴、越是淫荡,侯静的淫荡狂叫声以及那骚荡淫媚的神情,刺激钱坤爆发了原始的野性,他欲火更盛、**巴暴胀,紧抓牢她那浑圆雪白的小腿,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毫不留情地狠抽猛插,大龟头像雨点似的打在花心上。

“不平事多了,哪朝哪代没有?谁执政谁说的算,那些冤死的贤臣不都是后世给平反,给昭雪的吗?哪有在当代就有人替平冤的?”

每当大**巴一进一出,她那小穴内鲜红的柔润穴肉也随着**巴的抽插而韵律地翻出翻进,淫水直流,顺着肥臀把床单湿了一大片,钱坤边用力抽出插入,边旋转着臀部使得大龟头在小穴里频频研磨着嫩肉,侯静的小穴被大龟头转磨、顶撞得趐麻酸痒的滋味俱有,大**巴在那一张一合的小穴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干得她娇喘如牛、媚眼如丝,阵阵高氵朝涌上心房,那舒服透顶的快感使她抽搐着、痉挛着,她的小穴柔嫩紧密地一吸一吮着龟头,让钱坤无限快感爽在心头!

“说的不错,可你哥已经钻进这死胡同里了,走不出来了。”

钱坤把少女抱得紧紧,胸膛压着她那双高挺如笋的乳房,但觉软中带硬、弹性十足,大**巴插在又暖又紧的小穴里舒畅极了,欲焰高炽,大起大落的狠插猛抽、次次入肉,插得她花心乱颤,一张一合舐吮着龟头,只见她舒服得媚眼半闭、粉脸嫣红、香汗淋淋,双手双脚像八爪章鱼似的紧紧缠住钱坤的腰身,她拚命地按着钱坤的臀部,自己却用劲的上挺,让小穴紧紧凑着大**巴,一丝空隙也不留,她感觉钱坤的大**巴像根烧红的火棒,插入花心深处那种充实感让她?弃矜持地淫浪哼着,钱坤用足了猛攻狠打,大龟头次次撞击着花心,根根触底、次次入肉,侯静双手双脚缠得更紧,肥臀拚命挺耸去配合钱坤的抽插狠,舒服得媚眼如丝、欲仙欲死、魂飘魄渺、香汗淋淋、娇喘呼呼,舒服得淫水猛泄。

“走不出来了?没那么严重吧?舅父大人意见如何?”

「唉唷……美死我啦……棒……太棒了……好粗大的**巴……哦、我快不行了……啊……」她突然张开樱桃小嘴,一口咬住钱坤的肩膀用来发泄她心中的喜悦和快感,小穴内淫水一泄而出,钱坤感到龟头被大量热流冲激得一阵舒畅,紧接着背脊一阵酸麻,钱坤咬紧了牙关才控制住没有泻出来,在看她泄身后气弱如丝,钱坤的手温柔的抚摸着他那美艳的胴体,从乳房、小腹、肥臀、阴毛、小穴、美腿等部位,然后再亲吻她的樱唇小嘴,双手抚摸她的秀发、粉颊。

“他同意了!”

过了一会侯静才回过神来,钱坤轻柔问道︰「…你、你舒服吗……」「嗯……好舒服……」侯静说她想不到钱坤如此的厉害,觉得钱坤粗长硕大的**巴干得她如登仙境,这时张开媚眼发觉自己和钱坤赤身裸体搂抱着,想起刚才的缠绵做爱真是舒畅痛快,钱坤粗大的**巴直捣她小穴深处,把她领入久未有过的妙境,不禁握住的**巴百抚不烦的爱抚。

“他同意了?”史长风更感惊骇,“奇怪,他这个老正统怎么会同意呢?”

钱坤将侯静搂入怀里,吻了一下她的小嘴,侯静略带害羞的扭了几下,接着突然搂着钱坤又亲又吻,并用丰腴性感的娇躯紧贴钱坤,钱坤被她一阵拥吻、也热情地吮吻她的粉颊、香唇,双手频频在她光滑赤裸的胴体乱摸乱揉,弄得她搔痒不已。像一对久别的夫妻一样,钱坤大胆的问:[侯静,你舒服吗……大**巴你满意吗……]

“哎,就同意了!同意我这个小蚍蜉去撼大树。”

侯静风骚的看了钱坤一下羞怯低声地说︰「嗯……你可真厉害……侯静真要被你玩死啦……」

“真是乱世出英雄,什么怪人怪事都在我们这个时代出现了。放着富裕的生活与光明的前程于不顾,偏要走什么江湖?那江湖是那么好混的吗?”

「侯静……你做我的情人吧……会给你爽歪歪的……」

“好混也罢,不好混也罢,我坚决走这条路了。如果你愿意加入我们的这个帮会,我双手欢迎。如果你不愿意,我不勉强。只是希望你帮我做一些事情。”

侯静更羞得粉脸绯红︰「哼……脸皮厚……谁要做你的情人啊……不要脸……」

“这好办。只要二哥说话,小弟能做到的一定奉陪。”

「侯静……我会好好疼你的……喔……你刚刚不如痴如醉的喊亲丈夫……」

秦江月与史长风聊了一会儿就分手了。秦江月让史长风隔日再到慧心客栈打探军饷的线索。

侯静闻言,粉脸羞红的闭住媚眼,她上身撒娇似的扭动︰「讨厌!你、你还真会糗人……人家受不了你才脱口而叫嘛……你、你坏死啦……」她娇嗲后紧紧搂抱钱坤,再次献上她热情火辣的热吻。

次日未时,秦江月又来到了秀音坊。他估计这个韩公子一定每天都会在这个时辰来听乐曲。

钱坤的大**巴此时再也忍不住了,要操她,钱坤一下站在地上,伸手将大枕头垫在侯静光滑浑圆的大肥臀下,她那撮乌黑亮丽阴毛覆盖的耻丘显得高突上挺,钱坤站立在床边分开张红修长白嫩的双腿后,双手架起她的小腿搁在肩上,手握着硬梆梆的**巴先用大龟头对着她那细如小径红润又湿润的肉缝逗弄着,刚泻了身子的少女回过神来更是风骚被逗弄得肥臀部不停的往上挺凑着,两片阴唇像似鲤鱼嘴张合着似乎迫不及地寻见食物︰「喔……求求你别再逗我啦……好人儿……要大、大**巴……拜托你快插进来吧……」

果不其然,秦江月刚进乐场,就看到韩公子带着两个随从虎虎生风地向前面冲去。

钱坤想是时候了,猛力一挺、全根插入,施展出「老汉推车」绝技,拚命前后抽插着,大**巴塞得小穴满满的,抽插之间更是下见底,插得侯静浑身趐麻、舒畅无比,「卜滋!卜滋!」男女性器撞击之声不绝于耳。20下之后她如痴如醉,舒服得把个肥臀抬高前后扭摆着以迎合钱坤勇猛狠命的抽插,她已陷入淫乱的激情中是无限的舒爽、无限的喜悦。「哎哟…………亲、亲哥哥……好舒服……哼……好、好棒啊……侯静好、好久没这么爽快……喔……随便你怎、怎么插……我的心都给你啦……喔……爽死我啦……」她失魂般的娇嗲喘叹,粉脸频摆、媚眼如丝、秀发飞舞、香汗淋淋欲火点燃的情焰,促使她表露出风骚淫荡的媚态,她完全沉溺在性爱的快感中,无论身心完全被钱坤所征服了。她心花怒放、如痴如醉、急促娇啼,骚浪十足的狂吶,尤如发情的母狗!

见此情景,秦江月慢慢地跟在他们的后面。韩公子依然坐在最前排中间的位置,跟在他们身后的秦江月坐在了韩公子的后面。

钱坤得意地将**巴狠狠的抽插。「喔、喔……爽死啦……舒服……好舒服……我要丢、丢了……」她双眉紧蹙、娇嗲如呢,极端的快感使她魂飞神散,一股浓热的淫水从小穴急泄而出。

“老爷,今天可不是萧燕燕了!”坐在韩公子右边的随从向他的主人提示道,“今天是齐鸢鸢,上面挂着的牌子写着呢!”

小穴泄出淫水后依然紧紧套着粗大刚硬的**巴,使钱坤差点控制不住精门,为了彻底赢取她的芳心,钱坤抑制住射精的冲动,抱起后翻转她的胴体,要她四肢屈跪床上,她依顺的高高翘起那有如白瓷般发出光泽而丰硕浑圆的大肥臀,臀下狭长细小的肉沟暴露无遗,穴口湿淋的淫水使赤红的阴唇着晶莹亮光,回头一瞥迷人的双眸,妩媚万状的凝望着钱坤︰「你、你想怎样……」钱坤跪在她的背后,用双手轻抚着她的肥臀︰「好美的圆臀啊!」

“齐鸢鸢有什么不好,她唱得比萧燕燕好多了。”韩公子冷着脸,不屑地说。

「哎呀!」娇哼一声,侯静柳眉一皱、手抓床单,原来钱坤双手搭在她的肥臀上,将下半身用力一挺,坚硬的**巴从那臀后一举插入侯静蛮性感的小穴,她纵情淫荡地前后扭晃肥臀迎合着,胴体不停的前后摆动,使得两颗丰硕肥大的乳房前后晃动着甚为壮观,钱坤左手伸前捏揉着侯静晃动不已的大乳房,右手抚摸着她白晰细嫩、柔软有肉的肥臀,他向前用力挺刺,她则竭力往后扭摆迎合!

“是!老爷!”

侯静兴奋得四肢百骸悸动不已,使得她春情激昂、淫水直冒,大**巴在肥臀后面顶得她的穴心阵阵趐麻快活透,她艳红樱桃小嘴频频发出令天下男人销魂不已的娇啼声,而「卜滋!卜滋!」的插穴声更是清脆响亮,肉体如胶似漆的结合。

“不多时,名叫齐鸢鸢的女伶手捧琵琶出场了。只见她身着淡粉衣裙,长及曳地。一头青丝梳成华髻,繁丽雍容。坐在琴凳上,她玉手轻挑银弦,随着琴声响起,悠扬之声清澈如青峦间嬉戏的山泉,如杨柳梢头飘然而过的微风。时而琴音高耸如云;时而音低沉如呢语。这支曲子是风靡一时的江南《子夜四时歌》,大街小巷都在传唱。

“喔……好舒服……爽死了……会玩穴的亲、亲哥哥……亲丈夫……小静被你插得好舒服……哎哟……喔、喔……」她欢悦无比急促娇喘着︰「啊我受不了啦……好勇猛的**巴……美死了……好爽快……妹妹又要丢了……」她激动的大声叫嚷,毫不在乎自己的淫荡声音是否传到房外,她光滑雪白的胴体加速前后狂摆,一身布满晶亮的汗珠。

韩公子听得如醉如痴,听曲期间他不断地随着齐鸢鸢的琴调哼哼唧唧,右手还不断地来回摆动。

钱坤得意地不容她告饶,**巴更用力的抽插,所带来的刺激竟一波波将她的情欲推向高氵朝尖峰,浑身趐麻、欲仙欲死,穴口两片嫩细的阴唇随着**巴的抽插翻进翻出,她舒畅得全身痉挛,她小穴大量热乎乎的淫水急泄,烫得钱坤的龟头一阵趐麻,侯静星目微张地在唇角上露出了满足和痛苦的样子,钱坤感受到她的小穴正收缩吸吮着**巴。

这时,妙音坊的小伙计手提竹筐沿着过道向客人叫卖花生与瓜籽,韩公子向他右边的随从道:“郭四,来点儿。”

钱坤快速抽送着,终于也把持不住叫道︰「侯静……喔……好爽……你的小穴……吸得钱坤好舒服……我、我也要泄了……」泄身后的侯静拚命抬挺肥臀迎合钱坤的最后的冲刺,快感来临剎那,钱坤全身一畅、精门大开,滚烫的精液卜卜狂喷注满小穴,她的穴内深深感受到这股强劲的热流。「喔、喔…………」侯静如痴如醉的喘息着俯在床上,钱坤则倒在她的美背上,小穴深处有如久旱的田地骤逢雨水的灌溉,钱坤紧紧的贴在侯静的身后,男欢女爱,温情款款地低声轻诉着,俩人都达到了激情的极限。

名叫郭四的随从接过韩公子手中的一枚铜币向小伙计走去。

这样持续了一会,钱坤将大**巴从她的小穴里抽出,然后躺在她身边,和侯静紧紧地互相拥在一起,腿根盘绕,嘴儿蜜接,抱在一起不停地颤抖着,静静地享受这情欲最美的巅峰。

拿了几包黄纸包裹的花生与瓜籽郭四迅速跑回来,放到韩公子所坐的长凳上。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dushuganwu/625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