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们的放荡交换小说

 读书感悟   2019-04-27 23:42 

闺蜜们的放荡交换小说
闺蜜们的放荡交换小说(图文无关)

龙介先用花洒冲了一冲身体,然后趴跪在绘里子的身上,搁在雪白的肚

8:00 秋白起床洗漱,吃早餐,伴娘杨晓枫、化妆师、摄影师到位,开始准备。

子上。龙介用手拨开绘里子肩头上的湿发,在灯光下呈现出绘里子楚楚可怜的秀

8:30 秋白,杨晓枫化妆。

丽面孔及诱人肉体,丰满的娇躯经自己灌溉多次后彷佛已被注入红润的色素,半

9:00 叶臻准备,和摄影师、程青松碰头,去拿新娘捧花,头花,花车已由婚庆公司装车完毕。清点好四色礼,手捧花,胸花等所带物品出发。

闭的星眸带点惊慌而又好奇,期待而又犹疑的眼神,令龙介放弃即时奸淫可怜母

9:30 秋家已经提前准备好糖果,酒菜,准备迎接娶亲队伍。

亲肛门的打算,而打算用自己从末试过的手法。龙介开始吻遍绘里子的面庞,有

10:00 秋家门前,叶臻给在场全体人员发红包,进门,叶臻单腿下跪向新娘献捧花,为秋白穿婚鞋。与秋临,韩昭雪,秋月合照。

水珠处则由舌头卷起吸光,惟吻至绘里子红唇处则被她避开。

10:30 出门。叶臻和秋白坐进婚车。

将舌头伸出来。┅┅

11:00 婚车到达叶家,叶臻秋白与叶老,叶臻父亲叶齐贤,继母谢丹,同父异母妹妹叶瑶合照。

想我用绳子吗不能得逞的暴徒威胁说。

11:30 出发前往酒店,叶家与秋家在宴会厅门口迎宾,安排来宾座位,叶臻秋白杨晓枫去化妆间休息,杨医生也在,好及时对秋白进行辅导。

末几,龙介贪慕地含着就范的绘里子的红润香舌,吸噬上面的湿滑的唾液。

12:30 仪式正式开始,司仪说了一段开场白后,叶臻带着秋白走上舞台,叶臻握着秋白的手一起倒香槟酒,切蛋糕,司仪宣布婚宴正式开始。

唔┅┅

整个婚礼看起来完美无缺,摄影师捉拍的照片很漂亮,整个气氛温馨又不失庄重。但真实情况是鸡飞狗跳的,好在两家都早有准备,整个迎亲过程只有秋白一家四口,叶臻一家五口,程青松,杨晓枫和化妆,摄影等工作人员在,能够捉拍出这么好看的照片,摄影也是真厉害。

香舌被含吮着及丰满嫩滑的乳房开始被轻轻地抚摸搓揉,绘里子又感觉到那

第二天,两大豪门联姻 的新闻就出来了。新闻稿是这样写的:叶家和秋家这两大家族在10月8号举办盛大联姻,婚礼的男女主角外形登对、金童玉女,各自身家背景更是令人咋舌,一方是身家15亿美元的酒店业巨头秋家大小姐秋白,另一方则是地产界翘楚,叶家家族继承人之一叶臻,家族财富至少120亿美元。

羞人的又被暴徒挑起,一向爱用暴力发泄欲望的龙介今次一改作风,采用慢

8日上午,23岁的新娘秋白身披价值7万5千人民币的特制婚纱、戴着传统蕾丝面纱、手戴一枚价值一百多万人民币的8克拉钻石戒指,捧着白玫瑰与穿着一袭定制深灰套装的新郎叶臻一起坐宾利车出发到酒店。婚礼12:30开始,新郎新娘台上祝酒,切下10层大蛋糕,新娘父亲、新郎爷爷分别讲话后,嘉宾们就开始大快朵颐了。

火煎鱼的手法。很快地,绘里子的面庞,耳垂,粉颈,腋窝,丰满的乳房及

在婚宴菜单上,全是各国风味菜,既有芝士通心粉、披萨和草莓蛋糕这样的美式平民菜,也不乏英式鸡尾酒、香槟酒,以及龙虾、螃蟹、鹅肝酱和鱼子酱等昂贵食材,此外,法式火锅和意大利菜也必不可少。

雪白的肚子上已沾满暴徒的唾涎,而原来身上末乾的晶萤水珠被暴徒用舌头卷入

婚礼现场更是摆满了订自伦敦著名的尼斯花店的淡粉郁金香、红玫瑰、水仙花、绣球花、迷迭香等,这些花团团簇簇,营造出一派旖旎浪漫的气氛。

肚子里。

婚礼摄影师是曾为英国公主拍过全家福的著名摄影师阿米,全国社会名流都出席了此次婚礼,可谓盛况空前,但整个仪式不对公众开放。

当雪白的大腿被暴徒大大的分开而热呼呼的舌头伸入处时,绘里子不禁

专家分析,这个婚姻对叶家和秋家都将有非凡的意义,双方不仅可借此拓展业务范围,还可互相取长补短,缔结一个横跨地产、酒店等领域的商业帝国。

发出动人的呻呤声及扭动娇躯,而亦源源不绝从流出。龙介用双手将阴

当然,也有不少小道花边新闻出炉,例如钻石王老五叶臻竟是私生子!深挖白富美秋白的悲惨童年。叶家继承人之一叶臻疑似自闭?揭晓秋家掩饰多年的秘密。细数叶家继承人,最后谁能胜出?等等。

唇拉开,只见触眼及触手处尽是红艳及湿滑一片,暴徒将涂在四周,再

叶臻和秋白婚礼结束当晚是在他们的婚房度过的,当然,他们是分房睡的。秋白吃完杨晓枫喂的药就睡下了,叶臻一天下来精神紧张,洗过澡终于放松了下来,一沾枕头也就睡着了。

用舌头卷弄四周,一会儿轻噬,一会儿,尽把绘里子弄得死去活来。

叶臻堂兄家。那老头真的把那个私生子都接回来了,还搞得这么大阵仗。叶臻堂兄对他父亲说。没事,就算他与秋家联姻,有功劳,董事会也不会接受一个自闭症患者当家,你少惹事,不犯错,总经理这个位置还是你的。叶束对儿子叶焕说。

太太,你的及仍如少女般的鲜红,是否你丈夫很少和你

叶齐贤家。妈咪爹地,以后我就多一个哥哥了吗?女儿叶瑶问父亲叶齐贤,母亲谢丹。谢丹回答说,当然,叶臻本来就是你的亲哥哥,以后看见他要叫他哥哥,讲礼貌知道吗?嗯嗯,我知道了妈咪,那我先去睡了,晚安。说完叶瑶就回房间了。

啊,真抱歉,对你这样高贵的淑女应用礼貌的问法,你丈夫是否很少使

叶瑶走后。叶齐贤抱歉的对妻子说,让你受委屈了,谢谢你愿意接受叶臻,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加倍的对你们母女俩的。说着就把妻子拥入怀内。谢丹回抱丈夫,说,谁叫我肚子不争气,不能再生孩子,况且叶臻是你和你前女友生的,那是你我认识之前的事,如果不是叶臻亲身母亲过世了,你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儿子。之前你护着我,不认他这个儿子,我很感动,你是爱我的,但我现在想明白了,我不能这么自私,叶臻也是无辜的,爸爸本来就想要一个男孙继承家业,我们现在遂了他意,让他得偿所愿,也算是尽孝吧。叶齐说,我对那些争权夺利的事情不感兴趣,只要我们一家还像以前那样过自己的小日子就好。

用你龙介说这话时特别强调使用两字,同时将右手三根手指插进

抱歉,今天外出吃饭,更新晚了。

泛滥的里轻轻,而左手则轻捏高挺的。

唔┅┅啊┅┅羞人的问题及敏感处传来的阵阵令绘里子一时忘

了回答,只能发出失神的呻呤声。

快答我暴燥的龙介将速度加快。

啊,啊┅┅是┅┅很少┅┅

那┅┅你丈夫有否使用过你的后洞

┅┅啊┅┅放手┅┅渴望知道答案的龙介很快失去耐性回复,这也

难怪,野兽的本性本来就如此暴戾,只见绘里子的粉红娇嫩将拉得长长的。

还┅┅没有┅┅剧痛下绘里子又流出泪来,滚出的泪水淌下脸颊,刚才

所营造的温柔气氛一下子消失了。

龙介用言语嘲弄了绘里子后,要可怜的母亲像狗一般跪伏着,自己则钻入绘

里子身下在股沟处形成六九姿势,一边要绘里子替自己,而自己则用舌头进

袭绘里子的肛门口。

唔┅┅

含着暴涨的可怜母亲,感觉到处满溢,一直沿着两边雪白的大

腿分流泊泊而下,自己的臀部被暴徒用双手扒开,刚才受到浣肠的蕾口被一

条热熨湿滑的舌头钻了进去搅动。

不要┅┅

绘里子的早前受到弹珠的堵塞,而之后亦受到浣肠已变得仿如海绵般,

括约肌已无力抵挡舌头的进袭。此时绘里子只有加快吞吐及舌弄的速度,希望能

引得暴徒再在口中发泄而免欲遭殃,不过已射了多次精的龙介完全无惧绘里

子的努力,因早已麻木甚至有些赤痛,但为完全占有绘里子龙介早已不畏一

切。

龙介再用三根手指插入内捞了些搽在蕾口的四周,很快地绘里

子的臀部已湿滑一片。此时龙介用两根手指互绕慢慢地旋插入肛门内,同时亦在

肛门内用手指刮弄转动,来回数次后已刺激得绘里子松开嘴吧,趴在地上急速喘

息着。

龙介抽身而出,看着自己的杰作,肛门口因手指的而淀放着,需一段时

间才能合。龙介跪在可怜母亲的身后,将自己沾满绘里子香唾的湿滑抵在肛

门口处并开始逐寸推进,因着充足的前奏,一路上亦没遭到太大的抵抗。很快地,

粗大的已完全挺进了绘里子的处,蕾的褶皱亦因此完全消失,只留

下一小节青筋暴现的粗黑与浑圆的白洁美臀形成强烈的对比。

比春彦还粗┅┅绘里子一边抽泣,一边忍受后洞异物的挺进,但很快地

暴徒已开始动作,而且速度愈来愈快,同时又加入了两根手指插入前洞内一

起。

啊┅┅唔┅┅

绘里子因为及肛门同时受到侵袭,身体已开始逐渐趐麻酸软,而高涨的

情欲仿海浪般一浪接一浪的汹涌而至,让人不禁想起如在漩涡中的小舟般,被漩

涡漩至不能分辨南北西东及不知目的地的所在,只能让身体的感觉凌驾理智,很

快地动人的呻呤声已按捺不住取替抽泣声从喉间洋溢而出。

成热的屁股与青涩的屁股果然大有不同┅┅龙介一边将怀中寡妇的后洞

与前晚在工地内被凌辱的热恋女人的后洞作出比较,一边在前洞肉壁处抚摸自己

在后洞来回肆弄的,同时亦开始觉得可怜母亲的前后洞开始逐渐收紧,

索性抽出手指,抱起绘里子要她站立着,将她双手反后绕着自己的脖子,自己则

改为双手紧握绘里子丰满白嫩的乳房,而则加快速度。

由於龙介比绘里子高出一个头,所以绘里子需脚尖沾地才能够后缠暴徒的脖

子,惟此亦需紧靠暴徒的身体,但因此亦令下身毫无保留地承受淫邪的冲袭。

从浴室的镜中看到自己的湿滑饱满的胸部被暴徒搓成不同的形状,而酸麻的

感觉则由一阵又一阵的传来,从修长的大腿旁顺流而下,迷茫的绘里子

只看到暴徒的淫邪目光愈来愈朦胧,周围的景物愈来愈模糊,此时异常而强烈的

已逐渐笼罩全身。

此时龙介亦感到怀中的寡妇高氵朝渐至,不禁再度加快速度去迎接两人即将暴

发的欲望。

啊┅┅终於在绘里子高昂的哀呜声中,龙介将精水因早前次数太

多,精液太过消耗的缘故,之后的精液已没早前般浓稠,只能用液体来形容

完完全全、一滴不漏地喷射入可怜母亲的直肠里,而绘里子亦瘫软地昏倒在

暴徒的怀里。

镜中的暴徒一边紧搓满是香汗的丰满乳房,一边露出满意的淫邪笑容。

无人能抵受得到我的肆玩。血狼祭七

快看,是大哥

真的是老大,大哥┅┅

大哥,你真威猛┅┅

老大,你真是我偶像

雀跃的喽罗们兴高彩烈地看着他们的首领、飙车族领袖野上龙介的归来。

熟悉的轰轰机车声掀动着野兽们的心灵,首领的回来意味着以前耀武扬威的

日子很快会回来了。

龙介在飙车族的巢穴、一个置的货仓库停下及熄了机车引擎,顺带给手下们

看看礼物。

大哥为何你赤身露体天气很热吗

大哥,这是甚么哗女人

女人我也看,哗真的是女人,而且还是的,大哥你真行。

这样给机车作装饰物,我也想装一个,大哥,我可以摸她吗

龙介给手下七嘴八舌的赞得飘飘然,不禁向机车上的装饰物望去,咋然装饰

物原来是绘里子。只见可怜的母亲全身地被捆绑在机车上,秀丽而又带有泪

痕的面孔向上,嘴吧被布条堵塞着,背脊抵着机车的油缸上,而双手被分开绑在

两边的倒后镜处。丰满的胸部被幼绳上下卷绑着,而且又有另一些幼绳将上下绳

子互绑在一起,分别於间及腋下位置,形成一个躺着的数字8字,只

见硕大嫩白的乳房被绳子夹下更为膨胀,粉红的则被幼线围绕着,而且各连

着一个小风铃,雪白的肚子急促地起伏着,分开的大腿尽头处的女性隐秘处被贴

上厚皮胶布,胶布的四周雪洁一片,完全看不到女性应有的黑色特徵,而被封闭

着的下的蕾口处则被残忍地插着暴徒的凶棒且被全根尽入,雪白的大腿

因怕在机车上失去平衡而被迫无奈地缠在流氓的腰上。

我来向大家介绍,这是我的新猎物,过程我也懒得向你们解释了。猪头

你去准备热水和冰,再加二十只杯子;豆皮你去附近药房买一支针筒┅┅

是浣肠器加甘油,要大号的;疯狗你去便利店买多些鲜奶回来;佐藤不

要望了,你去准备赌具,快些

老大,可以问为甚么耍这些吗通常喽罗只有服从性而不会向领袖查个

究竟,但眼前的猎物实在被装饰得太过诱人了,以致一向少话的豆皮也忍不住吞

一吞口水向首领查问,而其他伙伴也以疑惑兴奋的眼神望向首领。

,你们想挨揍是吗不过也不需隐你们。听着今天┅┅这母亲会为

大家表现七重天及浣肠喷射,而浣肠后则教大家怎样在她后洞吸奶,至於赌

具吗大家看看这胶贴,有人知道这胶贴的背后,这女人的身体深处有些甚么吗

龙介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吊一吊手下们的胃口。

看着喽罗们指指点点、喋喋不休的愚蠢表情,龙介不禁洋洋得意。

大哥英明,请大哥开估。眉精眼企的佐藤事实上也猜不到,只有奉承首

领望能揭开谜底。

看来大家都和猪头一样,人头猪脑。哈哈┅┅脱险而归的龙介一洗颓气

而变得意气风发起来。

现在开估吧,这别人的母亲迷人里被我塞入了十多粒弹珠,玩完上述

后由大家来斗猜数字,猜中正确数字的话我就让他成为第二个跟这母亲温存

的人,享受母爱的伟大,唉啊

只见龙介突然急促地抽动几下身子然后静止不动,一时间铃声亦响了几下然

后跟随龙介静了下来。原来胯下的可怜母亲听到那些凌辱手法已吓得魂不守舍,

连带后洞亦在紧张下紧夹着龙介的,因着前方弹珠的压迫感使暴徒不察下兴

奋得泄了出来。

,疯狗,你先去找条狗环给这母亲戴一戴,要合适的。

是,老大。

龙介一边拉开雪白的颤抖大腿一边下车,然后在车后拿出匕首割开捆绑可怜

母亲双手的绳子,将绘里子扶下机车后,再用另一条幼绳把她的双手绑在身后。

唔┅┅唔┅┅口部被封,可怜的母亲只能发出断续的悲鸣声,今次的遭

遇可能比在家里受辱更严重,只见围着自己的全是年青力壮的流氓,如野兽般的

火灼眼神已知一会儿接下来的可能是疯狂的,绘里子害怕得全身颤震不已。

疯狗很快地拿着狗环回来,不过走路时怪怪的,原来胯下之物已高高挺

在裤头里极之不舒服,以致行动不便。不过也没人嘲笑他,因大家处境也一样,

如果首领不在的话可能已全部扑上惊慌的动人猎物处,将暴涨之物挤入成熟诱人

的肉体里疯狂泄欲。

很快地绘里子的动人粉颈已被手脚兴奋得颤抖的疯狗戴上狗环,而带头则被

牵在龙介手上,暴徒拿走塞在绘里子口里的布条,跟着将可怜的母亲仿如狗一般

的牵走入置的货仓里。

不要,求求你放了我┅┅

可怜的母亲因颈上的扯力而不得不跟随暴徒的脚步,惟每走一步亦传来

阵阵羞人的,上身被绑成猥亵的形状,沉甸甸的肉球每走一步颤动一下,引

动绑在处的小风铃叮叮当当的响着,本来悦耳的铃声在野兽的耳中却变

成了浓郁的催情音符。

被塞满弹珠、而后洞则满溢着暴徒刚才喷射的浓稠精液的绘里子不敢抬

起头来,因已能感应到的娇躯被四周仿如野兽般的贪婪火热目光狠狠盯着,

而且伴着沉重的呼吸声,有些更彷佛已喷在自己的雪白上,被反绑双手的赤

裸母亲只能低着头颤抖地被拖拉扯走着。

啊┅┅

可怜母亲的一声惊叫,原来疯狗已首先按捺不住,在绘里子丰满的的乳房上

狠狠地摸了一把,惊吓间只闻急促的叮当铃声。其他喽罗见首领停下来但没

责骂疯狗,也忍不住围着可怜的母亲一尝手足之欲,很快地场面已不受控制,只

听到母亲的哀鸣声及清脆的铃声不断响起。

此时绘里子仿如嫩白的小羔羊般不幸落入饥饿万分的狼群埋里,摇晃的嫩滑

分别被疯狗及猪头紧握着,而且猪头已尝试拉动风铃去拉扯粉红色的,

想呼叫时又被豆皮的大嘴封着贪心地着,而浑圆的臀肉则被佐藤用手大力地

闺蜜们的放荡交换小说
闺蜜们的放荡交换小说(图文无关)

扒开,感觉那首领的白稠精液迅速满溢而出,从蕾口慢慢泊泊流下,整个过

程被那新相识的年轻暴徒尽收眼内,尽把绘里子弄得左闪右避,狼狈不堪。

但粉颈被暴徒用狗环牢牢地牵着,双手被反绑的身躯怎能逃得出四只饥饿野

狼的纠缠,四个强壮的流氓尽把绘里子虐弄着,挣扎间亦牵动肉壁内的弹珠互相

滚动碰撞引得阵阵昏眩及莫名的被虐,要不是饿狼们似有默契地不撕走

上的胶贴,相信羞人的很快会被流氓们发现。

就让大家先乐一乐,一会儿还有好戏看。龙介紧紧地握着狗环带头,享

受那传来有如钓鱼时被耻鱼儿的挣扎手感。

突然间佐藤闷哼了一声,原来单只是看绘里子从褶皱的后洞口流出白稠的液

体及抓着两边圆滑结实的臀肉已令小流氓兴奋过度而泄了,看来又是一个变态的

喜好者。

真无用,还想和他一起前后凌辱这母亲。龙介看在眼里冷哼着。

佐藤的窘态很快被大家发现,惹得一阵阵的嘲笑。正当曫热哄哄的时候,

突然响起警车的响号声,吓得流氓们立即放开绘里子成熟的身体,静听响号从何

方向传来以准备逃走的路线。

身为首领的龙介也吓了一跳,和喽罗们一样静听响号的方向,惟声音好像很

近,无论自己转往哪一个方向所听的声音也是一样,很快地龙介发现手下们盯着

自己的肚子,向下一望原来响号声是由肚子传出来的。

在卧室疲乏至入睡的龙介突然惊醒过来,顿然觉得失落的寂寞及饥饿感。

原来是发梦,不过真,难怪我在梦里赤身露体驾着机车周围走,不知

那班禽兽现在怎么样啊打鼓了,看来要去找些吃的医一医肚子。

龙介来这里已经第二个夜晚了,第一次感到这样的疲倦,要不是饥饿过度恐

怕也不知会睡至何时。在一处地方停留长时间是非常危险的事,逃亡者的本能这

样告诉他,但龙介仍选择继续留下在这个别墅里至第二夜,因为他已确实迷上了

尾教授的夫人。

没有想到成熟的味道是这样美妙,看来以后再没兴趣去玩弄那些年轻

女人了┅┅

充满魅力的成熟肉体使这个野兽般的男人依依不舍至无法自拔,亦因一直迷

恋绘里子的肉体,所以一直至令始终没有好好地吃一顿东西。

能使我这样迷上,这个女人确实很不错┅┅龙介摇摇摆摆地来到厨房,

打开电冰箱看到能吃的就丢进嘴里。这时候又看到有点心盒,里面有蛋糕,先狼

吞虎咽地吃了二、三个,然后把剩馀的带往卧室,途中在浴室处拿回自己的衣物

及匕首,不过在行走时双腿仍感到有些颤抖。

应该是时间离开这里了┅┅昨晚彻夜凌辱寡妇后,龙介将她抱回卧室如

第一次般大字型的绑在床上。但当龙介再次看到被捆绑,就那样昏睡在床上

的艳丽、绯红的滑洁,心里虽然想着离开的事情,可是野兽的血液又被燃至

沸腾了。

还要再干一场才离开┅┅龙介将衣物及匕首抛在绘里子的脚旁,但此时

软软的,失去了昨天的雄风。暴徒看着几次受到凌辱后但仍然充满媚态的肉

体,想一想后从自己衣物处拿出淫鞭龙介自己起名的,早前从绘里子里抽

出来混合着尿液及寡妇的布条,在可怜母亲的雪白身上抽打,很快白嫩的

肌肤立刻出现红痕。

因手脚被大大地分开绑着,痛极而醒的绘里子只能发出悲叫声及在床上挣扎

扭动,身上亦迅速冒出汗珠,而暴徒的凶棒亦因寡妇的惨痛哀叫声而很快兴奋起

来,果然是变态的家伙。不过此时亦传来可怜母亲肚子的饥饿鼓叫声。

啊差点忘了她们也好像我一样好久没食东西了,不过┅┅有好主意

你们也饿了吧,现在就给东西你们吃。

本来龙介想快速地再发泄一次然后带着食物远走高飞,但一想到两人亦和自

己一样饿了多时,故打算先喂了她两人,毕竟绘里子曾让他迷恋过。龙介首先把

蛋糕压扁在仰卧的绘里子处,然后把春彦松绑及推醒,改在其身体前面捆绑

双手,然后把蛋糕也涂在他的处。

干甚么放开我┅┅梦醒的春彦挣扎着,惟手足被绑多时麻痹不堪,转

眼间已被龙介拖上大床。

你们互相吃吧。

龙介让春彦趴在母亲的上,形成六九的姿势互盯着自己亲人的器官,基

本上一舔食已同无异。母子尴尬了一会儿后,终抵不住因睡醒而察觉到的过

度饥饿的感觉,尤其是绘里子,在威慑下已早替儿子了多次,受浣肠的肚子

亦已空空如也,自尊心在暴徒的多番折磨下亦被殆尽,饥饿感终於战胜羞耻感先

一步舔食涂在儿子上的奶油蛋糕。不久后,儿子的露出来了,母亲还是

仔细地舔食沾在儿子上的奶油。

感觉到母亲好像又在替自己,春彦虽然不想在暴徒面前去舔食蛋糕,但

药力消失后及长时间没进食肚子亦饥饿万分,同时假如不舔食总觉好像有对不起

母亲的感觉。少年很快地屈服於这种感觉,开始舔食沾在母亲的奶油,这样

一来绘里子的光洁无毛的敏感地带很快地被春彦舔到。

怎么妈妈好像没有了┅┅

啊┅┅唔┅┅

春彦加快速度去印证自己的发现,很快地从奶油下露出母亲光滑粉红色的密

部,花瓣处密汁源源不绝地涌出,成熟的肉体在儿子的蓄意下开始地扭

动起来。

嘿,真性感,只有我才想得出这玩意,我真是天才。母子的动作完全按

照着自己的幻想相互,龙介不禁露出满意的笑容。

这时春彦的屁股就在他的面前,细长亮泽的器官被其母亲用香舌拨弄着,引

得臀肉间歇性的颤抖,细心留意下少年的白皙臀部就像女孩般充满圆滑美感,突

然在龙介的心里又产生新鲜的欲望。

想起来,我在少年院时也常常玩弄别人屁股的┅┅龙介少年时时常为了

发泄多馀的精力,几乎每一夜都找英俊的少年作肛门来排泄欲望。现在看到

美少年的屁股,使这个迷上女人成熟肉体的年轻虐待狂亦觉得非常具诱惑性,菊

花型的口好像在向龙介招手邀请开发。

就让她的儿子也哭一次吧。龙介在自己勃挺的和少年的口处涂

上奶油。

你就这样不要动。

少年的屁股好像受惊似的颤抖。

含在嘴里不要动。暴徒同时也向正在儿子性器的绘里子说。

不要动马上让你感到快活。龙介跪在少年背后迫压上去。

啊┅┅肛门处传来的剧痛使少年发出哭叫声。

可怜的母亲看到儿子被但偏又四肢被绑无力制止,吓人的残酷地插

入近在面前儿子的蕾内,那在浴室受辱的情景又再次鲜明地涌入脑海,母亲

深刻地知道这种痛苦的感觉,但所能做的只有含着泪把细长的性器含在嘴里

,希望能减轻儿子的痛楚。

唔┅┅

强壮而又无半点赘肉的暴徒碰到春彦的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很快地

就已经尽插入到根底部。

唔┅┅激烈的疼痛像电流一样从处迅速经背脊冲击上脑部。就在这

痛苦的电光火石间,少年的脑海里恢复了父亲被刺杀那一夜的记忆,强迫肛门性

交的痛楚使他在受刺激下恢复记忆,春彦迅速完全了解到父亲被刺杀事件的秘密

真相。

原来如此啊┅┅传来大肠都要裂开似的残忍,看来强暴者已

完全陶醉在春彦的肛里。

痛苦的回忆、暴徒的凶棒和母亲温暖湿滑的口腔,三种不同的感觉仿如甜酸

苦辣般冲击春彦的身心,少年的下腹部不自觉地突然开始至充满力量,恢复

记忆的结果使妨碍他的心理因素完全消除了。

啊┅┅绘里子亦发现嘴里的东西开始膨胀而感到狼狈,暴涨的充斥

着口腔,差些连喉咙也插穿了。

这孩子因后面受到奸淫而恢复了,但┅┅果然他想起那一夜的事,怎

么办呢绘里子也立刻理解到现时状况而傍徨及矛盾万分,自己本身当然是希

望儿子能恢复身体机能,但另一方面亦害怕接踵而来的后果。

唔┅┅唔┅┅的东西以惊人的膨胀率迅速塞满绘里子的口腔,而另

一方面亦感到儿子的热烫舌头开始伸进无遮挡的开始及。

在这刹那间,绘里子也感到身体出现强烈的欲望,不禁将雪白的分开到

最大的极限,用自己的去诱惑春彦同时亦用香舌带给儿子最美妙的快惑。

置身在天堂及地狱感觉的春彦已完全恢复记忆,不禁仰起头喘息着及思索眼

前的窘态,一瞥间发觉眼前不远处暴徒的匕首就在母亲柔滑的脚趾旁。

双手被,看来不可以一边拿刀套一边抽刀,怎办好呢春彦恢复冷静低

头扮作母亲的,同时亦计算一会儿后发难的距离。

,侮辱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埸,等那暴徒时就送他归西,就让他

陪那兽父互相吧。现在双手好像没刚才那么震了。唔妈妈┅┅不要

我还末准备好┅┅

唔┅┅啊┅┅噢┅┅

突然间三个人发出三种哼声,彼此的肉体互相纠缠在一起。龙介以最激烈的

话塞运动达到使自己的高氵朝,春彦亦在痛苦和中发出哼声,同时亦感觉

到一直末有排泄的东西已达到爆炸点。

龙介兴奋得仰起头,将火热的溶浆直接射入可怜母亲的儿子体内。这个感觉

亦使春彦也爆炸起来,几乎在这同时绘里子也达到性高氵朝,樱唇被喷入大量儿子

的浓稠精液,数量之多仿如洪水暴发般直冲入喉咙深处,手足被绑的身躯亦因而

发生痉挛,强烈的性高氵朝仿如玻璃粉碎般四周蔓延。

唔┅┅

因怕将体重压在少年背上,两男性的体重会压伤最底层的绘里子,龙介朝后

微微倾倒倚在床边处沉醉在源源不绝的。

不理了,送他归西吧与自己设想不同的结果令春彦无视的,

朝前一耸挣脱暴徒的魔手扑至匕首处,少年用嘴咬住刀鞘同时用绑在前面的双手

拔出利刃,然后迅速转身冲扑向暴徒。

去死吧

要不是前晚过度的荒淫,龙介就不会忽略少年的报复心而将匕首随便乱放,

同时连续的消耗亦令他的反射神经变得迟钝。本来龙介想避开春彦的攻击是很简

单的事,但后的虚脱感令他无从着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利刃埋入自已的胸

膛。

被在椅上一整天,手脚仍末完全恢复力量的春彦只能凭着一股仇恨的心,用

颤抖的双手握着锐利的匕首在暴徒的胸部刺下了约十多个血洞。

剧痛至清醒的龙介用力推开春彦的身体,想挣扎爬起来时身体一阵摇摆滚下

了大床。

小弟你真够恨┅┅

龙介开始感觉到痛楚已逐渐由胸部蔓延至全身,想站起身时又站立不稳,只

能靠着大床边眼睁睁地看着春彦先割开自己的束后再割开捆绑其母手足的幼绳及

布条,然后抱着虚脱的母亲走至沙发处隔远对望着自己,不过仍能看到春彦胯下

的后仍雄伟。

你┅┅你的阳萎终於好了┅┅龙介露出淡淡的苦笑。

虽然令到那少年恢复体能了,可惜不能一起前后凌辱他母亲┅┅龙介这

样想时,胯下后的竟然被死前的性幻想又得与奋起来,难道这是人

所说的回光返照

脱离险境但仍手足麻的母亲被儿子轻轻地从怀中抱了下来,抬头望着挽救自

己的儿子百感交杂。这时看见儿子的嘴边仍残留有蛋糕的馀渍,爱怜下用仍留有

捆绑的布条替儿子擦抹,但当抹乾净后欲看到儿子的嘴形向左倾弯上,是一个冷

笑的嘴形。诧异下再向上一望,原本清澈纯洁的眼睛此刻变得凶悍而又带有血丝,

血红的凶眼加上冷酷的笑容令母亲不寒而,而方向则是朝着那应是被儿子刺毙的

流氓,绘里子不禁朝着儿子所望的方向扭身望去,一瞥下吓得本已颤抖的大腿站

立不稳,软倒在儿子身上。

本文地址:https://www.haoshuguan.com/628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好书推荐馆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