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头揉搓奶头的小说-娇淫青春之放纵-又肉又污

 读书感悟   2019-04-21 19:55 

被老头揉搓奶头的小说
被老头揉搓奶头的小说(图文无关)

放假了的赵菲,约上舅舅-----也就是本校的何老师何云灿,一起回家。由于买票买的比较晚,也只买到了硬座。

早饭后,沈春雁与凌云和霄云在大雄宝殿诵《大悲咒》和《心经》,诵过这些佛经后,她们又一同来到祥云阁的一楼法堂。在这里,她们将要接受教诫。

到了后半夜,气温变的很凉,实在困的厉害的赵菲干脆趴在舅舅的腿上睡了起来。何云灿一看,就从包里拿了一件外套搭在了她身上。

面对前方释迦牟尼的佛像,她们静静地坐在莆席上等待教诫师的到来。

赵菲是睡了,但是她的手正好放在舅舅的小弟弟上面.火车在晃动,她的身体在摇晃,何云灿的老二开始不老实起来.不一会,变的好硬好硬的。

在这短暂的等待时间里,沈春雁突然忆起元宵节那晚的情景。

何云灿坐在那里难受,就晃动身子,想让赵菲的手换个位置,没想到他动作越大,摩擦越厉害,后来就干脆用手把她的头也摆在了自己支起的‘帐篷’上。

今年的上元日,大街小巷,茶坊酒肆灯烛齐燃,家家户户悬挂五色彩灯,彩灯上描绘了各类人物,舞姿翩翩,鸟飞花放、龙腾鱼跃。

一下子,赵菲就醒了过来,摸摸他的阳具,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穿红挂绿的男男女女老人孩子只要有腿的,能走的无不走上灯市,人声吵杂,鞭声阵阵。人们置身于灯海之中,不但可以遍尝天下美食,还可猜灯谜,意趣盎然的观赏舞狮子、耍龙灯,踩高跷……

她隔着裤子抚摩着舅舅的阳具,然后冷不丁的在上面狠狠咬了一口,何云灿没有准备,"啊~~~!!!"一声,喊了出来,引起了不少人向他们投来目光,弄得他脸一红。

这真是一个狂欢的节日,人人脸上挂满了笑意。

赵菲这时候也发现动作的不合场合,索性把衣服往上拉,盖住了他的下身...安静了不到两分钟,她在衣服里面又开始不安分起来。

沈春雁与宛宁在灯市最繁华的凤鸣街街口,正好碰到踩高跷的队伍敲锣打鼓地迎面走来。走在最前面的是著名跷王张楚,他今年的扮相是托塔李天王。他身穿铠甲,头戴金翅乌宝冠,左手托玲珑塔,右手持三叉戟。在他身边的是他的儿子哪吒,头拢冲天鬏,手持火尖枪、手套乾坤圈,腹围混天绫,脚踏风火轮,一副清秀可爱的少年模样。这个民间传说中的神童令许多小孩子着迷,在凤鸣街的街口人流如潮,众多孩子拥挤跳蹿,一时间秩序大乱。高跷队伍被冲得七零八落,人群顿时骚乱起来。

赵菲拉开何云灿的裤子拉链,把那早就不安分的肉棒解放了出来。

很快,沈春雁被拥倒在地。原来是一名七八岁的小男孩撞倒了沈春雁。男孩知道自己惹了祸一溜烟似地跑了。

何云灿能感觉到她的呼吸,气流直接吹到肉棒上面,觉得好舒服.忍不住隔着衣服把她的头往下压。

“没长眼睛啊?”宛宁很气愤,一边扶起沈春雁一边高声嚷道,“谁家的孩子怎么无人管呢?”

赵菲明白了舅舅的意思,马上用嘴含住他的弟弟.然后开始做上下的活塞运动。

“放肆!”摔在地上的沈春雁怒色道,“小孩子知道什么?不就是要看哪吒吗?”

何云灿能感觉到她的舌头在肉棒周围打转,还能感觉到舌头尖部在往马眼里面钻.好爽...好刺激,从来没有的快感,在大庭广众之下的感觉超级爽。

这时,宛宁高声叫道:“小姐,不好了!你的裙子上刮了一个小口!”沈春雁将裙子的下摆拽到眼前仔细看了看。这一看不要紧,她的脸色顿时暗了下来。原来,裙子下方出现了一个小洞。“怎么回事?”她向摔倒的地方望了望,见地面上竟有一根尖锐的树枝。她拿起来看了看,上面残留着红色的纸屑。原来这根呈三角形的树枝曾经是一个小灯笼,破损后不知被哪个孩子弃在了路边。而她跌倒时她的纱裙正好刮到其中的一个枝头。当她被宛宁扶起时,那细弱的丝线被枝头刮住。

随着赵菲开始慢慢的吐呐,何云灿感觉都快上天了,速度越来越快,他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用力按下她的头,几分钟后,在她的嘴里面发射了。

宛宁见沈春雁满脸的不悦,气急败坏地骂道:“死小子,看我抓到他打不死他!”

赵菲不客气的咽下舅舅的精液,又帮他舔干净,放进裤子里,就又沉沉睡去。

这个晚上,沈春雁出门时是经过精心打扮的。她俊俏的脸庞敷着一层脂粉,

到了家,已经是下午时分。吃过后补的午饭后,三个人坐在客厅里,沉默了很久,赵菲的妈妈何云萱才带着歉意的说:“弟弟,姐姐知道你现在还没成家,是你还留恋着姐姐,其实当年姐姐也不愿意离开你啊,可姐姐总是也嫁人的啊!”

修长的叶眉下是清澈的眸子。高挺俊朗的鼻子配着小巧的樱桃嘴,样子十分的可爱。她上着粉红玫瑰紧身袍,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鬓发低垂斜插碧玉钗,体态修长妖娆。

“姐姐,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们不要提了,我也不会生你的气,再说,你不结婚我怎么能享受到这么娇嫩的外甥女啊?”何云灿爽朗的一笑,在赵菲的屁股上摸了一把,接着说:“反倒是姐夫死了这么长时间了,我也没来看看姐姐,还希望姐姐原谅。”

裙上的这个小洞极大地破坏了沈春雁节日的喜悦,她有些郁郁不乐。

“舅舅啊,就是怪你,妈妈一直都在想着你,你呢,还要外甥女奉献上身体,才把你拉来!”赵菲戏谑的说。

“那个小男孩我认识,是我家的亲戚,我在这里替他向你道歉了!”

“你这丫头,胡说什么啊?”何云萱嗔道,接着对何云灿说:“弟弟,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成个家了,这次姐姐让你来呢,就是想劝劝你。”

正在她闷闷不乐之时,一个英俊潇洒的公子向她走了过来。英俊潇洒的公子向她深深地鞠一躬,并递上文银说:“不好意思,他是我亲戚的孩子,小姐再买一件吧!”

“好,我一定,不过姐夫死了这么长时间了,姐姐也该再找个伴了,赵菲也不能一直在你身边啊!”

“不必!”沈春雁马上谢绝那位公子的好意,“我不在意这个小口,在意的是今天是元宵节。”

“是啊,是啊,妈妈再给我找个爸爸吧”

“元宵节?”那位公子疑惑地问,“有什么关系吗?”

“死妮子,看你再胡说八道。”何云萱作势要打赵菲,赵菲哈哈一笑躲开了。

未等她回答秦江月身边的一位伙伴贴到他的耳边说:“元宵节衣服刮口是不吉利的!”

“姐姐,我这个假期还要去学习,只能在这住一个星期,你看这样吧,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过上一个星期的夫妻生活,我走后,争取早点成家,姐姐你呢,也抓紧时间找个伴,否则我再也不见姐姐了,好吗?”何云灿盯着姐姐的脸,深情的说。

“啊?是这样。”秦江月听了一愣,小声问道他身边的伙伴,“有什么办法补救吗?”

何云萱不由的心里一颤,呢喃着:“你说什么都好,姐答应你。”说着就软绵绵的倒在了何云灿的怀里,和他激烈的热吻起来。

“没什么办法,就是把这条裙子扔掉。”

这时候,跑到一边的赵菲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你们这就开始啊?不行,不行,你们不能忘了我这个大媒人啊!”

“小姐,你还是将这银子拿去重新买一件吧!”英俊潇洒的公子听到身边的伙伴这么一说又将银两向她手中塞。

“你这丫头,你妈妈都饥渴了这么长时间了,好不容易才得以享受,你还有意见啊?”何云灿丢开姐姐的嘴,笑着说。

她极力的推辞:“不要!不要!”

“不是啊,你们反正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呢”说着跑过来,拉着妈妈的衣服撒娇:“好妈妈,人家也和长时间没作爱了,也很饥渴哦,就让舅舅也弄弄我嘛,可以吗?”

“小姐清风亮节,鄙人没齿不忘,小厮再次恭谢!”说完秦江月又鞠了一躬。

“好好好,怎么能忘了你这个大功臣呢!”何云萱在赵菲的小鼻子上亲昵的刮了一下,笑吟吟的答应了。

元宵隹节蓬水相逢的那一幕,沈春雁倒没有忘。可她哪里知道,秦江月为此多日在她家的府门外徘徊,为的是再见到她一面。

“谢谢妈妈,我保证就这一次,以后我绝对不再浪费舅舅的精力和体力来感谢妈妈的成全。”赵菲心花怒放的表态。

结果呢,他成了她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他,她在冰冷的夜晚又饥又饿一定会在黑暗中死去。

这时候何云灿一把拉起姐姐,另一只手拉着赵菲,叫道:“那还等什么啊?冲下凉开始吧!”

“多情的男子汉!”沈春雁想到此,一声长叹。沈春雁从秦夫人口中得知秦江月曾经在沈府外徘徊许久内心很是震动,但,此时的她生不如死,悲愤交加,哪还有心思想男女之情?

三个人飞快的冲了一下,擦干身上的水,就跑进了房间。

如今,她又出家为尼,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安全。她深知她的这一行为会深深刺痛秦江月的心。可是,她没办法呀!她身不由己,她不仅仅是为自己考虑。如果秦江月能理解她,她还好受一些,如果不能,她只有伤心了。

当赵菲带着少女清香的胴体扑入何云灿的怀里时,何云灿的嘴却已经吻住了赵菲那呼吸着芬芳气息的樱唇,舌头也侵略性的突破了赵菲的防守,伸进了她的小嘴当中,和她的小香舌纠缠在一起,肆意的品尝着她的芬芳。赵菲火热的反应着,一双柔荑紧紧的搂着何云灿的脖颈,温香软玉般的娇躯也紧紧的贴着何云灿,彷佛要跟何云灿揉成一体似的。

“冯距,你这个老贼!你要为你的恶行付出代价!”对冯距切齿的恨让她在心中发出呐喊。她知道她的心是纠结的矛盾的,由此她更痛恨冯距。可心是这么想,这仇怎么报?万人之上的皇帝手中有万千兵马,数名悍将,一朝的官员。她是谁?她不过是从暗道里爬出来的不敢露面的卑贱的可怜虫。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的嘴才依依不舍的分开,赵菲张着小嘴娇喘着,小脸红得像一个诱人的大苹果。随着她胸脯的剧烈起伏,两粒粉红色的樱桃也随之抖动着,让何云灿的视线再也无法移开,不能自已的将赵菲推倒在床上,然后一头埋在了她的胸前,一口叨住了她的一只乳峰,同时右手盖上了她的另一只小巧玲珑的乳房。少女的体香让何云灿如痴如醉,何云灿使出了十八般武艺,吮、舔、吸、咬,抓、揉、捏、扯,轮流照顾着赵菲两只可爱美丽的乳房。情欲高涨的青春少女哪经得起如此的挑逗,赵菲的娇躯轻轻的颤抖起来,嘴里也出了腻人的娇哼:「哼……啊……舅舅……呀……不要咬……啊……嗯……哼……」

正在暇想之际,秦江月陪着朴罗大师来到法堂。

被老头揉搓奶头的小说
被老头揉搓奶头的小说(图文无关)

赵菲诱人的娇哼声听在何云灿的耳中显得分外的娇媚,让何云灿血脉偾张、欲火高涨。何云灿强忍着满腔的欲火,继续耐心的挑逗着赵菲。在何云灿的口舌和双手的攻势下,赵菲胸前的一对粉红色的樱桃都挺立了起来,雪白的肌肤也渐渐的泛起一层朦胧的粉红色。她有些酥痒难耐的将何云灿的头往她的胸前压,一双修长的玉腿无助的磨蹭着,樱桃小嘴当中不时的发出让人肉紧不已的娇哼声:「嗯……舅舅……啊……好麻……啊……好痒啊……不要再逗人家了……啊……」

朴罗大师红光满面,须发如霜,穿着黄色法衣披着红色袈裟手持四环锡杖,面带笑意走向大厅。三位女尼起身迎接,两手合一表现无限敬意。

看到赵菲的反应十分上路,何云灿悄悄伸手探了一下她的桃源仙洞,哇,已经发洪水了。何云灿看时机已经成熟,于是不再浪费时间,伸手捞起了她的一双玉腿,用力向两边分开。赵菲满脸红晕,探手抓住了何云灿坚硬如铁的肉棒,抵住了她已经泥泞不堪的蜜穴口磨蹭了两下,然后满脸通红的望着何云灿媚声道:「舅舅……来吧……占有你的外甥女儿吧……」

沈春雁第一次见到朴罗大师,被他的仙风道骨所震撼:“好仙啊!”

「那要来咯。」何云灿深吸了一口气,稍微平息一下心中激荡的心情,屏住呼吸,腰部微微用力前挺,坚硬如铁的肉棒顶开两片阴唇慢慢向里挺进,当整个大龟头进了那湿热的洞口时,猛地用力一挺,只听「噗」的一声,肉棒已经顺利的‘全军覆灭’,立刻被一团火热温软的蜜肉紧紧的包裹住了,一股强烈的快感直冲大脑。

她看到朴罗大师身旁的秦江月,他依然是深蓝色的侠装。仪态沉稳,表情严肃。他是不是看到了带着女尼帽穿着灰色缁衣的她,不然他何以如此木然?

停了一下,何云灿开始轻轻的挺动起腰部来。而赵菲满脸通红,娇喘微微,熟练的扭动着腰部迎合着何云灿的冲刺。熊熊的欲火已经不可遏制的升腾起来,轻抽慢插已经无法让何云灿感到满足了,何云灿需要更强烈的刺激。

“不喝酒、不邪淫、不妄语……”

「啊……舅舅……啊……你顶的……太深了……啊……好美……」何云灿的双手捞起了赵菲的柳腰,卯足力气狂插猛插起来,而赵菲也不由自主的哼出了令她感到脸红的叫床声:「啊……舅舅……啊……你好棒……啊……啊……现在一点都不痛了……好奇怪……啊……太美了……啊……」

三位女尼双手合一将合起的手贴到脸上,尽现虔诚。她们流利地背着佛教

「啊……妈……你坏啊……啊……啊……」赵菲突然失声叫了起来,原来是一旁观战的何云萱不甘寂寞的在赵菲的胸前活动起来,替苦无三头六臂的何云灿照顾起赵菲的那双小白兔来,这双重的快感自然让赵菲感觉分外的刺激和强烈,柳腰挺动的更加狂野,疯狂的迎合着何云灿的冲刺,「啪」、「啪」、「啪」的撞击声此起彼伏,格外的响亮。

的戒律,好像已深入骨髓。她们背戒律时用的是唱歌的语调,那些从远古就被固定下来的戒律,经过虔诚的女性之口吟出,别有一番韵味。

熊熊的欲火在何云灿的眼中燃烧着,何云灿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抽插、抽插、再抽插。无边的快感经由肉棒传入何云灿的大脑,然后这种快感又很快蔓延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让何云灿感觉身体都像要飘起来似的。赵菲的娇躯在何云灿的身下扭动着,她不住的挺动着柳腰迎合着何云灿的冲刺,美丽的螓首在枕头上左右的摆动着,一头秀丽的长发也披散开来,随着她螓首的扭摆而在空中飞舞着。

沈春雁第一次背教诫,她随着凌云与霄云的口轻声附和着,似从嗓子流出的咿呀之语。好在她们都是闭着眼睛在背戒律,沈春雁因此看不到秦江月是如何看她的。

「啊……舅舅……受不了了……啊……太深了……啊……这下太重了……啊……妈……妈……再重点……对……啊……」赵菲有些语无伦次的娇吟着,身体像一个虾米似的拱了起来,以便让何云灿的肉棒能够更深入的进入她的体内。随着粗壮肉棒在赵菲的蜜穴内飞快出没,「噗滋」、「噗滋」的水声也此起彼伏,丝丝淫液也被肉棒带得四处飞溅,在洁白的床单上撒出点点水纹。

这不过是一场形式,是佛徒的必修之课,教诫师不过是起个监督的作用。但也有例外,朴罗大师有时也讲一些佛教知识和戒律。但这一次,朴罗大师没有说什么,讲什么,她们的教诫很快就结束了。

「啊……不行了啊……啊……啊……」随着赵菲一声高亢而悠长的娇吟,赵菲拱起的娇躯也慢慢的瘫软在床上,大量的阴精也从她的子宫深处喷涌而出,喷得何云灿的龟头一麻,差点就让他「阵亡」了,好在何云灿及时深吸了口气,将射精的冲动给抑制住了。

朴罗大师与秦江月没有逗留,很快他们就告别静云法师。

达到高氵朝之后的赵菲双眸紧闭,娇喘微微,胸脯剧烈的起伏着。何云灿伸出右手在她胸前温柔的爱抚着,同时伸出一手到躺在一旁的何云萱的小腹下挑逗着她的情欲,为下一波的肉搏战做准备。

剩下的时间是自由活动了,凌云与霄云都各自回到自己的房内礼忏。沈春雁没有与她们一起回星月楼而是停留在寺庙的门前目送朴罗大师与秦江月远去。

「舅舅,好美啊,我都以为自己差点死了。」良久之后,赵菲才在何云灿的温柔爱抚下清醒过来,勾着何云灿的脖颈给了何云灿一个热吻,小脸上满是云雨之后的满足和娇慵,青春少女的脸上多了一份成熟的风情,显得更加俏丽。

“他什么都没说,与五天前一样。”沈春雁心中很是酸楚,因为她的递渡,她与恩人之间像被一座大山隔开,变得那么生疏,那么冷漠,那么不可思议。

「你先休息一下,舅舅先跟你妈弄回,然后再来爱你好不好?」何云灿低头在赵菲的小嘴上亲了一口,柔声问道。赵菲点了点头,眼睛骨碌碌直转,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鬼主意。何云灿笑着从她体内退出,赵菲的目光有些凄迷的望着何云灿仍旧坚挺的肉棒,何云灿有些好笑的道:「小丫头,别眼馋了,呆会舅舅保证把你喂得饱饱的。」赵菲闻言大羞,小脸红得都快滴出水来。

她黯然地离开庙门,心情郁郁地走向星月楼。

「小丫头,也知道害羞了?」何云萱一边调笑着赵菲,一边将何云灿拉到了她的身上,早已经被何云灿和赵菲的现场表演逗得春心荡漾的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抓着何云灿的肉棒就向她已经湿漉漉的蜜穴引,何云灿却故意促狭的不予配合,急得她娇嗔道:「小冤家,别逗姐姐了,你要急死姐姐啊。」何云灿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旁的赵菲已经「噗哧」一声娇笑了起来,笑得何云萱满脸通红,嗔道:「死丫头,自己吃饱了就不管妈妈了。」

在她寂静的小屋内,她心情木然地趴在小木床上,暗自垂泪。本是每日的礼忏之时,她却无了礼忏之意。

「姐姐,这不是来了吗?」何云灿搂着何云萱的腰部用力一挺,肉棒就顺着滑腻的玉液顺利的进入了她的花房,充实的快感让她爽得大叫了一声,然后眉开眼笑的对何云灿媚笑道:「云灿,给姐姐来通痛快的。」

过了好久,沈春雁拭干了眼泪,心态又恢复了淡然。因为,她想起了来时一直背在身上的那把剑。那把剑剑鞘精致,剑身轻便是秦江月所赠。两个人在路上并无言语,但那把剑却是实实在在背在沈春雁的身上的。当她把雪亮的剑身放在秦欢的脖颈时,秦欢曾问她剑来自何处,她没有告诉她。那是临走前,秦江月特意在剑坊为她定身打造的。

「姐姐,那来了。」何云灿将她的双腿捞起架在自己的肩膀上,双手把着她的大腿,深吸了一口气,卯足力气开始狂抽猛插起来,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受到如此猛烈挞伐的何云萱立时舒爽得娇躯乱扭,满口胡言乱语起来:「啊……小冤家……你要干死姐姐了……啊……好棒……啊……再来……啊……大力一点……干死……姐姐……也愿意……啊……要上天了……」

“那把剑是他对我的一片诚意……”

「嘻嘻,舅舅这么好的人,怎么舍得干死妈你这大美人呢?」缓过劲来的赵菲也不敢寂寞,加入了他们的战斗,不知是不是出于「报复」,她也玩弄起何云萱胸前饱满的双峰来,并且还时不时的低下头用牙齿含住母亲的乳头一阵轻咬,这让何云萱颇有些吃不消,娇喘着呻吟道:「死……死……丫头……你怎么……捉弄起……妈……来了……别咬……妈……要受不了……了……」

「嘻嘻,妈妈刚才也捉弄了女儿一回,我现在当然要报仇了。」赵菲嘻嘻娇笑着,小手轻捻着母亲的乳头,胸前和下体传来的双重刺激让何云萱也变得疯狂起来,顾不得再跟赵菲斗嘴,口中娇吟不已,螓首也一阵急摆,柳腰扭动更急。何云灿气喘如扭,一阵狂抽猛插,带得身下的木床也是咯吱咯吱乱响,彷佛像是在向他们发出抗议似的。

「啊……死……丫头……不要再捻了……啊……妈……受不了……啊……啊……来了……啊……」何云萱大叫一声,整个人就像了气的皮球似的一下子瘫了下来,小嘴大张着直喘气,想不到再何云灿和赵菲的双重攻势下,她也不过只比赵菲多支撑了几分钟而已。眼看着何云萱也已经到了高氵朝,何云灿只得又转移了阵地,再次进入了赵菲的花房。

「啊……舅舅……啊……你……比刚才……更猛了……啊……更粗了……啊……顶到赵菲……的花心了……啊……赵菲……好美啊……舅舅……你美不美……啊……」

「舅舅……当然也美了……赵菲……你的小穴……好紧……夹得……舅舅……爽死了……」

「以后……赵菲……的小穴……是……舅舅的了……舅舅……想什么……时候……干……赵菲……都可以……赵菲……永远……都只……爱……舅舅……一人……赵菲……永远……也只让……舅舅……一个人干……赵菲……是舅舅的……啊……啊……又顶到花心了……舅舅……啊……赵菲……爱你……」

「好赵菲,舅舅也爱你。」感受到身下少女的似海深情,何云灿十分感动,腰部挺动得更加激烈,彷佛要将两个人的身体融合为一。

「舅舅……再重一点……赵菲……要快活死了……啊……要上天了……啊……」赵菲勾着何云灿的脖子,在何云灿的脸上疯狂的吻着;一双玉腿紧紧的盘在何云灿的腰上,挺动着私处疯狂的迎合着。

「呼……赵菲……舅舅……要来了……」强烈的快感不断的冲击着何云灿,何云灿感觉到高氵朝即将来临,鼓起余勇做最后的冲刺。赵菲的娇躯扭动得更急,口中娇吟道:「舅舅……射进来吧……全部射到……赵菲的身体里面来……」赵菲的蜜肉一阵收缩,剧烈的挤压着何云灿的肉棒,强烈的快感让何云灿再也无法忍受,龟头重重的击打在赵菲的花心上,然后浑身一颤,脊梁一酥,「噗」、「噗」、「噗」、「噗」、「噗」、「噗」,肉棒在她的蜜穴里剧烈的抖动着,阳精激射而出,射得赵菲瞬时达到了高氵朝:「啊……啊……舅舅……你射得好多……啊……射死人家了……啊……」随着赵菲的最后一声娇吟,两具沾满了汗水的躯体也像两条死鱼般,无力的瘫倒在床铺上。

「赵菲,快活吗?」何云灿亲吻着怀中仍旧娇喘不已的赵菲,柔声问着。

「快活死了。」赵菲羞涩的亲吻了一口,小脸直往何云灿怀里拱。

「死丫头,不害臊。」刚才一直躺在旁边近距离观战的何云萱这时候精神好象恢复了不少,取笑起自己的女儿来了,此刻她的脸上还带着一片醉人的桃红,神情也有几分慵懒。赵菲听得母亲取笑,也不甘示弱道:「妈,你也别五十步笑百步,刚才你还叫舅舅「小冤家」呢,好肉麻。」何云萱脸一红,「噗哧」一声自己也不好意思的笑了,何云灿看得心中一荡,一伸手将她也搂入了怀中,让母女俩脸对脸躺在自己的胸前。

室内一时陷入了沉寂当中。

温存良久之后,何云萱起身下床准备晚饭去了,赵菲则腻在何云灿怀里开始酣睡。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dushuganwu/625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