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被老头玩烂小说-看女友被几个老伯玩

 好书推荐及理由   2019-04-29 19:42 

女朋友被老头玩烂小说
女朋友被老头玩烂小说(图文无关)

自从阿明干了苹苹以后,每次我碰到阿明,总是发现他的眼神里带着嘲弄和

与夏思佩的一番谈话,倒是让何云柠茅塞顿开。开始的时候,何云柠只是关切的问着夏思佩的身体,接着就不由自主谈到远征的何慕松,夏思佩思念无限,但是早就知道,嫁给了何慕松,也就是嫁给了这种生活,她可以适用,然后慢慢的习惯。

讥讽,或者这只是我自己的心理作用吧。这使我感到很不舒服,为了心理得到平

“也许,大哥和大嫂也是如此吧?”夏思佩说道。

衡,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我下定决心要干她的老婆阿芬一次。

“什么意思?”何云柠一知半解的问道。

阿芬是我的同事,也是在我大学里的同学。与苹苹相比,她当然没有苹苹那

“大哥,也很适应习惯有大嫂的日子,或者,他去找大嫂了吧!”夏思佩解释着,其实也只是猜测吧。

么美了,但她热情活泼大方。说到身材,四个字,小巧玲珑。说到外貌,高挺的

何云柠若有所思的“嗯!”了一声,其实也不是很明白。

鼻子,水汪汪的双眼,笑起来像一朵盛开的牡丹花。

“你可有喜欢的人么?”夏思佩问道。

发生了那件事后,我对她特别留意,有事没事讨她的欢心,她简直把我当成

突然之间,何云柠似乎看到了这样的一幅画面,一道亮丽的晚霞映照在湖水之中,颜色立刻被渲染了开来,一半是青青瑟瑟,一半是红红润润,真的是说不清楚,是喜欢哪一半多一些呢,亦或者两片本身就是那样密不可分的出现,本身就是一体的,根本无从分开的吧。自己可有喜欢的人么,可能从未真正想过这些吧。

了知心朋友。有时,还主助找我帮她的忙,向我谈心事呢。

“如果按照你的推测,很有可能,大哥去找大嫂了,那么,我曾经见过一次大嫂,可是我觉得她丝毫没有什么悔意,我想,大哥,不会不管不顾家里,先去找她!即使去找她吧,也应该先和家里说一声吧!”何云柠头头是道的分析着。

期待的日子终于到来了,阿明去了欧洲旅行。阿明走后的第5天,阿芬来找

“也许是吧!”夏思佩点点头,应和着。

我,她对我说:“我家里的石油气用完了。平日,石油气用完了都是阿明扛去换

“或者,他是不是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无法和我们联系?”何云柠继续分析着。

的。他不在,我就没有办法了。昨天晚上,我连澡也没有洗。你能帮帮忙吗”

“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吧?”夏思佩不愿意相信何云柠暗示的意思,“对于现在的何府,实在经不起更大的风波了。”

我一口答应了。心想:“阿芬,你这是引狼入室啊”

“是啊!”何云柠点点头,都是不知归期,无论是父亲,或者是何慕柏还是何慕松。然而,所期待与等待的心情,又是那么的不同,豪情万丈,金戈铁马,愁思难眠。

在办公室里,我等着下班的时间的到来。这时电话铃响了,是苹苹,她说,

突然,何云柠觉得很累,很想依偎在娘亲的怀里睡上一觉,于是就来到了杨氏房中,像一个撒娇的孩子一般,硬挤到了杨氏的床上,杨氏虽然口中说着“这么大的姑娘了,像不像样子。”可是,却把何云柠揽在怀中,温柔慈爱的抚摸着她的头。

她妈妈病了,要回娘家住几天。放下电话后,我心中暗喜,这真是天赐良机啊

“我想爹爹了,娘,你呢?”何云柠说道。

下班时间到了,我随阿芬回到她的家里。阿芬的家是一幢两层楼的小别墅,

“嗯!”杨氏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何云柠总是觉得,他们表达感情的方式,总是那么的隐晦,可是依然是那么的情真意切。

下面是客厅、饭厅和厨房,上层是一个小客厅、一个洗手间及一个卧室。

杨氏接着说道:“刀剑无眼啊,总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本来想着,你爹戎马半生,可是怎么又想到,你哥哥也是如此!”

我把两个空气罐放到车上,阿芬跟了出来,抱歉地对我说:“对不起,耽误

“那又有什么不好!”何云柠说道,“这样的痛痛快快,轰轰烈烈,未尝不是他们所愿!”

了你回家陪老婆的时间了”

“你可希望,你将来的夫婿也是如此?”杨氏问道。

我笑着说:“不要紧,我老婆这几天回外家了。”

何云柠倒是答得坦白:“不知道,如果我们彼此中意,他究竟是做什么的,又有什么关系!”

她听了说:“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了。这样吧,今晚你陪我吃饭。这几天阿

杨氏笑笑,说道:“只愿白首不相离,这样才是真的,自古英雄末路,美人迟暮,都是诉不尽的悲凉,殊不知,有很多与子偕老的温馨,但愿你与你的意中人能一起风花雪月,也看得开繁华落尽,依旧恩爱不移!”

明不在家,我闷得紧,你陪我说说话,好么唉,没有男人的日子真难过啊”

何云柠笑笑,知道,这是最美好的祝福。

我听了心中通通直跳,“没有男人的日子真难过”这是什么意思我心里

“娘,您可曾介意过,有吴姨娘的出现在您与爹爹的婚姻中?”

乐开了,但表面仍装得勉为其难的样子说:“那好吧。”

“吴姨娘,这也是她的命,她是一直跟着我的丫头,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别的安排么。”

换了气瓶,在回家的途中,天下起了大雨,为了把气瓶搬进去,我的衣服被

母女俩东拉西扯谈了一阵儿,便睡去了,睡得那么香,连梦中都是宜人的美景,秋月与湖光交相呼应,风是那么的温柔,让人心醉,这样的美好的梦境,终究还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

雨水淋湿了。我先后在浴室和厨房把气瓶安装好后,阿芬说:“洗个澡吧”不

这一大清早,不知道是谁。原来是一封急件,写信的不是别人,正是常婉燕。信件被递给何至辽手上,他看完信,直勾勾的瞪着何云柠。

容分说地拉着我的手,上了二楼,来到浴室。浴室就在二楼的楼梯旁,可能整个

何云柠不知所措,只觉得那目光是从未见过的凌厉。

房子只有他们夫妻两人的缘故,浴室竟没有门。

“柠儿,你是不是在常婉燕离家之后,见过她?”何至辽问道。

“你先洗澡,骯衣机等一会儿我帮你洗。我去拿阿明的浴袍给你,洗完澡后

何云柠点点头。

你去楼梯旁拿。”说完,她一阵风地走了。

“你对她做了什么?”何至辽几乎是逼问的口气。

我-边洗澡,一边盘算着怎样才能成其好事。这时,楼梯上响起了轻微的脚

何云柠说道:“不过是像官府告发了一个偷何府银两的小贼罢了!没有什么别的!”

步声,朝楼梯处瞟去,一件衣服已经放在楼梯的转角处。我还发现了楼梯的转角

“哎!”何至辽叹了口气道,“不怪你,是柏儿不争气!他去找常婉燕,没想到常婉燕竟然把他胁迫起来,说你曾经为难她,现在要与咱们算账!”

处有半个脑袋,不用说,这半个脑袋是阿芬的。阿芬竟偷看我洗澡是我表演的

冯氏一下子急的掉下眼泪了,道:“她要咱们如何?柏儿也是,好好的,为何不回家,去找常婉燕是为何!”

时候了。

何至边劝道:“大哥,大嫂,别着急!想必,没有什么大碍!想必咱们柏儿是痴心一片,他媳妇总会顾念夫妻情分,不会把他怎么样的!”

我往上涂上了-些沐浴露,用手在不断地着,不久,我的已经

冯氏淡淡的点点头,轻声道:“希望如此吧!”

一柱擎天了。我再往楼梯的转角处瞟去,阿芬仍没有走。我装出很陶醉的样子,

何至辽一下子怒道:“不争气的东西,家中正是用人之时,还想着这些不着边际的事儿!”

甚至故意发出轻微的呻吟声。我想:鱼儿将要上钩了看到这么粗的,阿芬

张姨娘谦恭有礼的走到何至辽身边,抚平着他,温柔的劝道:“不要生气,老爷,千万不要动怒。柏儿,咱们想办法接他回家就是了,至于他媳妇,看他自己意思如何吧,倒是咱们家的生意,何府的振兴,一刻也耽误不得,老爷,您不能不管。”

的一定已汹涌而出了。

何云柠听得几乎有些不敢相信,一向温柔沉默的张姨娘,今天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样的一篇话来。自小,何云柠看着家中何至辽的妻妾是各具特点,冯氏雍容华贵,张姨娘沉默谦和,陈姨娘风情万种,不知道如果自己如果是男子,会不会也会希望这样齐人之福。

几分钟后,我发现那半个脑袋消失了,厨房里发出了碗碟碰撞的声音。

这个时候的何至辽回报一个温柔的眼神给张姨娘,道:“正是这样!”

洗了澡,我回到了客厅。阿芬虽然装得若无其事,但我发现她脸红红的,不

何至边说道:“大哥,做生意的事儿,我是外行,现在也是小打小闹,做生意还是要靠你才行。若是你信得过我,我去找柏儿回家来,你看如何?”

知道是生理反应还是因为偷看别人洗澡而感到害羞。她用手拉了拉我的衣角,眼

何至辽点点头,拍拍何至边的肩膀,感激的看着他。

睛不经意地望了望我那个部位,看来,我那东西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个时候,陈姨娘突然插话进来:“老爷,有一个事儿,不知道您意下如何?”

夜幕降临,千家万户亮起了灯。我和阿芬一边吃饭,一边谈笑,场面温馨。

“什么事儿,说说看。”

收拾了碗碟后,阿芬时我说:“你坐一下,我去洗个澡。昨晚没有洗澡,总

“槟儿,最近身体真的是越来越好了,总是闲在家中,也不是长久之计,不如让他帮帮你的忙吧!”陈姨娘的语气丝毫听不出任何的迫不及待,好像只是那么的平淡的一个建议罢了。

感得浑身不舒服。”走了几步,她又回头,俏皮地说:“浴室没有门,你不许偷

何至辽点点头。

看喔。”说完,咯咯地笑着跑上了二楼。

何云柠看看冯氏,又看看张姨娘,再看看陈姨娘,冯氏好像是无尽的伤心,又好像有些不屑一顾,张姨娘表情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但是又露出一丝难以掩盖的喜悦,陈姨娘淡淡的微笑着,好像只是自己的建议得到了认可是那么的欣慰。

过了-会儿,我听到了二楼传来了流水声,好戏要上演了我悄悄地走上楼

这一场暂时落下帷幕。孙德音事后把何云柠单独拉进房间之中。

梯,在楼梯的转角处停了下来,朝浴室望去,-具美丽的出现在我的眼前:

“柠儿,你觉得为何会这样?”孙德音问道。

皮肤白得透明,乳房高而挺我有点惊异了,小巧玲珑的她乳房竟那么高耸,

何云柠道:“奶奶,您的意思是问?”

小腹平坦,女人的神秘地带草儿稀疏,双腿圆润,很有曲线美。后的阿芬更

孙德音道:“也不必瞒我,槟儿长久卧床不起,怎么心中会没有怨言,以前或者怀疑过是何人所为,现在的情况,即使你们有心帮着她隐瞒,难道当真什么都不知道么,让她发泄一下也就罢了,也不会闹出什么大乱子就是了。”

“那,有一点,我就不是很明白了。”何云柠道,“为何孙姨娘也会搅进来呢?

女朋友被老头玩烂小说
女朋友被老头玩烂小说(图文无关)

阿芬与其说在洗澡,不如说在。她一只手在乳房上用力地搓着,另一只

孙德音想了想,说道:“我从未亲身经历过平衡妻妾之间关系的经历,想来都是自己的分析罢了。原先,她们可以相处的和平,因为你大伯能平衡她们彼此的关系,不会厚此薄彼,她们之间偶尔有的争风吃醋,也会就这样消失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了。如今,这层关系打破,依我看,不是别人,是你大伯让她们在咱们面前闹了出来的,不是因为别的,大约是他太恨铁不成钢了,对于柏儿。”

手在下面挖着,双目紧闭,呼吸急促。

“也许,孙姨娘一半是帮着张姨娘出气,一半也是因为自己,证实自己的存在?”何云柠说道,“真是复杂,想不通”。

良久,她才把身上的肥皂冲洗去,正要拿毛巾擦身。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

“小打小闹,都是无妨,不伤大雅,只要至辽,能控制住,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跟你聊这些,对你而言,是有些早了,本来在你这样的年纪,不应该了解这些的吧!”孙德音说道,“希望,柠儿,你今后的婚姻不用这般勾心斗角吧。”

会,我一个箭步冲进浴室。阿芬见到我,笑着对我说:“看了这么久,还想干什

“怎么一下子,扯到我这儿来了,奶奶?”何云柠有些不解的问道。

么”

孙德音淡淡一笑,道:“没什么,只是我突然一下子,又想到你的爷爷了。”

“你不是在我吗还问我想干什么”说完,我一下要把她抱住,在她

“爷爷?”何云柠自小就没有见过爷爷,也不知道为何他会离家出去,这么多年来音信全无,奶奶几乎从不提起爷爷,这时候竟突然提起。

脸上、嘴唇上、颈上吻起来。双手也老实不客气,在她的全身游走着。阿芬没再

说什么,闭起眼睛,任我的舌头与双手在她身上游走。

过了一会儿,阿芬推开了我说:“你不是想在这里干吧抱我回房间吧”

我如奉圣旨,马上弯下腰,把阿芬抱回房间,把她放在床上。

我站在床边,在明亮的灯光下,再一次端详着阿芬美丽的。阿芬见我良

久没有动静,睁开眼睛,说:“来啊,还等什么”她用手一拉,把我拉倒在床

上,把我的浴袍脱了。两具裸的在床上拥抱着、翻滚着、亲吻着,阿芬

的脸上、身上泛起了红潮。

是时候了,我一翻身,压在阿芬的身上,把对准她的玉洞,屁股狠狠地

一挺,我的毫不留情地全部插了进去。

“啊真粗,真狠,真劲插进我的心窝里去了”

我心中默念着:“苹苹,我给你报仇来了阿明,我把这项绿帽子回赠给你

了”

,无情的,我只觉得阿芬的越来越多,越来越紧,我全身

有说不出来的畅服。我一边加快速度,一边用手肆意地在阿芬的乳房上搓、

按、抓、捏,阿芬的乳房给我玩得不成样子了。阿芬可能从来没尝试过这样狂风

暴雨般的袭击,高氵朝一浪接一浪。她一边大声呻吟着,一边用力地摇着头,以宣

泄她的兴奋。

了大约一千下左右,我抽出,把阿芬的身子翻过来,又一次瞄准给

我插得发红的玉洞,我心里说:“阿明,你老婆也在我的面前做狗了”双手握

着她的乳房把她的身子尽力往后拉,同时屁股全力往前顶去,甚至是后

面的小袋袋也几乎塞进了她的洞中。

“啊”阿芬发出一声惨叫:“痛、痛,不要,不要啊,舒服,是这

样了,不要停,快,快”

我可不顾她的感受,像一个骑师,挥鞭疾驰。阿芬被我干得前俯后仰,

连连。

过了一会儿,我的动作慢下来了,经过长时间激烈的搏斗,我想稍事休息。

阿芬看到了,把我推倒,一个翻身骑在我的身上,拿着我的就往自己的洞里

塞。

阿芬骑在我身上扬鞭策马,勇往直前。她两手搓弄着自己的,口中不停

地叫着:“啊啊舒服,我要死了我要上天了”

我想,阿芬这个真利害,本来要奸她,现在倒给她奸了。

这时,我的棍头一阵酸麻,我连忙把阿芬推倒在床上,把塞进了她

的口中,白色的子弹疯狂地射向她的喉咙。阿芬真绝,“咕咚咕咚”地把精液全

吞下了肚子。

“啊,舒服,我五天不知肉味了。没人的日子真难受”阿芬说。

“利害吧比你老公怎样”我问。

阿芬说:“真厉害,又粗,又劲,又持久。阿明比你差得多了”

听了这番话,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我想,可惜的是,阿明看不到我和阿

芬造爱,听不到阿芬说的那一番话。

那天晚上,我和阿芬干了九次,玩尽了各种的姿势,到天亮了,我们才

相拥而睡。那天晚上,我不但找回了自己的男人尊严,还征服了阿芬。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628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