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岁性感的少妇-太深了,办公室 裙 揉捏

 读书感悟   2019-04-20 23:05 

太深了,办公室 裙 揉捏
太深了,办公室 裙 揉捏(图文无关)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心里老是感到有些骚动,真想找个丰满的处女来插一插,或者与一个性感的少妇搞一搞。这不,机会很快就来了。

郑皇后急忙挥手道:“外面很冷,快让她进来!”

下午快要下班时,单位里的顶头女上司唐莹约我今晚出来谈一谈关于做年终报表的事。这个唐莹,29岁,已婚但还未有小孩,也算是个长得标志,比较有风韵的少妇吧。

“臣妾拜见母后!母后早安!”

我第一天进公司时,就注意到她了,她属于很能激起我的那一类女性。我为了能有机会揩揩油,故意与她套近乎,很是亲热地叫她唐姐,而她了,也似乎很受用我这样称呼她,只是不知道她是否还能感受到我的其他意图。

郑皇后刚刚走出寝室,就看到跪伏在垫上的秦欢。她急忙说道:“欢儿快快请起!”

唐姐的不算太大,34d吧,但屁股却很肥翘,我想从后面插进去一定很爽,并且,她有一双性感的单凤眼,眼角微微上翘,涂着淡淡的眼影,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很强的我去过几次她的家,每次去我都要佯装上厕所,在卫生间里幻想唐姐洗澡,方便,换卫生巾的情景。

郑皇后将秦欢扶起脸上显出万分慈爱的样子,这让秦欢十分感动:“谢谢娘娘!”

有时运气好还能碰到盆子里面放有唐姐换下的胸罩,,这是我最兴奋的时候,我会拿起来闻一闻,然后打手枪,射出的精液全部喷到唐姐的底部挨着口的地方,这让我觉得自己好象是和唐姐在。

光彩照人的郑皇后,令秦欢惊叹不已。她眼如秋水,眉似远山,皮肤细润,樱桃小嘴。身着淡粉衣裙,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下着翡翠撒花丝绉裙,恍若仙子。

但尽管许多时候的多是以唐姐为幻想对象,不过要是能真刀真枪的大干一场就太美妙了。我想应该是有机会的,因为第一。

郑皇后拉着秦欢的手向窗下那张红木圆桌走去。

她的丈夫朱哥,人如其名,肥猪一头,一看就是一个在性方面低能的家伙,这小子怎能满足他那快步入虎狼年龄的妻子第二。我是她的手下,不管是试探性的,还是硬上弓,我相信总会有机会。

坐在红木圆桌旁,看到朦朦胧胧的窗纱,低垂的珍珠幕帘,锦缎遮住的墙壁,袅袅的沉香从铜制的香炉里一缕缕地飘出,秦欢恍如梦中。她抬头望了望郑皇后,小声说道,“不知父皇昨夜何处就寝?”

这不,机会不是说来就来了吗哈哈,看来今晚我得好好算计算计,先用语言试探一下,最好这个能顺从于我,要不然就硬上弓,先再拍下裸照,以后还可长期逼她就范,满足我的。想到这,我不禁兴奋起来。三下五除二收拾完东西,我急急来到街上,先在药店买了一瓶安眠药,又到柯达胶卷店买了一卷胶卷,然后回家准备好相机。一切准备停当,我躺在了沙发上,点燃了一只烟,闭上眼,做起了今晚的淫梦。

“父皇昨夜在此宫就寝,现在还在梦中。”

大约七点钟左右,我如约来到了事先和唐姐约好的一家茶楼。唐姐已在那里坐着等我了。

“我们会惊扰父皇吗?”

今晚她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无袖紧身职业上装,显出还算丰满的乳房的轮廓,上装里面隐现着粉红色的乳罩,正中央两点深褐色的时隐时现,真想立马扒去她的上装,扯下她的乳罩,用嘴含住吮吸。想到这里,下面的小弟弟禁不住硬了起来。嗨,兄弟,先忍忍,待会儿再让你爽个够吧。唐姐当然不会想到我的心里居然在这样盘算着。她还在那儿认真地给我谈着她对于此次年报的一些计划。

“不会的!父皇昨晚入寝已三更,正在酣睡。他有叮嘱:太子妃可免进拜之礼。”

我手里拿着圆珠笔心不在焉的听着,边听边转着手中的笔,啪的一声,我不小心将笔转丢在了地上,我连忙俯下身去拾,这一拾不要紧,居然又让我的老二充起了血。

“谢谢父皇与母后!”秦欢起身恭了一礼。

原来就在我拾到笔起身的那一霎那,抬头看到了茶桌下面另一方唐姐的下身,她穿着一条丝质的职业短裙,微微叉开的两条大腿之间露出了一块迷人的狭长地带,原来唐姐今天穿着一条白色的镂空小,从镂空的边缘处还隐约可见几根黑色的,但更加明显的是在后面还贴着一条淡蓝色的月经棉条唐姐正在经期。

郑皇后关切地问,“昨夜休息可好?”

我,当看到这儿,非但没有减退的念头,相反更加兴奋起来。我还从来没有和正在月经期间的女人干过,我知道这样对女人的身体不好,但眼前的唐姐又不是我的老婆,管她好不好,总之这样反倒更加激起了我的,今晚我一定要干得你欲仙欲死。

“承蒙娘娘关爱,臣妾休歇尚好。”

还没找到笔吗从桌上传来的声音将我的暇想打断,我急忙起身,或许是我的淫思产生了化学效应,我的脸涨得绯红,这让唐姐露出了诧异之情,为了不让她怀疑出什么来,我连忙假装肚子不舒服,去了趟厕所。

郑皇后忙说道:“母后忙于后宫之事,难免会疏忽欢儿,欢儿当多多关照自己。以后,欢儿若有事请宫女传话即可。”

在厕所里我偷偷拿出预先准备好的20粒安眠药,用钥匙将其碾碎成粉末,再装在一个纸包里,收拾完毕,我又回到了座位上来,继续着和唐姐的谈话,大约又过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或许是喝了太多茶水的缘故,唐姐起身去卫生间了,机会来了,岂容错过我假装摆弄着茶具,很自然的将大半包安眠药粉倒入唐姐的那杯茶里,然后假装若无其事地看着孙姐给我的计划草稿。

“多谢娘娘!”郑皇后一口一个欢儿,其亲切之情不亚于亲母,如此这般秦欢万分感动,她的热泪不自主的流出,“欢儿将时不时地烦扰娘娘,望娘娘替欢儿遮风挡雨,欢儿在此谢了!”说罢,秦欢恭身一拜。

一会儿,唐姐回来了,她看了看表,说:都快十点了,咱们走吧。走那我刚才的努力岂不是白费心机。我故意拿起茶杯,笑着说:唐姐,今晚你给

“欢儿,快坐下。翘竹!送茶来!”

我讲的这份计划非常有创意,我相信我们的这次合作一定会非常的成功。来,咱们先干一杯,预祝合作成功说完一扬头,将杯中的茶一干而尽,还故意将茶杯倒过来以示诚意,唐姐听了我的赞美当然非常高兴,一仰脖子也一干而尽。

“哎!”

我暗自窃喜干的好,待会儿干你更好走出茶楼,我故意半开玩笑地说:唐姐,都这么晚了,让我这个做弟弟的护送姐姐回家吧。唐姐笑着答应了,看来她还沉醉在我刚才的赞誉声中。

不多时名叫翘竹的侍女从内室端出一壶清茶来,轻轻放在红木圆桌上秦欢看时,桌上的铜茶盘里放着精致典雅的青花瓷壶和四个精雕细琢的青花瓷碗。

于是我们叫了一辆出租车,很快就到了唐姐的家。下车后我故意装出一副很急的样子,唐姐自然就问我怎么啦,我假装不好意思地说刚才和的水太多,小便很急。唐姐听了笑了起来,说赶快上她家解决,可千万别憋不住,尿在了裤子上。

翘竹将壶里的茶水倒满两个茶碗后说:“请两位娘娘用茶。”

这当然正合我意。来到唐姐家,我假装很急地跑进了卫生间,在卫生间里我又有了更新更刺激的发现。在墙角的盆子里,我看到了唐姐换下的还未洗地胸罩和。

秦欢起身端起一个茶碗恭恭敬敬站在郑皇后的面前:“母后请用茶!”

我心跳加速地拿起,在包裹着唐姐肥b的地方,我看见了一些黄色的分泌物,上面还隐约夹着一些血迹唐姐的经血,啊竟然还有两根黑色的卷曲的,我的手禁不住发抖来,太刺激了接着我将凑近鼻子,呼吸起来,一股强烈的女人跨下带着汗臭的骚味儿,夹着分泌物特有的酸臭味扑鼻而来,我的老二立刻翘了起来。

郑皇后接过秦欢手中的茶碗向秦欢点头示意:“快尝尝猴魁吧!这是生长在安徽黄山上的极品茶叶,味道十分鲜美。”

为了先息息,我一只手捧着唐姐的,一只手开始着早已按捺不住的大,几十下后,一股淫精喷射而出,我总算得到了暂时的抚慰。简单收拾了一下,我走出卫生间,唐姐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翻看着电视,见了我,忍不住又笑起来,小高,快回去吧,今晚真谢谢你送我回家。

“谢谢娘娘!”秦欢不胜尊崇,万分感谢地端起青瓷碗。呷了一口茶道:“好香!不愧是黄山极品!”

咦,朱哥不在家吗我故意问道。喔,他出差到北京去了,要下周才回来。

“多喝点吧!翘竹可是一大早就烧好的。”

真是天助我也那好我就先走了,唐姐再见。我故意假装要走,俯下身在门边系鞋带,我将鞋带系紧后又解开,然后再系紧又解开,拖延着时间。这时电话响了,唐姐走到电话机旁,背对着我接起了电话,大概是朱哥打来的,唐姐显得很高兴,拉起了话匣子。我忽然瞥见进门左边的鞋柜上放着唐姐开门的钥匙,

盛情之下实在难却,秦欢连连喝了两碗。

太深了,办公室 裙 揉捏
太深了,办公室 裙 揉捏(图文无关)

禁不住心中一阵狂喜,我趁唐姐仍然背对着我听电话,悄悄拿起了那串钥匙,然后故意大声说了一句唐姐我先走了就关上了门。

“翘竹!”郑皇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太子妃这么早就来了,肚子里一定空落落的,快把点心拿来!”

但我并未离开,而是将耳朵在门边听里面的动静。可是什么也听不见,我只好先下了楼。在楼下的花园里坐了一会儿,我忽然心生一计。

“哎!”

大约半小时之后,我拿出手机拨通了唐姐家的电话,嘟嘟嘟嘟,没人接。证明安眠药已发挥作用了,唐姐现在一定是昏睡不醒了。

“我昨日派人特意做了宫内最好的玫瑰糕,今日呈上来望你笑纳。”郑皇后的眸中似有一簇明亮的火光,紧紧地盯着秦欢那双水灵灵的十分有神的黑色大眼。

我揣着狂跳着地心摸到了唐姐家门前,掏出钥匙,插入,轻扭,推开,进入,再轻轻关上门,摸着黑我潜到了唐姐的卧室门前,推开一条缝,里面亮着一盏暗红色的灯,这样的氛围真她就是为而备的。

翘竹端来一大盘精致的玫瑰糕放在桌上,郑皇后马上拿起一块递到秦欢的手上:“尝尝吧!”

然而,柔软的喜梦思床上居然没人,奇怪唐姐人呢正纳闷时,忽然一阵水流声从卫生间传出,原来唐姐在洗澡。

玫瑰糕咬到口中散发着一股清香的味道,秦欢惊叹道:“咦,好吃!这玫瑰糕是怎么做的呀?”

我连忙凑到卫生间门下方的透气窗缝前,映入眼帘是一副丰满性感的娇躯挺拔的,以及其上镶嵌着的像樱桃一般可爱的,极富曲线的丰臀,有些凸出的光滑的小腹,当然最迷人的还是在两条大腿根部的那块肥厚的三角地带唐姐的不多不少,呈倒三角形均匀的分布在两条大腿根部的结合处。

看到秦欢喜滋滋的样子,郑皇后很开心:“我就知道你爱吃!别问怎么做的,你要是愿意吃啊,可随时到毓秀宫里来取,这是我常备的点心。”

这是唐姐清洗了,她先用手在跨下轻轻的来回搓揉着,接着将两片肥厚的阴肉翻开,看到了,在两片肥厚阴肉的包裹下面露出了如处女般红嫩的小,紧闭的小喇叭花在水流的冲洗下显得更加娇柔,太美了。

“母后怎么会知道我爱吃玫瑰糕呢?”

正当我边看边用手打着手枪,忽然唐姐身子一斜,滑倒在了地上,看来是先前的安眠药的药性发挥作用了,我一阵狂喜后,连忙撞开卫生间的门,当我用手触摸到唐姐雪白侗体的那一瞬间,心跳达到了极速,全身的神经颤抖,连牙齿都上下打起架来我已经兴奋至极平素里只能想的肉体现在已是自己的囊中之物,想怎样玩弄都行。

“上次你的父亲到宫里来我们有过一番谈话,知道秦相的宝贝女儿爱吃甜点。”

看那雪白丰嫩的一对大,像两个弹性十足的肉球一样,随着我抱着唐姐向卧室的走动,在唐姐的胸前荡来荡去,正中镶嵌着得两个粉红色的上面还挂着水滴,看得出唐姐的老公朱哥很少用嘴吮吸唐姐的,所以还基本保持着它的本色,而没有变黑,这样也就显得更加的迷人。

“啊……”秦欢很惊叹,没想到这么细小的事情郑皇后都会记在心里。

我将唐姐放到了柔软的床上,她闭着双眼,仿佛睡得很香,鼻子处还传来阵阵轻轻的鼾声,这下我可以好好的欣赏一下唐姐的了。我先让她平躺在喜梦思床的正中央,然后把她的两条腿拉成人字型,这样可以更清楚的观看到她的。

“还不是我问的嘛!”郑皇后语重心长地说,“秦相乃后燕忠义之臣,他的女儿即将嫁入宫中,日常饮食我是一定要打听的……”

入眼处,在唐姐的两条大腿的根部,突起着一块被覆盖着的倒三角形,在它下面是夹在黑色丛中的一条粉红色的,隐隐约约,更添神秘和刺激。

正在秦欢与郑皇后二人热络之时,宫女来报:“太子到!”

我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轻轻将两片肥厚的大向外翻开,只见在大的里面紧连着小,顺着小再往里看是红红的嫩肉,仿佛还是一片未经男人开垦过的处女地带。用手触摸着好像感觉其上有一些小的肉粒,我轻轻的用手指摩擦起来。

“才睡醒!”郑皇后有些嗔怪,“不知宫中礼节!”

这时,昏睡着的唐姐似乎有了反应,潺潺的从嫩红的里流出,中还带有淡淡的血红的颜色,这更增加了我的淫性。

秦欢淡淡地笑了笑:“太子昨晚咳嗽不已,耽误了睡眠。”

我也顾不了这么多了,连忙用嘴唇贴在唐姐的上,黑亮卷曲的挠的我的嘴边痒痒的,接着我伸出舌尖向里面舔,唐姐的带有一股酸酸的,又咸咸的味儿,还有些可能是唐姐自身带有的骚味吧,总之味道很爽。而这时唐姐的反应似乎更姐强烈,越流越多,颜色也越来越红,从唐姐的嘴里已经能听到轻轻的呻吟声,呃哦呵唔,此刻,我已不能再忍住在心中熊熊燃烧着的,我必须马上大干一场。

“这么巧他就咳嗽了?”郑皇后疑惑地看了看秦欢。

一分钟之内,我已做好了冲锋陷阵的准备,我引以为豪的长厘米,半径约厘米的大现在正骄傲的翘立在唐姐的口,已经变得通红发亮,上流出的潺潺流出。

“昨夜他多喝了一点酒睡得太沉误了时辰。”

我站在床的尾端,用两只手将唐姐的两条腿抓住,拖到正对我老弟的地方,然后抬起来,让唐姐的小腿扛放在我的双肩上,这样唐姐的就自然的张开,全面向我的老二敞开着,黑乎乎的洞口,两边丛生着亮丽的,中间一条嫩红的,溪水不断涌出,好像还在冒热气了,迷煞人眼也的一声,已经快要醉了的我冲进了唐姐的里,哇好紧好热好紧张好刺激唐姐你的肥穴终于被我插进来了。

“他是不能喝酒的。”郑皇后语气变得温和一些,“这一次就原谅他吧!但以后不要再发生此事。”

真是太爽了。唐姐,你真是人间。只见唐姐的两片大从外层包住了我的底部,只留下两颗弹子在唐姐跨下的大腿内侧随着我抽动的节奏有规律的拍打着;

“好的!”秦欢谦卑地说,“我一定提醒他!”

而在里面,唐姐的小又紧紧的夹住我的的中间部分,湿热湿热的,随着带来的与内壁的摩擦产生着强烈的;再往里面,我的似乎已经抵到了唐姐的花心,正被花蕊含着,吸着,温暖着,并且我的老二似乎还在膨胀,它不甘心到此为止,它渴求着进入到更深的境界唐姐的子宫里面。

婆媳二人正在谈论冯弘喝酒的事,冯弘一阵风似地闯了进来。

我又插进了一点,到了,到子宫了,我感觉到胀大的正被一团热乎乎的软肉团团包住,软肉同时也在一张一吸,很是舒服,简直美妙极了。

“儿臣拜见母后!母后贵体金安。”

再看外面,整个已全部没根而入,只剩下唐姐和我的夹杂在一起,随着一进一出的从的边侧流出,混浊而显微红,并且红色越来越深,而两片肥厚的阴肉也随着一进一出的翻进翻出,我逐渐加快了的节奏,三浅一深九浅一深根根触底,唐姐又泄了,这已是第三次了,滚烫的夹杂着经期的血水让我得一阵麻爽,啊我忍着不射,等待着更爽的一轮高氵朝的到来。

“起来吧!”郑皇后淡淡道,“与欢儿一同尝尝玫瑰糕”

这时,我忽然发现唐姐的眼睛睁开了,正吃惊的看着我,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她的脸上早已泛起了高氵朝时的红晕,也有红又硬的立在雪白的峰端。

“玫瑰糕?”冯弘笑了笑,“怪腻的!”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dushuganwu/625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