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们的放荡交换小说-乱欲小话说又粗又大

 好书推荐及理由   2019-04-29 19:38 

闺蜜们的放荡交换小说
闺蜜们的放荡交换小说(图文无关)

上星期,他强迫我说出他昏睡时流氓凌辱我的手法,一时的心软令我至今腋

刘斯宇和妹妹的心情可就美丽多了,原本还支离破碎的家庭现在要完好无缺了,这是迄今为止听到的最好的最棒的消息!看来上天还是眷顾着她们一家的。

窝及每天都是光秃秃的。而他亦不知从那里可能平时去商户添置生活用品

刘承柱带着刘斯有进屋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王芝和两个女儿的笑容,说真的,王芝在他面前几乎没笑过,乍然看见她的笑容才惊觉原来王芝和自己在一起并不快乐啊,再看看两个女儿,心里突然软了一下,不管怎么样,要做好她们喜欢的父亲啊。

时弄来浣肠器、甘油及大量的弹珠,每天的浣肠已成必定的前奏,无论是蒸溜

“谁回来了,是两个宝贝姑娘啊,爸爸都想你们了。”

水、汽水、鲜奶、甚至他的尿液,都曾在我后洞深处注射过。有时受不了想反抗

“快看看,弟弟也在这呢,你们小姐仨这下子聚齐了。”

他,但始终有别於对暴徒的感觉,看着他那苦苦哀求的可怜表情,我又不禁心软

刘承柱看着整齐的一家人露出个大大的笑容来,突然间觉得自己挽回王芝也许真的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地原谅了他,然后安慰自己说儿子只是受到暴徒的坏影响所致,天生的母爱使命

“弟弟,快过来,大姐二姐都想你了,还是那么瘦,怎么就不长肉呢。”斯宇掐着弟弟的小脸表示羡慕嫉妒恨。

感包容了儿子的过度暴行。

“爸爸,我们都想你了。”斯如看着爸爸说。

但过度的容忍反而令儿子变本加厉,昨天驾车去买生活用品时他竟然不让我

刘承柱走过去摸着斯如的头发,眼睛里是显而易见的笑意。“瞧瞧,孩子还是向着我的。”他的心里得意又欣慰的想着。

穿上内衣,只准穿上他所选择的衣服,是那种夏天才穿的无袖露肩、v字领、裙

邓义很快就买好了菜,回到家交给王岚,王岚手脚麻利的做好菜,这才进了屋打算看看这团聚的一家子,“这下子人都全了吧,就盼着两个姑娘来呢。”王岚笑着说。

边只到臀部下、任何大风也能吹起露出的短裙,而且还狠心地替我灌入了少

“这是你们二姨,那个是二姨夫。”王芝指了指先后进屋的两个人转头告诉斯宇和斯如。

量浣肠液及用塞子旋塞着。一路上那种忍受羞辱的痛苦感觉令我浑身湿透,乳房

“二姨,二姨夫。”姐妹俩乖乖的叫着人。

及也涨得很辛苦,幸好商店不太多人及空气清新有时也要回避那些老人的

“我去接她们的时候都叫过我了。”邓义看着孩子说到。

目光,湿透的裙子很快便乾了,要担心的只是随时有可能失禁虽然肛门

“没事,多叫几遍让她们多熟悉熟悉。”刘承柱说。

口被塞着但还是害怕喷射出来及顽皮的清风。

“就是,这以后见面就方便了,有的是机会熟悉。”

那令人担惊受怕的地狱之旅终於完结,但当我驾车回家时儿子又忍不住揉弄

“让我看看这俩小姑娘,长得像咱们老王家的人。”

我的肚子,令我差些忍不住翻了车子。最后在车道旁一个僻静的树林,我被儿子

“进屋这半天还没给孩子拿吃的呢,这脑子,我们家那三个等一会才能放学呢,先找点吃的让孩子们垫垫肚子。”王岚说着去柜子里拿出来水果瓜子之类的吃食。

身上仅存的短裙,反绑双手、全身裸的蹲着排泄,然后被按着维持同一

“我这也是刚才带斯有出去买的吃的,多买了点让几个孩子一块吃。”刘承柱拿出了刚才买的东西。

姿势替他至。

“买这干啥,玉阳、玉明都大了还吃啥零食,玉颖平时也不吃,花这冤枉钱干啥。”

恶梦还不止於此,今天傍晚太阳下山前春彦说要和我一起去后山处看夕阳的

“再说家里还有吃的呢,零食除了孩子都没人吃,剩下多浪费。”王岚一边扒着橘子递给几个孩子一边对刘承柱说。

馀辉,当时还满心欢喜地陪他外出。但被诱至森林深处才知受骗,难怪他要拿一

“没事,孩子多了在一块就能吃了。”刘承柱说。

个背包。儿子不理我的苦苦哀求,将我及四肢朝后反绑在一起然后拖吊在粗

“吃瓜子吧,自己家种的自己用大锅炒的,保准比外面卖得香。”王岚又分别给斯宇如斯有一人抓了一把瓜子。

壮的树干上,同时将绳索调整至可随时拉高轻放。这时从未被如此在沈寂、空旷

正巧几个孩子都爱吃,“二姨这个真好吃,我和弟弟妹妹都爱吃呢。”

的丛林处高吊着的我害怕得流下泪来,儿子温柔地将我又哄又骗,同时用他那日

“还有那么多呢,吃吧,吃没再炒。”

渐纯热的舌头及配合无处不在的指头在我全身及抚弄,尤其在那吊着时沈甸

“三妹、妹夫别看着都来吃啊。”

甸如吊钟的乳房及光滑的处徘徊最久。但温柔的背后又是无情的浣肠及被塞

不一会整个屋里都是吃瓜子的声音,地上的皮子也越来越多。

着,忍耐的期间还要被儿子用他那不会休息的及怪异冰冷的道具将我的口部

正吃着,就听见屋门“咣当”一声,“这两崽子,进个屋还不消停,肯定是玉阳和玉明。”王岚说着赶紧出去看了,不一会,两手揪着两孩子的耳朵进屋了,后面跟着乖巧的玉颖。

及来回交替及蹂躏。处於天堂与地狱间的我的口涎、香汗及随着身

“我就说吧,就是他俩,半大小子太皮了。”

体的挣扎扭动混在一起涌来涌去,有部份更滴流在草地上。

“哎...妈,妈,赶紧松开,疼着呢。”邓玉阳对着王岚说。

到最后,儿子残忍地将吊着的母亲转了十多个圈,然后突然拔掉肛门处的塞

“每次都揪耳朵,爸你也不管管她,救救我们俩。”邓玉明看着站在一边看热闹的老爸说。

子及放手,绞紧后回旋的绳索将我在空中不断急促地旋转着,口部及儿子所

“好了好了,收拾收拾吃饭了。”王岚送开手去厨房了。

留下的精液、肛门的浣肠液及秽物亦失控地随着飞旋而溅射了出来,可怜春天翠

邓义招呼着孩子们给三姨一家打招呼,昨天已经认识过王芝和刘承柱了,今天就是介绍几个孩子互相认识一下,都是亲戚也不能太陌生了不是。

绿的嫩草上泄满了不属於大自然的肥料。

很快就吃午饭了,特别丰盛,杀了一只家养本地鸡,鱼,排骨、炒菜......

当头昏眼花的我被解下来后,儿子只松开绑着双脚的绳子,也不替我搓抹就

“今天就相当于过年了,都敞开了吃,多吃点,都是农家菜不会整啥花样,吃饱饱的啊。”邓义招呼大家吃菜。

莫名其妙地替我穿上高跟鞋,同时用幼绵线将我两颗红豆圈绑着。当我还未嗔骂

“就是,吃好喝好啊,还有白酒啤酒呢,咱们几个喝点,孩子们就喝饮料吧。”王岚拿出酒和饮料分给大家。

他时已被他牵着线头拉走着,同时恐吓我如大声叫的话就叫所有人出来看我的窘

一顿饭倒是吃的其乐融融,主宾尽欢。王岚邓义一家的用心被王芝看在眼里,不由得对二姐和姐夫充满了感谢和感激。自己一家现在算得上是“寄人篱下”,五口人在人家里吃住时间长了.....王芝想着得和刘承柱商量着回富源村的事了,看来得联系下大哥了。

态后来才想到假节未至别墅地带仍没有人住进,但当时真的十分害怕。

吃完饭一切收拾妥当,邓家的三个孩子上学去了,刘家的三个孩子在西屋的炕上睡午觉,王岚两口子忙活着猪圈、羊圈的事儿,马和羊是和人合伙放养的,一家一人放几天,轮流着看,这样就不用每天都辛苦的放牧了,还能有时间做别的活计。

就这样,身心被控制的无助母亲除了高跟鞋外,地被儿子遥控女性

王芝和刘承柱正在西屋商量房子和土地的事。

娇嫩的两点狼狈地牵走着回家。

“咱们总在二姐家呆着也不是事啊,得赶紧想办法找个地方安顿下来。”王芝的眉头紧皱着,显然心情不好。

双手被反绑在身后、狈狈地顺着儿子的拉扯来减轻痛楚的我,颤抖地走

“我知道,不是让大哥和小弟帮忙了吗,咱们先等等信吧,要不然怎么办,这都秋收完了,房子好弄,

着,泥地的不平令我行走不便,四周的黑暗又仿如鬼魅般笼罩着我,而儿子则仿

地一时半会也种不了,急不来啊。”刘承柱说。

如森林的精灵,又如诡异的地狱小鬼般带领我走回家门或地狱深处。

“咋不着急呢,这都在二姐家好几天了,总待下去不好,二姐和姐夫不说啥,咱自己心里也不安生啊。”

一路上传来的痕痛、颤抖的脚步、湿滑污秽的大腿、还有害怕随时给人

“我又不是不知道,你总磨叽什么!”刘承柱有点火了,声音不自觉的大了。

瞧见都令我狼狈不已及提心吊胆,但却反常地燃起以前及早前被虐的羞人感

“你喊什么喊,人家孩子都上学了,咱这几个还在家待着呢,我不着急么,你一天天也不往心里去啊。”王芝是看这几天刘承柱带的*逸怕他忘了干正事。

觉,处涌出大量的,沿着大腿混和其他液体汨汨而下。幸好夜色掩盖了

“知道了,联系一下大哥,找妥房子咱们就走,地的事慢慢来,我手里还有些钱应该够用一顿时间了,不够的话再想办法。”

我的窘态,只望能快些回到家中洗澡,结束当天的凌辱。

听了刘承柱的话,王芝因为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索性闭嘴不说话了。依旧皱着的眉头暴露出她内心的烦躁。刘承柱属于那种火烧眉毛都不着急的人,这点也让王芝深恶痛绝。

啊┅┅传来剧跳的震蛋感觉将沉思中的绘里子带回现实,原来晚上

回家后儿子的变态玩意还未结束。

妈妈你刚才流出了很多┅┅儿子那纯真的面容出现在镜架上,贴近我的

面庞,同时用指头抚摸着的润湿花瓣,有些亦轻扯中间湿透了的丝巾。

那纯真面貌的背后竟然隐藏着那两种令人难以摆脱的手段┅┅

多日来绘里子成熟娇躯上的各处敏感点及心理已被儿子完全熟悉及捉摸到,

逐渐用纯熟的挑情手法辅助日渐变态的虐待手法。自己虽已揣测到,但因早前的

纵容已被儿子将自己身心控制着,刚才狼狈地回到家后本想责骂他但迅速被他抱

入浴缸内用暖水冲洗,同时用灵活的手指及舌头我。结果,将责骂忘得一乾

二净的我忘形下又给儿子半哄半骗,胡涂下地翘起圆腴的臀部接受用冰冻的牛奶

来作浣肠。

我已经摆脱不了他,他到底是我儿子还是恶魔┅┅

旁徨的母亲望着前方穿衣时用的自照长镜架中自己的容貌及娇躯。被儿子日

闺蜜们的放荡交换小说
闺蜜们的放荡交换小说(图文无关)

夜灌溉的身体已更形丰满,全身仿如铺上一层薄薄的奶油般引人垂涎,骄人的乳

峰有时涨满得连自己也受不住,像极怀孕时的肿胀,秀丽的面容更添女性的媚态

及妖艳,双手及大腿穿上长形的黑色手套及丝袜儿子最喜欢我穿上这些然后受

虐,双手依他吩咐举高放在头后,露出雪白光滑的腋窝,幼嫩的粉岭则被幼绵

线缠绑上两个风铃,一扭动时就会发出与平时感觉不同的铃声;而光秃的则

被强塞入多颗弹珠,再用两条轻薄的丝巾堵塞着,一扭动身体就牵动弹珠互相碰

滚挤迫着肉壁这羞辱的玩意也不知是否儿子向那死去的流氓学来的,而后洞

则被灌满牛奶再塞入三颗连着黑色电线的震动跳蛋。

本来想阻止儿子塞入这么多东西,但儿子顽皮的手一摸上我的身躯就全身发

软,一切的顽抗亦也消失,只能任由他摆布,故造成现在的窘态。儿子骗说我愈

能忍受及控制就愈能表露我的美态,也不知是什么怪理论,但心里还是甜丝

丝的,身体亦不由自主地顺着他说的话去做,彷佛儿子喜欢的我亦照着做去讨好

他。

那冰冻和震动的感动愈来愈强烈,而亦愈来愈不受控制。这时,两边浑

圆结实的臀肉被儿子轻按着朝蕾口处合拢,而湿滑温暖的舌头则在前端在那

三条黑色电线不应该是白色电线,因鲜奶┅┅的消失处轻插着。

春彦,不要啊┅┅

面临崩溃的终於抵受不住突来的刺激而山洪暴发,因早前被儿子多次浣

肠,身体的东西已全被排空,剩下的只是新灌的冰冻牛奶。但因两边臀肉被紧靠

着及后洞塞有三颗震蛋一时未能即时排出,只能从蕾口处喷出一股又一股的

鲜奶,看来儿子已清楚解浣肠后的肛门,轻拢臀肉的意思只为慢慢品尝急射的

牛奶滋味。

无止境的喷射后,茫然的母亲只觉震蛋被一个个的拉了出来,凌辱后还未能

闭上的蕾口再被儿子用舌头伸了进去及剩馀的鲜奶,自己想扭动逃

避时又牵动前方压迫的弹珠,迅速被迫出,沾满了整条丝巾沿着流往下

方处。

冰冷的湿滑舌头从处一直舔上,经过光滑的背部,腋下,游向随着喘息

而蠕动的粉颈,看来儿子深明这个最能挑起其母亲的地方。少年将身体贴近

开始站立不稳的母亲,火热的抵在仍有鲜奶渍的蕾口处,同时将沾满牛

奶的双手放肆地搓弄母亲的硕房,更在红岭处点上白花花的鲜奶。

妈妈,知道我在想甚么吗

┅┅看着儿子用仍有牛奶渍痕的大口在自己耳边轻吻及耳语着,绘里子

一时说不话来。

我想将你不断奸至怀孕,然后一边奸淫大着肚子的你,一边亲手从你的乳

房处挤出乳汁┅┅我会你的乳汁,如可能的话会将它和我的精液混合一起要

你饮下或用来将你浣肠┅┅

咋然的母亲想不到竟由儿子口中吐出这样变态的说话,脑中亦不禁联想起生

育后曾被丈夫混身捆绑着然后从膨胀的中紧挤出乳汁的日子,而且还被残忍

地拍下不同挤弄下不同的乳汁喷射照片。有一张更是在熟睡中、二个月大的儿子

面前,自己满面泪水,浑身、双手反绑、就那样被丈夫搁在婴儿床架边从后

,而且紧握着前方被夹绑下变了形的膨胀乳房不断捏弄,整张婴儿床都溅喷

满了我给儿子的营养汁液和泪水,连婴儿的睡面上也溅上了不少,儿子在睡梦中

也好像舔了舔沾在小嘴边母亲的乳汁然后继续甜睡。

难道春彦是看到那张照片才┅┅满以为丈夫死后可再过正常的日子,想不

到儿子┅┅真不知道是希望他继续失忆还是┅┅嗯┅┅嗯

绘里子思潮起伏间火热的已逐步推进入仍算紧窄的内及加快的

速度,那后方的挤迫逼压着前方的层层滚珠,偏偏又给丝巾填塞着,弹珠只

能在方寸之地互相摩擦游滚,整个仿如给无数只灵活的指头骚扰着,阵阵的

酸软及密密的令母亲一时忘了儿子所说的话,只想扭动去迎接那快乐的

泉源。混乱间只看到儿子的眼神愈来愈淫邪及愈来愈┅┅怎么说呢对对了

就是那暴徒的眼神,一模一样┅┅

啊┅┅

宁静的深夜,悠闲的夜晚,只有少许微风轻轻吹过,飘过了槭树的树枝带动

嫩叶的轻晃声,对望的别墅房间偶而传来女性的欢愉或哀鸣声,还有┅┅断续的

风铃声。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6281.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