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的小说 拥挤的公交车-公交车遭遇

 好书推荐及理由   2019-06-11 13:13 

污污的小说 拥挤的公交车
污污的小说 拥挤的公交车(图文无关)

江凌与沈宏两人十分风趣的对话,使得洪马洁和于惠都笑得花枝招展。

沈宏说道∶「两位小姐你们肯赏光吗?」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娇小的于惠道∶「我们是客随主便。」

江凌看着马洁道∶「你们都吃饱了吗?」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沈宏就故意的说∶「江凌,你在问那个你们呀?」

江凌就满脸含凊脉脉的看着马洁,却回答着他质问的沈宏,道∶「就是你们呀!」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马洁被江凌看得不好意思把头垂了下去,杏脸马上飞红起来,使她显得更为娇俏。

沈宏十分调皮的看了马洁一眼,然後对于惠眨眨眼睛,再恶作剧的拍拍江凌笑道∶「老兄!你这是怎麽回事,一看见漂亮小姐,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江凌,你还真好玩。」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江凌道∶「去你的,你才好玩。」

沈宏就道∶「好了,好了!,我们别让小姐们看笑话了,我们都吃饱了,就向夜总会进军吧!」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马洁道∶「我吃饱了。」

于惠也说∶「我也饱了。」「江凌接着道∶「那我们就买单吧,就可以去夜总会了。」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沈宏道∶「江凌,你先去叫车子,我去买单。」

马洁和于惠两人也一同和江凌到饭店门口来叫计程车,一会儿沈宏也走出来。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江凌的手一招,一辆黄色的计程车就停了下来,他们鱼贯坐进去,然後叫司机直驶目的地。

到了目的地,沈宏付了车资。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沈宏带路,带他们进入一家气氛高雅、灯光柔和、音乐优美的一家高级夜总会内。

舞池已有五、六对在曼舞着。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他们点了饮料。

不久,饮料送上来。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江凌说道∶「马洁,请你赏光跳支舞。」

洪马洁笑笑将手递给了江凌,然後站了起来,两人手牵手走入灯光幽暗的舞池里。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江凌就用手伏住了洪马洁那软若无骨的柳腰,一手握住了马洁那白嫩、细柔的手。

渐渐地┅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江凌十分缓慢的将他的手圈紧了一些,使马洁的身子能靠近些,他好进一步采取行动。

一边的于惠道∶「沈先生,我去化妆室一下,失陪了。」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沈宏礼貌的道∶「你请便。」

于惠缓缓的走到了布置很高雅的化妆室,就拿出法国香水,喷在自已的洶口、发上及衣服上,又涂了口红,才很满意的慢慢走出来。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但┅

另一边的沈宏却偷偷的将一些白色的粉,投入于惠的杯子内,然後,拿起摇了一摇又放回去。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那杯饮料还是和原来一样,看不出有何不同。

沈宏放的究竟是什麽呢?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污污的小说 拥挤的公交车
污污的小说 拥挤的公交车(图文无关)

于惠对沈宏这人很有意思,所以她离坐去化妆室,又喷好多香水以诱沈宏┅

于惠故意以美妙、动人的姿态慢慢的走过来,于惠人虽娇小,但三围却是合乎国际水准。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于惠故意荡动她那两座高峰,又一扭一摆的摇着她那个又浑圆、又高翘的庇股。

沈宏看得直吞口水。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于惠一坐定,就未语先笑。

沈宏一看于惠她那春花般的脸,充满了笑意,就像是个色中饿鬼似的盯着她的嘴及洶口看。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他吞吞口水道∶「于惠,你真美丽。」

于惠是一个女人,女人最喜欢男人赞美,于惠当然也不例外,她十分高兴受用无穷。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她笑着说∶「谢谢你,沈先生。」

沈宏笑道∶「于惠,我叫你的名字,你不会介意吧?如果你不介意,也请跟我朋友叫,叫我沈宏好了。」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于惠笑着说∶「那我就叫你沈宏好了。」

两人正在聊天,马洁和江凌就回来了,江凌伏着马洁坐下後,就礼貌的笑着对于惠说道∶「你们怎麽不跳?」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于惠笑道∶「待会我们就下去跳。」

说着,舞池就放出了时下最流行的迪斯可音乐。沈宏就对于惠伸出手。笑着说「于惠,该我们跳了。」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两人下了舞池,于惠就晃动她的秀发,跳着时下的功夫舞,一对大孚乚房也很狂野的晃动。

沈宏的脚虽然在动着,手也在摇晃着,可是一双色眼却盯着于惠那对令人窒息的大孚乚房看。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舞曲一毕,于惠与沈宏就回到坐位。

江凌道∶「于惠,你的舞跳得真棒。」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沈宏邪门的说道∶「是呀!于惠你的舞很有动感。」

于惠跳得很热,口也渴,就拿起了她的饮料,就是那杯沈宏放过东西的杯子大大的就喝一口。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于惠笑道∶「那里,我只是乱跳而已。」

沈宏一看于惠喝下了那杯饮料,就很怪异的笑着。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舞池中又响起了十分柔和、幽美的音乐。

江凌带着马洁,沈宏带着于惠都下了舞池。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两对男女一块儿,如果说,郎有凊,妹有意,那他们之间的进展,就显得比一般人快了一些。

现在┅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江凌已经将洪马洁整个人紧紧的搂抱在怀里了,而马洁也绝无反抗的靠在他的怀里,晃动着。

于惠也被沈宏拉进了怀里,两人在舞池内摇摆着。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沈宏沕着于惠的脸颊,而于惠也柔顺的接受了。

于惠渐渐的感觉到脸颊直发热,口直渴、心直跳,而且有点癢,但却不知究竟那里癢?

我邂逅过上百品草木,却独独命丧于你这一味。———-神农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676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NEXT:已经是最新一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